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ment:scp-6789-2

> 打开文件:SCP-6789,迭代二,1947/04/12.

异常编号:SCP-678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受SCP-6789影响的全部地区已于外界隔离,基金会官方对外谎称封锁区域内正在进行炼金战争the Alchemy War遗留有毒核废料的回收工作。FMF Kappa-17(“黑线笔 Blackliners ”)目前负责区域边界的巡视工作。

反情报工作目前正在由IMF Baldur-1(“守门人 Gatekeepers ”)和WINSTON.AIC进行,负责抹消与琴斯托霍瓦有关的媒体信息及民间消息。

任何自SCP-6789影响区域返回的人员均需立刻被转移至最近的基金会基地以进行进一步研究。

描述:SCP-6789是原波兰,琴斯托霍瓦所对应的区域。SCP-6789首次出现于1947/04/12,能够生成大量高度普遍超过20米植被。基因数据分析显示,SCP-6789内生成的植被成分复杂,由多种针叶木、蕨类、灌木、禾木、香草和鲜花混杂组成。据信,琴斯托霍瓦超过79%的面积已被异常植被彻底覆盖。

SCP-6789所在之处均能通过未知方式生成生物。探索小队成员报告称,越接近SCP-6789所在地的中心,其动植物存在便越加复杂丰富,同样证实了上述表述。由于植被枝叶过于繁茂,基金会无法对核心区域进行远程调查,而只能借助派遣队员这唯一一种手段进行探测。

SCP-6789的内部生态具有不一致性;几乎每次探索都会发现不同的有机物存在。虽然观察到的生物均与其对应的非异常种类基本相似,却也常常与之存在着明显的生物学差异。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上百万年的物种形成历程被压缩至几十年之短的时间跨度所导致的。

SCP-6789生成的植被拥有附带性模因效应,能够使认知阻值Cognitive Resistance Value(CRV)低于20的人类失去意识。受影响个体将进入一种停滞状态,保证其不会因营养不良或脱水而死。据信,琴斯托霍瓦失踪市民中的98.9%是受该效应影响所致。

SCP-6789在视觉上呈现为一枚巨大的长椭球形,于琴斯托霍瓦之上不断扩张——最新测量结果显示,其直径约为15千米。其构造只有一半位于地表以上,因此只能直接观察到类似于穹顶或气泡的形状。经地质雷达探勘确认,椭球体深入地壳的距离与其地上高度相等。

SCP-6789外层透明;并持续放射出1100-1900流明的斑斓辉光和约60分贝的低沉嗡嗡声。穿透其表面并不费力。

附录6789-1:下附由FMF Epsilon-3(“哲人少数派 Atypical Philosophers ”)进行的一次探索任务记录。该次任务旨在与Base-120重新建联,Base-120位于受SCP-6789扩张影响的最初一批区域之内。至SCP-6789被无效化为止,该次任务为最后一次载人探索。

探索小队:Epsilon-3(“哲人少数派”)

小队领队:E-Alpha

小队成员:E-Beta,E-Charlie

指挥官:值班员Alice Jackson,Base-27


<开始记录>

摄像头开机,可以看到E-Alpha正站在笔直通往Base-120工业园区的路上。小队周遭能够看到多栋被SCP-6789扩张所侵占的建筑物。镜头对准一栋建筑,它已经与一片巨型林木彻底融为了一体。

E-Alpha:确认情况。

E-Beta:这里是E-Beta,一切正常。

E-Charlie:Charlie同上。

E-Alpha:收到,所有成员确认无误。眼下与一二零站点及失踪生还人员取得联系为第一要务。一旦发现市民,就将其护送拘往异常边界,Kappa会在那里接手。讲明白了吗?

E-Charlie:清楚得很,头儿。

E-Alpha:行,指挥部,我们马上就进入建筑。

指挥部:收到,Alpha。

沿途南下,Epsilon-3所经之路被一辆大型客车截断了。车内植被繁盛,向周围地带扩展。

E-Alpha:指挥部,发现一辆民用车辆挡路。是否许可市民搜寻?

