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瓦斯坦(迭代1)
指导链接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140
许可等级許可等級 1:许可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无效化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secondary-class}
{$secondary-ic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disruption-class}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risk-class}

特殊收容措施:在归档文件外,应以法定名称称呼SCP-6140-A,而非视其为一个SCP项目。它不被视为异常。
关于SCP-6140的信息为1级机密,可供研究查阅。

daevastan.jpg

狄瓦斯坦国的Qawet

描述:SCP-6140是一次造成国家SCP-6140-A重新显现的CK级情景,该国受联合国认可,官方国名为狄瓦斯坦共和国。其前身国家包括狄瓦帝国、苏联境内的多个部落分支及其成员,在SCP-6140于2022年3月20日发生前曾一度被强行抑止在共认现实外。

SCP-6140的发生是SCP-140(一份号称描述狄瓦帝国历史的文本)被毁所致。现已明确SCP-140的内容其实高度不准确。此外,此前对SCP-140运作的通行理论,即它在将一个本体论上已经消亡的文明带回存在,其实仅有部分的正确性:它同时也是让狄瓦历史在本体论上消亡的现象本身。SCP-140副本被全部销毁后,其影响得以撤销,使得SCP-6140-A在本体论上恢复到了原有状态。

大部分基金会设施及人员为预防此事件处于现实锚定下,因而未受影响。由此,基金会的内部共认现在与整体共认现实相左。现实间的分歧尚未得到完全协调;基金会当前正在开展工作,告知人员SCP-140描述中的不准确之处。

附录6140.1:历史比对

下表中列出了SCP-140内的不准确描述,以及当前正统狄瓦斯坦的真实情况。

SCP-140 / 前现实 6140后的共认现实
狄瓦历史具有显著的一贯性,随时间发生的演变极少。 完全没有根据。狄瓦文化已随技术和社会条件的变化而大幅改变。1
狄瓦帝国内有一种崇拜深红之王的国教,和深红王之子一起延续到了现代。此教派关注深红之王所象征的暴力男子气。 深红之王从未存在。深红之王的神话实为SCP-140-A编造,以此贬低Eptem Ansor2的统治、并将SCP-6140的母权制颠覆为西方更熟悉的父权制。
狄瓦帝国拥有文明史上最大规模的奴隶人口,全部人口中约75%受到奴役。 真实。然而,在达到这一高峰后,狄瓦帝国很快被一次奴隶起义所消灭。所有后继国家都将自己定义为此次起义的继承者,并废除一切形式的奴隶制。唯一例外的是短命的Koevar派,后来在一次军事政变中崩溃。
狄瓦人的统治者是一种具有长生和异常性的人类亚种“狄瓦”(daeva),进行过着大量的食人活动。 狄瓦是自封为神性的基准人类,已知其确实进行过食人。不过,狄瓦这一统治阶级在毁灭狄瓦帝国的奴隶起义中已被剿灭。后来的狄瓦国家将“狄瓦”这一头衔运用在各类领导职位上,但之后的狄瓦与原本的统治阶级关联甚少,也不会自封为神。
SCP-076是基金会收容中的一个人形异常,是一名只会思考暴力和农业的不朽战士。SCP-073则是另一个不朽人形实体,也在收容当中,确信是SCP-076的兄弟。它们的名字分别为Ab-Leshal和Qayin,且疑似与《创世纪》中的亚伯和该隐有关。 Ab-Leshal和Qayin是狄瓦文明中的英雄人物,与任何亚伯拉罕信仰无关。他们一同领导了反抗狄瓦帝国的奴隶起义,两人均无异常之处。
狄瓦族进行着一种异常形式的园艺学,能够产生出具有智能且高度异常性的植物质,效应各异。有多个异常被编为SCP-3140SCP-392SCP-3399收容。 狄瓦拥有高度发达的园艺学,但不具异常性。该国使用的技术成为全世界园艺学的基础。

附录6140.2:SCP-140-A的档案

scp-140-a.jpg

SCP-140-A

在SCP-6140过去数月之后,基金会发起了多次调查,试图解释观察到的狄瓦斯坦国与SCP-140描述中的国家为何存在巨大差别。其中一次调查引到了SCP-140-A(SCP-140的作者)上,基金会史学家怀疑其持有某种作者偏见。

调查小组确认SCP-140-A即是六世埃尔金伯爵Thomas Bruce,系Richard Bruce的先祖。起初认为Thomas Bruce资助Ab-Leshal Curix出版了一本描述狄瓦帝国的作品。经分析狄瓦斯坦国内的记录,确认Ab-Leshal Curix从未真实存在过,仅是Bruce的笔名。

