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man Blank提案迭代1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width: min-content;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word-break: initial;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001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aegis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tice

Frontispiece1.jpg

SCP-001,选定的原地示例

特殊收容措施:SCP-001的维系对SCP基金会及隐秘面纱的持续存在至关重要。对其模因性质之维持、延伸及加强的研究工作在任何时候均为阿尔法-一级优先事项。被发现对SCP-001有抵抗力的人员将按妥当和/或必要情况予以记忆删除、拘留或处决。所有评级在C级以上的SCP基金会人员必须接受反模因-001接种。


Everest.jpg

SCP-001个体

描述:SCP-001是一种存留于人类集体意识中的模因复合体,内部名称为“门面”。它对所有包含拉丁文字母序列S-C-P的首字母缩写.包含要分别单独读写首字母的略缩词。施加了一种异常影响力:遇到此类缩写的人类若没有反模因-001接种、相当程度的模因训练或是奇术/本质促动性能力,便无法在心理上将其或使用其的任何物体、人物、组织与SCP基金会相联系。因此,门面使得基金会可以面向公众运营前台组织,在外勤中的特工可以一眼将其辨认而出,同时对敌对人员或整体公众而言仍会保持隐蔽。例如:所有的“打盹巡航宫”(Snooze 'n' Cruise Palace).新潮的复古式酒店餐饮连锁,有两百多家分店,主要位于美国西南部。分店同时也是基金会安全屋,而“木工家干酪小饼”(Sawyer's Cheesy Pretzels)餐饮店.专门经营搭配各式高质量奶酪烘烤的软卷饼干,在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英国、西班牙、日本均有分店运营。则充当了情报收集中心及机动特勤队行动的触发点。

Website.png
SCP-001个体

SCP-001-1是“印记”,一种模仿了SCP-001效应的非语言视觉触发器。(参见附录001-3)

反模因-001是奇术生成的SCP-001接种体,定期对全体基金会人员提供。

门面中存在一个独特缺陷,迄今仍无法在异常科学中获得解释。对频繁遭遇异常现象、或是在年幼时曾有过暴露的人员,SCP-001有一定概率完全无法起效。此类人员会不可避免地发现基金会前台组织间的关联性,最终则是基金会本身。这在关注组织(无论敌对与否)的特工中最为常见。有假说认为,在所有异常现象间有某种尚未被定性的共通要素,暴露于其中后会有类似于反模因-001的接种效应。

SCP-001由基金会在1969年的“圆形监狱危机”高峰期主动创造并施用。


附录001-1,圆形监狱危机概览:1960年代期间,监督者指挥部被发现同时支持又妨碍了冷战中所有的重要参与国,使SCP基金会遭到了多个国家政府的怨恨。

1964年,加拿大成为了第一批撤回支持的国家之一,当时[数据删除]的行动造成皇家加拿大骑警、神秘学及超自然行动特遣队主席Raynard Watts中士惨烈身亡。1965年“第八号角”行动引起灾难性结果后,以色列和黎巴嫩共同同意与基金会切断联系。.虽然成功阻止了一次XK级情景,米吉多城的受损造成总量不明的亚伯拉罕信仰相关文物损失。1967年,埃及和多个北非国家发现苏伊士运河上所谓的“黄色舰队”有部分是由基金会引起(SCPSConrad.对公众称为瑞士船舶MS尼普顿号上搭载的一个异常突破收容所致),而后也撤回了支持。

最有破坏力的撤回来自美利坚合众国及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越南战争期间,基金会为美国政府提供了人力及物力支持,但同时又与共产主义阵线保持合作,以保障资金及持续的D级人员供应。1964年,林登·B·约翰逊总统得知监督者参与了古巴导弹危机.在此期间为古巴政府提供了传送技术原型机用于转移放射性材料,以此交换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毛发及血液样本,以备在奇术性应急中使用。,而后他终止了所有的经济、战略及人员合作,在全球超自然联盟支持下达成联合国决议后,也只允许基金会在美国领土内继续运作。

苏联得知基金会对英格玛符.英格玛符开发于曲别针计划中,是纳粹英格玛密码机的异常性衍生物;与英格玛机器的密码编译不同,英格玛符会产生出只可被意图收信者破译的信息。而后它成为了罗塞塔计划的关键要素,使AIAD创造出了8-Ball.aic。的开发及其在西方情报工作中的广泛引用有所参与。基金会从多个苏联领土内被驱逐,只在西德外部保留有零散站点。

这使得基金会仅在日本、南美洲、拉丁美洲以及巴哈马群岛留有要塞;不过,与古巴的关系随捐助早期阶段克隆技术而获得改善,以此支持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健康恶化后对器官捐赠的需求。

