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02-2

2015年12月15日星期三,8:03pm,O5-1 (o5_1@foundation.scp) wrote:

R.

我不知道这到底说明了什么,是她又回来了还是说只是些她记忆的残余。一些想法?有没有可能忘川计划还有我们没考虑到的副作用?我要确认这不会倒过来坑我们。注意一下。

A. Veles
O5指挥部
o5_1@foundation.scp


文件准备:Richard Loyd博士
日期:2015-12-13

警告:下列文件含有II级信息危害(中度危险)。模因安保程序启动,使用种子sX82hPkl4.

项目编号:SCP-300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002的一份书面记录收容于Site-41的异常文件库内。测试必须有至少3名有03/3002级安保权限人员进行。任何不具备活跃CL-II模因反制措施的人员必须在测试后接受C级记忆删除。所有关于SCP-3002的文件必须包含能压制2级信息危害的模因反制措施。此外,不允许将文件带出SCP-3002研究外,或是展示给不参与SCP-3002计划的人员。

来自最初发现组的一名受SCP-3002影响人员将被收容于标准人形收容间内,用于对SCP-3002暴露的长期研究分析。

若有人员被发现遭SCP-3002影响,将对其给予C级或B级记忆删除,基于其是否是处于感染初期。当前正在研究如何不依赖语音确认地从模因上或物理上辨识SCP-3002影响人员,暂时编为Veselka计划。咨询Loyd博士获取计划详情。

非紧急更新- ██/██/2016:Veselka计划已开始最终测试,早期实验在不依赖采访地辨识受影响人员上表现出巨大成功。正确运用计划的指导和设备将被派发给基金会印第安纳州和伊利诺伊州部分地区的站点与行动人员。指派的特工应首先开始搜查人口密集地区,如印第安纳波纳斯和芝加哥,之后去往低人口地区。

描述:SCP-3002是一II级传染性模因危害,对暴露对象的记忆会产生有限影响。该异常会将一段记忆植入对象心智内,使对象将其视作自身记忆。SCP-3002会通过任何描述异常记忆的交流传播,包括文本和言语。

SCP-3002记忆一般设置在对象幼年时。所有记录中都有对象在一座当地公园内玩耍,与被其认作最好朋友的另一人员同行。所有记忆中有若干共通细节,包括当日为阴天但较为暖和,对象和其朋友为学校的一名新生争吵,该新生是一名Lily Veselka的斯洛伐克移民(标为SCP-3002-1)。偶尔地,对象会回想起Lily坐在他们身旁的长凳上,询问他们特定问题。其他细节则均存在差异。 SCP-3002-1大多被描述为有纯金色头发,看起来贫血无力。对象回想起她提的问题十分特定,主要是关于她自身或一个可能与学校有关的计划。

SCP-3002最初由印第安纳州西北部南石监狱的一名心理医生发现,她注意到许多囚犯提及了相同的记忆。 基金会介入后,超过85%的监狱人员已受SCP-3002影响。异常被记录并标为低优先度研究。

在最初记录时,受影响囚犯表现出完美的记忆;然而随采访和测试进行,对异常记忆的回想开始逐渐损失细节。

事故3002-2:于██/██/2016,三名人员试图访问SCP-3002文件,但均无正确权限或理由,此前也不知晓SCP-3002。访问记录列举如下:

时间 用户 职位 终端 行动
3:15 pm JBawes1 看守 (1/T) PF1408pc41-8 无正当权限,访问拒绝
3:20 pm RKaid12 行动特工 (2/████) PF1408pc41-92 无正当权限,访问拒绝
3:40 pm VanderD8 高级研究员 (4/L) PF1408pc41-29 访问接受,进行些微编辑
6:25 pm RAISAWhit ████████ (█/█████) ██████████-█ 编辑撤销
6:35 pm VanderD8 高级研究员 (4/L) PF1408pc41-8 访问接受,进行些微编辑
6:40 pm RAISAWhit ████████ (█/█████) ██████████-█ 编辑撤销,锁定文件

RAISA职员对三人进行了采访并施以记忆删除。对Vanderbilt研究员采访记录如下:

<开始记录>

RAISA职员Whitley进入审问间。Vanderbilt博士此前已被RAISA安保特工安置在房间内。

RAISA Whitley: Damian Vanderbilt博士,我是记录与信息安保管理部的,Whitley职员。我今天来和你谈谈你最近对某一异常的编辑行为。

Vanderbilt: (对象表现出迷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孩子。

RAISA Whitley: Vanderbilt博士,请称我为Whitley或Whitley职员。这里提到的文件是SCP-3002的。昨天晚上,你的账号和个人终端对这篇文件做了编辑。

Vanderbilt: 抱歉,职员。但我还是不确认这个异常是什么。我正参与好几个计划,在处理好几个文件和报告,都是在我的编辑范围内啊。

RAISA职员Whitley打开公文包,拿出一份密封的SCP-3002文件实体副本。

Vanderbilt: 噢…对,这个异常。我记得有看到好几处小错误,所以有空的时候就给它修正了。

RAISA Whitley: 根据我们的记录,这是你第一次访问SCP-3002文件。

Vanderbilt: 你确定吗,因为我发誓我以前看过。(对象沉默数秒)噢等下!我确实记得,我在去吃午饭的时候从Loyd的肩后瞄到过。

RAISA Whitley: 这不可能。因为SCP-3002的性质,所有信息和文件只能在受控环境下访问。这是通过特定的模因锁定强制的,而你用管理特权绕过去了。

Vanderbilt: 好吧,但事实仍然是我只改了几处语法错误而已。

RAISA Whitley: 这似乎也是假的。虽然确实有进行语法纠正,你还加了几个“SCP-3002”和"Lily Veselka"的变体。你还移除了在相关记忆里是斯洛伐克人的部分。

Vanderbilt: 但她确实不是斯洛伐克人。我从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认识她,而且我保证她有口音,不是斯洛伐克的。我们的记录应该是真实的,所以我要确保这点…想到这里,我也记不得她到底是哪里人了。

RAISA Whitley: 感谢你的配合,Vanderbilt博士。

<记录结束>

Vanderbilt博士随后被辨识为遭SCP-3002影响。他被给予B级记忆删除,调任Site-726。Loyd博士因不当处置SCP文件接受调查;然而确认Loyd从未将SCP-3002文件带出研究区域,而Vanderbilt未曾造访过那里。当前未知SCP-3002是如何影响他的,没有可确定的传播媒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