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与GOI之二三事:被放逐者的救赎黎明

导言:献身自我,只为心中那神的荣光1


人们对于第二海托世教会的认知源于公元前11000年左右的奥托世-狄瓦古战场遗迹,但由于在这之后发生的无数场惨烈战争以及那一场改变世界文明格局的战斗的影响2,无数的上古文明以及历史记忆被抹去,就连现如今也无法准确判断这些上古文明究竟经历了多少岁月。

自奥托世国3建立起,其便宣誓把自身的鲜血先给拉克穆-勒上,奥托世国因地外文明的到访而建立,也始终把自身的关注重点放在那片遥远的星空,对地球上其他文明的生存与发展不管不问,而由于其文明的重心在于献出自己的鲜血为拉克穆-勒上提供对抗沃无的力量,奥托世国并未重视自身的军事实力。但由于狄瓦族无节制的扩张与侵略,失去了地外文明援助的奥托世国在面对各个文明间近万年来的战争逐渐显得力不从心,逐渐从一个宏大的史前文明沦落为历史中的残片。时至今日,没有任何连贯的奥托世国历史可供参考,唯一能够把握的便是其对柯如-图萨的信仰以及追求光明、和平世界的决心。

第一节:
黄昏:为神献身,却卷入战争泥潭


据现有资料表明,奥托世国建立的最为可信的时间为公元前14000年到13500年间,也就是来自于泰尔让2号奥托世联盟的被后世称之为“第一信使”的实体来到地球的时间。尽管地球上奥托世国遗址以及奇术施展遗迹因年代久远加之现实重构影响已经难以判断产生时间,但根据月球 上产生的奇术痕迹以及与泰尔让2内特定天体的匹配调查表明早在公元前15000年左右,奥托世联盟便来到太阳系与地球上古文明一同对抗沃无4的侵蚀。最终的结果有较大可能是上古人类以及泰尔让人成功封印了转化为沃无刻5的月球,并让其陷入长久的沉睡,虽然现在再次发现了其活动迹象。可以说,如果不是奥托世联盟的到来,太阳系以及刚刚萌芽的地球文明绝无从沃无的侵蚀下幸存的概率,正因如此,随后在奥托世联盟帮助下建立起的奥托世国才会对柯如-图萨保持着一种至死不渝的信仰。

在解决了沃无徒的入侵并封印了月球上的沃无刻后,柯如-图萨6便离开了太阳系,而在现如今于罗马尼亚境内发现的奥托世国遗址中的奇术刻印极有可能是源自于奈生-勒上的术系,而并非来自第四圣拉克穆-勒上。尽管如此,由于第五圣可能在当时便受到了影响而逐渐被遗忘,奥托世国仍然以对第四圣的献祭为主要仪式。虽然奥托世国在柯如-图萨的帮助下获得了大量强大的术式,使之成为超前的上古文明,但最为其同时代的狄瓦文明则显得犹为神秘。狄瓦族扩张成怪物一般强大的文明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好战的种族究竟在何处产生,因何而强大。虽然有相关调查推测狄瓦族得到了深红之王的恩赐,但这个从未实际现身过的神显然不可能给予狄瓦族太多帮助——狄瓦族好战的特性则更有可能继承了深红之王的影响。在Adí-üm.帝国战胜狄瓦族之前,奥托世国与狄瓦人之间进行了数千年不间断的冲突,其中两次战争决定了奥托世国的命运。

第一场是公元前7900年左右爆发的第二次奥托世-狄瓦战争,这场战争与第一次的突发冲突不同,这次战争从公元前7900年由狄瓦将军Sativum突袭奥托世国在巴尔干半岛最大的教堂——这座教堂同时承担了该地区献祭仪式中心的职能——开始,直到公元前5000年左右奥托世国东南部防线彻底崩溃为止,持续了近3000年的时间。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奥托世国本就不完善的军事体系彻底被击垮,而奥托世国的其他领土也因无力防守而被逐渐击破。这也暴露出了奥托世国在战争中始终处于下风的原因,那就是奥托世国对于战争的完全外行,以及对柯如-图萨绝对信仰。拿公元前6100年左右发生的Ur(今伊拉克Nassriya附近)战役来讲,当时奥托世国在两河流域的实力远远强于刚刚步入此地狄瓦人,然而在战争进行过程中,奥托世军队却因为种种失误而不断将防线后撤,虽然奥托世军队掌握了领先狄瓦人的奇术使用技巧,但却没有利用奇术组织出像样的进攻,甚至连防御都烂的一塌糊涂。而且,奥托世军队在当时做出了令人大跌眼镜的行为,那便是在战斗还在进行的时候组织士兵向柯如-图萨献祭。据现存的部分狄瓦族文献记载,在狄瓦军队抵达一座名为Kurda7的城镇时,里面驻守着大量奥托世士兵,显然是奥托世的一处要塞,但令人意外的事,这座要塞没有一个守卫。狄瓦军队轻而易举的将要塞攻陷,并且杀死了大部分士兵,仅留下部分俘虏来问话,其中便有奥托世将军Sorada。