以上所述的每一起事故,都在一名被编为PoI-001的敌对特工干预下态势恶化。

档案:PoI-001
姓名:未知
职位:特工(各类)
主要化名:Elizabeth Crocker

“Elizabeth Crocker”在1959年加入美国中央情报局,作为MKISOLDA.CIA的一个研究项目,关注于创造一种专门崇拜美利坚合众国的异常宗教,并将其武器化。的一部分被招入,而后不断晋升职级直至成为John Alexander McCone主管的私人助理。

Crocker.jpg

PoI-001

加入CIA后不久,Crocker便与CIA研究员Dr. Alexandre 'Hill' Hilbert发展出恋爱关系,此人正在负责开发一种能够篡改概率的实验性本征武器“量子箍”。1964年,在基金会尝试招募Hilbert后不久,他便于量子箍的测试中身亡。Crocker错认为基金会在Hilbert拒绝要约后暗中破坏测试,随后将监督者参与古巴导弹危机一事泄露给了约翰逊总统。

Crocker是一名3级(“Magus”)奇术师,接受过密语术(处理异常性符号学、语言及代码的奇术分支)训练。她的受训经历早于被CIA招录,但她的具体出生日期、以及后续的受训时间线仍然未知。

于10/19/1967,Crocker伪装为O5-7的私人司机,枪击她十余次后将尸体留在了旧金山的基金会安全屋中。在尸体上附有一字条。

你们可知道民主的奥秘?最常见的错误答案是这样的:“一个人也可以缔造改变,”这根本就不是民主,当然了,这是专制。一个人来缔造改变和,举例来说,十三个人一起来做,其实根本没差别。

噢,误解让你们这种人横加了多少暴力!以大善之名把我们拖向暴政,还得由暴君的小恶来定义。你们想要我们全都为你们的大规划行军,而你们根本不关心这一路上会踩碎谁。

不,民主的真正奥秘在于没有两个人想缔造一样的改变,而当他们看到自己的朋友邻居同事之间已经有多少变数,这只会让他们气到跳脚上天。没有人喜欢面对其别人的现实,没有人想要为别人的乌托邦辛苦劳累,而所有人,是所有人,都爱玩归罪的游戏。

他们有满腹的怨气需要归罪,就现在。而很凑巧的是,他们也还有个现成的替罪羊就坐在眼皮底下。

是时候有某人来打破你们这些精美小骗局了。不,不只是一个“某人”。

所有人。

我们要收容你们,你们要窒息。

O5-7遇刺后在O5议会留下了难以轻易填补的空缺,监督者为此更经常地在重要决策上陷入僵局。这标志着档案与修订部人员随后所称的“圆形监狱危机”开始,世界政府随即在PoI-001的鼓动下持续发动审查。随着基金会资源大量流失、以隐秘模式运作越发困难,LV-2“面纱燃烧”情景恐将发作,最终会导致一次LV-0“假面破碎”情景。

于11/23/1967,监督者指挥部对所有现存基金会站点发出一则无线电广播,指令人员尝试以自己选择的任何手段改变此状况。Site-01随后开始执行彻底的无线电静默;当时,特工Crocker及一支异常密码学团队对基金会最严密通讯密码的破译已进入最终阶段。下列抄录来自1968年1月多名基金会被困古巴哈瓦那人员举行的集思广益会议。

Site-43的处境在下列报告中有明确解释,由皇家加拿大骑警对加拿大总理制备。

皇家加拿大骑警

神秘学及超自然活动特遣队

OSAT.png

于01/03/1968,总理废除了控制、收容、保护基金会.官方而言是“SCP基金会”,采用全名推测是上下文线索所致。在伊珀沃什军事基地运营地下研究设施(在其内部称为“Site-43”)的临时权力。国防部部队试图进入该站点无果;为此,于01/07/1968向其派出两支OSAT小队。

MACDONALD小队与STEELE小队顺利进入省公园,但预计在进入营区时将遭遇严重抵抗;此前几次的类似尝试被附近印第安保留地中的神话存在阻挠,一般而言它们会无视驻扎伊珀沃什的士兵。不过,这种情况这次并未重现;先头小队观察到了若干栖息于林地以及休伦湖底的超自然存在,但它们并未作出任何干预。

STEELE小队的1等洞察师“读”到建筑内的基金会人员正处在站点唯一的服务电梯内。MACDONALD小队利用换班机会成功进入,制服了在建筑内的守卫。经审讯,这些守卫透露称修造了一条地下轨道网络通往安大略省大本德,基岩下方传闻还有隧道存在;STEELE小队目前正在所谓的伊珀沃什公园内行进,确认上述建设的具体位置。电梯目前仍在抗拒呼叫或是对电梯井的突破,但营区现已处在OSAT控制下,基金会被迫面对驱逐只是时间问题。

— Gordon Shine中士,OSAT首席主管

没有了电梯或地下通道,Site-43的上部运行便仅限于处在阻断区外的资产,也只能进行无线电联络。安保与收容主席Martin Strauss及Site-01联络人Dr. Edwin Falkirk每日向这些研究员及特工进行报告;奥秘消解研究员、奇术学家Dr. Izaak Okorie于03/10/1968的报告附录入下。

