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但是基金会不知在何方
评分: +20+x

清晨,在国家的边境,山区和平原的夹缝间的铁道上,一列车尾不时冒着电火花的火车划破寂静,刷着BELUS-07的车头拽着两节车厢,奔向远方,又在身后留下死寂。

这辆刚从仓库里拉出来、甚至没刷全漆的列车原型机的车组只有一个人,就是前基金会雇员、列车操作员爱德华。他这列车按照时刻表出发的时候,被政府授予了无视其他车组成员1意见自行决定和合法持有武器的权力。那时候被封锁的中央车站的售票员女士还对他摆官腔,告诉他“你没长眼睛吗,车票停售了!”等到他开出三站地的时候,这位前基金会雇员就联系不上家乡了。不是通讯的问题,列车的紧急通信系统能无视封锁而联系上其他车,那只剩下一种情况。第二次入侵以来他也没等到什么基金会动员令,最多就是受干扰的GOC灾情广播,和一些行动频段上的杂音。

他刚把火车开出奈里斯-A5发电厂那一站。那个发电厂现在挤满了感染者。收容失效的病毒会把感染者的体液乃至肉体全变成黑色粘稠物质。不知道哪个倒霉蛋感染发作的时候在燃料附近,直接变成了行走的手榴弹,挨一下就爆炸,死了也爆炸,血肉都变成了炸药。幸亏离得远,自己差点就变成表明恶劣环境的背景板。

刚想到通信系统,车头的集成操作系统就提示有其他列车人员上线。

· 操作员
加里·洛克

我在写军方的命令



你在新科斯菲尔德附近了吗?




就快了




好吧



当地工程队会来和你见面



将军要求报告



你卸下货物之后,尽快离开镇子




好的



加里·洛克已离线


爱德华看了一眼指针走到半程的测距系统,关掉了列车的集成操作面板。列车自带一节密闭客车,此时车头和客车厢之间还加挂了一节货箱。军方要他运送的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在列车自动维护故障的时候爱德华也手动调整过储存系统,那两个读数盘看上去就很精密,他也懒得猜。比起这个,他更愿意想想为什么还没联系上基金会。

爱德华从储存箱拿出一份食物,走进客车。递给一位金发女士。

硬座车厢里六个金属车座有四个坐了人,三男一女。其中有一男性头上缠上了绷带,伤口还是止不住地渗血。列车开出山,铁路旁出现了一座停摆的机场。另一名男性幸存者作家开始说:“我读过很多第一次接触的东西,另外我父母就是迁居族。”

爱德华在浴室发现的女人发问:“为什么要说两天?第一次入侵时政府声称他们打了半个月。”

“因为上一次就是这么久。至于半个月?恐怕的确是谎言。”

跑道到头后,是大片金黄的农田,这里本应在收割,但现在空有满地遗弃的联合收割机等机械,第二次入侵以来这儿就没有人了。

那个伤员放下了一份早就过时的报纸,怒目而视“你别再扯我们后腿了。伟大的总统维尔蒙德·怀特一步步将国家发展到今天这样,可不是为了你这样的迁居族信口雌黄!”

车厢内安静了下来,没人想开口。列车开进了一个人口聚集地,向着火车站开进。自动控制系统令车一点点减速,最终车头停下来,前车钩卡在Blocker上,发出“咔哒”一声,引擎也不再制造背景噪音。

Blocker前面站着一个铁路制服上全是血的人,爱德华拿起武器,从车头跳下,走上前去。
“终于到了!货物还安全吗?”
“一切正常。但是要卸货不应该多几个人吗?”
“我知道,但是我们没时间了。”
“还有谁活着?”
一阵令人不适的沉默。
“大卫和我是仅存的幸存者了。”
“趁铁路还能用,给我通行码。”
“大卫去城里了,通行码在他身上,你得找到他,我得去卸货了。”

他跟爱德华擦肩而过,突然又说“对了,我办公室楼上有个储藏室,里面有武器

爱德华在那儿找到了一把双管霰弹枪和四发霰弹。退休的时候除了退休金什么都没从站点拿走的他现在对着这比他还老的枪喜不自胜,甚至有点热泪盈眶。虽然一个平均几万发子弹杀一个人的前安保人员对着老式武器垂涎三尺属实有点丢人,但鉴于前半个月爱德华只有9毫米武器,对此露出惊喜是不足为过的。这里还有一张纸条,要求任何人不要下地铁站。

爱德华走出火车站就进了地铁站,又一次惊喜地发现了候车区站着密密麻麻的感染者,比他前几站杀的加起来还多。他绕过地铁站,然后真正惊喜地发现除此之外的路只有一道门,还是结结实实锁着的。
“好吧,我对上天给我的礼物真他妈欣喜若狂啊”
虽然感染者多,可它们的智力水准显然堆不到质变的程度。霰弹的破片射穿了密密麻麻的感染者,然后打在感染士兵的防弹衣和全封闭头盔上。
到底哪个大聪明觉得士兵不会感染的?
爱德华躲开感染者伸过来的手,给了那人的头盔一枪托使其脱落,然后用手枪爆了士兵的头。

随后他从地铁站其他出口走进了地下停车场。停车场中央,一枚大号的“胶囊”砸穿了地面,前端不见了踪影,仿佛释放出了什么。爱德华走过,听见压缩气体涌出的声音。这可能是某种生化武器,但爱德华本人没察觉出自己有什么同那些医院里面受苦的人相同的特点。

走上了地上的商场,才发现很多这种胶囊如空投的炸弹凿穿了楼体。商场以前巨大的人流量给他造成了巨量的阻拦。爱德华如龙叔进家具城一般把箱子乃至电视当一次性武器使。破碎的液晶显示屏和木箱子把一个个感染者变成地上的一滩黑色粘稠物体。爱德华踩着这些令人不适的物质翻找收银台。

越过商场往回走,地铁站正上方,也就是锁住的门后,是一座两栋楼的超级舒适酒店Super Comfortable Pub。爱德华从一间间从前用来隔离半感染者的客房中穿过一路上楼顶,顺着楼顶的板子走到主楼。大卫在一楼,死在员工区域门前。爱德华从他身上搜出了通行码,在这儿找到了半人高的、盖着三箭头和两个同心圆标志的观察记录,但是显然并没起什么用。这儿的通信没比平民好。

大都会议会


致大卫·罗兰德
新科斯菲尔德站站长
确认封锁线通行码

████

爱德华从前台摸了钥匙,打开两层防爆门回到车站。此时那位已卸下了货厢,把硬座车和车头连了起来。他一发现爱德华慢悠悠地走回来,立刻催促
“快走!快点!”
“一起上车,走啊?”
“我要留下来等大卫……”
“好吧……”
爱德华在Blocker上输入了通行码,跳上车头。BELUS-07后退,车钩从封锁线上弹出来,再开上去往里斯托的方向。

车厢里没人说话,爱德华在列车开出两个小时,进又向新克斯菲尔德的方向眺望着,试图获取一些希望。刹那间,城市的高楼间充满白光。这白光以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扩张着,天边传来好像滚滚夏日雷声的轰响。几秒过后,一道能闪瞎人眼的强光放出。爱德华的眼睛恢复后才发现,一个巨大的核火球在新科斯菲尔德上升起,并将其吞噬。冲击到这个位置上就不足以威胁什么了,伴随而来的辐射尘没穿透三防车厢,车厢内置的盖革计数器咔咔作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