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ings are one的提案


炮火声连天,以各种缴获武器与紧急研发异常武器武装的军队正在作战,从服装与旗帜能隐约看出其从属的国家——世界各国,如果再详细的看看外貌与肤色的话,可以轻易的看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远处的马鞍山市与长江相映成辉,而驻守此地的却是基金会的军团,本来应存在的中国军队却在城市的对面。常态联盟的军队以临时列装的武器作战,这本会被基金会的正规军队以异常科技轻易的击败,然而根据O5议会的命令——基金会军队禁止使用任何相关意识扭曲现实科技与能力,甚至提出尽可能少击杀敌军的命令。

广域的K级情景与天灾同时爆发,以马鞍山市为核心的现实稳定锚阵列与奇术制导天基卫星群的火光相互映照。战术性的核弹如同群星陨落般的于天穹之上投下,然而奇术与反导系统总可以将其击毁,如同烟火在天空中绽放。在这种情况下,常态界精锐的集团军离开了战场。基金会的指挥官并没有对他们有极大的重视,即使他们出发的方向是向南京城,O5议会的临时所在地,基金会中国分部中央。


“尊敬的主席,您的计划我们均已经了解且实施。但是常态界想问的是,为什么基金会要这样?”

笼罩在阴影中的男子耸了耸肩,并未说什么。随即递出一份文本。

“看吧。”

“尊敬的主席,按照您的命令,十二个集团军已经抵达南京城,O5议会的临时所在地,其中混杂的以异常实体,高阶战力所组成的刺杀组已在军队中被投放。精锐的以神性实体所组成的对O5议会核心的刺杀队伍已经抵达Site-CN-001.”

“可以,接下来,伦理道德委员会与律法左手会去的,我们将杀死暴君。”


“监督者阁下,常态界的军团在进入南京市区外延后即解散出大量的刺杀队伍,其中部分队伍成功冲破封锁线,抵达南京城市区,且抵达Site-CN-001,请诸位监督者暂且进入机密会议室,接受红右手与O5议会卫戊军的保卫。”

“嗯。现在有多少刺客进入这里了?”

“数十组,数百位高阶战力。站点武装系统已经开始运转了,然而同样存在刺客进入机密会议室的可能性,请议会的诸位监督者做好可能的防御准备。”

“前任伦理道德委员会的那些人呢?”

“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在律法左手的护送下前往机密会议室。他要求得到妥善的保护,否则他确实有权认为刺客是监督者用来刺杀伦理道德委员的。”

“你让红右手盯紧点,律法左手现在的战力仍然不低。”

“明白”


避开后方的奇术,顺手加速撞开一位MTF,机密会议室就在眼前。作为世界上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无数的稳定类科技与南京城的指挥中枢就在这里,大范围的施展异常能力与时空折越是极为困难的,然而防守者同样会受到限制,即使比入侵者轻微。

迎面撞开机密会议室的最后一道门,普通的木门顷刻就被撞开,后方的MTF与防御系统向我开火,更后方的队友迎头赶上。但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随后木门上无数的附魔与法阵瞬间湮灭了我的灵魂。


O5-9疑惑的看看了这个撞门进来的刺客,他的头颅已经爆炸,脑浆与鲜血洒了一地。他用脚碰了碰死者的身体,埋怨道:他不会轻轻开门吗,地都脏了。就在他走回会议桌后,成群的刺客冲入了会议室,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也与律法左手进入了会议室。在优势的兵力与地利围剿下,常态界的刺客开始倒下。

眼看着刺客越来越少,O5-1抬起头:这些人怎么对Site-CN-001的布局这么清楚,你觉得呢,主席先生。

O5-1话音刚落,剩下的刺客群忽然冲向了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与会议室的安保人员。O5-11:“主席,您不会以为这点小伎俩可以瞒过我们吧?”他沉默,随即向门边努力努嘴:看。

带有逆模因性的刺客向他招了招手,随即时间被停止,或者说被混乱了。隐藏于之前刺客群中的这些刺客才是常态界真正准备刺杀O5议会的方案。爆炸与焰火在会议室内发生,安保护卫直接在第一批准备好的炸药中出现了一片空白。

诡异色彩的时空门被O5议会轻松打开,当想抬腿迈入时,又缓缓归于虚无。时空稳定锚被启动,很显然,该区域的监察指挥以高功率运行着时空稳定锚,甚至连各项通讯都被禁止,屏蔽。很明显的,当初由伦理委安插的监察指挥叛变了。