Strauss主管将PoI-382的具体情况向Dr. Okorie进行了介绍—包括直至1990年代晚期才被加入SCP数据库的情报,涉及Dr. Scout与此人间未经批准的来往。Dr. Falkirk未被允许获取情报完整内容。对PoI-382的现今版本档案附录如下。

档案:PoI-382
姓名:Thilo Zwist
职位:自由模因学家
已知化名:Ira Braun、Dr. Bromide、Tolliver Brumley、Will Deaver、Mr. Gloss、Joseph Heino、Dr. Jim、Angela Mercy、Reiki Rick、Alexander Scoffield、Teddy大叔、Hammond Washburn,等等。

Thilo Zwist曾在掌握高度先进密语术、现已灭亡的古代结社“schriftsteller”(写者)内担任学徒,而今他是该结社的唯一在世成员。Zwist被认为是目前地球上最杰出的密语术士。

5382.jpg

PoI-382

Zwist在功能上具有不死性,已证实有能力引发全球规模的异常影响。在他年轻时,他曾—意外地—改造了日耳曼语系,将一种致命疾病触媒植入其中,又在圆形监狱危机结束的十年后将一个不存在的政治人物插入到了历史记录内。后一行为是在SCP基金会吩咐下进行,他一般而言会保持配合;Site-43主管Dr. V.L. Scout曾耗费数十年时间在表面上追捕Zwist,但二人实际进行着秘密合作,以促进社会生存和稳定的目标(不过他们从未亲自见面)。达成这一合作的主要原因则是GoI-5054、giftschreiber(毒写者)突然重现世间,其采取的最初形式是名为“Righting历史学会”的右翼加拿大智库。

出于不明原因,giftschreiber定期性对全球社会稳定发动攻击。他们的无政府主义行动主要确认于西方世界,但档案与修订部门的研究已在全球一百四十多个国家内发现了 giftschreiber活动。他们的袭击总是具有模因性质,但形式多样;许多giftschreiber会利用书面词汇,而其他的一些则会使用图片,还有一部分采用音频。

Zwist本人被证实能够应用以上所有媒体形式,但他的主要专长领域是书面模因学。他对技艺的精熟程度使之基本不可能被拘留,基金会也从1980年代早期起便对他不做干涉。

凭此情报在1968年的对应版,Strauss主管提出了一个理论:经由一名身在古巴的基金会奇术学家,Dr. Scout把对giftschreiber的指代植入到了Dr. Okorie的心智中,暗示其联络PoI-382为圆形监狱危机编写出一种密语学对策。(事后证明这是正确的;这里提到的奇术学家便是Dr. Euler。)由于Dr. Falkirk无权获得此情报,Chief Strauss与Dr. Okorie私下计划了他们的回应。有两支Site-43机动特遣队会定期尝试追捕Zwist—只为训练目的—而在DND与OSAT的占领使得外出不可能时,对他最后已知商铺所在地的突袭其实已处在筹划的最后阶段。在没有MTF支援之下,Dr. Okorie于03/12/1968尝试接触这位密语术士。

此次会议一周之后,Zwist给Dr. Okorie展示了为并不存在的企业“Scout船货装运(Scout's Cargo Packing)”设计的异常标志,以及用于接种的嵌合配方(后发展为反模因-001)。Zwist与Dr. Scout的交易在当时并不为基金会整体所知,Dr. Okorie便称这些物品是在他所谓的突袭行动中缴获。全体站点主管执行委员会经有效人数讨论拒绝使用这种未经测试的奇术,但鉴于基金会预算已经大幅减少、亦缺乏更为安全的对策,O5议会将其决议推翻。Zwist暗中指导将这些标志印刷在流动货车上,基金会在圆形监狱危机时代的第一家前台公司就此组建。它掩盖为一家导游服务商,实现了在不受世界各国政府干预下横跨北美运送人员物资,由此有限重建了美国大陆地区、加拿大、墨西哥及中美洲多座站点间的供给线路。OSAT被赶出了伊珀沃什营区,而Dr. Scout得以返回Site-43;Dr. Euler成为了Scout船货装运的顾问,他急切于检验Zwist的作品,并试图加以破译。由于危机全无结束迹象,将这一密语保护伞扩展到全体基金会被编为阿尔法-1优先事项。此项目也因此,在默认之下,成为了SCP-001。

Packing.jpg

SCP-001,第一版(平民时段摄影)


附录001-2,门面的创立:1968年5月,美国中部66号公路的一次撞车造成Zwist的一例作品失效。他曾对Dr. Okorie强调过书作一旦受损将产生危险,因此Dr. Okorie会在意外发生时亲自监督对此类个体的奥秘消解。

