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顺序讲四个故事来哄骗一只对私人问题过分好奇的有智能的断手
Cimmerian.jpg

火车隆隆驶过,符拉迪沃斯托克清晨的气息在两人身边匆匆而过。那感觉让他靠她更近了些。那吻激情缠绵,直到他听到自己左手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咔哒声。他挣脱开,望向把自己拷在火车顶上的手铐。

“Katarina。”Cimmerian气急败坏地说,“为什么?”

Katarina的脸如磐石般坚硬,泪水却从颊上滚落而下。“他们永远不会放过我们的,Jeremiah。你知道的。要不就是你的基金会,要不就是格鲁乌,他们总会找到我们的。我别无选择。”

“Katarina!”Cimmerian望向火车的前方,“这辆火车不到一分钟就要爆炸了!”

“对不起,吾爱。”Katarina留下这么一句话,旋即跃下火车,消失下方的森林里。

Cimmerian摸索着够到了他的撬锁工具,开始解开手铐。他才刚刚打开锁,这时候……


……三名新铸成的神朝Cimmerian释放出所有的力量。突然间,这印第安纳地下两英里的洞穴里光芒四射,能量冲破了他身旁的掩护。

“只剩两颗子弹了。”Cimmerian喃喃自语,审视着周围的环境。他拼命向岩壁冲去,跃过了地上特工们的尸体。

他脑袋里回荡的笑声让他无法去想除了“杀死洞穴另一边的那三个神”之外的任何事情。Cimmerian跃过了最后一具尸体,左脚向前迈了一步,在撞到墙之前把尸体踢走了。他原地向后旋转,瞄准了目标。

第一颗子弹伴随着远古巨兽的吼叫声冲出了枪管。子弹上镌刻的如尼文发出紫色的光芒,几乎比那些神手里泼下的能量更加耀眼。第一位神的脑袋向后倒下,而那子弹继续冲向另外两位。当能量闪烁着消失时,三个神都凝固在原处。

Cimmerian落到地上,抬眼看着那几个神性个体。“那我就把最后一颗留给大个子吧。”

死去的神没有回答,可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充满了洞穴。Cimmerian睁大了眼睛,冲回了尸堆之后。那几个神的尸体爆炸成了满天的……


……子弹。车队正遭受着猛烈的攻击,而Cimmerian挂在货车的乘客位外面。司机惊恐万状,沿着I-65公路把车往北开去。

Cimmerian射出了三发子弹;两发从前车架上弹了下来,一发击中了追赶着的SUV的前右轮。车胎爆了,轮辋以9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扎进了地面。整辆车失去了平衡,随即以全速翻倒。Cimmerian钻回了车厢。

那司机目瞪口呆。“你不是一位研究员吗?”

“我是。”Cimmerian打开手套箱,给他的手枪重新填满子弹。“不过我也有相关的经验。”

Cimmerian抓住货车的车顶,又把自己拉出了车外。还有一辆黑色的SUV跟着他们,不过要稍微远一点。货车坚固的外装让自动武器的火力偏转了,而Cimmerian开枪反击。挂在SUV车外的那个人一下子瘫软下去,身子摔到地上,又被卷入了SUV的轮胎下。

司机在后视镜里看着Cimmerian重新回到车里。“到底哪门课会教你这个啊?!”

“英国文学概论。”Cimmerian说。他的笑容瞬间变成了恐惧,一辆十八轮大卡车正全速朝着驾驶座的方向冲过来。整个世界天翻地覆,随后……


……鸡肉的计时器响了。Cimmerian抬头看着公园门口的横幅。夏日慈善百乐餐Summer Charity Potluck才刚刚开始。Cimmerian和Gerald博士决定为这场宴会做些特别的菜,他们也快要做好了。

Gerald的小皮卡后闸门上面排列着的锅碗瓢盆都散发出独特的香气。Cimmerian又给鸡蛋设了15分钟的计时,走到皮卡车边上。Gerald正在车内听着电台。

Cimmerian靠在车门上。“鸡肉马上就好了。”

“好。嘿,你有没有见过我儿子送我的生日礼物?”

Cimmerian抬了抬眉毛。“没有。”

Gerald弯下身子,拿出了一个古里古怪的仪器。“这是个……


“……平衡车!”Site-17的餐厅里,Cimmerian大笑着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

Han沉默了几秒钟。

“胡说八道。”

Cimmerian都快把水吹进鼻子里了。“才不是呢!全部都是真的!”

Han叹了口气。“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怎么有的伤疤?”

“好吧,那时我在基金会月球基地上检查收容措施……”

Han气恼地跳下了餐厅的桌子。

Cimmerian伸出那只好的手想要阻止他,但想了想又放弃了。他只是把手套戴回了自己红色的左手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