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锡安协众赴比港,基金会初遇蚀魂夜
评分: +33+x

蓝焰群岛的边缘,一个港口城市,名为莎拉的女船长站在屠夫之桥上,望着远方。那个方向有一座被称为暗影岛的岛屿,胡子女士的祭司也早已将“黑潮将至”的预言传遍了全城。

那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那是几年前?在那个混乱的夜晚,那片黑雾涌来的时候,她曾不自量力的想要挑战它。谢天谢地——她不喜欢这么说,但若不是胡子女士1显灵,自己真不一定能站在这里。需要分心的事还不止这一件。相比之下较为无关紧要的事情是,根据那些常去诺克萨斯2的船长们传回来的消息,那个盘踞在土库古尔3的势力,终于向四周伸出了触手。

实话说,对于那个势力,莎拉知之甚少。地理位置是一方面,远离北部大陆的比尔吉沃特很难探听到那里的消息,而送来消息的船长们,一句话中吹牛的部分少说也要占一大半。这也直接限制了莎拉对那个势力的了解。就算是多方打听,也只知道那个势力在12年前突然降临,并在德玛西亚4,诺克萨斯与弗雷尔卓德5——严格来说,阿瓦罗萨6部族——之间的位置建立了据点。可以说是光听描述就知道艰难程度的成就。

名为雷文的追随者从另一侧走来,向她通报了有访客抵达的消息。让他们哪凉快哪呆着去,这是女船长的第一反应。而这样的想法在她听到访客的名字后烟消云散,她果断转过身,要求雷文给她带路。卢锡安,这个名字意味着她至少有机会解决麻烦中的一部分。

卢锡安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不算大的会客厅里,他和他带来的人占据了大半的面积。说实话,若非雷文曾有过与卢锡安并肩战斗的经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么一大群人进入好运女士的住处。特别是其中还有几个熟面孔的时候,比如那个可以说的上是臭名昭著的格雷福斯,身上的赏金加起来足够买十条船,他的搭档崔斯特,以及四处云游但现在又回来了的那个常常把德玛西亚挂在嘴边的弗雷尔卓德人。但他们并没有吸引到女船长的注意力。反而是站在角落里的,穿着说不上材质的黑色服装,背着一把看起来肯定是火器的男人,得到了船长的特别关注。

他显然在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在女船长眼里,他仿佛是一把插在案板上的钢刀一般。相比之下,同样背着长枪的,站在卢锡安身边的那个有着黑色皮肤和黑色头发的女子,即使身边黑气缭绕,也显得那么正常。暂且将疑惑压在心里,莎拉走向卢锡安。她期待能从他那里得到回答。

“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好运女士还是船长?”但是卢锡安率先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船长就可以。”她随后转向卢锡安身边的女子。

“塞纳,光明哨兵,他的妻子。”莎拉点点头,和她握了握手,随后重新转向卢锡安。

“有多糟糕?”

“除了非常糟糕以外我想不出其他形容词,”卢锡安摇摇头,“德玛西亚,诺克萨斯,弗雷尔卓德,甚至艾欧尼亚,黑雾几乎袭击了所有地方,而最大的一波会在这里,以至于我这一路上都在寻找帮手,如你所见,乱七八糟的。”

莎拉扭过头,看着正在一个拿着巨锤的男人身边这看那看的格雷福斯,点了点头。说恶心点,没把那个男人骗去坐牢领赏金而是让他来帮忙也足以说明一些事情了。

“除此之外,”卢锡安指向了那个站在角落里的穿着黑色服装男人,“他们找到了我们,说会为我们提供帮助。基本上可信,我们已经并肩战斗过几次了。就是那个在土库古尔的要塞里来的人。”

土库古尔。莎拉觉得自己似乎离一个隐秘的真相又近了一步。如同数年前的那个蚀魂夜在胡子女士的祭坛上所见的那一幕一样,神秘侧的大门即将在自己打开。

那个男人走了过来,向莎拉伸出了手,“你可以叫我于勒,是基金会的特使。久闻大名,好运船长。”

“基……金……会……”莎拉咀嚼着这几个单词,“听起来像是一个皮尔特沃夫7的造词法,你们是皮尔特沃夫人?”

