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沙漏的多米诺
评分: +10+x

走廊的墙壁被漆成无趣的白色,浅灰而内里嵌着些黑色斑点的瓷砖成网格状铺在地面,乏味的长廊尽头,隐约可见的深色木门敞开着,其内投出的微光照亮了门牌上富有强气感的图案——“狩猎者”的标志。

敞开的木门里面,昏暗的办公室中,显示器仍然亮着,烟灰缸中的香烟闪烁着橘红色的火星,二者成为了这个房间中仅有的微弱光源。深色皮质沙发椅的表面映着电脑屏幕投射而成的惨白反光,与中年男子身上乌黑的西服融为一体。他靠在椅背上,眉头紧蹙,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若有所思。

“这个计划,在你的前辈中有许多人都已经提过了。”他说着,将双翘到了办公桌上,神情严肃地望着显示器,“对我们这种小党派来说,这类方案可不好使。”

“我个人认为,前辈们的出发点没有问题,但他们都没有找到问题的关键点。所以,我在计划中加入了我所判定的那个‘关键’。”轻微而清晰的声音自房间的角落中传出。中年男子抬手碰上电子显示屏,另一只手摸着下巴,嘴角先是稍稍上扬,每翻过电子文档的一页,脸上便更添一分笑意。

他读罢,蓦地站起身:“马上通知所有干部开会。”话音刚落,他已走出了房门。

“这个计划,说不定真能改变这个世界……”

电子文档停留在了封面,“天秤计划Libra Program”四个黑色粗体字明晃晃地落在屏幕中央,在纯白背景的映衬下显得异常刺眼。



-世界政府 三楼办公区域-


“Rico,文件。”一名女子从磨砂玻璃窗的另一侧探出头来,茶色长发在嗡嗡吹拂的空调风中有规律地微微飘动着。

“给。”一份用订书机装订整齐的文件被甩到了她的面前。

“对了,还有这两份协议书、这份报告、这些账单……”许多厚度不一的纸质文档接二连三地砸到了女子的脸上。

“Rico,你在干什么啊!”她瞪大了眼睛,从办公位里砰地站起来,快步走到了Rico的身后。只见Rico双眼呆滞无光,半个脑袋埋在资料堆里,不受控制地呻吟着的嘴唇血色全无。

“唔呃,栗须前辈……异常部的工作有这——么累的吗……说好文书部门是最轻松的呢……”

看着对一大堆工作感到手足无措的、今天才第一天上班的、自己的可怜后辈,名为栗须亭名的女子也只能长叹一声:“平时倒也还挺闲的呢。要怪就怪总统大选咯。为了整理这些数据,要求审批的异常物品研究报告当真是堆积如山啦。”

“你说,这次我们政党,是不是要卷铺盖走人啊。”

栗须双眼望向天花板,把食指轻轻压在自己的下嘴唇上:“理论上是的。但我们都执政二十年了,现在这会儿其他党派都在苟延残喘,这次估计也是不留余地的碾压吧?”

Rico愣愣地盯着杯子里冰冷的咖啡。

“嗯,说得也是。”



令人发疯的首日工作终于结束,下班之后,Rico坐上了回家的计程车。他坐在不甚舒适的座位里望向窗外,霓虹灯为桥对面的高楼大厦描上炫目的彩色边框,倒映于桥下的水面波纹中,仿若晃荡的水下镜像都市。一根根灰白灯柱从视野的一侧闯入,又奔向另一侧而后消失,这使他的思绪从不切实际的远方拉回了车内。

“我们的文明发展了数千年,我们不断地遭遇并克服危机……”车载收音机中播放着由于过重的播音腔而显得脱离现实的演讲。司机啪地摁下关闭按钮。

“我们从危机中进步,我们因危机而发展,汇流危机也是一样,我们必须面对它、克服它……”他背诵演讲内容的声音毫无情感起伏,“真是的,每天轮放那么多回,想吸引群众也不该是这样啊。”

Rico冲着司机尴尬地笑了笑,想当初自己还是因听到了为这个演讲,才有了加入“牧羊人”的打算,于是努力学习考上了党系直属的大学,现在却只是为了混个铁饭碗。

司机瞟了眼车内后视镜:“小伙子,你也是牧羊人啊?”

Rico点点头,双眼又转向了窗外的夜景。“嗯,文书部门的。”

“大选将近,最近可有的忙活了吧。”计程车停在了十字路口的红色信号灯前。司机转过身看着Rico:“诶,你说说看,牧羊人到底有多少异常?”

“嗯。不知道,反正很多。”

“他们又把那些玩意儿收容在哪儿啊?”

“不知道。异常部门会研究它们的特性,分别制定专属的收容措施,并分配到Site里边。但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有几个Site,更不知道它们在哪儿。”

“那,就是那个什么,‘汇流猜想’,到底是什么东西?”

“嗯……大概就像,小河流汇进大河流?我们所在的地方,一切正在向另一个更大的宇宙转移,差不多这样。”

“哇,那可真可怕……那你说,牧羊人有没有办法解决汇流危机?”

