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酥鸡排饭
评分: +14+x

窗外是人来人往的街道,闹市区的喧嚣声在经过隔音玻璃的过滤后,只留下隐约的白噪音,构成了所有人工作生活的背景乐。但是今天的窗外格外安静,久违的降雪为这座艳丽的都市化上了朴素高洁的妆容。老天爷是平等而冷酷的,雪安静而又不可阻挡地降落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它降落在每一栋大厦上,降落在每一座桥梁上,降落在棚户区的每一个流浪汉身上。而在城市中央,那被称为“世纪安保大厦”的神秘建筑,它永远和城市站在一起,与这座城市共享每一刻的冷暖。

用简明易懂的话来说就是这么冷的天Site-CN-34竟然不开暖气也不开空调真是冻死人了。

“……为贯彻落实清廉节俭反浪费条例,实现可持续收容,本站点将对员工福利做出以下调整……”

“又……又削减员工福利了,这日子该怎么过啊……”

特工Mike Smith呆呆地站在食堂的告示牌前,手上拿着的羊肉串正在呼呼地冒着热气。虽然今天他休假,但他还是决定早早地来到了站点,并不是因为他多么敬业,只是他喜欢吃的羊肉串只有每周的这一天才能在site楼下买到。当然了,他最爱吃的并不是羊肉串,而是过去基金会食堂经常供应的香酥鸡排饭。

自从基金会开始大力推动节俭风气,就连食堂的菜品也紧缩了起来。肉类供给越来越少,厨子们也纷纷开始使用更多的豆子和鸡蛋来弥补缺少的蛋白质。但是人吃肉并不简简单单的是为了摄入蛋白质,人吃肉就是因为人爱吃肉,仅此而已。

想了想自己这几个星期来吃的没有一点油水的白菜豆腐,Mike心里默默地流泪。虽然中国的朋友告诉他“白菜豆腐保平安”,但他可不觉得这低热量的饮食可以让特工们精力充沛地面对每一次挑战。

不过这样的日子只要坚持到明天就好。只要再等一天,特工们就能领到现在的基金会所剩不多的福利之一——节日补贴,虽然在多次削减后金额所剩无几,但是也足够让Mike去附近的餐馆大快朵颐一顿。

Mike扭过头来,望向食堂的菜单,曾经琳琅满目的菜单,今日已经蒙了不少灰尘,因劣质灯管而不断闪烁着。

菜品 价格 状态
…… …… ……
白菜豆腐套餐 8元 供应中
西红柿鸡蛋面 10元 供应中
香酥鸡排饭 15元 暂停供应
…… …… ……

“哐!哐!哐!”沉重的脚步声从走廊里传来,硬生生地把他从短暂的呆滞中拉了回来。Mike花了一秒钟的时间把Site-CN-34里他认识的同事都过了一遍。在花了第二秒确认这不是任何熟人的脚步声之后,灵敏的职业直觉驱使他迅速地做出了反应。一手将羊肉串丢在盘子里,另一只手摸向腰间的……

“太慢了,如果我刚刚站在门口向你射击,现在的你就和桌子上的羊肉串没有什么区别了。”站在脸色铁青的特工面前的,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完全不合身的白大褂像披风一样披在他的身上,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那由金属构成的的方脑袋。博士没有五官,本应是脸的地方只有一张显示屏,上面显示着一个笑脸。

^_^

这个半生物半机械的怪胎不是别人,正是新来的Fisher博士。虽然完全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长成这样,但是在基金会这种地方待了那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于接受各种无法理解的事物了。不过,就算他已经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异常项目,Fisher博士那副仿佛在演赛博朋克电影一般的模样还是让Mike感觉很不舒服。

“原……原来是Fisher博士啊,今天……今天不是你们小组的度假日吗?”Mike特工尴尬地笑着,用手轻轻一推,把装着羊肉串的盘子推到了自己身后。

“我就住在办公室的,放不放假对我来说没区别,”Fisher答道,“倒是你,我记得你也是应该在度假吧,不是明天才正式报到吗?来这么早干什么?还有那羊肉串,哪来的?”

