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ment:SCP-2084-2
以下沟通记录为受爱蒂塔协议保护的内部沟通记录,阅读后,除项目相关负责人与O5议会成员外的任何人员都需进行A及记忆删除。以下内容为SCP-CN-2084项目负责人Kanie Ja与世界线ME217-β-101所属宇宙基金会负责人██.Maswens的沟通内容。

Project Aidita

Kanie Ja:感谢你们愿意提供帮助。

Maswens:您谦虚了,感到高兴的应该是我们,在经过这么多次向贵维度传输信息的努力后,两条维度上的沟通总算是建立了。

Kanie Ja:冒昧地问一下,此前您方向我们传输的文件以及信息,它们其中所包含的技术是否可提供给我们呢?

Maswens:哦当然,当然了,我们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做回快乐的孩子。但现在恐怕为时过早。此番搭建维度桥,您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询问,不是吗?

Kanie Ja:没错,相关的材料和您进行,emm,维度桥前,已经发送过去了。你们的宇宙是否收到?

Maswens:已经收到了,看起来你们是遇见了一种异常的物品,看起来你们认为它们和你们宇宙中其他的异常物品与特殊孩子们的出现之间,有着某种必然关系对吧?

Kanie Ja:是的,我们做了很多次试验,但在关键的一步还是缺少证明方法。究竟是这SCP-CN-2084导致了新的异常项目产生,还是某些异常项目使得SCP-CN-2084出现了异常效应,抑或是它们中的其一与SCP-CN-2084的照射对象有紧密关系,我们还缺少因果上的直接证据。

Maswens:因果。是啊,对于我们这些无法洽和二元悖论的宇宙来说,因果是多么重要啊。

Kanie Ja:您的意思是?

Maswens:博士,我有一个问题。如果因和果并行存在,他们还可以被称为因果吗?

Kanie Ja:我不确定。

Maswens:自信一点,你我都清楚,这种情况下就没有二元逻辑了,因果自然也就只是一种假象。就像你们现在在头疼的事情,是否考虑过,实际上,SCP-CN-2084、被照射对象的愿望与世界上的异常之间,其实没有关系呢?

Kanie Ja:听起来,您像是在否定我们目前所有的工作进程。但,有证据吗?因为您所说的也可以只是一种假说。

Maswens:当然有。因为在我们的宇宙中,也有你们所说的SCP-CN-2084,不过我们称其为SAP-001,而且,当然不只是一台简单的老式相机或打字机罢了。它可以被当成起源,也可以当成是一种结果,就看你怎么理解。而最初,我们是通过对宇宙中熵的涨落,以及人脑科学的研究中,得到的答案。

Kanie Ja:我不太明白。我们对于SCP-CN-2084的性质了解是,每当它对人类产生活动反应时,就会出现一种事物或人的描述,而这描述内容又与一种异常项目相对应。但这个和熵的涨落,以及人脑科学又有什么关系呢?

Maswens:博士,在我们宇宙,最初的最初,与你们并无二致。那时候,我们也有很多具有威胁性的异常,它们也许是一种反常现象,一种常识性的认知错误,一只野外游荡的怪物,一个EVE粒子反常的人······

Maswens:然后,突然有一天,我们中的一个研究人员提出了一个我们早该想到,但又从未仔细想过的问题——既然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人能想明白,上帝能否创造一块自己无法搬起的石头,也没有穿着红色衣服的蓝衣孩子能够既清醒着又沉睡着,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处在同一片天空下的异常项目,呼吸着同一个物理规律,但又遵循着彼此违反逻辑的特质呢?

