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政治笑话集锦

评分: +83+x

免责声明

本笑话集魔改自各种苏联政治笑话,主要参考这篇
本页面系本人独立完成,但可能有人先于我改编过同类型的基金会政治笑话。若有撞车,纯属巧合。

一个基金会特工的鹦鹉丢了。这是只属于基金会职工的鹦鹉,要是落到平民的手里可糟了。这人便提交了一份申请:“本人遗失鹦鹉一只,可能泄漏敏感信息。申请立即出动特遣队搜寻,如有平民拾获则对其实行记忆删除。另,本人不同意它对基金会休假制度的看法。”


在一次例会上,O5议会发表讲话称:“每一个人的尊严都是至高无上的,每一个人的安全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为收容异常、保护全人类的明天而努力。”
一个研究员听了,对另一个研究员说:“看啊,O5多么重视我们啊。”
另一个研究员说:“不,他们的意思是我们是代价。”


人事部调查员在Site-19询问一个随机的基金会特工:“请问你对目前的休假制度有什么意见?”
基金会特工说:“我有意见,但我不同意我的意见!”


O5-8对O5-1说:“我还是不明白。如果逆模因会阻止自己传播,平民感知不到它们,我们会忘掉它们,那为什么还要设立逆模因部呢?”
O5-1说道:“FBI不也有特异事故处吗?”


问:假设你在酒吧里,而一个基金会成员坐到你的身边并开始唉声叹气,你该怎么做?
答:立即去阻止这种泄漏机密的行为!


在一次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会议上,al Fine副秘书长发言:
“今天我们有两个问题要讨论。第一:我们需要枪毙所有在四月发现的超自然人形威胁实体。第二,我们要把火花塞小队的制服换成兔女郎装。”
过了片刻,观众席中有人举手道:“为什么要把制服换成兔女郎装?”
“很好,我就知道大家对枪毙超自然人形没有不同意见。”副秘书长说。


人事部调查员问研究员:你会加班加点的工作吗?
研究员说道:我会的。
调查员问:你会牺牲休假时间,投入到研究中去吗?
研究员说道:我会的。
调查员又问:你会参与到对那些极为恐怖、不可名状的项目的研究中去吗?
研究员说道:我会的。
调查员大为感动,握住研究员的手,热泪盈眶地问:你愿意随时为基金会献出生命吗?
研究员说道:当然了,这种日子谁乐意过!


几名O5议会的成员在Site-01一个昏暗的房间中闲谈。忽然,O5-1厉声问道:“究竟是谁把外套丢在写字台上的?”
O5-2说道:“别那么紧张,一。基金会又没有严苛到连——”
O5-1怒气冲冲地说道:“已经没有基金会了!究竟是谁把外套丢在写字台上的?”
(注:外套丢在写字台>按下按钮>启动所有站点核爆程序)


一个D级人员下了地狱。魔鬼问他:“你这辈子杀了多少无辜的人?”D级得意地说道:“两个,都是帮派的仇家。”于是魔鬼扎了他两针,作为惩罚。
一个基金会特工下了地狱。魔鬼问他:“你这辈子杀了多少无辜的人?”特工思考了一阵,不好意思地说道:“十五个,都是执行秘密任务时不得不杀的人。”于是魔鬼扎了他十五针,作为惩罚。
就在扎针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了振聋发聩的哒哒哒的声音。特工好奇地问魔鬼发生了什么事。
“哦,那是个伦理委员会的仲裁员。”魔鬼答道,“我们不得不把他放在缝纫机下面!”


在一次例会上,安保主管拿着发言稿,开始宣讲。
“混沌分裂者同志们!”
听众顿时疑惑不解。主管赶紧又看了一眼发言稿,改口道:
“混沌分裂者!同志们,他们又在策划…”


一位基金会研究员向上级递交了辞职申请。上级问他理由。
“有两条理由。首先,我担忧一旦安保出现疏漏,发生收容突破,我就没有命了。”
“请放心,基金会始终会24小时地运转,每一个人都将枕戈待旦,时时刻刻监督收容措施的正确执行。”
“对啊,这就是第二条理由。”


O5-2问O5-1:“什么是最短的笑话?”
O5-1回答道:“伦理。”
“那什么是最长的笑话呢?”
“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会议记录。”


据说基金会员工的孩子非常容易神经紊乱,后来调查发现,他们在娘胎里时就会因为一些重要的问题而担心。
在娘胎的前三个月,他们会担心爸爸妈妈会不会把他们做掉。接下来几个月,他们会担心爸爸妈妈会不会意外殉职。最后几个月,他们得考虑自己长大后会不会接到基金会的入职邀请。此外,他们还担心爸妈还记不记得对方到底是谁。