Rico闻言顿住,低下头,盯着自己裤子上牧羊人的党徽,一言不发。

踏入家门,Rico给自己倒了杯咖啡,然后一屁股坐进懒人沙发里,翘着二郎腿向窗外眺望。鳞次栉比的楼房分布在一座圆柱形建筑周围,那位于中心的高柱散发着荧光,外墙透明,里边流动着深红色的液体,里面细小的颗粒也随之起伏,颇似一盏巨大的岩浆灯,极富幻想色彩。他凝视着那立柱灯上闪烁的牧羊人标志,感到难以心安,却琢磨不出焦虑的原因。

他想起回家路上,计程车司机的问话。呆愣了一阵子,接着把咖啡放在窗台上,用双手啪啪啪地猛拍脸颊。
“想多了想多了,还是专心工作吧。”

话音未落,他便站起身来踱回卧室,合上了房门。



-世界政府 物资中心-


密密麻麻的显示屏有序排列在监控中心的墙面上,有如昆虫的复眼,正是因为有如此复杂的系统,才能对整个庞大的物资系统进行无死角的监控。

此时,一名身着白大褂、胸口别着牧羊人标志徽章的青年缓步走到控制台旁。

“钛眼,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为什么要把我叫过来?”

坐在成千上万显示屏前的研究员调转办公椅,被圆框钛合金镜掩藏的双目轻抬,望向问话青年的脸。“钛眼”是物资中心的其他研究员们给他起的绰号。

“Josephus,你来看看这个。”

被称作Josephus的青年身体前倾,两眼盯住钛眼所指的屏幕。只见液晶成像所显现的黄色液体中,飘着一个小小的不明物,泛着微弱的金属光泽。

“物资转移的时候倒有可能出现较大的物体,但概率不高。但你看,警报灯这不没亮么。那就没问题。我们物资中心的安全顾问怎么可能会犯新员工式的错误呢,你说是吧?”Josephus抬手重重拍向钛眼的肩膀,钛眼的上半身猛地往前一倾,惹眼的钛合金镜从鼻梁滑到了腿上。他拍开Josephus的手,把眼镜从腿上拎起来,重新架回了鼻梁上。

“不是,你认真看。”

影像中的金属块开始缓慢地旋转,当它的正面转至镜头的方向时,一个三箭头指向中心、被圆形贯穿的图案映入二人的眼帘。Josephus不由得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神色凝重地问道:“钛眼,这几天安全阀门没开着吗?”

“是的。”

“总阀呢?”

“也没开着。”

“有没有破损警报?”

“没有任何异常状况发生。”

Josephus倒吸一口凉气,接着站直了身体,将双手交叠放在了背后:“马上找人去系统内调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钛眼闻言立刻伸手拿起电话,开始呼叫其他部门的负责人。

“当初的猜想,果然是真的……”



还是那间昏暗的办公室,一个人影靠在墙角,在微弱的光亮中,他的长相显得模糊不清。

他双手环抱于胸前,左脚抵着墙面:“牧羊人那边的间谍送来了报告,说是发现了疑似人造的物体。我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中年男子坐在沙发椅上,背朝房门:“这正是天时地利,到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物资中心的会议室中,几个身着实验服的人围坐在桌边,大多眉头紧蹙、抿着嘴唇,面色很是凝重。会议室中的气氛紧张而压抑,如同酷暑夏日中暴雨之前的空气。

“Josephus,关于上次的金属小物件,那上边的图像还原成功了吗?”

投影幕布前的Josephus按了一下控制笔:“成功了。我们在里面找到了三个部分,通过图像还原技术,尽量制作出了它原本的样子。”

幕布上显现出一个黑白的矢量图案。“没有一个已知党派下的任何一个组织的标志与此一致,而且最近一个月没有任何阀门被打开过。”

“那么,是否查出了这个组织的名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盯着幕布问道。

“此一组织的名称为SCP Foundation,语种是英语。”

“英语?确定不是我们自己的手笔?”

“可以确定不是。但制作工艺和我们所持有的异常相近。”

会议室再一次跌入死一般的沉寂,过了半晌,Josephus才重新开口:

“当初的猜想,看来是真的。”



时间回到五十年前。

天文学家们发现,距离自身所在星系三十光年之外,有着一片大型引力异常区域。它不断地吸收着附近的一切物质,甚至包括光。毫无疑问,这些特征与传统认知中的黑洞完全一致。

但科学却和这些学者们开了个过分的玩笑。一系列的观测与计算都表明,这个区域绝不会是一般的黑洞。它没有任何质量,仿佛是空间里开了一个真正的“洞”。专家们将此一发现公诸于世,并提出了“汇流猜想”——

如同河流汇流,他们所在空间的一切、所有,都正在向某个更大的空间转移。并且,令人担忧的是,这个过程很有可能在一百年之内完成。对于这个刚刚摸索出“自己所在的世界,直径有一百光年左右”此一事实的种族而言,这场危机无疑是空前的。真正的结论应为:“自己所在的世界,直径为一百光年左右”。

为了解决资源的流失,世界政府决定改造此前发现的、被命名为“沙漏”的异常,将其作为物资转移装置的输入核心,投放到异常区域的附近,等待它被吸入其中。三十年后,当物资转移中心出现了第一颗铁矿石时,科学家们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一半:至少对面的空间是真实存在的。

可这份安心不过是一时的,更多的疑问与阻碍随之喷涌而出——对面的环境适合文明的生存吗?对面的空间有多大?对面究竟是否存在文明……学者们将自己所处的空间称为“落沙世界”,将对面的空间称为“承沙世界”。但现在,人们像即将汇入浩渺深海的沙粒一般,空虚而迷茫。

而这一个小小的基金会标志,当它落入水中时,也注定会激起阵阵涟漪,甚至波涛汹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