%E8%A6%81%E5%A1%9E%E9%81%97%E5%9D%80

Kurda要塞遗迹

根据《狄瓦军史》记录,Sorada在被问及为何要在战斗中组织献祭时说“奥托世人从不为神力所沦陷,也绝无可能容忍野蛮的侵略,柯如-图萨在上,我等愿为击退沃无献祭,子民的生命亦或是国家的存亡无法与七圣的救赎相提并论”。这场战斗也戏剧性的成为了Ur战役的转折点,攻陷了Kurda后,狄瓦军队无需面对任何防御便轻易占领了两河流域的大部分地区,奥托世国也因此失去了东南方向的重要屏障8

而第二场战争便是波及全球并最终造成全球性CK级情景的第零次超自然战争。这场源自于夏王朝和火炬之子之间的超自然战争随着时间的发展冲突不断扩大,并最终波及到了两河流域,甚至蔓延到了今法国境内的部分狄瓦族领土,从而作为导火索引发了机神教帝国、狄瓦族与Adí-üm帝国间的战争。此时奥托世国已经在狄瓦族的进攻下瓦解了数千年时间,仅有零散的奥托世人部落作为最后的火种传承者奥托世国的传统。就算如此,作为已经沦落为地区性文明的奥托世也没能避免卷入这场战争。然而最为已经失去稳固政权的文明,本就向往和平的奥托世人自然是不愿卷入这场战争的,但最终一支名为Phaetos的奥托世人部族因其族长Dalorpheus9失误领导与一支狄瓦武装产生冲突而卷入这场战争。其后果便是靠夏王朝异常技术苟延残喘数千年的奥托世文明在欧洲的大部分部族在机神教-狄瓦联盟与Adí-üm帝国的冲突中被消灭,而狄瓦族也成为了机神教与欲肉教战争的牺牲品伴随着其宿敌奥托世文明埋没在历史的河流中。

第二节:
黑夜:在没有神的地方散发自我燃烧的光芒

%E5%9C%B0%E5%9B%BE

奥托世第一王朝领土(前13000年)
奥托世第二王朝领土(前5000年~前3000年)
奥托世第三王朝(奥托世部族)领土(前3000年~第零次超自然战争)
奥托世-吉拉特里文明(前310年~390年)

第零次超自然战争结束后奥托世部族的迁徙路线
(注:《奥托世国政权及领土变更图》摘自基金会史料馆档案,详细内容本文不做赘述。)


在第零次超自然战争结束后,弱小的奥托世部族在全球范围内销声匿迹,以至无法找到任何与之相关的同时期活动资料,唯一的相关消息便是欧洲的奥托世部族在战争中消亡,而两河流域的奥托世部族也迫于机神教徒的压力、日后阿拉伯机械帝国的建立以及欧洲地区的新生超自然文明的排挤而被迫东进至中亚、东亚地区,直至公元前310年左右才借助曾经的战争遗迹10建立起了新的奥托世国家吉拉特里11。尽管如此,由于饱受战争摧残的奥托世民变得十分敏感,对于吉拉特里的的相关资料也少之又少,直到秦汉时期中国境内的方术士西行云游时发现了这个封闭的文明。由于前朝经历的影响,秦汉时期的方术士对由西而来的欲肉教与机神教以及其他异常文明抱有十分敌视的态度。公元前二世纪左右,汉朝组织使团前往西域希望与当时的月氏结盟以夹击匈奴,吉拉特里因为占据着重要区域也在汉使团的访问名单中,但由于吉拉特里的闭锁态度加之与匈奴间的紧张态势,吉拉特里又一次消失在世人眼前。

东汉战乱,秦汉时期方术士整理的西域异常文明资料进一步流逝,吉拉特里对于这个东方文明又变成了陌生的样子。直到晋朝时期异学会成立,这个中国境内第一个有组织且相对独立于朝廷而得以避免军事政治上的麻烦的异常组织在应对来自于西方的机神教与欲肉教战争中脱离的残余军队的战斗中再次发现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由于系统化处理异常事物能力的增强,异学会发现了大量超自然现象,秦汉时期乃至夏王朝遗留的相关资料已远远不够解决问题,而异学会在对周边文明的调查中也发现了吉拉特里的奥托世文明的与众不同。然而奥托世民注定不会被任何文明所接纳,就在异学会的人马历经百般困难终于抵达目的地时,这座笼罩在奇术屏障里的城邦令他们大为震惊,整座城邦都在进行放血献祭仪式,这支刚刚经历过与欲肉教徒战斗的先遣队立即通知后续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并逐步把吉拉特里邦周边的警戒解除,对其完成了包围。自此,奥托世部族在中亚地区的新建文明也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再次回到游民部族的状态。