这一具体个体及其处理人员—Dr. Euler正与他们在一起—在加拿大边境处遭到敌对特工拦截。Dr. Euler在其供词中对后续事故的重述摘录如下。

对所有无功效个体的销毁就此中止,准备令其接受更细致的调查。Dr. Euler与奥秘消解专家Dr. Okorie以及Dr. Ilse Reynders组建了摹仿与密语术研究团队。由于后者患有的病症使其不被允许离开Site-43的密封房间,交流只能透过唯一窗户进行,O5指挥部将Dr. Euler重新调配到该设施。

Damage.jpg

SCP-001个体受损后

很快确认,与Zwist的警告相悖的是,他的“书作”样本并不会在受损后一概出现致命性;实际上,它们的认知催化性质会被引向某种新的特性,但确实大多不受欢迎。Dr. Euler开始通过奇术破解所有受损个体,最终目标是产出更多样本以供各类目的使用。Dr. Reynders设计了能够在原子尺度上检验已分解密语术的显微设备,Dr. Okorie则研究遥测读数和集体无意识,以更好理解Zwist的力量如何能够如此有效地影响人类交流。

同一时期,基金会在苏联的剩余设施正在遭受缓慢破坏。格勒乌超心理部门对基金会收容方法缺少经验、甚至是直接地予以漠视,由此于1960年代在苏联境内引发了超过70起异常突破。其高峰是1968年6月苏联突袭了贝加尔湖旁一座孤立的废弃生物收容站点,从中释放出的一种异常性诱变病毒引发了[数据删除]。这被广泛视为圆形监狱危机期间最严重的灾难事件之一,也由此促使勃涅日涅夫下令交出所有剩余基金会设施。在压倒性武力的威慑下,监督者勉强予以同意;安排进行仓促撤离。

1968年7月2日,潜伏于洛杉矶港口的特工发现了一个贴有前基金会前台公司的航运箱,其内装着遭到重度殴打、但依然存活的Site-03主管Abrasha Sokolsky。在他的领带上钉有下列字条。

你们能感觉到套索了吗?(Can you feel the noose yet?)

苏联不知道的是,位于波兰琴斯霍托瓦的Site-120仍在运行。在苏联占领的10日前,人员已经通过Site-120内的一处密径.奇术通道门。撤离到了超维自由港Esterberg。在此过程中,他们带走了所有文件,并将所有适合于口袋维度收容的异常一并带走。

若无Site-120奇术师Anna Wójcik的行动,勃列日涅夫的命令几乎要造成数十个生物及/或智能异常死亡。Wójcik成功取得了Kapuza Bazyliszka的好感,这是蛇之手在波兰的一个分支,其观念与苏联相对立。Kapuza调动苏联各地的同盟单位照看那些被隔绝的异常,并在必要处维系了收容。虽有许多项目不可避免地丢失,欧洲与亚洲在Kapuza Bazyliszka及Wójcik的努力下得以幸免于一场无疑会有灾难后果的大规模收容失效。今日基金会与东欧异常社群间的关系较之于世界其他地区都更为融洽,该局面的重要原因被认为是这次不寻常的合作。

然而,1968年7月下旬的一次科学突破,使得圆形监狱危机的进程永久性改变。

Dr. Reynders提出理论认为:这种语法上的意外可能帮助了Zwist构建其密语术,而若对该研究领域有了更好的理解,或许可以有更为广泛的应用。如果Scout's Cargo Packing标记其实是依赖了SCP略缩词,那么基金会就没有必要创立许多的新前台缓和国际压力—运作于既存标志中的奇术进程—理论上—完全可以传递给他者,且不需要完全理解Zwist令其运作的原理。站点主管全体执行委员会建议将这种权宜手段与对Zwist密语术真实起源的同步研究项目一并进行。第二天,Area-97因设施维护不良发生大规模收容突破,O5议会再次推翻了他们的顾虑。

Simpson2.jpg

辛普森政策中心(Simpson Centre for Policy)的标识

这种实践在战后时代一度失宠,但有很多早期前台组织已经在其头衔中使用过SCP略缩语以用于推卸否认。Site-43本身就与其中两个直接关联:休伦湖供应、控制与净化厂(Lake Huron Supply, Control and Purification).Site-43奥秘消解网络的表面前台。以及辛普森政策中心(Simpson Centre for Policy).位于多伦多的反对派智库,是后来Site-43档案与修订部门最早的前台。。不过,由于这些前台依然具备面向公众的功用,Dr. Scout没有允许其参与奇术实验,直至该原理理论得到了证实。

