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56
SCP-5956
By: VincentSalamanderVincentSalamander
PUBLISHED: 20 Jan 2022 00:21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欢迎,Reynders主管。
您正在阅读来自TL-5956-X("悖论时间线")的文档。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001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apolly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ritical

AAFD-1.jpg

奥秘消解部设施AAF-D,于2024年9月8日。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001是一种重复发生的灾难性收容失效,需要通过降低它造成的影响来对其进行“收容”。

每年九月的第八天,在Site-43内必须采取下列措施:

所有行为必须在精确的时间内完成,所有在该时间段内所进行的行为,其机会窗口均十分窄小。
当地时间 行为要求
A. Zlatà博士必须通过无线电向PTF Omega-001发送关于下列事件的信息。
17:17:52 D. Deering博士必须被告知其收容职务。SCP-001-B的一名管理员必须在场。
17:18:22 Deering博士必须启动REISNO大炮并联系其在基准时间线2022年此时的对应体联系;他必须说出以下语句:"没有大炮。";他必须要求得到SCP-001-B并对自己施以致命认知危害。
18:21:-- S. Radcliffe特工绝不能回应无线电。
18:22:00 B. Del Olmo博士必须向L. Lillihammer主管通过无线电发出以下文字:"有点不对劲。"
18:22:29 A. Mukami部长必须在所有人员都留在其中的情况下启动设施AAF-D的舱壁密封装置。
18:22:36 Mukami部长必须向控制与收容部,应用神秘学部和文献与修缮部发出疏散公告。
18:22:41 Radcliffe特工绝不能回应无线电。
18:22:57 Mukami部长必须在所有人员都留在其中的情况下启动控制与收容部,应用神秘学部和文献与修缮部的舱壁密封装置。
18:23:01 D. Markey博士必须执行INTERITUS程序以摧毁控制与收容部的Euclid级与Keter级翼区。
18:23:17 Radcliffe特工必须向无线电回答以下语句:"别跟我说你还在里面。"
18:23:29 R. Ambrogi部长必须封锁跨部门地铁系统并启动真空清理装置。
18:24:53 R. Wirth博士必须从桌底下爬过并手动启用文献与修缮部的焚烧程序。
18:25:11 Radcliffe特工必须回答无线电以下语句:"集中室应该安全!他就在走廊北边。"
18:27:-- Janet Gwilherm部长必须指挥MTF Alpha-43,Beta-43,和Delta-43攻击设施AAF-A内的光谱实体。
18:31:-- Del Olmo博士必须向应用神秘学部和文献与修缮部的幸存人员广播眩晕模因。
18:34:-- Mukami部长必须指挥控制与收容部部队无效化站内所有的应用神秘学部和文献与修缮部的人员,Wirth博士除外。

下列人员已死亡:

  • Harold Blank博士
  • Dougall Deering博士
  • Delfina Ibanez部长
  • Lillian Lillihammer博士
  • Allan McInnis主管
  • Noe Nascimbeni部长
  • Nhung Ngo博士
  • Udo Okorie博士
  • William Wettle博士

所有新的因SCP-001而死亡的人员需被加入此名单内。

PTF Omega-001将极度精确地记录内部人员无法沟通的情形,并在正常循环中维持此中情况。

Site-43内的所有反射面均必须被摧毁或以其他方式去除其反光性质。反射度高的液体必须被稀释直至不再透明。模因与反模因部必须确认所有人员每四小时在眼睛上滴加一次001-A溶液。


描述:SCP-5243是一个发生在Site-43奥秘消解部,应用神秘学部和控制与收容部收容设施内的年度性收容设施损坏/动荡的时间循环。巨大的现实扭曲会复活并再次杀死已故的9名基金会员工并破坏站点内的收容设施。

AAFD-2.jpg

奥秘消解部设施AAF-D内的安全监控录像,于2027年9月8日。

2002年9月8日,Dougall Deering博士自心灵感应接收到另一时间线上未来版本的自身所传送的一套指令。据指令他需要:

  • 逐字逐句地抄录整段对话;
  • 手动将输入设施AAF-D的神秘流体减排阀关闭;
  • 通知保洁与维修部人员一场会导致灾难性收容失效的神秘物质积聚;
  • 确保AAF-D被完全拆除。

他被指示在二十年后执行以下行动:

  • 从Site-120取回由"P. H. McDoctorate博士"建造的"REISNO大炮";
  • 使用REISNO大炮联系当下(2002)版本的自身;
  • 精准地重复他得到的指示,从而建立稳定的时间循环以保证上文提到的灾难性收容失效不会发生。

在Deering博士确认他收到该指示后,他的未来自身断开了跨时间连接。尽管Deering博士的记忆很快被遗忘,但他仍然通过他详细的抄录执行了指示。下文附上于2002年9月8日的事件便是结果。

事故报告AAFD-I-117
日期:2002年9月8日
记录人员:D. Ibanez(控制与收容部部长)
查阅咨询:A. McInnis博士,N Nascimbeni(保洁与维修部部长),D. Deering博士
概要:在17:19,D. Deering博士侦测到一起由奥秘消解设施AAF-D中奥秘流质引起的潜在神秘性事故。.奥秘流质是一种幽灵般的物质。它的神秘度变量表现出其过于深奥而无法被包含在欧式几何的程度。Deering博士紧急将该物质冲入临近设施以防止灾难性的收容突破。

在Deering进一步风险评估之后,设施AAF-D被正式处罚。在18:22其被拆除前的例行检查前,一个超载的光谱接地管道炸裂。因此产生的神秘能火焰蒸发了十四名保洁与维修部员工。
附录:此事件之后,七名监督此次拆除的Site-43高级员工在AAF-D内部会面以纪念死亡的技术员。他们将在2012年9月8日往后每十年的事故纪念日会面。

此后二十年间,没有发生奥秘消解相关事故。

2022年9月8日到来的前几天,Deering博士向Site-120的Asheworth主管发出将REISNO大炮运至Site-43供演示时间力学的请求。但在2022年9月8日当天,在准备后一套步骤时,他被告知找不到该仪器的任何痕迹。附在下方的2022年9月8日事件为直接结果。

事故报告001-I-1
日期:2022年9月8日
记录人员:A. Mukami(控制与收容部部长)
查阅咨询:X. Du博士(量子超力学部部长),D. Deering博士(奥秘消解部主席)

概要:D. Deering博士通过使用被称作"REISNO大炮"的仪器对时间线进行了不当操纵,无意中造成了时间悖论后接下来的收容失效。

在2022年9月8日17:18,Deering博士意识到他在2022年9月8日的行动追溯性的抹去了他用来实施之的仪器。因此产生的悖论引起了恶性因果,时间以及叙事能的极大波动,若不加以控制则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客观现实重组。但此次波动起源于Deering博士的悖论行为的现场,即奥秘消解设施AAF-D。由于同已拆除设施内的神秘物质产生反应,其影响反而更为集中。

AAF-D立即回复到了2002年的状态,包括其中满载的神秘物质,接近临界的神秘性变量,以及与其他消解设施的逆向接口。这些奥秘物质大多包含因果性,时间性与叙事性元素,并同悖论波产生了爆炸性反应。整个设施中的所有消解装置立刻到达临界识别度,并随之产生了有记录以来最极端的现实转变。其影响包括但不限于:

  • 对一未知实体的回溯与不对等抹除.该实体的存在能在基金会的一些文档与历史记录中找到,但除了被隐晦地描述为"未屈服"外,没有任何关于其性质的描述或暗示被留下。
  • 使可视/有形的纬度增加/减少
  • 自发性且特定性地变为红色单色
  • 皮肤衰老
  • 出现超时间实体的幻影
  • 时间进程颠倒
  • 反射性物体发生神经演化
  • 感受到多种超感官知觉
  • 语言交流完全失败
  • 蒸汽凝华,导致温度急剧升高
  • 蔑化.低谷化:单一个人呈现出其最无可能达到的最劣状态;其发展状态的最低点。
  • 唾液增多

