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之死
评分: +12+x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范蠡


原来会动的,不再动弹;

原来不死的,已经死亡。

原来怀孕的,顺利生产;

原来夭折的,已经原谅。

原来忽视的,永久忽视;

原来遗忘的,永久遗忘。

原来统治的,成为传说;

原来创造的,悄然故去。

原来憎恨的,归于尘土;

原来欢喜的,归于海洋。

原来破碎的,无法完整;

原来强大的,无法生长。

原来无尽的,终于到底;

原来有限的,重归平常。

无法记载的,不再出现;

无法描述的,不再异常。

水中的尸体已经被捞起;

天上的狗已经被取回。

星星不再憎恨人类;

太阳不再带来死亡。

贤王最终还是死去;

暴君最终未能复活。

无尽的文明走到了尽头;

万能的药物失去了灵性。

帷幕后的英雄们期待着平凡;

可平凡注定不属于他们。

没有了记忆删除

如何让他们重归社会?

没有论功行赏,没有庆祝会;

只有判决书,和无情的子弹。

狡兔死,走狗烹;

飞鸟尽,良弓藏。

异常不存。

基金会已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