八月,基金会与南非地区指挥部失去联系。特工Crocker在数年前化名“Dr. Gabrielle Fish”渗透了约翰内斯堡的Site-52,并在这一时期煽动该地区黑人与白人之间的不信任。这种局面最终造成地区主管Rupert Jansen在1968年8月16日发出最后通牒,要求立即将所有非白人基金会人员从该国逐出,否则就将面临处刑。这种情况之所以成为可能,则是因为前任地区指挥官Dr. Anje Verhoten因1967年无线电静默令与其家人一并滞留在了美国中部,实际上已丧失其职位。

Crocker的操控造成基金会损失了超过200名成员,以及在刚果南部的最后站点。在圆形监狱结束前,全非洲唯一的活动站点是位于坦桑尼亚的Site-27,推测是因其所在地孤立、收容其中的异常又风险低下而遭到了忽视。Crocker处死了Jansen,而后又让Fouché当局接触到异常—他们试图借此镇压在全国各处获得声势的反种族隔离运动。上述情形之后,Jansen被冻干后又解冻的尸体在Site-19阻断区的一次例行巡逻中被发现,在其夹克口袋内有一纸条:

你们要没大陆了。

09/03/1968,Dr. Euler与Okorie从“Scout船货装运”个体的消解残余中成功分离出了一系列稳定的未辨识异常粒子。Dr. Reynders的监控设备经过精准调试,使研究团队确信其应当能够把粒子重新应用到新的标志上,或许可以将此效应对一个不同的前台组织重现。Dr. Scout与Falkirk展开会面以讨论可能的候选者。

于09/15/1968,Dr. Euler拆解了一个全新的未受损SCP-001个体,在Dr. Okorie协助下将异常粒子转移至贝壳建筑合伙的标志中。暴露于新个体的D级人员体验到方向迷失,却对周边环境丧失了认识;此效应完全没有“Scout船货装运”标志上的强烈,但结果上看依然极其有望。(当时推测,Zwist在应用其艺作时还施加了额外奇术,没有他的协助便无法复制;此后证明确实如此。)该公司开始完全运营,并开始为使用SCP缩写的新前台创设处理法律和材料手续。

Shell.jpg

SCP-001个体

在获得众多分包商、并在五个主要北美城市设立独立办公室后,贝壳建筑合伙遇到了荷兰皇家壳牌石油集团的法律威胁。确信是特工Crocker向他们告知了这家前台的存在。壳牌集团指控这家新公司犯有严重的版权侵权行为。然而,由于他们的法律顾问持续出现迷惑、动机丧失甚至失忆症状,诉讼在实际上无法成功推进—尤其是在与贝壳合伙自己的顾问、仓促授权的虚构法律企业“Sloane、Corbin与Paiva”间的初步听证中—此事最终证明了研究团队的这一项目前途有望。Dr. Euler开始全心研究异常粒子的构成和表现,Dr. Reynders则开展针对语言学和超常语言学理论的研究。Dr. Okorie进一步停止了辛普森政策中心及休伦湖供应、控制及净化厂的活动,但该前台在1968年未做出更多进展。Zwist已确认Dr. Okorie要他更换的写作不可能是因敌对行动而质量受损,由此猜到基金会已开始对他的作品进行逆向工程;他随之切断了一切联络。

经过数月的仔细研究后,于02/17/1969,研究团队将下列内容提交O5议会。

站点主管全体执行议会激烈反对此计划,理由是它可能损坏人类的集体认知。研究团队在和Site-01的私密通讯中得知了此观点。O5议会的响应是暂缓执行议会的全部会议,直至圆形监狱危机结束为止,届时他们可以再次自由表达关切。

Cheyenne.jpg

SCP-001个体

Crocker的反基金会运动仍在继续。二月上旬,正当基金会尝试与古巴商谈新条约时,她使用密语术向卡斯特罗灌输了一种强烈的偏执情绪(其作出不寻常决定亲自参与会谈)。卡斯特罗相信O5-10的代表人Dr. Amity Noble携带有向西方情报基地发送广播的录音设备。会谈急剧恶化后,卡斯特罗下令强行驱逐基金会代表。Dr. Noble未受损伤逃出,但此事件造成基金会无法在古巴留下任何立足点,直至冷战结束。

在安全抵达Site-01后,Dr. Noble从她的个人物品中找到以下字条:

离午夜还有五分钟。

Crocker渗透入Site-95.基金户发现于阿拉斯加的一处设施,其内有十二个巨大房间,其中重力与太阳系内的其他天体一致,但同时依然维持有地球大气,可用于测试太空技术;该设施的起源依然未知。达两个月时间。她将其存在透露给了尼克松总统,尼克松下令美国军队以国家安全为由发起突袭及占领。确信美国政府意图利用Site-95伪造摄像证据,以备阿波罗登月项目未取得成果。最终,阿波罗9-12号、14-17号以及19号成功完成登月任务,阿波罗13号众所周知出现了机械错误,阿波罗18号则[已编辑],造成占领不被考虑。Site-95直至2001年11月才被转让回基金会。