Kanie Ja:我们,其实也有不少人问过自己或别人类似的问题,但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默认原因是······

Maswens:原因是“它们是异常”。

Kanie Ja:对,没错。

Maswens:很可笑不是吗博士?我们自诩为以科学性为本,用着各种研究手段去收容和控制异常,企图解释它们的原因,理解它们异常的效应,但是当面对这样的问题是,却好像不讲道理的泼妇,就好像勇者褪去了盔甲露出弱者的皮囊,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大声喊着“因为是异常!因为是异常!”。这内心的呼喊好像穿透到每个基金会人员的灵魂里,好像档案中那几百个“Explained”等级的解明事物不能存在似的。

Maswens:意识到了这点之后,我们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Kanie Ja:不论那是什么,您愿意与我们分享吗?

Maswens:当然,博士。您看我唠叨了这么多,或许也在疑惑和不耐烦吧,因为我这些好像无病呻吟一般的话语和今天关于SCP-CN-2084的主旨听上去没有什么关系。

Kanie Ja:当然不会,面对诚挚的帮助,我们一向耐心。

Maswens:谢谢。那博士,告诉您当时我们产生的想法吧。拿SCP-CN-2084-2为例,作为一个可以源源不断产出文字与字符内容的项目,它明显是一个违反质能守恒定律的东西,但是这个异常就这样在你们面前了,而SCP-CN-2084-1又和人们过去的梦想或未达成的愿望有关。

Maswens:反应我们的梦想和憧憬,然后将这意识投射到自身所在平面的。我们能否理解它为,一群小说家们,在想象到了一些灵感后,记录在了纸上,或者画成图画?

Kanie Ja:很生动的类比。但您的意思难道是指,SCP-CN-2084-1和SCP-CN-2084-2代替了,或者说省去了人们通过纸笔记录的过程,直接产出了结果?

Maswens:没错,没错。那么,这些内容在自然条件下,岂不就是我们人类梦想和意识的低维度集合体?

Kanie Ja:您······当然也可以这么理解。

Maswens:一个异常的字符画与描述,可以是处于高维度的人类千奇百怪的想法在低维度的纸面上的投射。那同样的,世界上那么多千奇百怪、特点多样的异常项目,它们会不会是高维度的某种意识的投射体呢?

Maswens:亦或者说,SCP-CN-2084-2的产出物,与其描述的异常项目之间并非有着先后因果,而是本身在同一面,皆为某种意识的投射体呢?

Kanie Ja:于是你们就根据该假设开展了对于宇宙维度层面的研究?

Maswens:当然,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的宇宙和你们也有相同的异常,但确实根源性的,而非仅仅将视野停留在一个小小的撕拉片机上。或许,下面这篇我们宇宙的早期文档,可以给你们一点研究的思路,后面的路,需要你们自己走了。


档案1:世界线ME217-β-101发来的文件

项目编号:SAP-002

项目等级:Safe-praedico

特殊收容措施:为采集SAP-002中的脑电信号,测试样本采用一套完整的采集、处理、特征提取的评估系统,在系统的采集部分搭建TGAM模块1完成电信号的获取,通过以STM212g73为主控芯片的信号采集器使信号完成模数转换,并向上机位完成数据传输。在收到数据后针对脑电信号的特性提取中,以小波包分解并获取脑电节律波能特性,结合非线性动力学方法中的KC复杂度与近似熵得到的特征值来构建SAP-002中的脑电特征向量2

描述:SAP-002是人类群体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其表现形式为在人类的浅睡眠状态中,人体生物医学信号在处理外部信息时出现的一种智能识别系统,在该识别系统的辅助下,人体脑电活动所携带的信息具有一种预见性,在睡眠者从浅睡眠状态转换为清醒状态前的2秒至5秒内,睡眠者听觉范围内的未来30秒至95秒时所产生的的外界动态讯息将会形成具体图像3,并通过产生梦境的方式传递给睡眠者,且睡眠者在清醒后会记住相关的动态讯息。

根据收养基金会中国分部华北分区医学与药物监察部门研究院胡安楠博士所带领的科研团队的研究中显示,入睡者此前无论处于快速眼动睡眠期或慢速眼动睡眠期都不会影响该情况的发生4