问:什么是一个三人特遣队组合?
答:一个去执行任务的四人特遣队刚刚回来。


两个曾供职于基金会的骷髅相遇了,一个问另一个:
“你是死于收容突破还是外勤任务?”
“我还活着。”另一个答道。


一个基金会研究员的邮箱忽然被封禁了。他跑去申诉并询问原因,信息与技术部门告诉他:
“因为您诬蔑了RAISA。”
“我怎么诬蔑的?”
“我们有记录:您曾多次在邮件中声称,RAISA监视了您的邮件。”


如何将一头大象放进冰箱?基金会可以做到。
第一步:拿来一个面包,宣称它是拥有“让人以为它是面包”的认知危害的大象。
第二步:造一个结实的能装东西的冰箱。实际上经常被突破。
第三步:制定保密措施,并确保知道“大象没有被放进冰箱”的人都已接受了记忆消除。
第四步:开启冰箱需要两名O5议会成员的书面批准。


O5-5问道:“什么是交换意见?”
O5-1回答:“带着你的意见去找伦理委员会,然后带着他们的回来。”


基金会员工应该遵守以下原则:
不要对自己权限以外的事物感到好奇。
如果你实在感到好奇,那也不要去问。
如果你实在感到好奇又一定要问,那就去问问信得过的朋友。
如果你又感到好奇又没有信得过的朋友问,那也不要去随便点开数据库的东西。
如果以上规则你都没有遵守,那你就别感到吃惊。


一个基金会成员、一个全球超自然联盟成员、一个蛇之手成员去见了上帝。
蛇之手成员问道:“亲爱的上帝,一千年以后,图书馆会怎么样?”上帝答道:“图书馆将在焚烧和毁坏中尽数倾颓,无数藏书灰飞烟灭。”
蛇之手成员扭过头去,失声痛哭。
基金会成员问道:“亲爱的上帝,一千年以后,基金会在做什么?”上帝答道:“异常将肆虐地球,基金会将拼死抵抗直到不复存在。”
基金会成员扭过头去,失声痛哭。
全球超自然联盟成员问道:“亲爱的上帝,一千年以后,全球超自然联盟在做什么?”
上帝扭过头去,失声痛哭。


在一次相关组织培训上,培训员问特工们:“你们想象中的欲肉教与相关人士是怎样的一副图画?”
第一个特工说:“我想象的欲肉教是一位母亲,她的无数条脐带连接了无数的人,组成一幅妖冶的图案。”
第二个特工说:“我想象的欲肉教是一颗大树,枝繁叶茂、硕果累累,教徒靠它的庇佑和滋养生存。”
第三个特工说:“我想象的欲肉教是一艘豪华的巨轮,乘风破浪。”
培训员问:“等等,为什么这么想?”
“我还没说完……”特工回答,“站在甲板上的人们呕吐、呕吐、不停地呕吐。”


问:每一个基金会成员都想成为O5吗?
答:不,他们没那么傻。要知道O5在没接触异常的时候都有可能失踪。


一位站点主管在办公室中处理着文件,然后忽然自顾自地大笑了起来。
他的秘书十分疑惑,问道:“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站点主管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个研究员在处理异常时的错误操作。”
“能告诉我他做了什么吗?”
“你疯了吗?!我刚刚把这个研究员降为D级!”


一名基金会特工、一名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一名UIU特工在一起聊天,吹嘘谁的组织保密工作做得更好。
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说:“我老婆也在联盟上班,但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基金会特工说:“我老婆和我就在同一个办公室上班。我们互相也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
UIU特工说:“还是我们的组织保密最好。我一个人在一间办公室里上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问:如何消灭秃顶?
答:我们不回答密谋袭击基金会研究员的问题。


人事主管问新任的人事部实习生:“如果让你给基金会员工分类,你会如何分类他们?”
实习生想了想,说道:“接手过Keter级项目的,正在研究Keter级项目的,未来会被调往Keter级项目的。”


站点安保部门有一百个警卫,其中有一个是混分特工,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逆模因部有一百个研究员,其中有一个已被逆模因化,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伦理委员会有一百个仲裁员,其中有一个懂伦理学,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一个老人和他的孙子在遥望一片废墟。
“爷爷,这个地方以前是一个基地吗?是属于一个叫基金会的秘密组织吗?”
“是的,我的孩子。”爷爷说着,拍了拍孩子的头。
“后来有一天它被消灭了吗?”
“是的,我的孩子。”爷爷说着,拍了拍孩子的第二个头。


第三世界。ORIA与混沌分裂者小队展开一场恶战,终于将其悉数制服。
“混沌分裂者,投降吧。”
没有人回答。
“混沌分裂者,投降吧,不要冥顽不灵!”
没有人回答。
“混沌分裂者,劝你们投降吧,否则要吃的苦头你们不敢想象……”
“这儿没混沌分裂者。你们纳基金会间谍的降吗?”


要阅览更多内容,或者添加属于您的基金会政治笑话,请至《基金会政治笑话集锦(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