基金会的勇者冒险
评分: +26+x

沙盒村愚蠢的两万年历史中,有相当多的时间笼罩在一个叫「异常」的东西的阴影中,尽管很多村民们都并不知晓和感受到祂的存在,但村中的智者们却开始忧虑起来。

“那个东西,是魔王!”名为「伟大的日不落帝国皇室下属超自然事物骑士团」的智者嘶吼着——他其实不叫这个名字,只是记载历史的后人实在是没法从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拼凑出他的名讳,只得随手编撰了一个大致相同意思的代号。

“是的,超然之物,天地之所不容,吾等亦义不容辞!”高举着手中预言的竹简,智者「中华异学会」附和道。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位智者不过是被逼着来开会的,但手里举着的东西实在是过分敷衍——感情可以,东西更不错!一旁的矮智者「大日本帝国异常事务调査局」琢磨着自己的私事,当然也附和了几句,可惜演技同样不咋地。

“看清了世界暗面的智者们,为了村子的和平和幸福,为了居民之间的争吵不被干扰,为了我们!”智者们高呼着莫名其妙的口号,然后不约而同的掏出手中的剑,刺向了自己身边的智者——就这样,在两群村民正在为了自家和别家田地和稻苗吵的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的时候,在用刺入对方身体的武器而组成一个圆圈的智者们的中间,沙盒村史上第一个公家勇者——「基金会」——你,就这样诞生了!

    • _

    诞生自众多智者的血肉,继承了他们的财产与妻儿,你知道自己出生以来就背负着重大的使命——一个恶魔,需要由自己来打倒!你重复着智者的嘱托,可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婴儿,你什么都干不了。

    你躺在路边,看到一个大人向你走来,他看不清性别,走在阳光大道上却紧揣着剑,喝着牛奶,头顶上带着造型奇怪的奥林匹克草环,外面罩着亚麻制的道袍,却又挂着破破烂烂的锁子甲。

    他真是个怪人。

    他发现了你,你并不惊慌,因为你知道自己是勇者,可你依然感到愤怒和不满——他一把把你拎起来,看他那不老实的手,显然准备掀开你的内裤看看。

      • _

      男性的尊严驱使你一拳打在他的身上,但不妙的是,那地方下面藏了一把匕首。

      你的右手断了。

      他看上去并不愤怒,而是做出一个滑稽的表情,你更愤怒了。但依然无可奈何。

        • _

        你被带到了他的家里——准确说他也没有家,对他来说只要有哪位村民出门了,他就立马蹿进那户人家的屋子里,他是睡百家屋的。

        一到“家”,他就果断地把自己的右手砍下来,然后粗暴地接在你的伤口上。大小比例严重不符的后果是你痛得死去活来,吵闹的哭声惹得他垮着脸给你来了一刀。

        你不哭了。

        很快他的右手又长出来了,你很震惊,但还是很感动他的所作所为。虽然你不承认,但是你的理智悄悄地告诉你——现在他是你的恩人了,搞不好还是你以后的父亲。

        我可是勇者!

          • _

          在他的带领下,你们频繁地奔波于各个村民家中,也经常被迫睡马路和稻田,而他也时不时砍下自己的一部分,再砍下你对应的地方,然后把自己的摁上去。也许正得意于此,你越来越强了,内心天生的躁动让你经常性的向他发起挑战,有时候他挨了打,笑笑,也有时候他会一刀插进你的胸口。还有更多时候,你不得不依靠他的力量。

          你们之间从不说话。

          你知道自己的使命,你现在很强。你觉得自己使命重大,为了村子和村民能幸福生活,你认为自己应当隐藏起来,于是你跑向最近的小卖部,“老板,我要买点装备,质量要好。”

          你很满意老板提供的这块窗帘布,你亲自动手为它画上三与箭头的花纹,并把它套在头上——

          变身,基金会假面!

          不由自主地,你看向他,像是炫耀,又或者是不知由来的警惕,你摆起了格斗的起手式,你觉得自己变成了伟大的勇士。但他似乎不在意,想要顺手摘下你的头套,你立马反应过来——

          基金会假面从不摘下他的面罩,不对,帷幕!

            • _

            你沉浸在自己的使命中许久,却发现了很多和自己一样的人——跟他一起——暴躁的「全超联假面」,还有你的儿子,现在你道路的绊脚石,背离了你的道路,经常起冲突的「德尔塔之爪」,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家伙,他们总是和你纠缠不清。

            坏家伙们,我是不一样的,我继承了先者的遗愿,为了村民和沙盒村,正义必然站在我这!

            但,「全超联假面」似乎也是这么想的,而「德尔塔之爪」似乎也是。

            你很不满。

              • _

              你很不满。

              讨伐「异常」的道路上总有阻碍自己的家伙,而你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强了。半夜,你动身前往记忆中那个居住着大魔王「异常」的洞窟。你知道那群家伙可能会帮你,也有人会阻碍你,你必须加紧行动。

              你没想到他也会跟来,但你没有在意太多,因为那些讨人厌的家伙也跟来了,很明显是来阻止你的。

                • _

                你到了。

                洞窟意外的光明,但也有阴暗的地方,腐败和鲜活的气息同时充斥在这里。

                你走到深处,你选择的道路,尽头空无一物。

                你很疑惑,却看见他走向前,坐在你的对面,然后站定。

                不约而同地,你们掏出了剑。

                你赢了。他本应不死,却突然横过剑身,自刎于此。

                疑惑充斥你的内心,你的身体却正在消散。你转头望向姗姗来迟的他们,而他们也竟然和你处在同样的境地。

                为什么……

                魔王……呢?

                你似乎想起了什么,明白了什么,又决定了什么——你转身,用尽全力爬向他还未完全消散的身躯,用尽你最后的力气。

                  • _

                  “勇者,诞生了!”你环顾四周,那是村里的智者们。

                  你又见着了他。

                  你们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没有烦人的绊脚石,无视烦人的使命,村民都为着你们喝彩。

                  “你从来不是什么魔王,对吗?”你对他说。

                  他不语。

                  沙盒村照旧和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