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02-3

2016年8月8日周一,8:49am,O5-2 (o5_2@foundation.scp) wrote:

R.

似乎这并非一种副作用,如Veles所想。她似乎在专门针对了解忘川的人。我派了rrh去处理任何掺和过计划的人还有留在Site-E的东西,但他们没时间做太多,必须提前离开以免被拦截。

E. Perun
O5指挥部
o5_2@foundation.scp


文件准备: Richard Loyd博士
日期: 2016-08-04

警告:下列文件内含X级信息危害(极度危险)。模因安保程序启动。对有合适权限的人员,多处高密度模因反制措施已被随机扩散到文件内。以非正确权限访问此文件将引起逆模因压制。种子: lsP28sZuj3iii2

项目编号:SCP-3002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关于SCP-3002的测试记录必须销毁,除正式SCP文件外。访问SCP-3002文件仅限有4/3002级或更高权限者。管理员优越权已被撤销,O5指挥部和当前纪录与信息安保管理部主管除外。

Veselka程序已被更新至包含能用于辨识受影响人员的模因触媒。若受影响人员被发现,将使用远程武器将其压制后加以采集或处决。基于其声望或重要程度,受影响人员可能被施以手术记忆删除。

若全部记忆都遭污染(或比例已扩大到妨碍手术后正常功能),则必须依照标准基金会程序将该对象处决,隐瞒其死讯。所有超过3级权限的基金会人员若被发现受到影响,将被视作重要人员。手术移除记忆是唯一可靠的SCP-3002移除方法。自██/██/2016起药物及空气记忆删除已无法将异常清除。

任何出版公司或网站若活跃制造包括SCP-3002的内容,无论其是否知情,都将被关停,其所有者将被处决。所有已创造的内容将被销毁。不得有测试或采访涉及SCP-3002,除非有当前计划领导人书面批准。1

描述:SCP-3002是一X级传染性模因危害,对暴露对象的记忆会产生广泛影响。此异常能移除、篡改或替代对象的任何一段记忆,并能为对象创造并不基于真实经历的新记忆。SCP-3002能影响到宣言记忆2和含蓄记忆3。受影响对象会将被篡改记忆视作原本记忆,并相应作出行为。以此,SCP-3002有能力影响对象的人格与行动。

SCP-3002的传播媒介原本被认为是对一段特定假记忆的交流(涉及童年时在林间行走,与朋友争论,以及一个名为Lily Veselka的移民女孩)。之后确认与受影响对象交流任何记忆都能导致SCP-3002感染。交流的形式包括书面、言语、电子对照、数学公式和思维4

虽然传播中可能并不包括提及"Lily Veselka"相关假记忆,受SCP-3002影响者总体都会回想有一具有该名称的女性人形个体加入了某段无关记忆或经历中。该实体(称为SCP-3002-1)被描述为有极度纯色的金发,表现出贫血无力,且是一名来自东欧国家的童年好友。在受影响记忆中,SCP-3002-1总是被记忆为靠近对象、询问他们关于她自身或某个不特定计划的问题,例如“你对我知道什么?”或“计划怎么结束的?”

SCP-3002已表现出具极度适应性的行为来躲避收容。因其适应性行为,理论认为SCP-3002或SCP-3002-1可能具有智能。流行病学研究可能表明其在蓄意针对创造了大量信息的人员,或是对斯拉夫及东欧历史、地理有大量研究的人员。

SCP-3002最初发现于2014年,一名监狱心理医生报告有大量囚犯似乎对其童年某一特定日期有极其相似的记忆。在被最初收容时,该异常被认为仅仅是一段共享记忆;然而更多研究发现了在初期收容中尚不存在或未被注意的效应。因SCP-3002在当时效应未知,确信有大量监狱员工遭此异常感染,当前正不知情地作为媒介对其进行传播。虽然具体数据仍在收集中,但推测美国中西部有相当多人口已经暴露于SCP-3002。

附录 3002-4:采访3002-3进行的大约四个月后,RAISA官员Whitley在采访后安排的假期中驾车失控。虽不致命,职员Whitley仍受了严重的脊柱损伤。一位RAISA职员在与Whitley谈起事故时注意到了反常举动,与已知SCP-3002效应相符。这之后Loyd博士被联系对Whitley进行采访。

<开始记录>

Loyd博士进入RAISA职员Whitley在医疗站点-923的房间,启动了物理模因反制措施,作为Veselka计划的一部分被设计。

Whitley:Loyd博士。很高兴见到你。

Loyd博士:我也是,Whit。他们在这待你好吗?舒服吗?吃的可好?