1786年,Thomas Bruce造访了狄瓦大汗国。相比于历史上的高点狄瓦帝国,当时的该国在国力上有大幅的下降,且是作为地区中的争斗力量之一存在。Bruce痴迷于该国的过去,以至将其当前的状况完全无视。他撰写了《狄瓦编年史》,其中无视了该国绝大部分历史,又把流传的神话和该国历史糅合到一起。最初印次的75本副本中有一份保存在狄瓦国家图书馆内,得以从两次CK级情景中留存。

确信Bruce为印刷《狄瓦编年史》而接触到了某个未知神秘学者。举行某种大型仪式后,印刷在1788年6月20日夏至开始。此后,SCP-6140在1788年9月22日的秋分开始。此事件将狄瓦前身国家的历史从现实中完全抹去,不准确的人种志变成了唯一的人种志。

附录6140.3:Dr. Jad-Leshal的供词

在SCP-6140刚过去之后,监督者议会要求基金会在狄瓦斯坦的成员Dr. Jad-Leshal Prattan3就其国家历史提供简报。下面是他在2022年3月21日提交给议会的简报抄录。

你们好,各位。愿你们安好。我认得出你们一些人,但感觉不共通。

你们要我提供一份关于我祖国的简报,而你们对其存在一无所知。更糟的是,你们了解的是某个十八世纪英国东方学家对我们国家恶劣不堪、添油加醋、高度失真的描摹,而那才是把我们国家从存在中整个抹去的异常。这个版本的我国,如果真的存在过,将会是世界上最血腥最异常的文明。

你们把我叫来,描述我的狄瓦斯坦是什么。我不会照做。你们之后自会明白我们是什么样。不,今天我要来声张我们应得的生活,因为这才是你们叫我来的真正理由:决定在这次CK级情景后要做什么。

我甚至不知道要从何开始。

我觉得我得从我自己开始。为什么我在这里。

在我所记得的时间线和世界里,我们没有预计到在春秋分日会出什么事。因此,我们减少了时间隔离及现实锚定站点周围的安保,允许更多人停留在外—当然,都是在正常水平。我当时刚好在站点外,正在两站间旅行。然后6140到来,现在我们无法就任何事达成一致了。

所以你们把这当成是一个问题。我们这一边的现实明显更受共认—全世界所有不是skipper的人!—比你们多。所以我们要在这留下来,我觉得。你们必须让我们留下,这是你们的—我们的—全部伦理所在。这也就意味着我要给你们上一堂我们历史的速成班。

我的人民,我的国家,我们不是异常。如果你们给我的报告是真的—我对此只能说全无头绪,因为这报告简直难以置信—那么我们已经足足两百多年被留在了某个笑话的错误一侧。我们在这是受害者。而且我恐怕你们的膝跳反应会让这个笑话再次上演,因为你们就是这么做事的。此前我和你们所有人都打过交道,在我的现实里,我记得的那个。我想这些版本的你们已经失却了,但我们在这说实话:你们从来没变过。在你们活过的这整个时间里,你们一个都没变。对你们中的某几位得是有几世纪了,对吧?

我们是个和平的国家。如果不是某一个东方学家和他的书—一本我当做学术猎奇来读的书—我们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你们不会知道我们之间还有世界其他角落的差别。是,我们有过一段血腥的过去。但并非毫无后果!是的,狄瓦帝国有过全世界最高的奴役率,超过任何国家。也许只有斯巴达带着希洛人会更高些。

但你们可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把狄瓦们统统撕碎,把他们的宫殿烧成了平地。那时有个王子想吃掉一个被奴役的孩子,那时候奴隶还比自由人多。于是他的庄园造了反,吊死了他。再然后因为奴隶要比狄瓦多,最初的造反燎原开来,颠覆了整个帝国。我们国家的真实历史绝非永恒的奴隶制,不是这样。我们是全世界第一个将此列为非法的国家,我们也绝不会让它重来。

但有一个独夫看到了这段过去。王子吃掉孩童的那一刻,被他拉伸成了永远。他让这成为了国家的过去—奴隶制是我们整个过去的基石—和现在。起义对他来说不够艳情,所以他就抓住了过去的那一刻,让这成为了国家惟一的图景,唯一能够留存下来的,但没有了起义的爆发。堕落,却没有后果。然后它从这里开始回旋,变得越来越恶。因为我们没了声音,没什么“停下,不是那回事”可说。

除了悲剧这什么也不是,他的所作所为。所以我今天来到你们面前,我必须恳求你们:不要重蹈覆辙。不要做一样的事了。不要再迫使我们回到黑暗中去。

恳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