随着门面计划急需上马,Dr. Euler、Okorie以及Reynders开始直面他们将要做出的事实。很明显,只有直接接触并改变人类集体意识,才能产生出使门面开始运转所需的改变。Dr. Okorie通过化学家弗拉基米尔·维尔纳茨基以及哲学家德日进的作品细致研究了新近萌芽的智性论,而后宣布这种实验在技术上可行。然而,困扰于道德影响,以及希望把各自理由留待后人,每位博士都写下了一则留言,只待此事件的完整历史被最终写就时再予公开。

Crocker手段的残忍性继续增长。她开始随意杀害基金会人员,使用密语术符文诱发靶向性心脏骤停或动脉瘤;这些符文在引发连带损失前被及时分解。1969年5月1日,Crocker使用了已知第一例音频密语术触媒(植入到了披头士乐队《I Wanna Hold Your Hand》的一份录音中),杀死了苏格兰爱丁堡安全屋中的十名基金会人员。

Produce.jpg

SCP-001个体

在Zwist尚不知晓基金会逆向工程门面期间,他曾提供过许多针对Crocker密语术袭击的一次性反制触媒。形式上通常是些一眼看去并无异常的文本和/或图片.其中一例而今依然装裱在Site-43主管办公室内,为勒内·马克利特《形象的叛逆》复制品;长期暴露后会形成对敌对密语术的完全免疫力。,可以便易密封直至需要使用。

研究团队现在开始大批量生产语子,包括极少量的语正子。壳牌建造合伙监督并承保创立了十九家实际运作的前台公司,主要是可以在经济上自给自足者;基金会的整体SCP研究被削减到将近百分之四十来支付这一启动成本。这些组织无法完全免于迫害,在更大的工作完成时其实也将如此;但他们采用的密语术标志足以误导敌方特工,为基金会在全世界的特工博取到了外勤优势。

这一系列的事件的尽头发生在07/04/1969,当天Crocker带领一支OSAT特工中队,强征一辆基金会车辆后使用之渗入Site-43。

这些事件后在上层电梯中发现一张字条:

你们没赢也没输…

经辨认,消除Crocker密语术魅惑的异常歌曲是由著名民歌手伍德罗·威尔逊·“伍迪”·格思里演唱。.格思里在他与Zwist的关系被彻底调查前便自然死亡。正在调查他的后人。

Supertastic.jpg

SCP-001个体(明信片)

Crocker特工在败给Zwist后从Site-43失踪,依然在逃。神秘学与超自然行动特遣队开始展开密切程序复查以确认她如何得以轻易渗透到队伍中,此外对她制发了一张逮捕令状,并在对基金会致以正式道歉后撤出伊珀沃什营区。(需注意未承认他们一方存在任何错误行为。)门面项目再未遭受任何干预,O5议会于07/09/1969给出特别宽免,Dr. Euler和Okorie准备将其在Site-01实施(Dr. Reynders通过无线电远程参与)。

Drs. Euler和Okorie在此过程中严重耗竭精力,但门面最终得以成功实施。两周之内便可在全球范围内观察到它的混淆效应,此前只得到有限保护的前台而今令敌对特工彻底受挫,也为基金会行动员提供了明显的救助。又发现对每个标志持续施加语子后可产生强化效应;这种做法由此被维持,对更精密应用的研究也一样在继续。

新前台组织开始以发烧般的步调快速创立起来。基金会重建了资金流,到1970年6月在西方世界完全恢复正常运作。1971年,资金富裕到了每年可以修造10座全新的高成本收容站点。政府关系在此期间基本上被“重置”;所有开明当局都带着各自的异常找上了基金会,门面也让这些新来者无法获得前人享有的优势。圆形监狱危机至此基本结束。

Frontispiece2.jpg

SCP-001,选定的原地示例

Dr. Euler永久定居Site-43,担任新的摹仿与密语术部门领导,今日已更名为模因学与反模因学部门,并加强了基金会对异常性书写及言说的调查。


附录001-3,圆形监狱危机的余波:1971年8月,发生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一次事故揭露出门面的一个重大弱点。

尽管Dr. Scout予以反对,Dr. Euler依然成功委托PoI-922,让他用所有已知语言创造出了图像版的SCP-001兼容体—SCP-001-1。此举动无意间让PoI-922注意到自己的密语术天赋,此前他一直不知情。在他于1987年去世后,PoI-922工作室的成员组建了艺术恐怖主义团体“Are We Cool Yet?”,将他的密语术作品用于自己的活动。

Sigil.jpg

SCP-001-1个体

1975年,O5指挥部下令对基金会名词用语开展拉网式整修,将SEKTANA项目等级系统.Safe、Euclid、Keter、Thaumiel、Apollyon、Neutralized、Archon标准化,并废止了诸如“奇术学”、“神化”和“本征武器”等名词。数年来这些决议中有部分曾一度被修订或撤销,但“量子语物理学”及“密语术”依然处于被废止的名词中,PoI-922实施的“图象术”同样如此。这三个词汇而今统一涵盖在了总括名词“模因学”之内。