Whitley:是的,是的,我不想说。

Loyd博士:(Loyd把手放在一起)所以,Jen告诉我你有点生病了,关于你的……(Loyd做了一个动作,指向头部)

Whitley:据我所知,没有。

Loyd博士: 好吧,呃,所以你记得几周前你和Vanderbilt说起了Lily,额,SCP-3002。

Whitley:噢是的。我道歉,我受的伤让我的记忆最近变得不可靠了。

Loyd博士:你记不记得,在你童年的某个时候,见到过一个叫做Lily Veselka的女孩?仔细想一下,她如果不想似乎就不会被想起来。

Whitley:我记不得任何人叫这名字。

Loyd博士:(叹气)好吧,让我们换个关注点。你最近的举动有些奇怪,不自然。最近你都做了什么,在假期做了什么?

Whitley:有几次,我感觉有种研究特定话题的温和冲动,特别是基金会文件和知识类的。

Loyd博士:你到底有没有付诸实践,Whit?我必须知道。

Whitley:没有,博士。我发现了这可能是某种有害模因的影响,采取了妥当的反制措施来清除。

Loyd博士:(皱眉)就这样了?

Whitley:不,在妥善移除威胁后,我以自己的意愿进行了研究,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发现有多处提到一个类似SCP-3002的实体,还有一个标题为忘川的计划。

Loyd博士:是的,但你发现了什么,Whit?我时间不多。你到底对Lily知道些什么?

Whitley:我不想说。我的车祸不是事故,虽然安保录像显示是这样。我是被其他三辆车突然挤出了路边,串联着来的。

Loyd博士: Whitley,这是你最后一次回答的机会。我相信你已经被SCP-3002感染,而且在刻意隐瞒信息阻挠研究。

Whitley:Loyd博士,我对你没有足够的信任感,抱歉,但我感觉不到有继续采访的意愿了。(Whitley对其他问题不再作回应)

<记录结束>

确认RAISA职员Whitley自与Dr. Vanderbilt交流起就已遭SCP-3002影响。因Whitley对基金会和SCP-3002造成的威胁和破坏,建议对其执行处决。处决于██/██/2016以注射死刑执行。

探索记录3002-5:在从[已编辑]获取信息后,特工被派往乌克兰西部边境的Uzhansky国家公园。特工发现了一处废弃的地下研究设施,似乎自2013年起便遭废弃。设施内的标志和文件表明其与基金会有关联。基金会和乌克兰均无记录表明在该地有此设施存在。

设施总体状况表明其已被废弃多时,但仍有部分证据显示其近期存在活动。大量文件和文书被发现遭烧毁,有多台电脑被发现记忆存储设备缺失。设施一处熔炉被发现在特工到来前刚刚启动过。炉内灰烬被分析后确认含有与SCP-███相符的人类DNA痕迹。

在搜查设施期间,特工发现一办公区内有大量烧毁文件。一份文件在化学处理后被发现仍可阅读。

Veles,

我不觉得继续在忘川计划上积极工作是对资源的有效运用。虽然忘川对避免曝光型情景来说是无价之宝,让整个计划依靠在某一个异常上会造成对象过分紧张。她的动作和认知功能表现地越来越少,这可能是程序中使用侵入式设备的结果。她认知衰退的表现之一,是她对以前的名字和编号都不做回应或表达。

除此之外,她变得越来越不愿同技术人员工作,甚至做出自残举动逃避程序。当前她正处于持续观察下,因为几天前她已经尝试过自杀。我们还不完全确认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当前确信她在吃饭时藏了一把餐具,用接下来的几周把它磨尖了。

我们此前已经尝试过避免此类情绪紧张,让她参与被收容前喜欢做的爱好或活动,比如摄影和阅读。

不过说了这么多,我确实相信如果出现曝光情景,可控的大规模记忆删除或记忆篡改异常是能具有实效的,所以继续在此领域的研究和开发是明智的。我们知道忘川使用的模因触媒存在于大部分人口中,仅有极少数例外,也许我们可以改造它,让我们能进一步操控他们的记忆,而不只是作为我们对象的支撑点。既然我们已经把触媒导入了黄石的神经原型扫描中,那就可以使用一个不依赖于人类对象的程序,其年限可以超出当前对象的寿命。

- Perun

调查设施期间,特工发现一处手术室,内有侵入式神经手术所用设备。房间内发现的医疗文件及束具表明在程序进行中此处的对象仍具有意识。设备的磨损度表明其已被频繁使用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