上述的诸多影响有许多留存至今日。

细节报告:事故发生前,B. Del Olmo博士正在控制与收容部进行一次关于一SCP项目的采访。因该实体的存在被后续事件抹消,他无法准确回忆起谈话的确切本质,但他离开房间后相信一次收容突破将立即发生。他立即前往控制与收容部以通过无线电向Lillihammer博士告知他的担忧。

突破发生时,最初监督AAF-D拆除的七名高级员工正在那里进行纪念活动。周遭环境的突然变化令他们立刻注意到悖论波的到来;站点主管L. Lillihammer博士用无线电向AAF-D外的值班军官S. Radcliffe发送了最新状态。Radcliffe特工将无线电放错了位置,因而没有收到Lillihammer博士的信息。U. Okorie博士因此打开了一个奥秘流质管道的罩子,以检查它的神秘度变量;经过短暂的目视检查后,她报告:a)一场灾难性的奇术事件迫在眉睫,b)管道周围的防护层变得多孔,c)她的死亡也可能即将发生。她随后把手从管道上移开并试图远离小组中的其他成员;她的肌肉直接穿过皮肤,带着她的大部分骨骼结构和器官塌陷成一堆脏器。她的皮肤仍保持站立姿势。

Del Olmo博士的声音随后从Lillihammer博士的收音机中传出,其音量大到足以造成永久性听力损伤。Del Olmo 博士宣布"有什么不对劲"的同时,Okorie博士的皮肤塌陷,一系列视听异常表明AAF-D大规模收容失效的开始。Wettle 博士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踉跄着向后退去,撞到了一堵墙上;他的身体沿着表面向外堆叠,直到墙壁上布满了他的衣服和躯体部件。Wettle博士直到效果结束之后才开始尖叫;他在事故期间一直存活。

Lillihammer博士用无线电通知控制与收容部下令密封AAF-D舱壁,A. Mukami部长立即执行了这一指示;在与刚到她办公室的德尔奥尔莫博士协商后,她还下令疏散了AAF-D附近的所有工作场所。

此时,来自AAF-D的叙述能到达了文献与修缮部的异常文件存储柜。数百种小型思想形式(具象化形而上学结构)自发地显现;这些实体从该部门广泛收集的印刷记录文件中构建了物理形态。

随着当场的现实在AAF-D中崩溃,Lillihammer博士再次用无线电向Del Olmo博士寻求设施内最安全避难所的建议。Del Olmo博士并未回应(他的无线电已经变成玻璃),Lillihammer博士便向Radcliffe特工发送无线电,而后者还没有找到他自己的无线电。Blank博士亲自会面了McInnis博士并指责他因无能在2002年造成了现在的灾难。McInnis博士似乎无法做出回应。Nascimbeni前部长正试图介入他们之间,突然超结构的剧烈变化使一承重部件填满了他所占据的空间并粉碎了他的内脏,即刻杀死了他。

Mukami部长封锁了文献与修缮部。她随后收到报告称应用神秘学部上方收容翼中的所有控制与收容部员工,以及所有应用神秘学部员工,都被超载的AAF-D设施严重倒流出的奥秘流质浸没并被转化为液态实体。这些实体目前正在破坏所有剩余的Euclid和Keter级异常的收容措施。同时,两个收容室因光谱过热而被抹消,原本在其内部的实体也被从现实中抹去。Mukami部长也启动了这两个区域的舱壁密封装置。收容专家D. Markey博士总结道不能允许被俘虏的异常被已变形的员工利用,并制定了INTERITUS程序。特种武器抹杀了收容室及内部实体,对整个站点造成了相当大的结构性破坏。

Radcliffe特工找回了他的无线电,并注意到了Lillihammer博士被错过的两则信息。他试图联系她;但是其信息没有被接收到,因为在进入AAF-D后,无线电波以物理形式出现并开始从剩余的消解设备中发出脉冲,在整个设施内引发了一系列爆炸。

