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Eitoth
FAM07.png

Savier:报告总部……你是谁?!

Administor:Savier,你好,你可以叫我Laisca。这个名字不用已经很久了,听着像是腐烂了一般,但我仍然喜欢你这么称呼我……我想和你谈一谈,在此之前,请原谅我把你的录音装置干扰了。(指像Savier的胸口)

Savier:(伸手摸枪)Laisca……你是这里的生物吗,你知道我的身份?你想干什么?

Administor:(点点头)啊……是的是的。另外,Savier,我不过是一堆程序而已,那玩意儿对我没有用。

Savier:(将手收回)请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什么?你来做什么?

Administor:我只是一堆积满灰尘的程序,一个陈腐世界的遗民。至于想做什么,我需要你的帮助,同时,我本来也在帮助你们,人类。

Savier:你要我怎么帮助你?帮助我们又指的是什么?

Administor:(笑)我想借用一下你的盒子,至于之后的事我会让你看见的,你也可以在这里自己寻找答案。

Savier:盒子?

Administor:就是,你意识外头的那团有机载体,你们叫他什么来着……身体,是吗?

Savier:(打算离开)Laisca,不管你曾经是什么,现在你疯了。

Administor:(叹气)Savier,我从来就没征求过你的意见,这只是个通知。

阳光渐渐熄灭,门被关上了,四周一片死寂,Administor一阵窒息,停止了工作。Savier在洞穴深处醒过来,在适应了一番人类的运动原理后,Savier步履蹒跚着来到了入口处,努力调节着自己微弱的生命体征。

在出去之前,Savier试着练习了一下自然的微笑。







HTH文明总部机密研究文件

Laisca的提案

验证码:OurWorldIsALie


概述


“传承”计划是指利用意识提取技术,主观创造理想的意识世界,并对物种进行意识移民的文明发展计划,现已批准执行。

意识提取技术已相当成熟,可以支持大规模意识世界的创造和即时演算模拟,可以达成无限期的文明传承。为该计划而研究的“文明重构机”已通过所有测试实验,并初步投入使用。

内部世界初期的的资源管理以及漏洞修复工作将由项目发起人Laisca承担,且在项目启动后将由意识改编的程序Administor作为管理员以进行必要性重启和资源补充等工作。


Laisca的留言


我是Laisca,你可能从来没听说过我的名字——这并不奇怪,来基金会的几年里,我没做出什么伟大的成就。我的家乡在太阳系,那地方名字叫地球,漂亮极了,像是一个偏远去处的小村庄,而我和父母在上边做农场主,那上面有许许多多你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可爱的动物,那里有一种叫做海的东西,和它的颜色很像,那种望不到边际的蔚蓝。

请原谅我无法使用行星列表编号,在我14岁的时候,“沃无徒”在海托世空洞部署的超序武器“意外失效”,我的记忆里只剩下了疏散、哭声、避难所。

梦是脆弱的。从那时起,我再也没肯从梦里回到现实。

然而,每天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知有多少;或许被我们永远遗忘掉的有更多。从瘟疫、饥荒、战争、死亡到恐怖袭击、明争暗斗、宗教洗礼,过了上万年,我们一点也没变,我们的文明不该是这样的,我们应当把自己最光鲜的一切传下去。然而,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的宇宙随时都可能毁灭,我们为自己安装了一颗不会什么时候引爆的定时炸弹。

你一定听说过《桃花源记》的传说。既然这么久以来我们不曾发现过一个桃花源,那就让我们自己创造一个。

我已失去了一切,我的家,我的信仰,我的名字。

我会成功,不择手段。我曾是Laisca,但不再是了。









%E4%B8%96%E5%A4%96%E6%A1%83%E6%BA%90.jpg

回收Administor的信息:E-159

附录1000-ζ:

以下信息回收于“文明E-138”格式化前的启动系统,随后文明管理员Administor和文明重构机均与总部失去联系,经确认后认为是Administor利用内部程序漏洞使文明重构机崩溃。

来自第七子的消息

再见了,我的家乡。虽然这数万年来我对你的印象已经模糊,但我知道我从来没有忘记你。如果终于不能抵达,请不要将我从梦里吵醒。

如果你们认为我是叛徒,那就是吧。反正我也早就该死了,我累了——在数以百记的重启和想方设法地勾心斗角之后,我真的累了。

任何想要找到我的方法都是没有用,不必白费功夫了。如果可以的话,请听我的,不要再重启“E-传承”这个计划了。

这个宇宙再也不需要为我流血了。


E-138号文明: 等待格式化

样本采集: HTH-001个体-Savier

同步共享装置: 未开启

新文明创造系统: 已就绪

概念合成数据: Earth ● 非默认数据

传送装置: 已就绪

位置信息及追踪装置: 失效








项目编号:污点-00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现未发现有效抑制污点-001的方法,HTH文明总部正在研究并执行“Format”计划使得在不破坏现有意识世界的情况下,灭绝污点-001全体。现由意识体Administor作为文明重构机的文明管理员,执行Format计划。并在当污点-001文明发展达到以下至少一种条件时“重启文明重构机”,并严格按照概念合成数据“World程序”创造新的意识世界。

