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叙事者联合指挥作战系统

叙事层标记:3.8

叙事者议会第三次特别会议


请基金会员工凭自己的4/5级权限领取特别会议口令及密码

叙事者议会第三次特别会议记录


请各位尽快就座,我们的最后一次作战会议马上开始!

欢迎在座的各位总部及中国分部的基金会成员,这里是叙事者议会第三次特别行动会议暨最终作战计划陈述会议,我是3.8号宇宙基金会的O5-1。希望在座的所有人已阅读过“深渊“事件最终调查报告,这是你们作为一名特别行动委员会成员的基本职责。本次会议同时通过全息系统与4.8号宇宙的叙事者议会远程连线,所有叙事层的高级顾问在“大爆炸”完成之前都将在此保持联系,以保证全部计划的顺利实施。

由于是最终会议,我会主要在这里陈述“大爆炸”的具体技术细节,当然考虑到部分人员,也会提及部分关于SCP-CN-001的重要特点。

以3.8号基金会进入4000年为标志,基金会已在新千禧年到来前消灭了大部分Keter以下级别异常,无效化了绝大多数Keter级甚至是Apollyon级别异常,其余异常已被重编号。我相信大部分宇宙的基金会在同一时间也取得了近似的成果。我们本以为来到4000年的大门前,基金会面对的是无边的星海和文明的巅峰,唯一棘手的几个异常就是来自于上层叙事的干扰和下层叙事的反扑。各位都明白,几十个世纪以来,各叙事层殚精竭虑,不过是为了本叙事层的高枕无忧。但是SCP-1304的存在告诉我们下层叙事是多么顽强,SCP-CN-624的出现警告我们上层叙事不可被彻底颠覆,照常理下去,最终的结果无外乎两种:要么双方同归于尽,要么默认妥协,大家相安无事。所有能够被记录的个体都既接受了这两种命运,又暗自抱着侥幸心理,偶尔继续改变叙事结构。一切本该如此持续下去,直到——

所有基金会都发现了SCP-CN-001的存在。

严格意义上说我不认为之前各方的混战是造成这个逻辑怪物的主要原因。嗯,我是说,这会一定程度加速“深渊”的出现过程,但是其存在本质上是这个系统生来就有的。简而言之,如果各宇宙的大爆炸相当于电脑系统的开启,而“深渊”则是隐藏于操作系统内的病毒。

啊不,不是你们正常认为的那种难以名状的,呃,邪恶。如果是那个,各个基金会都早有应对的先例。“深渊”并不像想象的那样诡异,恰恰相反,其在本质上是中立的,是善恶兼有的一个系统性错误——这种与几乎所有叙事相干的东西本就与善恶无关,所以它事实上是最为简单的。但是就因为这种简单,才造成了最后无可挽回的情境——因为所有得以名状的,甚至是得以在意识中被以相对概念描绘的事物,对“深渊”都束手无策。基金会早可以在玛丽博士主动施予帮助的时候就该意识到——玛丽博士早已扬升为神,然而其并不独立于概念之外。更糟糕的是,“深渊”还可通过上下层叙事进行疯狂的渗透,这无疑大大加速了到达末日情景的进程。

由于这种几乎必死的命运,史无前例地,所有叙事层都联手了。当务之急便是寻找所有宇宙中是否存在过对抗SCP-CN-001成功的痕迹。因为多元宇宙遵从嵌套并列结构4,搜查很顺利,结果也很绝望——仅有0.0005%的宇宙物质被证明经历过一次重聚过程,这意味着几乎不可能有一个“快捷键”将多元宇宙一键回复到之前的状态。

就在这时有收容专家提出一个新的观点——收容一个未经SCP-CN-001改变的宇宙,用“大爆炸”迫使其余大多数宇宙回到以该宇宙为标准的某一个理想状态。这无疑是在找一个空中楼阁5,然而却被其中一个基金会找到了——而这就是现在记录的SCP-CN-1000。于是,“大爆炸”终于被提上了日程。

可最后我们面前的大山依然是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时间。整个操作的时间期限已然逼近——SCP-CN-1000由1.0层叙事创建,1.0层叙事又是2.0层一名网站用户所设。不幸的是1.0层叙事内那个Carl研究员已经受到全面铺开的SCP-CN-001感染,“传世”性竟然又进一步向上层叙事移动,导致2.0层叙事提前崩溃。所幸演绎部和超形上学部共同插手,标记了“深渊”所携带的特殊“传世”性,在其得以传播到SCP-CN-1000前封锁了所有潜在上层叙事的交互。SCP-CN-1000受到的影响仅仅是其产生类基金会的收容概念,演绎部依旧得以标出从上层叙事连结到2.0层叙事一角再到SCP-CN-1000的一条路径。

剩下的一切就是尽快在上述基础上完成参数调整。在此要提醒所有随后在后台工作的人员,完整的回复要求所有叙事层的爆炸必须在拟定的同一叙事时上发生,并且单个叙事宇宙的爆炸参数与理论上的误差不能超过小数点后58位,请务必、一定盯紧倒计时开始后的每一秒,我相信凭现在各基金会的技术条件一定能够办到。

好了,之后的半小时将留给各位的技术讨论和交流。我之前已保证了每位涉及到的收容专家及技术专员和他们的家属见过最后一面。希望,希望各位不要紧张,不要对可能的未来产生过多的担忧。宇宙注定将走向它的终结,而我们的一切价值却一定建立于与这荒谬惨淡的宇宙所做的斗争,这反而是凡人们的骄傲。在宇宙的毁灭前一切的快乐、荣耀抑或是仇恨、罪恶,都仅仅存在于那粒如麦芒般悬浮在光芒的微尘上6。然而我们以一介肉身,能够完成对这所有庞然大物的反抗,这本身就是奇迹。不论最后我们的宇宙能否进行大反弹7,文明的记忆能够传承至今,我们早已能做到问心无愧。“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8,愿我们在下一次爆炸后能再次相会,在座的所有人,散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