保洁与维修部部长R. Ambrogi意识到AAF-D密封的跨部门地铁站已经解封,地铁充满了神秘物质的瘴气。他关闭了系统并启动了真空清洗装置。神秘物质被迫沿着管线流向位于休伦湖沿岸的AAF-A设施的通风装置;气流立即凝固成大量人骨,AAF-A很快就充满了神秘物质。不到一分钟,设施内的所有人员均窒息而死。

Ibanez部长踏入流淌着一股暖流的路径,莫名的僵住了。Lillihammer博士试图将她推开,但 Ibanez部长的躯体变得显著地有弹性;它像一个大橡胶气球一样缠绕在Lillihammer博士身上后爆裂,体液盖满了她全身。Blank博士靠在墙上,无法控制地抽泣。

文修部中的思想形态已经完全主题化并融合成一个主要由混凝纸报纸触手组成的单一超形上学结构。它将文修部人员的身体转化为有机材料浆液,将其丢弃,之后通过消耗他们所穿的衣服来扩大体重。这种浆液保持流动,并发出类似承受极度痛苦和/或被突然唤醒的声音。Wirth博士撤回到他的私人办公室,躲在桌子底下,并启动了文修部下方的火山碎纸装置。纸基思想形式立即被焚毁;Wirth博士幸免于难,他的金属办公桌被一层厚厚的灰云覆盖,从而免受火灾的严重影响。

一个类似Wettle博士的实体带着收容部的标准武器接近了AAF-D的高级员工。此时仍然可以听到真正的Wettle博士的尖叫声从墙上传来。该实体对McInnis博士说了以下语句:"你已经尽力了。这不是你的错,没有人会责怪你。我们会一起解决这个问题。"McInnis博士没有回应。该实体随后将武器指向麦金尼斯博士,扣动了扳机。McInnis博士的尸体倒在地上,随着Wettle博士一并消失了。Lillihammer博士和Blank博士继续尝试通过AAF-D。

Radcliffe特工收到了Lillihammer博士最新的求助请求,并成功回应。他建议她和Blank博士躲在配备了高效消解装置的AAF-D浓缩室中。他向他们提供了到达房间的准确指示,却不知道整个设施刚刚经历了欧几里得转变并改变了其主要方向。

追剿与镇压部被派往AAF-A检查受损设施。AAF-A被发现是空的。一公里外,在伊珀沃什海滩上,MTF Alpha,Beta 和Delta-43遇到了已经变为幽灵的AAF-A前员工,而其正在进行对北极熊冬泳活动的大规模屠杀。.Site-43附近从未举行过此类活动。2002年9月在冰岛雷克雅未克的一次事件中,受害者被追溯性确认为正是以这种方式被杀。同消解液产生实体的有限接触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当休伦湖的水位迅速上升到他们的位置时,一个类似于保修部技术员Philip E. Deering的实体开始将他们一一拉到水面以下,三个MTF小队随后都遭受了重大损失。

AAF-D充满了几乎无法穿透的红色眩光和多个变化的视觉维度;Blank博士失去了平衡,并试图通过扶着超光谱接地导管稳定自己。但相反,他的手臂穿了过去,他立即变成了一个巨大的solanum lycopersicum(番茄)标本,该标本掉到了地上,弹到了Lillihammer博士的路径上,并被她的鞋子压碎。Lillihammer博士停止了奔跑,低头看着Blank博士的残余,在检查它们时,所有剩余的管道和导管突然同时爆裂,将她从摄像机视野中遮挡。(事件平息后,她被发现留在同一位置,在原子水平上被转变一个由胶合板和油性涂料制成的人体模型。)

收容部发现分隔文献与修缮部和应用神秘学部的密封舱壁正在弯曲;尽管监控摄像机不再传输视觉数据,但仍接收到如下音频:a)肉和骨头的敲击声,b)水泵稳定输送液体声。Del Olmo博士推测变形人员在概念上可能仍然是人类,于是向两个部门广播了大范围眩晕模因;三分钟后,声音停止。舱壁被打开,配备消解流体软管和火焰喷射器的收容部人员消灭了除Wirth博士外受影响区域内的所有剩余人员。

