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政治笑话集锦(二)
评分: +38+x

若要在页面中添加您的基金会政治笑话,请遵循以下格式,并添加到页面最后:

<笑话正文>
段落间无需空行。
[[>]]
[[*user 你的ID]](可不填,则将此行留空)
[[/>]]
-----

请注意,如果您的笑话过于无趣、偏离设定或者与已有的重复1,作者以及管理员有权将其清理。
此外,为避免任何可能的争论,请只在此添加有关于世界观内的基金会或其他组织的笑话(而不是上层叙事)。

例:

问:可以对着SCP-173眨眼吗?
答:可以,但仅限于三种情况:有旁人帮你盯着,是D级人员的眼睛或者基金会命令你这样做时。


一个D级、一个特工、一个研究员在讨论何谓幸福。
D级说:“幸福就是今天被拉去测试一个异常,到了场地之后发现它的威胁等级是绿色。”
特工说:“你们D级真没追求,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辛苦收容完一个异常,清点人员时发现无人伤亡,大家一起出去喝酒庆祝。”
研究员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半夜有人敲门,开门后:
‘我们是红右手,你已经因为反叛罪被逮捕了。’
‘你弄错了,伦理委员会的宿舍在隔壁。’”


基金会命令被抓获投降的AWCY艺术家绘制一副《伦理道德委员会在工作》的油画来赞美伦理委员会,
过了几天接头人来验货,画上面是一个穿着橙色衣服的满身是血的人正在一个小屋子里被一个黑瘦的实体追赶。
“这个橙色衣服的人是谁?”
“是D级人员。”
“那这个黑色的实体又是哪个?”
“是SCP-049。”
“伦理道德委员会在哪?”
“伦理道德委员会正在写谴责报告。”


一名研究员被传唤到纪律部门进行调查。
“我们希望您停止私下编排有关伦理委员会的笑话。”
“为什么?”
“伦理委员会由最好的伦理专家组成,他们在指导基金会的实验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天地良心,我可从来没说过这个笑话。”


某個混沌分裂者的站點內,幾個重要主管正準備進行會議。
主持人走上了主席台,清了清喉嚨,然後對他的同事們說:
「各位,我們之中出了個混分的奸細!」


站点肃反清洗完成后,队长找到了摊坐在墙角的新人士兵
“你就是那个不舒服的新人吧,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新人
“是,队长,我很好。只是,我们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是他们的忠诚不够了,而我们的还够,所以我们被选择做了这种事。”
“那,他们,都是叛徒吗?”
“这个,好吧,不全是。这里只有一部分人在忠诚度评级上被划为了‘叛变’。”
“什么?那,队长,我,我们错杀了人?”
“别太放在心上,那一些人不会怪罪我们的,他们的忠诚度评级是‘献身’。”
“可这又能有多少人啊队长!”
“基金会只有两个忠诚度评级。”


一個UIU特工對一個基金會調查員說:「我想和你說個笑話。」
「我認為沒必要。」基金會調查員說。
「為什麼?」
「因為UIU就是笑話。」


在基金会有很多常见的谎言,你需要学着去识破它们,以下就是几个例子。
“我们的工资丰厚”,在确认对你说这句话的是同行组织的间谍前,不要相信这句话。这通常意味着你未来的工作会是更少报酬的工作。
“你可以休息了”,在确认对你说这句话的是ISD内安保部门的特工且手里拿着枪前,不要相信这句话。这通常意味着随时会有更少睡眠的工作找上你。
“欢迎来到天堂”,在确认对你说这话的是上帝本人前,不要相信这句话。这通常意味着你无法再享受“终身任职”的福利并花上更久的时间去为一支特遣队工作。


GOC特工Ukulele前往基金会参加会议。在那里,他给指挥部通过加密频道发了一段短信,说:“我选择了能够合理对待人形异常的组织。”这事发生后,指挥部决定找Al Fine商讨对策,结果去Al Fine办公室的半路上正好碰到开完会回来的Ukulele。一阵冷场之后,Ukulele说:“我非常感兴趣,你们是怎样理解合理对待的。”