Elizabeth Crocker最终在加拿大重新现身,以保守派政治科学家Ophelia Righting的伪装身份组建名为“Righting历史学会”的智库团体。Righting学会作为giftschreiber的前台运作,意图干预1979年加拿大联邦选举。1979年底,一队奇术师在Dr. Okorie带领下突袭Righting学会,但并未抓获任何俘虏,Crocker也再次逃脱抓捕。

1980年1月1日,Dr. Okorie被发现死于家中,似乎是遭不明袭击者杀害。三周后发现他使用了奇术对致其死亡的事件进行了音频捕捉,印刻在了一张原本记录马文·盖伊专辑《What's Going On》的EP乙烯基唱片内。

考虑到这些发型,重新集结的站点主管全体执行议会建议立即停止全部模因学项目,并将SCP基金会的名称恢复到原始形态。O5议会驳回了这些要求,理由是门面赋予的保护价值不可估量,同时也需要应对Crocker预言的全球模因升级。(Are We Cool Yet?的成立证实了这一点)

Properties.jpg

SCP-001个体

Crocker本人在1980年代持续活动,于美国及加拿大传授她的密语术知识,具体而言是针对“电话窃线”团体成员;她可能涉及了1980年的阿帕网崩溃,有密语术在其中滋长的痕迹;而后是CS网,最后是互联网。

如她所预言,里根总统被证实比起尼克松、福特和卡特更不容易受到SCP-001影响,以至他在1981年2月承诺要披露基金会。他在3月30日遭遇的刺杀给了基金会一次机会,以乔治华盛顿大学医院接受治疗为契机将他暴露于模因巩固之下。仍然未知Crocker如何能在里根被正式诊断出阿兹海默症的十年前知晓此事。

当前认为Crocker可能已在2021年死亡,除非其使用了异常性生命延长手段;她的年龄现在应已经超过100岁。然而,散落证据表明有一大致符合她描述的人员在2004年参与了总统乔治·W·布什的再次竞选,姓名“Ophelia Righting”出现在了竞选团队名单中。另一个可能的化名“Lisbet Geschenk”被列于资金捐助者中。

四十余年来,Dr. Euler拒绝考虑进一步改造理念圈。O5议会也接触过Dr. Reynders,她称自己在模因学领域的才智已经耗竭。Dr. Euler宣布研究团队解散,在1984年转移去了Site-87。他与Dr. Ryan Melbourne在多个更有实践性的项目中进行了合作,包括模因抵抗指数、认知抵抗指数、以及Euler-Melbourne模因抵抗测试—全部是为对抗密语术激增而设计。

2007年,在他被再次要求继续大规模实验时,Dr. Euler前往Site-01寻求正式强制令。

OldEuler.jpg

Dr. Arik Euler,2007年

你们想要我给你们做一把Zwist军刀,一个应对一切突发情况的工具,这没问题。其实,岂止于没问题。我完全同意!但如果你们要我终结突发情况,把人类种族投入格栅框架,让不确定性从生命中消失,只留下让生命还值得过的东西…不行。我对giftschreiber有那么一件事是认同的,就这一件:自由意志的价值。我有做出选择的自由,Dr. Okorie也是如此,我相信我在今天依然如此自由。

你们,当然了,也是自由人。我在过去曾为你们诚恳良好地当过参谋,所以当我给你们说应该对我们的自由做些什么,请至少考虑一番:我们应该保护地球上的人们,就如我们宣称一直在做的一样,甚至是要从他们自己手中保护他们。我们不应该只为了这么做就耗竭我们的意志。

如果我听起来像是站在道德低谷上说教,请理解:我的视角就是由此而来。我曾参与在世间抹去一种微小的、有条件的自由,这也让我看到了所余之物的价值所在。即便我们要去偷走人们的记忆、拆解他们的生计、改变他们的认知—多亏了我们自己发动的军备竞赛,我们还必须得去做这些事—我们也需要直接动手做。不能通过代理人,不能通过共谋纵容,不能按giftschreiber的模式。如果我们必须做些非人,我们也需要在人类的尺度上去经历。再无其他能维持我们的真诚。

当我们只是隔着距离去干预事务,与我们行事的现实安稳隔绝,我们就不会是科学家。我们不是救世主。我们是连自身信念都欠缺的空想者。

另外,没有了Ilse和Izzy我也怀疑能否再为你们做个门面,我也明确知道,就我们一起成就的事情来说,没有其他尚还在世的男人或女人能够与我们匹敌。

好吧,这点倒也不尽然。还有一个人。

毫无疑问他正在看着。

Dr. Euler的强制令获得批准。他在此前和此后完成的工作代表着现代模因学的根基,但所有此后对门面进行的实验—包括BERRYMAN-LANGFORD计划、以及Lillihammer认知危害登记—都始终是在个人认知层面运作。不过,O5议会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就推翻Dr. Euler对大规模智性干扰的反对意见展开投票。截至目前,反对意见以微弱优势领先;议会内略占大多数的意见认为:模因学知识意外且不便利的散播要直接归结于门面计划,就如Crocker在1980年所述,而重复这种经历可能并不明智。