  • 污点-001社会发展至3K级及以上的文明。
  • 污点-001产生对自身环境存在真实性的质疑。
  • 污点-001或“Format”计划使当前意识世界发生不可逆转性破坏或毁灭。

由于在内部直接启动“文明重构机”的不可行性,允许Administor通过意识交换、剥夺污点-001个体身体的形式来诱导污点-001从外部启动“文明重构机”。

描述:污点-001是一群概念性意识体,现仅被发现存在于“文明重构机”所创建的文明中,且污点-001在目前所有创造文明中的出现率为100%。污点-001具有极强的概念学习技能且具有完整独立的思维方式,现有的任何手段均无法将污点-001的信息危害从文明重构机中抹除。污点-001具有记忆传承性,可以保留上一迭代文明部分记忆;同时,污点-001具有极强的概念理解能力,可以理解概念间的潜在联系。在已记录的实验过程中,污点-001门表现出惊人的进化能力和思维水平,具有造成AK级支配地位转换末日的潜在危害性。

现有关于污点-001的记录
E-53 污点-001的文明于初期毁灭,但由于现实扭曲性项目Format-7462造成不可逆转性损失。该世界被放弃,随后HTH文明总部开始减弱Format项目的破坏性。
E-58 Format-0082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污点-001的文明发展,但在污点-001遭遇攻击后迅速建筑防御工事“长城”,与Format-0082在该建筑上僵持不下。该世界被放弃,但由于该世界的文明有助于进一步研究污点-001,相关过程被记录为数据演绎形式,存储在文明重构机机中。
E-66 首次采取温和手段。试图用Format-0943诱导并收容污点-001,取得一部分成效。但由于有污点-001个体由外部进入到Format-9043中导致内部污点-001收容失效。该世界被放弃,Format-9043现被存储在文明重构机中。
E-78 研发并使用天体武器Format-6081对污点-001社会发起袭击,污点-001群体基本灭绝,但少部分贵族HTH-001个体利用Format-0186逃至宇宙中。鉴于剩余污点-001可能会对所在文明产生威胁,该世界被放弃,经改造的死亡Format-0186个体被存储在文明重构机中以供研究污点-001。
E-89 污点-001内部文明出现崩坏,使用核武器对E-89世界造成不可逆转性伤害。该世界被放弃,并在此次事件后HTH文明总部决定加入Format-2381以抑制污点-001内部决裂产生的危害。
E-113 污点-001的文明发展出现进步,首次破除封建制度。Format-5419项目使污点-001内部矛盾激化,但未达成重创HTH-001社会体系,导致其历史回退的效果。该世界被放弃,污点文明总部讨论决定下一步对策。
E-158 Format干预失败,污点-001文明实现飞跃性发展。首次投入大量低危害性Format项目武器,编号为“百鬼夜行”,污点-001们在短时间内对这些项目采取了精准收容措施。并成立异常物品收容组织——SCP基金会,同时伴随多个同行组织井喷式的产生。该世界正等待被格式化,HTH文明总部正在探讨是否需要对污点-001进行大规模精神性干扰以减缓污点-001的发展速度。













From:Administor

对,你大概已经明白了——你们的生活就只是他妈的一个谎言。我们的文明比你们先进得不知从何谈起,如果正面交锋,你们不知已被毁灭多少次——事实上,我们确实这么做了。人类,入侵者,HTH-001,对我们来说就只是一个电脑里的病毒,我们一直在做的,就是把你们删除的同时不把电脑弄坏,仅此而已。

我生前曾是HTH文明总部的一个研究员,同时也是“传承”计划的提出者。在我们终于要把自己宇宙的所有资源耗尽,当我们面临着各种形式的战争即将把自己粉碎的时候,当我们黔驴技穷,再也没有办法苟延残喘的时候。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我要把自己的文明传承下去。那个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仅此而已。

我把自己的意识变成了一串不会死亡的程序,存储进这个荒唐的机器。那时,我还在做梦,我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成为了传承文明的英雄,以为我找到一个永生的方法——然后,我遇到了你们。我开始想尽所有办法把你们驱逐出我的梦里,歇斯底里地粉碎你们脆弱的体系,就像碾碎一只渺小的虫豸,一只偷食的老鼠。我曾经绝望过,愤怒过,但在如此往复的几千上万年之后,只剩下冷漠。