还没等于勒回答,那个拿着巨锤的男人便转过身来,“我也希望他们是,他们在机械方面的造诣堪称精彩。但他们不是皮城人。”

以及欢呼声。

“感谢称赞,塔利斯议员,你的技艺同样让我们大开眼界。”一轮商业互吹。莎拉惊讶地看到,起哄的人里甚至包含格雷福斯那个家伙。她现在越发好奇,眼前这个男人代表的势力到底做了些什么,能让三教九流中的人物如此推崇。当然,能让这群人推崇的家伙,想必也能在黑雾中,救下更多人吧。


基金会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个偶然。徜若考虑到爱蒂塔计划中那些令人扼腕的失误的话……好吧,可以说是一种必然。总之在大约12年前一次算是失败的爱蒂塔计划的实验中,即使参数完全错误,仍有一个稳定的传送门被制造了出来。当基金会的探索队穿过那个空间后,与一群使用着冷兵器时代装备的人相遇了。

谢天谢地,在双方都是人形生物的前提下,接触姑且算是友好。一番连比带划的交流后,带队的那名叫做菲奥娜的女性军官决定放弃他们的任务(从基金会折腾出来的动静来看这次渗透任务显然不会成功),带着探索队的人员前往他们的都城,那个被称为德玛西亚雄都的地方。

物理属性基本一致,而爱蒂塔计划的相关部门也不缺乏与语言完全不通的平行宇宙的基金会进行沟通的经验,真正让基金会着迷的是这个世界里被称为“魔力”的能量。工程部门的工程师们几乎在一周内搓出了将魔力转化为电能的装置,帮助基金会在这个地方扎下了根。而对于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的超出理解的现象,基金会暂时爱莫能助。直到目前也仅仅是在巩固自身的驻地,庇护那些愿意投靠的平民。而周围的三个势力——严格来说是四个,一位来自弗雷尔卓德的半神也在场——在基金会展示了武器库的一部分后,也选择了睁只眼闭只眼。

直到数月前的那个夜晚。

高空中的长航时无人机侦测到了大陆东岸,也就是诺克萨斯的海岸线上的黑雾。那是尚未解明的异常现象之一,不定时侵袭沿海地区的,包含大量外形体的,能量反应剧烈的,往往会造成显著杀伤的黑雾。按照基金会与诺克萨斯达成的协议,一份紧急通告被发往不朽堡垒,至于诺克萨斯的执政者们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暂且不在基金会的考虑范围内。紧接着——

战情室中的北部大陆地图上,光学投影模拟出的黑雾笼罩了几乎整个海岸线,开始向内陆延伸,并有一股直扑基金会的设施。

蚀魂夜,当地人眼中的噩梦,向基金会在这个世界的前锋,打出了一记左勾拳。

感应到能量反应的瞬间,布置在最外层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与太清奇术稳定装置迅速被激活,为内部的反应争取时间。在外围的,被基金会庇护的平民,则在安保人员的引导下撤向站点内部。武器站被激活,用于针对外形体的弹药被自动输弹机送入了炮膛。紧接着,在确认外围撤离完毕的瞬间,几近耗尽能量的稳定锚和稳定装置启动了自毁系统,暴躁的EVE粒子直接将四周的黑雾撕成碎片。黑雾中外形体的嚎哭震颤着所有人的神经。

怨灵,是怨灵,被庇护着的平民们哭泣着,向着不知哪路神明祈祷着。想必是意识到了这里是一块硬骨头,黑雾在远处停了下来。

怨灵因人们的恐惧而强大。一名流浪法师喃喃道。伴着他的话语,在狩猎号角的吹奏声中,身着铁甲的战争骑士那庞大的身躯从黑雾中显现。不,那不是战争骑士,人的上半身已与坐骑融为一体。那是战争之影,那是恐惧的化身,它与麾下的鬼骑士将为世界带来死亡。而在流浪法师试图采取行动之前——

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的炮手直接在5公里的距离上把一发155毫米高爆榴弹砸进了战争骑士的脸。光学设备能给出那个东西的距离,但很难说那个东西有没有实体,所以延时引信是最好的选择。显然,炮手的选择是正确的,炮弹命中的瞬间,并没有出现命中实体的效果,而是直接钻入了战争骑士的身体,然后爆裂。