Command:许可搜寻,Alpha。

小队靠近车门,进入车辆。正在此时,一名队员发现车辆后门早已经打开了。没有任何挣扎痕迹。包括双肩包和手提包在内的多种个人物品散落在各处座椅之上。它们似乎都是被主人遗弃在这里的。

E-Alpha:有什么发现吗?

E-Beta:没,里面是空的。

E-Charlie:引擎里有葡萄。

E-Alpha:啥?

E-Charlie:引擎里有葡萄。

E-Charlie示意E-Alpha走到车头。向前走去,随身摄像头显示客车车盖已被打开,数条葡萄藤在里面盘区错结。E-Alpha从电池旁边的一颗藤上摘下了一颗葡萄,放到了小袋里。

E-Charlie:别告诉我你想尝尝鲜。

E-Alpha咯咯地笑着,又摘下了三颗葡萄。

指挥部:继续前进,一二零应该就在前方不远处。

小队从后门离开,继续向前。能看到Base-120就在不远处。镜头移动,对准了几辆瘫倒在地的山地车。山地车周围的植被更加浓密。能看到几只小鸟在轮辐那里坐了窝。E-Alpha被建议忽视它们继续前往Base-120。

<已切除30分钟无关对话>

Epsilon-3来到了Base-120附近。虽然基地建成时间较晚,但其几乎所有建筑都受到了严重的风化作用影响,并由一层厚厚的地衣包覆。窗户和门都被细藤结成的绿网遮挡。这些植被都与建筑周围的花草灌木相连,看上去就好像一座小山。

E-Charlie:哇哦。

E-Beta走进Base-120的外墙,她摸了摸盖住窗户的藤蔓。她砍下一块,嗅了嗅它的味道,闭上了双眼。

E-Beta:野葛。

E-Alpha:嗯?

E-Beta:这种藤蔓,它叫野葛。我是在乔治亚州一座农场里长大的。这些小东西能杀死一棵树,用藤蔓整个包起来,然后把它榨干。这里竟然也有野葛,怪了。

E-Alpha:要我说,异常之所以被称之为异常,也不是没有道理。是不是?

E-Charlie:咱们进去吧。

E-Charlie和E-Beta开始披荆斩棘,发现了一扇损坏的加固门。E-Alpha在门框上安了一只曲柄。

E-Alpha:倒数三。一,二,三!

门被撬开了。Epsilon-3往里瞥去,观察着基地的地上部分。看起来早已荒废。

E-Alpha:指挥部,我们已成功抵达一二零,是否许可进入?

无应答。

E-Alpha:指挥部,能收到吗?

无应答。

E-Alpha:<叹气> 怎么就和指挥部断了联系。继续任务吧,先建联再说。

E-Beta:等会儿。

E-Beta驻足。

E-Beta:你,呃,听到了吗?

E-Alpha:听到啥?

E-Beta:跳动声。墙里传来的,应该是。听着像心跳。

E-Alpha:没,没听到。我啥也没听到。

小队进入设施,发现入口处的生物识别扫描器已受植物生长损坏。Epsilon-3利用定向炸药炸开了防护门的保护锁,进入了楼梯间。楼梯上遍布苔藓藤蔓。

E-Alpha:当心。你们可别绊倒了摔下去。

Epsilon-3拾级而下。10分钟后,他们抵达了Base-120的雇员办公室。门没锁,E-Alpha进去了。走廊大部分都被透明的茧覆盖。每一颗茧都包裹着一个人。所有人都安然无恙。

E-Alpha:这他……

E-Beta:他们是在……笑吗?

E-Charlie走向最靠近入口的一枚茧,触摸着它的外层薄膜。他观察着里面包裹着的那个人。

E-Charlie:Alpha,过来看看。

E-Alpha:嗯?

// E-Alpha向另外两名队员靠近,注意到了那枚茧。他靠前一步,拿出小刀把茧割开,穿透了它的外膜。一股黄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露出了Base-120资深博士Cardinal的脸庞。//

E-Alpha:操。生理状态?