Fisher连珠炮一般的质问让Mike特工不知所措。一时语塞,他只好再度回以一个尴尬的微笑。

“上面的新政策你刚刚已经看到了吧,他们要求咱们尽可能的节俭,你可不要……”Fisher拍了拍身边的年轻人的肩膀,却让对方一屁股重重地摔在身下的椅子上,“啊抱歉抱歉,我没控制好力道,哈哈哈哈……”

“哼,你们这些博士站着说话不腰疼,特工们的辛苦你懂什么。”

Fisher笑着,踏着哐哐的步伐离开了食堂。

“这家伙的力气也太大了点吧。真是的,不过是个新调来的研究员罢了,摆出这样一副姿态,我们拼上性命和那些外星奸商战斗的时候他又在哪儿呢?”Mike揉了揉肩膀,又揉了揉被摔痛的屁股,小声抱怨着。现在食堂里只有Mike一个人了,没事干的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告示牌。

“清廉节俭反浪费条例?去他妈的……”

自打入冬以来,特工们的福利待遇就越来越差,虽然不少人对此也颇有微词,但出于服从一切命令的职业精神也只好乖乖接受。现在上面又抛出了什么所谓的清廉节俭反对浪费条例,说是清廉节俭,实际上就是进一步削减大家的福利。不仅是特工,就连研究员们的待遇也大不如前,最直接的改变就是办公室的大小,Site-CN-34的员工办公室面积普遍很大,而在那些大人物眼里,宽敞的办公室就是腐败的温床,于是为了达成要求,主管让人在每间办公室的中间修了一间隔墙,这样一来虽然符合了规范,但也带来了巨大的建筑面积浪费。至于基金会为什么突然这么注重节俭,那就不是他这种安全级别的员工能够了解到的了。

Mike轻轻叹了口气,基金会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寒酸了呢?Mike还记得自己刚来基金会的时候,特工们享受着优厚的待遇,带薪假、节日补贴、各种奖励和福利……就算壮烈牺牲了,基金会也能保证自己的家人也能过上富足的日子。这样一个土豪气息浓厚的基金会,现在竟然连鸡排饭都不供应了。

“上面这么抠门,我们这些卖命的真的就没动力工作了啊……”Mike将最后一串羊肉串捋进嘴里,“不过啊,不得不说楼下大伯卖的羊肉串是真的好吃。”

当他一边擦着嘴一边走在过道里的时候,一股令人不安的违和感如同电流一样流过他的大脑,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警觉了起来。

“虽说今天对于我来说的确是假期没错,但是其他人应该是在工作的吧?今天的Site-CN-34是不是太安静了?”

自言自语着的Mike身体一颤,他知道,Site-CN-34一定发生了,或者正在发生着很糟糕的事情。他想要掏出联络器,可空空如也的腰带告诉他,他为了偷偷溜出去买羊肉串把具有定位功能的联络器放在宿舍了。

Mike小声咒骂了一句,转头奔向了电梯的方向,他认为这个时候找一个靠谱的博士帮忙才是最合适的方案。虽然研究员们往往缺乏战斗力,但是他们应该更能快速识别目前的现状并找到正确的应对措施。

好了,该去找谁呢?

奇怪的选择肢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Mike的脑海里,但他完全无视了这种奇妙的幻觉。不需要纠结,他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迈进电梯,Mike按亮了写着34的按钮。

电梯意外地平静,和此时的Site-CN-34一样。而Mike的内心却如坐针毡,在漫长的等待之后,随着清脆的“叮”声,电梯的大门缓缓开启。电梯的声音似乎被替换成了微波炉烹饪完毕的提示音,但是Mike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急匆匆地奔出了电梯。

这里就是Hannah博士的办公室了,Mike站在门前,咽了一口口水。在Site-CN-34里所有他知道的研究员里,Hannah博士是工作最认真的,就算站点里的每一个人都跑去度假了,她也一定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这样想着,他取出身份证,插进了门把手上的插槽。

许可通过。

“Hannah博士在吗?我是特工Mike Smith。”

没有人回应。

“Hannah博士?”

