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國之本
评分: +133+x

0

Scarlet已經無處可逃了。

詭異而刺耳的高嗚把這個不過三百平方米的小小四合院圍的水洩不通—只有帝皇手下的狗腿子,從那傳奇的神火軍改組而成的神火衛才會使用這種不吉的蜂嗚來向逆賊彰顯自己的存在感。

傳說中戰無不勝,被稱為帝皇之劍的神火軍,在外敵盡歿的現今,也只是一群用來抓反賊的走狗罷了。

失去敵人的精銳,調轉矛頭指向他們該保護的人民,實在有夠諷刺的。如此想著的Scarlet牽動了胸口的傷處,不禁呻吟了一聲。

原先事情很順利的。


-4

自從維多利亞女王在二百年前向大夏國遠洋艦隊總司令丁汝昌遞交降書之後,在整個世界範圍內就再無能與大夏對抗的國家了。這個星球上所有的人類就此都臣服於大夏帝國那偉大的帝皇面前。在壽命無盡的帝皇英明的統治下,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人民的生活日漸富足,在二百年後的今日,第五遠征船團正在火星上建立大夏帝國的第二個外星殖民地。

但帝國一直都不太平。不甘被征服的貴族,受到資本壓榨的工人,在日漸嚴酷的政策下苦不堪言的草民等。他們一次次地發起對抗帝國的暴亂,然後一次次地被剿滅。儘管每一次暴動都以失敗告終,參與者要不被打入求無天日的暗牢就是被就地處決。但這二百年間,各種暴亂就像那燒不盡的野火一般,成為帝國最大的隱患。

Scarlet就是滾滾暴亂浪潮當中的其中一份子。一切都源於一台小小的模型車。


-3

那台模型車是他父母悄悄地在黑市中買回來給他的生日禮物,並千叮萬囑不要在別人面前擺弄它。但年紀尚小的Scarlet沒聽進去,在課堂上炫耀了這份禮物。

然後悲劇就發生了。

首先暴怒且臉帶懼色的老師一把搶去車子,一把摔成零碎,然後把他趕回家。然後他的父母就收到他的退學通知書。這還只是個開始。

然後沒兩天,穿黑衣的憲兵就上門了。儘管他藉著被父親硬塞進衣櫥裡逃過一劫,但反抗逮捕的母親的頭顱像西瓜般碎裂的場景,就此成為Scarlet那永不磨滅的回憶,而他也再也沒看見被帶走的父親了。

兩天後,在街上流浪的Scarlet在報紙上看見他原來的母校,聖克里斯汀娜書院,因為被發現藏有違禁品而被下令取締的消息。

於是,他的一切,就因為一台小小的模型車,被養育他的帝國毀滅了,一無所有。


-2

他恨帝國,於是在多年後,一次因緣巧合下,他加入了一支名為「奇娛之魂」的地下反抗組織—據說是為了記念在三十年前席卷了大半個美利堅行省的叛軍首領「奇娛博士」才取了個這樣的名字。

「奇娛之魂」的做法和大部份的叛軍有著很大的分別。他們認為,能顛覆帝國統治的手段,就存在於一卷卷的歷史當中。不消說,他們滲透到帝國大圖書館的探子找到很多不為人知的歷史:

例如大夏帝國是依靠篡奪而來的,他的前身,名為大清;

例如神火軍正是帝皇本人仍在大清為臣時組建的私軍;

例如在帝皇得國之前,大清深陷外憂內患,叛亂四起,但在帝皇得國後,叛軍們就如糖溶於水般消失了;

例如「從未踏出皇城」的帝皇,在承運十五年其實一度離開過皇城,前往俄國簽訂兼並條約….