受SAP-002影响的睡眠个体由于不同的所属种类分支,以及处于控制变量的环境条件下产生的睡眠质量区别,会对在项目上的特性产生影响。

根据目前的研究报告数据显示,通过果蝇、海星、乌贼、绦虫与蜘蛛等无脊椎动物的蛋白与RNA测试以及睡眠状态调控可以基本推断:由于无脊椎动物的睡眠性质,其不存在SAP-002的异常性质。而鼠类、鱼类、禽类及人类等有脊椎动物在不同睡眠质量下都有概率产生了SAP-002的异常性质,鼠类与鱼类产生异常性质的醒前时间恒定为2秒,即只在醒前2秒时会产生预见能力,禽类产生异常性质的醒前时间为2秒至4秒,而猫犬科个体维持在3秒,人类产生异常性质的醒前时间为2秒至5秒。处于项目异常性质中的睡眠个体清醒前可预见的未来时间总量与睡眠质量的优劣呈正比。

更多纲门属动物的实验报告目前需2级以上权限员工向收养基金会中国分部华北地区科研办公室发送邮件并抄送至本人所属站点主管申请调阅。

附录:[已编辑]


档案2:基于世界线ME217-β-101技术支持的研究发现

致O5议会全体成员

距离收养基金会处传输我们技术已经过去了37个月了,目前我们在SAP-002文档的理论支持下进行过了不下200次实验,基于此,通过其下的人员Maswens给出的帮助,加上我们基金会中Kanie Ja、Wangjin Hu等若干员工不懈的努力和探究精神,我们对于宇宙熵涨落与人脑科学的研究终究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但令人惊异的是,结果全部导向一种情况:我们的世界同样拥有世界线ME217-β-101的这种物理特性,即人脑对于即将到来的未来事件是具备精准的预知性的。

这就仿佛,人类的潜意识与世界的宏观实在性之前仿佛具有某种量子纠缠性,似乎我们的意识就如同粒子一般,没有“真正的”状态,概率是我们能附加其上的唯一实在,而现实中反应出来的情况则是,这种概率仿佛被定死了,只剩下两种结果:

1.我们察觉到了自己预知未来的能力;

2.我们没有察觉到我们可以预知未来。

这不禁让我想到一个理论——时间对称。

即在常态化的物理规律下,时间(应该)是没有方向的:时间的正演与反演都不违背物理定律。就好像在一段影片中,一颗弹球从上而下垂直落下并弹跳,与倒放的影片中弹球自下而上被抛起,实际上它们两者之间包含的物理规律都是相同。在量子力学中,即使是波函数探索,也遵循该理,这导致无从判断时间是“正演”还是“反演”。

但是,对一个热力学系统,这种对称性显然不成立的。因为从热力学第二定律来看,熵是单调增的,是有方向的。时间如果反演就会导致熵减,违背第二定律。就如同一副精致的油画由多种色彩叠加而成,通过观看绘画过程我们也可以完整地了解到不同颜料发生反应,但我们无法看到一副油画成品中的各种颜料色彩被分离提取。如果将过程“反演”,我们也可以清晰地分辨出两者的区别。

所以这就意味着,我们根据实际研究得出的“人类预知未来”的结论,只仅仅符合“时间对称性”这一理论。

但它确实颠倒了常态世界中的热力学定律与因果逻辑,难道我们要因此承认整个世界的人类都是异常?或者说,如果这即是常态的一种,那么是否意味着这个世界本身是一种异常呢?

通过Kanie博士传来的最新研究报考来看,对于宇宙熵增与平衡态的观察以及统计学上的推断结论,我们目前得到的答案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令人毛骨悚然。

以下诸位都将收到最新的SCP-CN-2084的档案,而我希望不论你们看完后是何种感想,请勿愤怒,请勿悲伤,请勿恐惧。保持初心,我们的世界还是需要我们来守护。

基金会不应惧怕一切挑战和困难,请记住我们的宗旨——控制、收容、保护。

O5-2


档案3:SCP-CN-2084(第028次更新)