依旧没人回应。就在Mike开始猜测Hannah是不是出差了或者和site里的其他人一样都消失不见了的时候,咔嚓一声,门居然自己打开了。虽然有点迟疑,但Mike还是轻轻推开了门。

“我进来了哦,Hannah博——”

Mike特工惊呆了,这扇每一个Site-CN-34的员工都希望能够敲开的门后,并不是Hannah的办公室,而是……

食堂。

Mike揉了揉眼睛,他没有看错,映入眼帘的的确是食堂,Site-CN-34的食堂。香酥鸡排饭和羊肉串的香味扑面而来,冲击着Mike鼻腔里的每一个嗅觉细胞。

食堂中央的大桌上,摆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香酥鸡排饭,而在旁边则是一串散发着孜然气味的羊肉串。

“Mike?”鸡排饭说话了。

此时的Mike早就看直了眼,口水条件反射式地在嘴里打着转儿。

“鸡……鸡……鸡排饭……香酥鸡排饭!”

Mike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他只想吃一口美味的香酥鸡排饭。

可就在他迈开步子想要走进食堂的瞬间,Mike忽然打了一个寒颤。他猛地摇了摇头,克制住了自己扑上去享用美食的欲望,后退了一步。

“不……我一定是遇到收容失效了,”Mike赶紧关上了Hannah博士办公室的门,“办公室变成食堂什么的,怎么看都不对劲吧!”

就在他转过身来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行动的时候,他的背后突然被撞了一下,差点让他摔倒在地。

“喂喂,你站在门口发呆很碍事啊,”一个少女的声音出现在Mike身后,“你是特工吧?这样浑浑噩噩可不行哦。”

绕过呆立着的Mike,少女来到了他的面前,这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女研究员,Mike不认识她,但是从她枯槁的面容来看,这位博士近来的日子也不好过。

“对……对不起!”

“算了,我不和你计较了,我还有工作要做,告辞了,”研究员拨弄了一番头发,扭头离开了,走的时候嘴里还不住地嘀咕着,“啊啊……真是倒霉透顶,那些人不仅要拆我的娱乐室,还要我付请拆迁队的钱……”

看着远去的女研究员,Mike疑惑了好半天,就在他疑惑的当儿,往日的喧嚣声不知不觉地重新填充了他的耳朵。一个,两个,三个……熟悉的面孔一个接一个地从他的身边或面前走过,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浓郁的鸡扒饭的香味。

Mike陷入了更深的迟疑。Site里的大家又回来了?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等一下……刚刚她是不是从我背后……”Mike猛地回过头来,发现自己身后的并不是被关闭的办公室大门,而是敞开着的食堂大门。和刚才的情景不同,这一次的食堂里坐满了人,他所熟识的每一个研究员都整齐地坐在用餐的座椅上,对唐突到访的特工报以温柔的微笑与扑鼻的鸡排香味。

Mike失去了理智,他的大脑一片混沌,已经无法分辨办公室与食堂的区别,也无法分辨博士与鸡排饭的区别了。飞奔到楼梯间,心存侥幸的他还想要确认一下自己所在的楼层数,可是楼梯间的墙上贴着的贴纸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所处的位置,是34楼没错,他敲开的是Hannah博士的办公室也没错。那么,究竟是发生什么了呢?他可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被困在异常事件中,他继续思索着一直以来的线索,在一切变得奇怪之前,他还接触过什么东西呢?终于,Mike意识到了他接下来该做什么。他决定去Fisher博士那儿碰碰运气。

Fisher的办公室,也是他的宿舍,离机房很近,没人愿意在这里工作,因为实在是太吵了。Mike走到门前,发现门没有上锁,只是虚掩着。房间不大,里面是一片漆黑,耳畔回荡着足以把人逼疯的电脑风扇声。里面没人?他犹豫了片刻,直接走进了这间他从未进入过的房间。