基金会特工、GOC特工、UIU特工商定要见一面。基金会特工过了约会的时间才到。
“对不起,我去协助收容异常来着。” 基金会特工解释道。
“什么是收容?”GOC特工问。
“什么是异常?”UIU特工问。


一个基金会特工和一个GOC特工互相吹牛,夸耀自己的组织。GOC特工说道:“我们GOC实在自由。你可以径直走进总部,对秘书长说:“秘书长先生,我不同意你的现行休假政策!’”基金会特工便答道:“嘿,这有什么!我们基金会也很自由!你可以径直走进站点主任办公室,对主任说:“主任,我不同意GOC的现行休假政策!”


问:Gears博士为何前往位于西伯利亚的站点?
答:开展科学研究:与Iceberg博士交往,研究人体的抗寒极限。


问:在基金会中有什么是永恒的?
答:暂时的欠薪。


2级研究员Iceberg曾经当面指出O5议会长时间不给予研究员合理的升职,令后者气急败坏,O5-10急忙喊道:“你再说,我就宣布提前否决任何关于提升研究员Iceberg职位的请求!”


混沌分裂者的总部新开了一个饭堂,名叫“基金会怀旧”。菜单如下:

  • 第一道菜:披萨
  • 第二道菜:土豆拼盘
  • 甜点:播放收容失效的警报声,并把所有正在用餐的员工强行赶走。

有一群基金會員工聚在一起聊天,聊著聊著,大家決定說幾個笑話來樂呵一下。
一個人事部的職員站了起來,說了一個有關加薪的笑話,大家都笑了。
一個安保部門的職員站了起來,說了一個有關站點安全的笑話,大家都笑了。
一個逆模因部的職員站了起來,說了一個有關邊緣人的笑話,大家都笑了。
一個倫理道德委員會的職員站了起來,大家都笑了。


一位外勤特工、一位伦理委员会仲裁员、一位研究员与一位部门主管一同乘坐热气球出行。
途中气球漏气,抬不动四人,开始下坠。必须有人牺牲自己跳下去。
外勤特工喊道:“为了基金会!”然后跳了下去。
气球暂缓下坠,但不久后漏气加剧,下坠再度加快,必须再跳下去一个人。
研究员喊道:“为了基金会!”也跳了下去。
暂缓一会又不行了,于是部门主管喊道:“为了基金会!”说着就把仲裁员扔出去了。


在Site内随机调查职员对上级人员的印象与看法
一名高级研究员在“对上级的印象”一栏里写道:

“四肢健全”


一艘航行在怪兽海上的轮船快要沉了,尼摩船长叫乘客赶紧跳海,但他喊了半天没有一个人跳,一个星界旅行者社会学家说“嘎嘎,我来喊~呱~~”,他去喊过之后所有的人都跳下海去了。尼摩船长觉得奇怪,问他是怎么喊的,星界旅行者回答说:我对焚书人的说这样跳下去可以消灭海中的异常嘎,我对狂人说这样跳下去可以打击狱卒嘎,我跟狱卒的员工说最后一个跳下去的没有年终奖嘎~嘎~,我对艺术家说这样跳下去是超COOL的行为艺术呱~,我对齿轮信徒说这样可以让神完整嘎~呱~,我对伦敦不死商人的业务员说这样跳下去有利可图嘎~呱~,我对银河大菩萨的信徒说这样跳下可以入正法三摩地嘎,我对血肉信徒说海中有往内殿之门嘎~,我对第五的追随者说海中到处都是海星的天使呱……


O5-3:“一号,听说你在收集基金会政治笑话。”
O5-1:“确实有这回事。”
O5-3:“我很好奇,你收集到多少个了?”
O5-1:“三万两千个D级人员。”


在Site-CN-001,Holy Darklight研究员在CN分部职工代表大会上演讲。他的演讲主题是基金会的工资待遇有多么丰厚……
这时Dr.Kirov举起了手说:“我们的加班费都到哪去了?”
第二天,Holy Darklight又来举办演讲。Milk特工举手问:“我不想知道加班费到哪里去了,我只想知道Dr.Kirov到哪里去了?”