五十年来的持续实验提升了所有新型模因标识对个人的模因影响,此外还有门面影响的总括保险加成;虽然较古老的个体因而效力降低,现代语子生产的相对便宜使其不再优先被用于消解循环。

Camps.jpg

被淘汰的SCP-001个体在分解中

所有SCP-001媒体依然保留有独一缺陷,使得了解异常的人员可以看透它们的影响。在基金会必须与某些机构(如OSAT、全球超自然联盟、FBI超常事故处、不列颠秘情处、波兰MZ“女巫猎手”部门)合作的场合这一点偶尔能派上用处,但更多时候只是对有效隐秘行动构成了妨害。已有许多理论对此奇异缺陷提出过解释,在Dr. Euler于2013年去世后,从其个人遗物内发现的Thilo Zwist信件也使更多猜测有了充分基础。这条信息要追溯到1980年,即Dr. Okorie遇害的那年。

Arik,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葬礼上看到我,但我在场。你和你倒下的朋友过去这些年来一直肩负重担,肩负得令人钦佩—虽然我不会做出你做的事情,我能理解你的理由。在一定的程度上。我本人在这种共情的冲动上还曾更为鲁莽(虽然已经几个世纪没有了)。

现在得你一人承担大任。你必须确保你做出的事不能被再做一遍,确保它在最开始被做成是值得的,以及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你—只有你—能够再做它一遍,如果真的遇上了最坏情况。你还必须记住,迅速而肮脏的解法总是如此诱人,要让你的后继者们看到陷阱都在何处。你的学徒光是继承你可不够;他们必须要超过你。

基金会保护着世界。有时候你们喜欢想象光凭自己来做这些事,念几句舒坦又无意义的格言,掩盖掉无数的暴力、贪婪、无情与残忍。你要原谅我不期望你们发现担子轻了。

而你们也不会,不是么?门面是不是你们想象中最完美的创造,毕竟你们的等式和图表肯定它必然就是,又或它一直就这么漏着风,让你们暴露在周围的风雨中?再一次你得原谅我认为这种结果太过空想。你们永远不会彻底安全,你们永远、永远不能只作为却全无责罚。你们会需要保持培植盟军,达成协议,还有结交朋友—不仅要你们去保护,更要去真诚的支持与爱,而他们也将回报以支持与爱。

如果你们不是必须要做这些,我恐怕你们就不会去做。

因为你们,和我一样,只是人类。

等你去了之后,我想你的责任就会落到我这里。毕竟,我在这出小剧里也有个角色,还演的不错。太不错了;你大概以为你们对我来了个痛快的,破解掉所有这些货车板,然后搅合一下粒子。但你们的魔法保护伞只是借来的,没有被主宰,甚至没有被好好理解过。我对烤面包一无所知,我承认,但我可是最精尖的parasolmacher(遮阳伞)。我的手艺绝不可能被歪曲或破解,除非我愿意。

这是不是玩了个恶心人的小花招呢?也许,但你需要停止落入这种简单的骗局了。这世界担负不起你的天真。在以后,当你使用一样工具,要确保你完全理解了它。

Sign.jpg

信件附图。

最后,一则警告。我在漫长岁月之前感受到的愤怒,我对语词倾斜后毒害千万心灵的悲痛,我现在都记不得了。我还在处理这些后遗,但这巨大又恐怖的爆炸…我再也感受不到了。时间把这些事情都已抹去。

如果你忘了良心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刻退缩,Arik,如果你开始搞不清楚是什么让你和Elizabeth Crocker有区别,或者开始沦为她诅咒你成为的怪物…如果你开始把这世界看成棋盘,它的所有人民看成棋子,然后允许自己用他们的命来驱动那些奢靡战略…

但不,你不会,你当然不会了。你完全不需要这一则警告,因为在我把可爱小漏洞烤进你们偷走的书作时,你们的道路就已经定好了。让你们成为我们一切噩梦中暴君的机会,已经让我提前抢走了。你们除了做到更好之外别无选择,因为邪恶只能在轻松之中繁盛起来。而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轻松这回事。你,还有你之后的人,得要继续做这工作。

决定你要做到多好,当然了。而就此,我有一则建议:

把它做对了。

停止破坏规则(Stop Compromising Principles)。

— Thilo

N.B. 理念是火焰,火焰会焚烧到耗尽一切燃料。你们已经对人类开启了书作;你们已把我们全都化为了柴火。

快去找你们的灭火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