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缘①
评分: +28+x
Border_USA_Mexico.jpg

旧金山,布里斯班,凌晨二点,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数十名来自FBI SWAT的突击队员悄悄地将一幢不起眼的平房包围,在门前安放好了液压门撑,架起了梯子,打算从两层楼的门窗处同时突入。位于后院的两名队员稍微慢了十几秒才找到墙上的电闸,又花了差不多的时间找到了主线路。

屋内的音响显然开到了最大,靠着墙也能感受到电音带来的震动。空气中也能闻到麻黄草的气息。这证明,情报不仅准确,他们的猎物也极为松懈。

“F-1已就位。”“F-2已就位。”

两条简短有力的信息传到了400米开外的一辆SFPD指挥车内,一位高大英俊的亚裔闻声迅速将嘴巴贴近话筒:“D组随时准备支援,F组,你们可以开始行动,重复,断电,突破扫荡!”

震天响的廉价电音戛然而止,将屋内的亮光同时丢入黑暗。门锁在液压撑巨大的挤压压力下粉碎,随后打破玻璃的声音紧随而至,突击队员鱼贯而入。

“FBI!别动!举起手来!”

然而等待他们的并不是瘾君子们的束手就擒,他们抄起桌上的各类枪支朝玄关处疯狂扫射。

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前锋的一名突击队员被瞬间放倒,回敬他们的则是更为凶猛的步枪火力。瓢泼弹雨在屋内纷飞,看起来颇为坚固的墙皮瞬间被瓦解成块,内里的东西倾泻而出,让屋内下起了大雪。

令人窒息的2分钟过去,枪声平息。这处巨大的毒品藏匿据点,以一名突击队员被击中防弹插板为代价,彻底被联邦警察所掌控。

随着突击队员们的防线建立,一群福特金牛座警车把平房围得水泄不通,以保绝对安全。这名负责指挥现场行动的亚裔才从指挥车里跳出来往屋内走去。

屋内的电力重新接通,灯亮了之后的景象着实令他吃了一惊,不仅桌上散落着大量粉末和针管,就连石膏-苯板夹层防火墙也远比标准规格厚实,当然这中空的墙内藏有什么已经一目了然,更多的海洛因、冰毒与大麻草包装,在子弹将墙皮破坏后散落了一地,堆积成山。雪白的海洛因,结成块的冰毒几乎将室内染成了白色,与刚刚进入夏季的加州相比,屋内的情景仿佛还停留在冰河世纪。

“很遗憾,警督,一共5名嫌犯,无一生还。”

“枪支情况呢?”这名亚裔饶有兴致地环视四周,看起来并没有被这个问题所困扰。

“8支Saiga霰弹枪,5支AR-15步枪,10支Ruger手枪,3000余发子弹,比预期多很多。看起来不是5个人的用量,这可能只是个中转站,还有别的人没回来。”

“还有别的发现吗?”

“有,我们在地下室里发现了更多存货,似乎还有很多人员的资料,这里就是一个大金矿。”

正当警督打算下去查看的时候,他的兴致就被一名禁毒署的专员打断。

“请问是威廉·马警督吗?”胖得像头猪一样的专员,顶着脂肪过量的腰圈走上来并问道。

“是的,你们DEA来晚了,出了什么事吗?”

“我们在圣布鲁诺参与了类似这里的搜查行动,但是情报有误,那个地方是空的,我们这才赶来。”

威廉马皱了皱眉头,感到有些奇怪,片刻后,他又说:“你们来这里有什么要帮的吗?”

“不,警督,是你得帮我们忙”专员道,“我帮柯尔特局长带句话,让你指挥完这件事赶紧回12451一趟。这边现在由我们和FBI接管。明天等我们消息。”

“Well,好吧。”看样子,这名雄心勃勃的警督与亲自取证无缘了。


次日早晨,威廉马无精打采地从警署大门走出。他就近找了一家快餐店,要了一份培根加蛋和一杯咖啡,将就着吃了起来。

“早啊,昨晚睡得如何?”满头花白的柯尔特局长在威廉马的面前坐了下来,从头发特征来看,很难想象这是一名仅仅45岁的中年男子。

“睡了0个小时,你呢?”威廉马脸上挤出一丝苦笑。

“一样”柯尔特耸了耸肩,将热狗送入嘴中,“恭喜你,旧金山的缉毒界李昌钰,你立了大功。不出意外,下个晋升季度考核你十平九稳。”

这番客套话并没有让威廉马精神多少,他漫不经心地将话题跳到了下一步:“什么时候召开新闻发布会?”

“这次情况比较特殊,不打算召开发布会,只在网站上发布简报”柯尔特吃完热狗,然后叉起碟子里第一块培根送入嘴巴,“因为问题很大,很不对劲。”

“为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我说你晋升板上钉钉么?猜猜昨天从那幢屋子里搜出了多少‘货物’?”

威廉马想了想:“照我所见,起码200公斤以上?”

柯尔特摇了摇头,竖起了左手食指。

威廉马的惊愕让他的刀叉停在了最后一块培根上。

“吨?”

柯尔特点了点头:“所有墙和的天花板的夹层里,甚至楼梯里,都搜出有‘货物’,地下室那更别提了。而且这还没搜出全部,接下来甚至可能得把整个屋子拆掉,顺便再把花园里的土全翻一遍。”

“一群匪徒,猖狂至极。”

“问题还不止于此”柯尔特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伴随着这一吨‘货物’,还发现了一份涉及100多人的名单。在你昨晚忙别的事情的时候,我们发现这100多人遍布全国各地,东至布鲁克林,北至芝城。待各地FBI紧急搜查的时候,发现他们早已经变成了腐尸——这些人在数个月前都已经死的死,失踪的失踪,简直就是提前知道我们要搞他们。”

“找到有活口吗?——不对,那么为什么偏偏布里斯班中转站被我们抓了包?这是在调虎离山?”