两位刺客向O5-9奔来,武器直指其要害。区域性的微型黑洞与局部降维等操作第一时间就限制了这位监督者的躲闪空间,更加危险的异常武器向其的大脑与心脏刺去,附带诡异效果的异常武器足以轻易的毁灭其灵魂。随即被监督者不知何处的长剑所击杀。律法左手与刺客依然在诡异的激战,冲入核心圈的刺客直接将目标对准了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主席。主席从时空中拔除长矛,

随后O5-1身边的数位红右手瞬间被击杀,剩余的几位刺客更是极力限制住其闪避空间,以神性生命为代价的奇术确实起效,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扬起手中的SCP-CN-1109的仿制品……


基金会O5议会的通告

本文档为SCP-CN-001的最新版本,为此迭代的最后一次更新,由O5-9编辑。请确保你已经接种了模因触媒,取得了5/CN-001级权限与O5议会的授权。本文档内容确定为真实。请在阅读前与O5议会成员交流并谈话以确定你是否适合阅读本文档。若否,请返回至上一迭代版本

— O5议会宣。





目前人类存活数:13




请注意,本文档属于机密内容,确认你具有O5议会的授权并持有秘钥




[timerkey=“不必忧愁,我们仍将流传;不必记忆,我们皆在长江”]











检测到情景:基金会终末。检测到访问者的智人身份






文档已自动解锁









项目编号:SCP-CN-001 5/CN-001级
项目等级:All things are one
绝密

特殊收容措施:由先前历代迭代中的人类与基金会所作出的演算的最优解均指向将全体智人投入长江。次解即上一个迭代中的提案:唯见长江天际流。据基金会以O5-3为核心的AIC阵列组演算与史学部对先前迭代的研究。可以确定将7,596,934,1791投入长江后,长江将继承此迭代人类文明的传承并将其流传。存在的意义不应被抹消

此过程中,人类文明于其余叙事梯阵的远征军2中的人类将进行撤回。AIC将依协议:紧急临时长时接管-人类暂时灭亡,进行对人类核心星域的二十六叙事梯阵进行管理,十三格式塔意志将组成临时接管委员会并进行对人类文明的重启与运行。

“所以,尊敬的O5-9,流传是否断绝?”

描述:SCP-CN-001是长江。地球上的长江与地球均为长江中的片羽。项目为概念界上蕴含神话与历史的长河,所有的神话与历史都仅仅是长江中的片羽。随想象而扩大。SCP-CN-001-A即为其传递信息的媒介。

“黄河和长江互为钥匙。”


附录:

















“朗基努斯之枪可以隔断上层叙事与下层叙事的联系,仿制品的效果与时间皆不如原版,但是如果你被刺中,你的计划也就会与上层叙事隔离,你的计划将无法继续进行。”他似乎悠闲的说出了解析,然而却丝毫没有浪费片刻时间,长矛贯穿了O5-1之前位置的会议桌。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其余委员同样开始操起真正危险的异常武器,针对上层叙事的SCP-CN-1109SCP-3309尽管是仿制品,然而被具现化的仿制品同样可以在短暂激活时间内得到接近原版的作用。

O5-1再次躲避开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的攻击,随后在会议桌旁拿起水杯,一饮而尽。这同样使得长矛贯穿了监督者的心脏部位。“这是长江水,饮用长江水,实际上就是将自己的灵魂祭献给长江。也就是说,在我的灵魂回归长江前,我就是长江的一部分,你现在在用仿制品强行对抗长江。”

无用的长矛被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投掷向O5-1,随即高举其手中的新长矛,黄河的气息在其上方萦绕。“唯见长江天际流,你们应该一直就在监控吧,进度不大是吗?因为我们早已经将研究方向转为黄河,黄河应该是比长江历史更为悠久的长河,那么为什么不是黄河,而是长江?抑制黄河程度位阶的高维认知聚合体需要同程度的高维认知聚合体。”

由黄河铸就的长矛将O5-1彻底的贯穿,黄河与长江围绕着流传相碰撞,这等价于黄河作为昔日的SCP-CN-001将今日的SCP-CN-001-长江贯穿,登神失败的无数魂灵的记忆将黄河的程度拔高。

“现在,结束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