“Mike特工,你怎么来了?”Mike刚刚踏了进去,Fisher博士那低沉的电子音就响了起来。

“啊,Fisher博士,你……你原来在啊……抱歉抱歉……”

虽然看不到黑暗中Fisher的所在,不过根据他多年培训锻炼出的听声辨位技能,Fisher的确就在房间里没错。Mike转身想溜,却发现原先虚掩着的门早已被关上。

“没事,我只不过是想沉浸在这优美的声音海洋里小憩片刻而已,毕竟今天我也休假。”Fisher的声音带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严肃感。

Mike这才察觉到对方和之前还在和自己谈笑风生的Fisher完全不是一个人,但是已经太迟了,当他把头扭回来的时候,只看见Fisher博士就站在他的面前,两人的面部距离只有10厘米,以至于Mike可以在Fisher面部的显示屏上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的模样。

“你……你不是Fi——”Mike想要大叫,却发现自己的嘴巴已经被Fisher那有力到不讲理的大手死死捂住。

“既然都来了,为什么不坐下好好聊聊呢?你对基金会的不满,你对那个世界的不满,来,和我说说吧……”

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耳畔的风扇声震耳欲聋。

……

当Mike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Site-CN-34的医务室了。睁开疲惫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可爱的护士小姐。

“特工Mike Smith,你终于醒了,”护士说道,“今天早上五点钟的时候,Fisher博士发现你晕倒在Site的大门口,于是将你搬了进来。你啊,低血糖!现在都十一点了,你先在这个单子上签个字儿,待会儿就去食堂吃饭吧。”

Mike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他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噩梦。现在的他精疲力竭,饥肠辘辘,只想大吃一顿。不过,他有些分不清虚幻与现实了,因为他的肩膀和屁股还在隐隐作痛,鼻子和嘴里也依旧回味着鸡排饭的味道。

“那个……”Mike转身问护士,“护士小姐,今天早上站点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状况?”

“异常状况?”护士一头雾水。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Mike身后:“今天早上,站点里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现实扭曲,可是还没等我们启动警戒措施就已经恢复正常了。现在上面的人正在调查此事,你就放心好了。”

Mike回头一看,原来是神父。

“我只是恰好路过而已,却总觉得医务室里有股很熟悉但又很危险的味道,所以进来看看。”

“熟悉又危险?你是说……”

“啊,Tictoc博士,”护士小姐上前一步解释道,“这位特工早上晕倒在site外面,是新来的Fisher博士把他抬进来的。”

“哦?新来的家伙吗……”神父思考了一会儿,“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还挺热心的嘛,特工,有时间你可得去谢谢他啊。”

神父说着,嘴角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过这个笑容Mike完全没有注意到。

……

在去食堂的路上,Mike一直试着回忆起梦中的内容,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记忆都中断在了敲开Hannah博士的办公室……或者说办公食堂的那一刻了。他思索了一番,如果真的是Fisher博士救了自己,那他的确得去好好谢谢人家。虽然今早经历了一系列怪事,但是想想自己明天就能领到节日补贴吃一顿大餐了,Mike的心情依旧相当愉快。

“吃完饭下午就去他那边道谢吧。”

来到食堂,印入眼帘的就是那大大的告示牌。告示牌前站满了人。Mike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挤到了前排,定睛一看,只见这告示牌上写着一条令人绝望的新消息。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清廉节俭反浪费方针,即日起,本站点将取消站点员工的节日补贴,已发放的补贴将予以回收。请站点员工于█月█日前将20██年度的节日补贴全额上缴。……”

还没等全文阅读完毕,Mike只觉得头脑一热,身体便失去了重心,一头栽倒在地。在这位可怜的特工再度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看到了Fisher博士,他缓缓走到了特工身边,用那没有五官的面庞冷冰冰地俯瞰着他。

疼痛开始蔓延,Mike特工的眼睛已经看不见前方的东西了,耳边传来的则是电脑风扇的轰鸣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