Blank.jpg

Harold Blank博士的残余。(完整)

在上述事件之后的混乱中,Deering博士向高级站点人员承认了他对他所导致的时间悖论的责任。虽然这种时间悖论通常会崩溃并恢复时间线,但本次突破似乎莫名其妙地赋予了这个更替迭代异常的稳定性,令其得以持续存在。这种持续的影响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发现;公众社会和经济基础设施在几天之内就开始崩溃,因为同时发生和经历的多组冲突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恶化。该K级事件和导致了它的突破被分类为SCP-001。Site-43成为人类文明最稳定的中心;其余的研究人员推测SCP-001有可能已经自它消灭的生物获得了某种程度的知性,并且正有意保护它的源头免于完全毁灭。

Deering博士提议找到REISNO大炮的创造者Placeholder McDoctorate博士并询问其下落。Deering博士被希望能完成他的指示并回复悖论打破的影响。McDoctorate博士在高度偏执和混乱的状态下从Site-87被带回并被运送到Site-43,他在途中疯狂地声称"作者[已经]离开我们了"。当被问及时,McDoctorate博士声称对"REISNO大炮"一无所知;当被Deering博士告知未来版本的McDoctorate博士发明了该设备,并且据称已将必要的信息传递给他从前的自身时,McDoctorate博士声称从未发生过此类接触。

深思熟虑后,McDoctorate博士在Site-43量子超力学部门的协助下开始尝试建造REISNO大炮。在此期间(以及几次后续的突破),SCP-001的一些持续性子异常变得明显。

NOCANNON.jpg

REISNO大炮。

在一年时间里,McDoctorate博士(通过艰苦的实验与执着于研发)发明出了REISNO大炮的一种有效原型.在建造的最后几天,McDoctorate博士与未来自身取得联系并收到了完成该设备所需的相关指导。目前猜测该指导由于缺乏时间连续性仍未被送往过去。。然而因其需要巨大的电能,站点中的多个设施(包括奥秘消解部和控制与收容部设施)被暂时关停;预测此举可以供给跨21年的超时间同步约三十秒所需的能量。

在2023年9月8日,Deering博士准备所有REISNO大炮同他的过去自身(2002年)同步。他告知站点内员工他已不再相信他在2002年被告知的指导,也不准备阻止当年已被阻止的收容失效。而正相反,他意图指导他的过去自身允许2002年的突破发生,以此修复正确的时间线。在详细叙述他的计划之后,Deering博士进入站点内的量子超力学部并启动了大炮。

Harry.jpg

Lillihammer博士的认知危害中Blank博士的残像。.看到的人员描述道该图像"烙在了他们的眼角膜上";这种说法毫不夸张。

与此同时,站点内的工作人员注意到当地的异常活动与时间波动性均显著增加。这最初被认为是Deering博士调整时间线时的表现,这些现实迭代不受控地持续到了10:21,此时受原事件影响的三个部门被异常回复在2002年的配置,所有在事故中死亡的人员均自发复活,第二次收容失效随之发生。

Site人员没有对该次再现做好准备,因此没有重复他们去年做过的行为。这导致了H. Blank博士和Lillhammer博士的存活,两人从而被注入了收容失效期间释放的能量。Blank博士获得了引发假记忆的能力;Lillihammer博士获得了显现寄生性有害模因的能力。他们用新的能力对站点员工对身心健康造成了极大威胁,并出于未知原因表现出极大的恶意与孤立。

在上述事件发生后,Deering博士在量子超力学部的实验室设施内被找到,他因自我暴露在致命认知危害下已经死亡。已知他在自杀前启动了REISNO大炮,因此,有可能已终止了他的基准时间线对应体对2002年突破事件的阻止。他的行为可能已经阻止了本文件详述的原现实发生事件;其本应导致该时间线崩塌,但目前为止仍未发生。

Deering博士留下了以下信息解释他的行为:

Philip,

你可能觉得我不爱你。我完成这些事后,你可能更加确定了。你再不会有我的消息了,你可能也永远不会知道原因。我只希望哪一天,你能理解我做出这一切背后的原因。

我怀疑那些无所不能的超时间领主已经跨过了我所谓的障碍了,想要这样的坦白帮他们更好地理解在所有可能时间线中的最糟状况。他们大概永远也不会让你读到这封信。但是我要强调那些浮夸的大空话,Philip,因为我寻死的唯一原因,就是你是支持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我老是因为我的成功而埋怨你。你想像得出比这还小气的吗?有两个博士证书和一个超级秘密实验室的我,居然因为你的懒惰和不上进而感到这样不可置信地愤怒。我在基金会里的位置越高,我就越不愿意让我兄弟在哪个鬼都不理的臭水沟里拖地。感觉就像有一个打杂的作兄弟减少了我的成就似的。

然后我自己毁掉了这些。让我告诉你我失败的故事吧。

当我第一次接收到我未来自身那决定命运的传话时,你甚至不知道我们在一个设施里工作。我一直对你保密。我当时根本不想见你。我也不想要别人知道我是你兄弟。之后那声音就开始在我脑海里讲话了…

有两个我,他和我,或者说和我,他告诉我要是我不马上,立刻做一些很特定的事情,就会发生大灾难。这会杀掉七个人,你还会死得很惨。二十年之后,我本来要帮你减轻负担…而最后却将你杀死。

我不记得当时接到信息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但我办公室里的摄像机告诉了我看起来是怎样的。

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告诉我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一样。

我希望你能看到那信息对我做的一切。我希望你能记得我不是一个冷漠无情,事事拒绝的人,而是时时都害怕会失去你的兄弟。现在,你将会知道一些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而我也知道那是才反应过来的事:我爱你,而且无法忍受失去你。

但我还是失去了你。

我做了那鬼声音让我做的事。我阻止了那次会早晚毁掉你生活的那次突破。我有意安排了那次拆除,我也满意地看着你一个管道接一个管道地拆卸下来。

我也看着你死去。在所有人都死了那次。

现在你每分每秒都在盯着我。那你被扭曲的倒影,对你为人的嘲讽,时刻提醒着我,用那仪器打通那次跨越时间的通话的我,是有多么愚笨无知。

你猜猜现在最棒的是什么?2022年,有一场灾难又杀死了七个人。这次不是因为我没有做什么;却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这当然是你现在盯着我的原因。因为这都是我的错。

你现在是我的信天翁了.出自柯勒律治所著的叙事长诗《古舟子咏》,老水手与船员们在射杀信天翁后遭受了一系列灾难。,Philip。我当然难以相信那就是你。你所做的那些事,你在我失败列表上添的一笔笔…但是…不止一次地,在深夜里,我脑海里的思想困扰着我令我难以安闭双眼时,我就会打开打开我的衣柜门,站在Site-43剩下的唯一一面镜子前。

但你一次也不肯看我。

我决定了,不管那是不是你,这样都不会维持太久了。我会把你救回来,不是为我一人,不是为了困在这无穷地狱里的其他人,而是为了这条分叉到另一端的所有人。我会用最后一次错误修复最早的那次,把他们全部救回来。

我要将一枚子弹射向导致了这一切的人,这样你就不会在2002年死去,或是在2022年死去。我会书写一个更加美好的故事。

没了你,我活不下去。但在我做完这些事之后,我希望你没有了我也能过得好好的。

你的兄弟,

— Dougall


附录:事故报告001-I-2
日期:2027年9月8日
记录人员:A. Mukami(控制与收容部部长)

概要:R. Wirth博士在执行收容工作时被SCP-001-A攻击并受重伤。N. Ngo博士试图代替他进行在文献与修缮部的工作,但是却晚到。在面对原始思想形态时,她无法启动火山碎纸装置。她进而尝试启动该部门的喷火系统,但是却导致了AAF-D内神秘物质的大量涌入。