-1

這些秘聞,有些毫無用處,有些倒是可以用來招納新血,但在「奇娛之魂」的高層眼中,最有用的情報卻是帝皇那唯一一次離開皇城的傳聞。

因為它涉及到在皇都流傳了三十年的流言:傳說大夏帝皇的立國之本根本不在皇城裡,而是埋藏在龐大的皇都中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

無數獵人為此將整個皇都翻了個底朝天,但在龐大的皇都面前彷如大海撈針,反而有不少人因此被神火衛抓進暗牢中。漸漸地,人們都將傳聞視為帝國的情報部門用來釣反賊的誘餌,將這傳聞拋諸腦後了。

但這回由「奇娛之魂」在書簡海中撈到的資料顯示,帝皇在回到皇都後並沒有回到皇城,而是先在東交民巷的六國飯店用過膳後才回到皇城中。

當然的,自從大夏帝國一統天下之後,東交民巷就失去了它本來的意義,原先建在那裡的使館還有那六國飯店,自然都拆掉了,然後一間間平凡的四合院,就取代了這些代表著民族屈辱的建築的位置。

作為「奇娛之魂」手下最得力的尖兵,Scarlet被指派到六國飯店的原址,一間居住有一家五口的小小四合院中進行調查。

他用麻藥迷翻了四合院原來的主人,然後舉著掃描器,一寸寸地打量著院子的每個角落。

終於,他在廚房的地下探測到異物。他用動力鏟子強行掘開廚房那用混凝土覆蓋過的地面,破開下面鬆軟的泥土,起出了一個用綢緞包裹,似乎沒受過歲月沖刷的箱子。

「報告,在地下找到個箱子,挖掘造成的動靜太大了,現在開始撤退。」Scarlet如此報告著,翻上牆準備離開。

然後他就被一發從暗處來的子彈打下牆來。


0

Scarlet已經無處可逃了。

詭異而刺耳的高嗚把這個不過三百平方米的小小四合院圍的水洩不通—只有帝皇手下的狗腿子,從那傳奇的神火軍改組而成的神火衛才會使用這種不吉的蜂嗚來向逆賊彰顯自己的存在感。

傳說中戰無不勝,被稱為帝皇之劍的神火軍,在外敵盡歿的現今,也只是一群用來抓反賊的走狗罷了。

失去敵人的精銳,調轉矛頭指向他們該保護的人民,實在有夠諷刺的。如此想著的Scarlet牽動了胸口的傷處,不禁呻吟了一聲。

原先事情很順利的。

不論是否找到有用的資料,他都會從這幅牆上離開,一路上都會有「奇娛之魂」的手下接應。但現在他差點就被從那邊來的子彈打穿心臟,不得不退到偏廳的一個房間中苟且。

但他已經完了。

在他中槍的一刻,神火衛就已經包圍了這一家小小的院子。如此迅速的反應,要不組織內部有內奸,要不他們的行動一直都處於神火衛的眼下,說不定「奇娛之魂」的藏身處現在也被神火衛包圍了。

再說,胸口中的一槍雖然沒致命,但還是把肺部打了個對穿。斷裂的肋骨刺入內臟,使他咳嗽不已。

或許他也等不到神火衛衝進四合院的一刻了,Scarlet如此想道。

此時他看見那滾落在地的箱子,金黃色的綢緞浸潤了自己的血,閃耀著妖艷的紅光。那就是傳聞中那大夏帝皇的立國之本,帝國的起源。

究竟這讓一整個反抗組織付出鮮血的代價的所謂「立國之本」是什麼呢?


1

Scarlet用抖顫的雙手解開了綢緞,露出了一個小小的木箱子。打開箱子,裡面只有兩張影印紙。其中一張似乎已經存在多年,紙色發黃,皺摺班班,印有在近代才流行的廣告標語;而另一張紙看上去光潔雪白,上面寫有一段以圓珠筆寫就的字跡。仔細一看,和回收資料上那帝皇的筆跡一模一樣。

拿著紙張的雙手漸漸不再抖顫,咕噥的聲音開始從Scarlet的喉嚨中傳出。很快,咕噥聲變成輕笑,再變成響徹皇都上空的大笑。

什麼大夏帝國,什麼殺親之仇,什麼違禁玩具,什麼反抗軍,什麼立國之本,都是虛的!虛的!一切都只是老天爺開的一個惡劣玩笑罷了!

Scarlet的笑聲響徹天際,然後漸漸消失了。在完全靜寂的瞬間,兩張紙從沒了呼吸的Scarlet手上滑下,露出上面寫的內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