E-Beta:<检查脉搏> 他们还活着,呼也吸平稳,就是没有意识。

E-Alpha:放平常我就喊个医疗援助了,但<哈欠>鉴于我们目前的状况,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咱们最好看看怎么把电力恢复了,然后找个什么东西把所有人都运出去。

E-Beta:我——嗐,算了。干活吧。

小队沿走廊继续向前,向最深处的动力室接近。整个房间内密布藤蔓,越向里走,藤蔓枝条便愈发粗壮。

E-Charlie:<哈欠> 咱们到这里有多久了?感觉和呆了一辈子似的了。

E-Alpha:刚到这儿几小时吧。

E-Charlie:<一边打哈欠一边说> 你他妈开玩笑吧?才来不到,嗯,一个小时,要……要我说?<哈欠>Be,Beta去哪了?

E-Charlie被藤蔓绊住跌了一跤。

E-Charlie:没事,我——我没事。我就是……我就是需要稍微注意一下我……

E-Alpha打开了动力室的门。

E-Alpha:<哈欠> 我看我得要……

E-Alpha试着拉下启动杆来重启发电机组,但他抓了个空。他把拉杆旁边的藤条抓到了手里。他慢慢靠着那根藤子坐了下来。他的呼吸越发迟缓。E-Alpha倒地。他失去了意识。

<连接丢失,画面中断。>

<记录结束>

附录6789-2:下附记载SCP-6789附近动植物种类的目录节录。

生物名称 描述 研究员笔记
多种野鸟 基金会位于SCP-6789边缘的观察站目击到一群鸟类从异常内部出现,多达数千,品种多样。飞鸟在空中盘旋数小时后向周围原野散去。 若能以某种手段研究SCP-6789的特性,我们或许能够发掘出它合适的利用方法。自儿时起,也就是大战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般大小的鸟群了。这番景象让我回忆起了许多曾经的回忆,我还以为会再也没有办法感受到这一般的感觉了呢。我要和上级谈谈进一步深入调查的问题。
欧亚棕熊(Ursus arctos),汤氏瞪羚(Eudorcas thomsonii 一群约十五只的汤氏瞪羚被目击于SCP-6789内出现,随后是两只欧亚棕熊。在确认数只羚羊的出现地点位于中心西南数千米处的森林后不久,跟踪小队便在SCP-6789的密林中丢失了目标。 这说明SCP-6789能够带来非欧洲本土生物。需要注意,这可能会带来灾难。我们将无法确定之后到来的会是什么了。
大海雀(Pinguinus impennis 几只大海雀,一种不会飞的、已灭绝的鸟类,被回收于它们在Orłowo崖上的巢址。这些大海雀个体(两只雄性,三只雌性,六只未分化性别的幼年个体)已被置于Base-119的保护之下。 这些鸟儿是由Białas,管理层博士,我们在当地的一位鸟类学家发现的。当时她在船上听到了一声从没听过的鸟叫。我们不久便发现了悬崖上正在照料幼崽的数只大海雀。这说明SCP-6789有能力带回已灭绝的物种,但最远多久?是如何做到的?我们能否通过某种方式驾驭这种力量,以扭转我们自身的老化?
数种已灭绝的牛类,原牛(Bos primigenius 一群巨大的类牛生物,其中大约半数拥有长约80厘米的一对弯角。它们棕色长毛错节纠缠披挂全身,还顶着厚厚的鬃。牛群约由至少2700只个体组成。随后对捕获个体的分析表明,其骨骼结构与已灭绝的野生牛类:原牛类似。 精妙绝伦。我还以为欧洲所有的大型哺乳类动物早就全灭绝完了。考察队发现牛群正沿河北上,前往Poznań,但我们成功将它们拦截在SCP-6789覆盖的区域内了。
基因突变的木棉树(Ceiba pentandra SCP-6789内部的植被正以远超先前记载的速度疯长。这种异乎寻常的成长很快便蔓延到了先前设置的边界线以外,倾轧当地植物、摧毁数座研究站、观察站点和平民聚居点。接报称,复数平民及基金会特工已突然失去意识,该事件有待确认、正在调查。 鉴于近期的数起事件,对SCP-6789的进一步探索已被无限期暂停。有关SCP-6789异常性质和应用方法的相关信息已臻充足。继续研究只会造成对基金会资源的浪费。经过最高指挥部批准,将对异常植被进行定向焚烧。异常经确认消灭后,SCP-6789将被重分级为无效化 Neutraliz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