在突破结束时,控制与收容部特工尝试去救援Ngo博士。他们发现整个文修部办公室都堆满了形似由生铁铸造的粗糙磁带卷轴。他们找到了共计约十万米长的(类似)录音磁带。人员在移除了共计2128卷磁带卷轴之后,发现Ngo博士不在Wirth博士的办公室里。

Ngo.jpg

Nhung Ngo博士的残余(部分)。

卷轴的内容如下:

  • 1322卷Ngo博士背诵自己日常内心想法的录音;
  • 324卷Ngo博士向心理医生陈述自己经历的有侵入性,令人不安或内疚的梦境的录音;
  • 198卷Ngo博士向心理医生陈述自己在生活中极度私人且生动的创伤的录音;
  • 184卷男性声音以十倍速模仿重复前1844卷中的内容;
  • 122卷包含了Ngo博士大部分生活中内心想法的极精微电影胶卷;
  • 98卷包含了或短或长至几个小时的尖叫,全部可被辨认为Ngo博士的声音;
  • 1卷包含了持续的哭泣,同样被辨认为Ngo博士的声音;
  • 1卷无明显内容物,由Ngo博士的神经细胞与胶质细胞构成。

卷轴与录音带无法摧毁;尝试对其奥秘消解时产生了一种无法被适当消解的有毒气体导致七名初级研究员死亡。

2031年9月8日更新:Ngo博士的死亡已被整合入SCP-001,因此每年都重复发生;胶卷会重新产生,而已生成的胶卷不会消失。已提出将Ngo博士的残余丢弃在SCP-001-C或SCP-001-D中的提案,但无意间令这些异常交互的不确定影响正在考虑中。此外,从文献与修缮部中解救Wirth博士的工作由于Ngo博士的残余出现变得非常复杂,因为这些残余出现时对他造成了严重伤害;需要大约两个小时的努力才能将他救出,而在此期间他的伤势无法得到治疗。追剿与镇压部为他提供了防弹衣来改善该状况。Wirth博士还报告说,Ngo博士在她死前不久认出了他,并在她这样做时表达了困惑和背叛感。因为站点现在没有合格的心理医生,他无法就这些经历寻求咨询。

由神经和胶质细胞组成的卷轴会表现出逐渐腐蚀的迹象并随着每次SCP-001发生愈加恶化,且在每一迭代中都是一致的。剩余的2127个卷轴不会损坏。

"总会有希望",Nhung?你现在还这么想吗?
就我而言,我希望你什么也想不了。

Reuben Wirth,文献与修缮部

我早晚都会找到脱离这般灾难的方法。而在那一天之前,继续你们的工作,打起你们的精神,也别忘了苟延和残喘。

P.H. McDoctorate,量子超力学部

附录:事故记录001-I-3
日期:2033年9月8日
记录人员:A. Mukami(控制与收容部部长)
概述:Place失踪了。

自从他在2023年发明REISNO大炮以来,P. H. McDoctorate作为量子超力学部主席一直是重要人员。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一直高度专注于研发新的设备,他的身心健康因此极大下降。他对这台设备的作用一直严格保密,在追问时,他则声称"要想法子写出一个更好的故事"。

McDoctorate博士在今日约18:00,S. Radcliffe特工执行收容工作时被最后一次目击到。在成功改善了突破之后,McDoctorate博士与他建造的设备,及REISNO大炮均失踪。在他相关区域的监控系统全部因不明原因自发性失效。

McDoctorate博士的失踪对于任何将我们的现实安全地转移回基准时间线的希望来说都不是好兆头。尽管如此,如果我们对SCP-001的理解无误,REISNO大炮应该每年都会暂时重新出现,以便Deering博士使用它来完成他的收容工作。
2033年9月10日更新:在一次对于McDoctorate办公室的广泛搜索之后,只找到一份关于他最终项目的文档,为一份写有以下几个字的字条:出悖论引擎(PARADOX EXODUS ENGINE)
2034年9月8日:没有大炮。

根据内部消息,本时间线或其他时间线有(2)个相关文件。
要回到上一文件,请点击此处 若要阅读下一相关文件,请点击此处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