站点主管的车被一群研究员拦住了,研究员要求站点主管加薪。站点主管先是大喊:“再不走我就把你们都降为D级人员!”
然而没人动窝。
此时坐在后排的秘书对主管说了一句话,站点主管恍然大悟。
主管清了清嗓子,大喊道:“再不走我就把你们全调进伦理道德委员会!”
于是研究员一溜烟全跑了。


GOC的外勤和他們要處理的綠型有什麼共同點?
他們都在想:天啊,對方要幹掉我了!


博士:我們吃的東西為什麼跟那些D級一樣?
主管:並不,我們的是一般食物,D級的不是。
雖說我也不確定我們吃的是不是一般食物。


O5-1快去世了,叫赶快把继承人Gears博士召进Site-01来,临终有几句话要嘱咐
“不瞒你说,我有一个很大的担忧啊,Gears”
“说吧,父亲”Gears博士专心地听着
“那就是,人们会跟你走吗?不知你想过了没有?”
“他们一定会跟我走的。”Gears强调说,“一定会!”
“但愿如此。”O5-1说,“我只是担心,万一他们不跟你走,你怎么办?”
“没问题!”Gears回答:“那他们就得跟您走!”


一位研究员被叫到安保部。
安保主任问:“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来自地平线倡议成员的邮件?”
“某次联合行动时他救了我的命,那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
“你身为基金会的成员,怎么能跟那些神棍混在一起!你也不为自己的未来想想!”
“是,我想过,以后我还要跟GOC的人交朋友。”


一名助理冲进主管办公室,喊道:“研究员罢工了!”
主管说:“好啦,那就答应加薪!”
这名助理不久跑了回来说:“外勤特工罢工!”
主管再下令:“给他们加薪!”
助理又回来说:“归档员也罢工了!”
主管还是下令:“给他们加薪!”
助理第四次回来说:“研究员、外勤特工和归档员都罢工!”
主管回答:“给镇暴安保人员加薪!”


一个大而笨重,冒着黑烟,经常故障,并且杀不掉682大爷的武器是什么武器?
基金会开发的专门用来杀大爷的武器。


一个基金会成员,一个混分成员,一个GOC成员在一起讨论什么才是勇敢
GOC成员说:“我们10个人出去找10个人单挑,就算知道对面有一个绿型我们还是去了,最后9个人去给那个人上坟。”
基金会成员说:“我们10个人拆10封信,就算知道里面有一封是张096的照片我们还是拆了,最后9个人去给那个人上坟。”
混分成员说:“我们10个人在一起讨论突袭基金会站点的事,就算知道我们之间有1个基金会的间谍还是继续说,最后那个人来看我们9个人被处决。”


在站点例会后,站点主管要求研究员着手写文档,但大家却听成了左手写文档,但都不敢说。于是第二天,站点主管收到了字迹最可怕的一批文档。


真男人都是敢直面096,背对173的。
什么?你做到了竟然还没死?
那就去和049先生握手吧,或者你可以试着去002里住一天。


一个基金会特工不幸在收容失效中阵亡,他来到奈何桥边,孟婆递给了他一碗汤。
二十分钟后
“孩子啊,你都喝了几百碗了,你到底忘不掉什么?”
“173脸上贴着096的照片。”


一名基金会研究员发出了声音:█████████!
一名GOC特工发出了声音:消灭异常!
一名馄饨分裂者发出了声音:馄饨不是饺子!
一名GEC特工发出了声音:炸炸炸!


一名2级研究员找到站点主管。
研究员:我想知道447遇到尸体会发生什么。
主管:不行。
研究员:那我想知道008是什么。
主管:不行。
研究员:那我想把682塞到914里,然后开粗加工档。
主管:不行。
研究员离开了。
主管秘书说:“这人怎么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是啊,”主管说,“但我很佩服他的想象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