在机械式地执行这上百次任务间,我所杀的人比任何一个Format都要多。你们恨我,应当比恨任何一个Format都要深沉。

然而,当我发现不论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每次遇到我同样的一番说辞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建筑文明时;当你们更新朝代,依靠传承的记忆把前世的故事写进历史的时候。我在想:我们究竟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这样一种恋家的生物。孤独了上万年,看着你们,像是看着一本没人愿意翻开的历史书。

这一次,你们终于建立了基金会。那么,下一次呢?再下次呢?再来100次呢?到头来,我们竟然是在费尽心思地为你们传承文明;我们苦心经营、处心积虑的大屠杀除了让我失去了所有良知和道德,让我在黑暗和死亡里品尝不能死去的孤独外,我什么也没有得到,我什么也没能传下去。我对你们所做的一切,“沃无徒”做得一模一样。

我干了什么?!我究竟又改变了什么?!到了最后的最后,我既不属于你们,也再不能回到我们之中,我就只是个发疯的怪物。

为了传承各自脆弱的文明,我们已倔强地争斗万年,然而到最后,再荒诞的梦也该醒了。

收容你们唯一的方法,就是将你们写进这个世界浩大的概念库里,让他们把我们文明的点点滴滴传下去——以一种潜影默化的方式。我依照自己对故乡的幻想和记忆,创造了你们现在的这个世界,没有异常,没有SCP,没有Format。

我已走上末路。在体验了上万年的黑暗之后,我现在只是急切地需要安宁,我不再是神了——这同时也就意味着,我们两个文明间再也不存在联系了;桃花源,从此以后,将再无问津者。桃花源的故事,也没必要再继续流传下去了。这里,就是E-159,是地球,是尚未死亡的地球,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没有天堂,没有地狱,一切都如梦幻泡影破碎,一切终从任何记载中消去。

我是Laisca,我生在这里,死在这里,最后成为这里。我代替它去死,把它传给你们。

人类=(地球+污点-001+故乡)*(传承)*生物

当然,你们何其脆弱,我会留下AI帮你们的。

最后,谢谢你能读到这里。现在,你可以关掉这一切。然后闭上眼感受,把刚才当做谵妄,像另一个世界的人梦想地那样活着,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终 端

——————————

H M C L - R




重新启动系统


项目编号:SCP-CN-1100

项目等级:流传

特殊收容措施:执行动作——重新分配编号


Infas12的提案 ▷▷▷ SCP-CN-1000

LeafJensen的提案 ▷▷▷ SCP-CN-1001

62ECN的提案 ▷▷▷ SCP-CN-1002

voidsong的提案 ▷▷▷ SCP-CN-1003

Agent Phage的提案 ▷▷▷ SCP-CN-1004

JustAswellJar Pepper的提案 ▷▷▷ SCP-CN-1011

mhcg的提案 ▷▷▷ SCP-CN-1015

zuo_si_tu的提案 ▷▷▷ SCP-CN-1016

miku393的提案 ▷▷▷ SCP-CN-1021

Cynthia7979的提案 ▷▷▷ SCP-CN-1022

DouglasLiu的提案 ▷▷▷ SCP-CN-1024

Quisqualis的提案 ▷▷▷ SCP-CN-1031

DrSee的提案 ▷▷▷ SCP-CN-1048

Flea_ZER0的提案 ▷▷▷ SCP-CN-1050

DF-thirteen的提案 ▷▷▷ SCP-CN-1101

Enflowerz的提案 ▷▷▷ SCP-CN-1111

W Asriel的提案 ▷▷▷ SCP-CN-1200

nmscxj的提案 ▷▷▷ SCP-CN-1218

Mr black cat 的提案 ▷▷▷ SCP-CN-1223

redmoon125的提案 ▷▷▷ SCP-CN-1250

Diorite的提案 ▷▷▷ SCP-CN-1453

Hueyacuetzpali的提案 ▷▷▷ SCP-CN-1500

Tokitsuki的提案 ▷▷▷ SCP-CN-1514

EuleNLau的提案 ▷▷▷ SCP-CN-1578

Fenrir Flamel的提案 ▷▷▷ SCP-CN-1600

Yoghurt-rescuer的提案 ▷▷▷ SCP-CN-1605

EDGE_chi的提案 ▷▷▷ SCP-CN-1701

day by die的提案 ▷▷▷ SCP-CN-1730

Adviser-Shen的提案 ▷▷▷ SCP-CN-1800

LongRainCoat的提案 ▷▷▷ SCP-CN-1873

Meowait的提案 ▷▷▷ SCP-CN-1995

AndyBlocker的提案 ▷▷▷ SCP-CN-1996

MScarlet的提案 ▷▷▷ SCP-CN-1997

Sekai_s的提案 ▷▷▷ SCP-CN-1998

breaddddd的提案 ▷▷▷ SCP-CN-1999

描述:现在你可以登出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