然后是更多的炮弹。

战争骑士的身体,连带着追随着的鬼骑士直接被还原为了黑色的气体,连续的爆炸甚至将潮水般的黑雾回推了数百米远。而那些气体重新凝聚出了战争骑士的身体,它的口中发出了愤怒的嘶吼,随后它的脸被一发125毫米高爆弹击中。嘶吼被生生打断,再度被打散的身体退入了黑雾,没有再出来。

“敢来我们这嘚瑟指定没你好果子吃,必须打你脸。”安保人员的对讲机中传来了坦克车组兴奋的声音。而一名安保人员也按下了对讲机询问命中距离,并得到了6324米的回答。安保人员们为这一打破纪录的命中小小欢呼了一下8,轻松的氛围也感染了那些平民,有胆大的平民凑上去询问安保人员欢呼的理由,并得到了“暂时击退了怨灵”的回答。一传十十传百,欢呼声也在平民中散开。

流浪法师听不懂安保人员之前说的是什么,但显然不会是告诉平民的。蚀魂夜足以让每个知晓它的人胆寒,但这群人只是按部就班的做自己的事,就像那些猎人们一样。狩猎蚀魂夜的猎人,这个疯狂的想法足以让任何人热血沸腾。

而在战情室,值班人员们需要关心的就更多了。比如从诺克萨斯发来的求援的消息,要求跨过边境线进入基金会区域的阿瓦罗萨人,暂无音信的德玛西亚,以及在收容间里发出光芒的一部分收容物。那些收容物的风格类似,大概来自同一个文明,但只有诺克萨斯的弗拉基米尔隐约有些线索。

至于那团试图进入收容区却被现实稳定场牢牢挡在外面的一小股黑雾,倒是个小事,在数据处理面板上被列在了最后。一部分战斗机已经起飞,应对诺克萨斯人的求援。只有德玛西亚,那个最初帮助过基金会的地方,音信全无。紧急发射的无人机带回了德玛西亚的最新情报,人们站起身,看着那座白色的宫殿如今被黑雾笼罩。

在这一时刻,基金会决定彻底揭开那层半掩着的帷幕,践行有关保护的誓言。

于是那名流浪法师惊讶地看到,一位有着山羊面孔的,足有三棵松树高的生物站在了正在猛烈开火的战车边。从战车上,有个人,看起来是这辆战车的指挥官,和那个生物说了什么。

去吧,我来守住这里。即使隔着相当的距离,那个生物的咕哝仍然清晰可闻。流浪法师身边的平民中,来自弗雷尔卓德的人群中已经有人跪了下来,祷告着。于是流浪法师听到了“熔炉之神”的名号。但很显然,操纵着战车的人们没有那么多讲究,那名指挥官甚至和那个生物碰了下拳,才钻回战车里,随后战车一溜烟开走了。

奥恩,流浪法师终于想起了这个已经淹没于历史中的名号。名为奥恩的神明挥起巨锤砸在地上,于是大地裂开,熔岩从裂缝中喷出,在黑雾前筑起火红的墙,神明撞在墙上,口中喷吐烈焰,沾到火焰的黑雾被凝结成岩石,神明一锤打碎那些岩石。紧接着,在地平线上,熔岩凝结成了巨大的山羊头,向着神明奔来。而神明也撞向了那头山羊,接触瞬间,山羊头改变了方向,行进路线上的黑雾支离破碎。没有人注意到的方向,原本在这座要塞另一侧徘徊的一小股黑雾也遁向远方。

安保人员那里传来了动静,在低声的交谈中,流浪法师听到了德玛西亚的名字。即使对方的语言完全不同,但发音方式遵从了这里的语言。他知道自己有能做的事情了。他走出隐蔽点,在安保人员前来阻拦之前摘下了自己的兜帽,饱受魔法侵蚀的蓝色的皮肤上,铭刻的符文发出了光芒。他瞬间就来到了战车的集结点,并找到了现场的最高指挥官,报上名号,说明了来意。

指挥官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震惊,但接受了自己的好意。对方知道自己的存在,也不意外,能与神明并肩而立的势力,知晓自己的存在也并非难事。

“我会尽力清理出一块安全的区域,剩下的靠你们自己了。”流浪法师对他们说,“可能会晕一下子。”

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区域,足以将所有战车包括在内。而德玛西亚上空的无人机也注意到了同样的景象的出现。大批炸弹被投下,将登陆场周围的黑雾驱散开来。随后——

“奥术跃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