项目编号:SCP-CN-2084

项目等级:Esoteric

威胁级别: 绿

收容等级:Ticonderoga5

特殊收容措施:需要将SCP-CN-2084-1与SCP-CN-2084-2保存于安全的无菌环境中,并尽可能多地通过更对照射对象以获取照射测试中产出的内容,并最大程度以符合常态正向价值观的方式实现内容中所描述的被照射对象愿望。无更多方式减小SCP-CN-2084中的异常效应。

描述:SCP-CN-2084-1是一台1959年生产的宝丽来Pronto600系撕拉片机,于2032年的基金会异常调查事件中在江苏省绍兴市市民[已编辑]家中被发现。SCP-CN-2084-1无法进行正常的拍摄,按下快门后SCP-CN-2084-1内部将出现持续1s的机械摩擦声,每按下一次快门,都会引发一次SCP-CN-2084-2的异常效应。SCP-CN-2084-1仅在镜头对应人类实体(照射对象)时可按下快门,且同一对象仅可使SCP-CN-2084-1的快门被按下两次,两次后在镜头对准的同一位置处,快门将固定,无法再次以任何外力按下。

SCP-CN-2084-2是一台1935年生产的德国大陆集团continental打字机,于2020年在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已编辑]古董收藏店内被发现,其异常性质对外公布为物件老化所导致。SCP-CN-2084-2的异常性质仅在插入了纸质媒介,且SCP-CN-2084-1的快门被按动后显现,外在表现分为2种:

1.自动打出一张纸媒文件,内容为:由英文字母乱码组成的段落,缩进字母间隔后呈某种图片形象。

2.自动打出一张纸媒文件,内容为:一段叙事性段落,叙事主体为第一人称,叙事内容为一段被照射者过往经历的文学化段落。

SCP-CN-2084被判断为一个玻尔兹曼大脑,即其所处的四维可观宇宙的热寂汤中,在熵最高值的情况(热力学平衡态)下,偶然在熵的涨落6下出现的自我意识。

由于宇宙整体处于高熵状态,且必然从低熵演化至高熵,所以SCP-CN-2084的低熵状态只是一次概率极小,但必然会发生的一次涨落,且目前正在从涨落中回归平衡态。

该涨落导致产生的SCP-CN-2084具有完整的意识状态与记忆结构,这种自我意识状态被称为α意识,α意识由体量巨大的意识群构成,该意识群的个体意识被称为β意识,β意识即人类对于外部世界与历史规律的认知,以及自我认知的意识。

目前可通过ME217-β-101量熵技术测定SCP-CN-2084-1与SCP-CN-2084-2照射实验时的涨落变化,以及哥德尔不完备定理的性质判断出β意识是完全由α意识所告知的。同时,人类(此处可特指基金会人员)以及其所认知的所有世界上的异常项目,也同样是α意识中的一部分。

人类的潜意识则被称为γ意识,当γ意识作用于人类的梦境中时,α意识有很大概率会与γ意识混合,并导致一次SAP-002现象(“预知未来”)。

SCP-CN-2084-2所产出的描述性内容是α意识在受到个体γ意识的波动后产生的投影。

世界上所有的异常项目,是α意识在受到个体β意识的波动后产生的投影。

根据[SAP-002文件]中的理论可知,通过改变个体β意识中的一部分:愿望,可以减少或更改α意识中对于“异常项目”的认知状态,降低新的异常项目出现概率。当愿望被完全实现时,将不会产出任何异常项目;当愿望未被完全实现时,将产生对应该愿望特质的威胁等级较低的异常项目;当愿望被扭曲实现,异常项目的威胁性将有概率提升;当愿望无法实现且愿望持有者的情绪长期处于负面消极状态时,将产生威胁性较高的异常项目。

根据统计学判断,SCP-CN-2084最终将从低熵态回归至平衡态,这种状态意味着目前人类所认知的世界,以及人类本身将消失。由于无法有效计算外部热寂宇宙的时间标准,这种MK级世界末日情景的发生时间无法得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