柯尔特摇了摇头:“不论是不是,都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得换个角度继续调查。”

“嘿,你觉得‘公司(The Company)’与这件事有关吗?很难想象除了他们谁还能这么干。”威廉马的兴致一下子便提了上来,迅速压低了声音,生怕有谁听见。

“你说CIA?”说到这里,柯尔特嗤笑了一声,嘴里喷出来的煎蛋碎粒差点糊到威廉马脸上,“哪怕是布鲁克林天天在街边撒尿的都知道,北美地区最大的毒枭就是CIA,第二是DEA。我们联邦警察就是帮他们擦屁股的。”

“但是没有证据,所以,这是阴谋论。”威廉马清爽地笑了笑,将吃空的盘子摆在一旁,擦了擦嘴。

“切,把已经发生的事情的证据掩盖起来,但是碰巧被哪个流浪汉看见了,就叫阴谋论——这话也就只对你说,别跟其他警官乱讲”柯尔特喝干净杯子里最后一点咖啡,然后要了续杯,这点似乎并不足以缓解他的疲劳,“但是认真一点,对于CIA来说,这样也未免太过猖狂,所以我倾向不是他们干的。同理也跟DEA无关,不然昨晚他们就会自己乱起来。”

“万一我们在被暗杀前确切知道是他们呢?当然,只是万一。你知道我在整个生涯中鲜有考虑过这点。”威廉马半开玩笑地说,但不知怎么,他的神色此时变得非常认真。

柯尔特打了个饱嗝,指了指威廉马的胸膛:“无论背后的是谁,当然是一直走下去,威廉,走下去。我知道你在耶鲁大学的时候,看见室友们当着你的面哈冰哈到疯癫;而你的其中一个妹妹为了跟随你的脚步考上藤校,一天最多要吸食三包安非他命保持精力。你为此才入行当缉毒警官。是的,美国缉毒界面临着太多阻力,即使联邦警察只是擦屁股的,还是得有人来干。”

柯尔特说到这里,停顿片刻:“再跟我说一下吧,你的中文名是什么?”

“马自立,Zili。”

“自立,Self-reliance,Independence,独立,独树一帜,很好的名字——我可是专门谷歌翻译过的”柯尔特接过了续杯,“总有一天,有人会成功,有人会飞出乌云,看见太阳。你还很年轻,很强壮,是最有潜质的那批人之一。别让我失望,孩子。至少别让你的琳失望。保持清醒,保持独立。”

“琳?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局长,我跟她分了,她要回UCB继续研究计算机去。”

“Bullshit,什么时候?”

“都快半年前了。”

“操。”


时间转眼来到了一个星期后,宁静而肃杀的美墨亚利桑那-索诺拉省边境地带。

两架西科斯基MH-60K直升机在夜空慢速盘旋着,编队灯关闭,死死盯着边境墙一望无际的另一头。在众人看不见的更上方,还有一架捕食者无人机盯着一片更宽阔的地域。

早在数个小时之前的傍晚时分,这些直升机停在沙地上的时候,威廉马就一瞥过其真容,花里胡哨的电子设备,外挂在派龙架上的九头蛇火箭巢和地狱火导弹,怎么看都不像是州警用的东西——据他所知后者只装备了漆皮掉得跟虎斑似的贝尔407,因为高强度使用,老旧得没有一个步枪手想坐在它的舱侧射击。

与此同时还有成群结队且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在一辆辆福特探索者周围待命,随时准备冲过边境墙闸门。夜视仪里漏出的蓝白色光线像是一只只变种萤火虫。威廉马好几次向周边人员试探询问他们的来历,但却都三缄其口。

无奈之下,他回到一块石头旁,向他的一名随从警司表达了他的疑惑。

“你怎么才来问我?伙计,你知道我最懂这行。”吉米·汤力警司是威廉马大学时期最好的朋友,即便他们今日已经是上下级关系,但除了工作以外仍然形影不离地混在一起。

“知道就说,我快无聊死了。”

吉米一边翻找着饮料箱,一边指了指上方的直升机:“MH-60K,迄今为止最完美的黑鹰改进型,特种部队专用。”然后递给威廉马一罐可乐,又指了指那些士兵:“JSOC,D-boys。”

“什么是D-boys?”

“三角洲部队,他们这身行头我最熟悉,我有他们所有的军规作训服、肩章、防弹背心和八成新的夜视仪——别那么看着我,都是合法渠道获得的。”

“你最好小声点。”威廉马看着他们,不禁感叹“干诶,抓捕一个想投诚的墨西哥毒贩动了这么大阵仗。”

“那可是安东尼奥·金特洛伊诶,大名鼎鼎的卡罗·金特洛伊的直系后代。简报里不是都说了吗,布里斯班的那一吨毒品已经确认跟他们家族有关联,这还是安东尼奥漏出来的消息。今晚可有一场大戏,网飞里根本看不到的那种。”

“也对啊,在证人死光了的时候,一名想改邪归正的毒枭来得正是时候。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了。”

漫长的等待又持续了一会儿,吉米悄悄地从腰包里拿出了一块Gopro,绑在了头上,窃喜地笑了笑:“这一定要记录下来,永久珍……”

突如其来的无线电广播打断了吉米的自言自语,也终结了所有人的等待。

“所有友军单位,请注意,HVI2位于正南方向10km处,有乘车PAC3尾随。Oscar Mike,重复,Oscar Mike。”

所有人以闪电般的速度登车,车队冲过了边境墙,驶向了深邃的黑暗。行动正式开始。

时间为深夜23:18。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