奥托世部族的命运在宋代发生了转折。时任异学太尉的苏东坡在组织异学会对地球周边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调查时发现了月球的异常。“三月当空,如赤之灯也,时暗时明,闪烁不止。月上见之濆黑,且渐扩连之,如蔓延。居顷之,此灭也,月又复如常”。12在发现月球的异常后,苏东坡根据三个红月的相对位置于西湖中铸造三潭印月,并施加方术式以对其进行压制,异学会全体方士立即准备应对月亮的异变,但苏东坡却深感无奈,“月远矣,吾虽见,而不及”,就在异学会无可奈何之际,曾经被异学会摧毁的奥托世-吉拉特里文明的幸存者来到了这个东方文明。奥托世民带来了大量有关沃无的资料,对月球发生的异变做出了解释,并说明了奥托世献祭仪式的原理,消除了此前异学会对奥托世的误解,除此之外,奥托世民也向异学会宣扬了柯如-图萨的信仰,但不了了之。最终,异学会在奥托世民的协助下血祭柯如-图萨,唤来了第四圣拉克穆-勒上以及第五圣奈生-勒上,解决了月球再次转化为沃无刻的危机。但意外也随之而来,或许是隐藏中的沃无徒入侵,也可能是奥托世民在前往中国的过程中在西藏附近 沾染了沃无徒的诅咒,导致在血祭的过程中这股诅咒随着血祭一同传导给了奈生-勒上,不久之后,奥托世民便发现无法再给奈生-勒上进行献祭了,而奥托世民再也无法感知到奈生-勒上的荣光。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和奥托世文明一样,沃无也以某种柯如-图萨没有察觉到的方式在第二海托世中培育了自己的信徒,在这方面的疏忽大意,最终使第五圣被永远遗忘。奥托世民在奈生-勒上再遇不测后也无力向异学会问责,只能在巨大的悲痛中再次将自己流放。

第三节:
破晓:黎明的曙光将刺破所有黑暗,包括于黑暗中躬耕的信徒


现在看来,无疑是“第二信徒”的到访使奥托世民重焕生机,尽管至今仍无法了解奥托世民是怎样和这些仙女座人建立联系的,但自1900年起,一个名为第二海托世教会的异常组织便浮出水面,而其成员就是昔日的奥托世民。教会一经问世,便积极投入到超自然界的各个领域,一改往日封闭的面貌。尽管如此,第二海托世教会的力量仍不足以支撑他们在超自然界的活动,一些异常组织在得知教会所掌握的来自于地外文明的与众不同的强大奇术后,对其虎视眈眈。而在第二海托世教会建立的同时,另一个由多个异常团体联合成立的异常组织——SCP基金会成立。拥有异学会记录的基金会了解到了教会在异常领域的重要性,对教会表达了建立合作的意愿,并且在不久后爆发的第七次超自然战争结束后召开的超自然界大会上力挺第二海托世教会使教会在超自然界拥有立足之地来表达自己的诚意。但第二海托世教会对基金会持续保持着不迎不拒的态度。

然而最能促成合作的便是外来危机。2000年,第六圣约仑-勒上以自己生命作为屏障抵挡了史上最大一次沃无徒入侵,由于拉克穆-勒上没能及时赶到支援,约仑-勒上光荣牺牲,这代表着七圣中仅剩第四圣拉克穆-勒上在生,第二海托世教会沉浸在无法自拔的悲痛中。而在2020年前后,月球再次被沃无冲击,多次几乎转变为沃无刻。对于奥托世民而言,一切都可以容忍,唯有对柯如-图萨的信仰不可辜负。第二海托世教会主动找到了SCP基金会与GOC——随着时间的流逝,奥托世民再也没有独自处理沃无入侵的能力——表达了自己希望合作的意愿,由于GOC对其他超自然组织的敌视,唯一的希望便转移到了SCP基金会上。基金会对此早有准备,接受了教会的请求。

%E6%AD%BB%E6%98%9F%EF%BC%88

基金会将奥托世民以生命为介质进行献祭引发的Akiva辐射引导向月球。

但教会没有想到的是,基金会从异学会资料中整理出来的信息使基金会对沃无入侵有了较为清晰的理解,并分析出了完全封印月球转化为沃无刻途径的方法:单纯的血祭无法使柯如-图萨获得足够的能量来封印沃无刻,只会使之陷入休眠状态,而想要完全达成目的,则需要奥托世民的生命作为代价。第二海托世教会在验证了基金会理论的可行性后同意了这个方法,并召集位于加拿大境内的小型奥托世教会来到基金会设施,准备进行献祭。在经过多次实验后,奇术引导装置研发成功,而奥托世民以生命为代价,向拉克穆-勒上献祭。然而造化弄人,或许是正在应对沃无徒入侵,又或许是遭遇其他不测,拉克穆-勒上并没有来到太阳系,但奥托世民的EVE粒子造成的冲击还是使月球恢复到了无法长久的平静中。而失去了奥托世民的连接,地球文明也永远断绝了与柯如-图萨以及奥托世文明的联系。

参考资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