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 Koo的提案
评分: +214+x


访问[数据损坏]重启/恢复数据库:需管理员权限已列为最高机密

检索中……

……

指令确认,授予4/001级访问权限

你拿出了Koo博士交给你的移动硬盘,她说你的任务就是将这个硬盘送到Site-CN-89去,找台电脑把里面的资料看完,之后就可以享受你的假期。那个混账有这么好心?在听说过她一枪打爆同行研究员的脑袋后你不敢相信,但你不得不接受这个任务。

你将移动硬盘插入电脑,注视着指示灯有节奏地闪烁着白光,但你的思绪早已不知飘向了何方。

直到传输完成的提示音响起,你才回过神来。你打开硬盘,看到几个标记着编号的文件夹,你猜测应该按顺序来。

你将鼠标移至第一个文件夹。

你听到微风吹拂窗帘的声音,于是扭头向窗口看去,夜晚已经降临了,苍白的月亮挂在天上,以其暗淡的灰白色光芒俯瞰大地。你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这里太过安静,不但没有人声,甚至连鸟兽的啼鸣都不曾有过。

你想起来时的路 - 除了草丛的些许异动之外,你没有见过任何野兽,这一认知让你陷入陡然而至的悚然不安之中。这里到底他妈的是什么鬼地方?

等等,有哪里不对。

多年来的训练让你敏锐的神经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你,然而黑暗已经侵袭这个办公室的无数缝隙,每个角落里都可能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你。你紧张地吞了口唾沫 - 鼠标移向下一个文件夹。

一张图片,数个短视频组成的文件,全部是.avi格式,但你无法确定这些视频是用什么录制的,因为理智告诉你它们根本不可能存在。

你打了个寒颤。从女研究员混乱的叙述中你似乎听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如同整个世界之重突然压在你的身上,令你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

我现在身处“八荒”之中,你问自己。那么原本的我已经死去了吗?还是说这将发生在我离开之时?你无法理清思绪。

还有最后一个文件。你手指颤抖地将之点开,熟悉的声线几乎令你立刻发狂。

你不断地将这段音频回放、回放,希望这一切都是虚假,然而这毫无意义。你终于停了下来,惨白的月光透过残破的窗玻璃照射在电脑前,昏暗的房间里似乎只有这些光源。

一只手搭上你的肩膀,你僵坐在屏幕前,动弹不得。另一只手轻轻握住了你的手,明显是属于女性的手,将你的手指从鼠标上拿开,关掉了电脑屏幕。

“她欺骗了你,”一个身穿白大褂、半长的头发显露出常年梳起迹象的女研究员轻声说道。他们不知何时来到了你的身边,簇拥着你,而你的脸上犹带泪痕。“她没想过让你回去。”

“我们没有勇气回去,我们不想死。”另一个研究员说道,他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戴着黑框眼镜,恐惧已使他的脸庞蒙上灰败的阴影,“即使我们的死亡会让另一个自己重获新生。”

你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耳边不断回荡着嘈杂的声音和那个混账的自白。你迫切地希望做些什么但你并不能从惶恐带来的莫大绝望中幡然醒悟。你听到恸哭和尖叫,愈演愈烈且近在咫尺,你回头看去,越来越多的身影从月光无法照射的黑暗中走出,无数双眼睛注视着你,他们看起来一模一样

你像受惊的野兽一般推开扶手椅跳了起来并冲出站点,沿着你来时的道路飞奔。你不知自己正奔向何方,也不知到底跑了多远。你在崎岖的山路上不断跌倒又爬起,划伤的伤口流出浓黑的血液,银白的溪流在月下栩栩生辉。寂静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在黑暗中似乎连色彩都是奢侈。

你推开那扇门,冲了进去。

疼痛如约而至,仿佛千万钢针刺入你的身体,搅动着全部血肉,你被分散做数以亿万计的颗粒,而每一部分的你都能感受到那种撕裂和磨碎的疼痛。这痛苦是永恒而无限的 - 实际上对于那个世界里此刻冲出了“闭锁”的你来说,这些痛苦只不过是蚊虫叮咬般的瞬间,若是你不知这背后隐藏的惊天辛秘,或许根本不会在意这短促的疼痛。但对于留在这儿的你来说,它就是永恒的。你被撕碎,被分散,被重构,你的思想和所有梦想在这一刻都不复存在,被“八荒”吞噬。

也许是片刻的怜悯,你透过那个你的眼睛看到了些什么,那边的天已经亮了,看到一轮灿烂的金色太阳,悬挂在碧蓝的天空上。接着你看到Koo站在的面前,她的眼中毫无光泽和神采,你听到她手中枪火的声音,接着再次被拉回了黑白的深渊,疼痛和某种奇异的超然感席卷而来,伴随着眩晕感渐渐消散。你眼中最后所见的——

是你鲜血的色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