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生回死
评分: +19+x

一间破旧的屋子里,许多人围着草草搭起的病床,围着我。

我缓缓拿起插着管子的手,将笔落在纸上。

没想到,这篇绝笔,竟然会是我的遗嘱。

哎,数过来,这好像是我写的第20篇绝笔了吧,哈哈。

我发现我这个人,挺可笑的。

有想法,没想法,辗转了许多次。

每次我的心情不好不想写的时候,都要发一句,“不写了!”给你们看。

然后,并不出乎意料地,我看到了大家为我道别。

“再见。”

“谢谢你。”

“祝你顺利。”

“希望你幸福。”

诸如这样的东西。

然后我便发掘出了自己内心的那一点点可悲而可憎的虚荣来。

我把手伸进心脏,掏出了那黄铁矿一样闪亮而虚假的“虚荣”,照在自己的身上。

于是我发现我似乎并非完全没东西可写。我就继续写了下去。

接着我就会把自己的所谓“绝笔”抛在脑后,试图不再去想它们,尝试接续自己曾经的想法,进行创作。

然而,不可避免地,我又会陷入迷茫……

我想起我因为一篇绝笔付不起这个月的房租。

我想起我因为一篇绝笔永久失去了几个陪着我走过“一生”的忠实读者。我其实很爱他们。

所以停下的代价太大。我便继续。

而且讽刺的是,我发现我越是决绝地想要离去,命运越发会开些小小的玩笑。

名为“命运”的怪物侵占我的精神,充盈我的大脑,让我又多了些能挤出来的东西。

怪,好怪,太怪了。

我的大脑被人拽着一般,似乎不是我想创作,而是我被什么人控制着,去写我自己的东西。

然后我又想起来前面19次我是以什么理由打住的。

对自己的写作不满意。

觉得大众无法接受自己的风格。

觉得我无法接受大众的风格。

觉得我宛如智障。

……

而这次的理由是:我真的要死了。

大概我真的会死在这一张纸、一支笔下吧。

大概会吧。

呵,我已经能想象别人会怎么说我了。

“臭老头怎么临死前还写了这么多垃圾啊?”

那当然,这叫抗争。

等你们也到了这个时候会明白的。哈哈。

我先天是个哑巴,这已经让我受够了讥讽。

而我写不 东西 实,我 ……………………

……………………………………………………………………

——————————————————————

————————————

我握笔的手终于再也没法用力,头也仰不起来,终于向后倒了下去。

过了很久。

大约我的确是死了。

“请将所有的绝笔贴在我身上吧,让我在自己为自己搭建的囚笼中安息。”

许久以前写的,好像是我认真写的,又似乎不是我认真写的,甚至未必是我写的。

总之这就是我的遗嘱。

他们看样子是照做了。

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帮我感知这环境,那是我的过去贴在了我的身上呼唤我。


然后我居然醒了过来。

我看见周围的人都被吓得逃跑。

为什么?我站起来,刷刷的声音在我的身边响起。

我看向自己的身体,恍然大悟。

二十封绝笔,几十张纸,有的泛黄,有的崭新,围成我的样子。

里面是中空的,什么也没有。

没有大脑、没有血液、没有骨肉、甚至没有皮囊。

只是一些纸张,拼在一起,形成了我。

我就是我的绝笔。

我的眼睛,是我拿烟在纸上烫的孔;

我的鼻子,是一滴我那已结痂的血;

我的嘴,是我撕毁自己的著作时留下的裂缝。

然后我尝试呼喊,只有风透了过去。

所以我开始跑。

张开双臂,尽情地跑。

顺带不忘记往后看一眼。确实,我的肉体安详地躺在那里。但已经没人往那里看了。

家人、记者、医生、闲杂人员,纷纷把目光投向我,充满惶恐地后退。

“快看!灵异现象!”他们大喊着,拿着摄像机,边对我录像边往后走。

不知是谁扔下的香烟点燃了我。我开始着火。

“噼啪噼啪噼啪噼啪!”我有了声音,开始喊叫。

我出生以来,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声音,尽管那是火在帮我说话。

但我随风奔跑,火越来越大,我的呼声也越来越响!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啪噼啪噼啪噼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的身体变得轻盈,我飞起来了。

我的脚下是尘嚣,我的灵魂在飞升。

火焰最终完全吞噬了我,我的灵魂也得到了解放。

从那由我的憎恨、虚荣、虚伪、暴怒、悲哀拼成的,纸质的,真正属于我自己的皮囊中,

解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