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SK级支配转换情景的发生,又名,《四级研究员与触手石头女朋友的爱情故事,冲冲冲》
评分: +36+x

4:00 a.m.

操!”四级研究员Reder发出一声尖叫。

因为他的手刚刚碰到女朋友Lucy的胸,她就变成了一块长了四只触手的石头,湿漉漉的,她周围的床单因此被浸成了深色。

“我说了要你脱了衣服再做的……那个新研制的稳定锚会让我现形……”Lucy有些委屈地说道,两只触手拍了拍自己的头——好吧,其实她的身子与头没有任何区别。

“你他妈是什么鬼东西?!”几乎是下意识地,Reder的手伸向一旁的手枪,但Lucy抢占了先机,触手优先一步到达——生理优势,Reder感觉自己受到了歧视。

不过,Lucy没有开枪,她把手枪丢出了窗外,然后小声地说:“我们没有恶意……”

Reder右眼皮跳了跳:“’我们’?你们有多少人?从哪里来?目的是什么?”他抓住了她的四只触手,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提了起来。

“啊!我们……”Lucy尝试挣扎了一下,但对于一个一次能做200个引体向上的研究员来说,她的抵抗就相当于一条泳裤尝试将自己从游泳者的裆部挣脱出来,毫无作用。“……我们来自G170宇宙,一共有十亿个体,大部分集中在中国……但我们真的没有恶意……”

十亿?!Reder感觉心脏正在原地跳华尔兹,“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快说!”

“我们……”她的声音小了下去,“我们只是来寻找配偶的……在我们的宇宙,我们都是残疾或者智力残缺的生物,没有人愿意为我们提供温暖的家……所以我们来到了这个宇宙……”

“你们是如何做到增加十亿人口而不被发现的?!”Reder松了松手,让Lucy重新落回地面。

“这很简单……”Lucy晃了晃脑袋,“杀死十亿人……”

操!


6:00 a.m.

当砰砰的敲门声响起时,Serve正在和自己的男友Sam缠绵在床。她有些不高兴地叹了叹气:“你去开一下门,如果是推销牛奶的你就把他打发走。”

Sam穿好衣服,走下楼梯,打开门。

“嘿,老兄,操你妈!”Reder用戴着新型稳定锚的右手给了Sam一巴掌。伴随着不知道是谁的尖叫,一坨绿色不明黏液的汇聚物出现在了地面上,而原来的Sam消失不见了。

“Reder!你他妈干了什么?!你把我的男朋友变成了一坨绿色的屎!”听到动静从楼梯上下来的Serve惊声呼喊道。

Reder只是笑笑,像末日电影里的男主一样,眼神平静而带有一丝惆怅,深邃如同冻结了千年的潭水——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他拿出一块长了触手的石头:“这是我的女朋友。”

随后他无视对方的震惊,对手中的Lucy说道:“那么,我们站点还有哪些受害者?”

“还有不少……我们有得忙活,如果你执意要这样的话……”


12:00 a.m.

站点主会议室从来没有过这么多人,整个站点一半多的人员都到达了现场,当然,还有他们的配偶:或是一台缠满了藤蔓的老旧电冰箱,或是一部长了人类的足的翻盖手机,亦或是一只正在拿后爪挠屁股的狗——天哪,它是怎么挠到的?

Reder感觉自己的脑袋跟充了气的西红柿一样难受,但他还是开口了。他花了大概半个小时为台下的观众——他指的是那些正常的人类——解释,为什么他们的配偶在稳定锚的作用下会变成奇形怪状的东西。

“……大概就是这样,作为基金会的一员,我想我们有必要承担起收容这些东西的责任……”Reder口干舌燥,“我们是光荣的基金会成员,我们应当保护全人类。我希望各位能够帮助我……”

“我反对!”一个异样的声音突然喊到,那是一个三级信息专家,她挥舞着自己的手臂,“爱情是跨越生死和种族的!即使他是一只变质了的酱牛肉汉堡包,我依然爱他!如果你要收容他,那么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吧!”

“你应该被辞退……”Reder还没说完,台下立刻骚动起来。

“我赞成她!”“你不应该收容它们!”“我爱我的男朋友!无论他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的!”……

哦,操,天哪……Reder痛苦地捂住了耳朵,而突然间,他看到了站点主管——那个自带圣光的男人。“主管!你快说句话啊主管!”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主管的身上——对了,主管是单身。

“我认为……就像某人说的,’基金会从不收容常态’,如果你们的配偶已经成为了常态,那么收容就是没有必要的……”他的话还没说完,所有的人都欢呼起来——除了Reder。

“不,我要向O5议会递交报告……”Reder趁着众人欢呼的劲悄悄溜出了会场,蹲在某处墙角,点上了一支烟。

“你最好不要这么做……”突然,Reder看见了一块长着触手的石头——他从没有觉得Lucy的声音是那么的亲切。“O5议会里有8人是来自我们这边的,剩下5人里有三人的配偶也是我们这边的……我们已经掌握了近乎整个基金会……你难道想与整个基金会为敌吗?”

Reder抬起了头,他深沉地望着不远处那片灰色的天空,密集的雨滴从天空坠落。

“我愿意,为了我的正义……”

Lucy似乎叹了一口气,她缓缓地爬到他的肩膀上,暧昧地用触手抚弄着他的头发:“如果是这样,我愿意帮助你。”

“真的?”Reder有些惊诧,他注视着那块石头,一种说不上来的喜悦感觉涌上他的心头。她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

“我想,当O5议会的那几个家伙发现我们的身份暴露之后,他们肯定会下令销毁所有的新型稳定锚的……所以,你必须保留一个在手上。我来为你指认哪些人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将他们杀死,用特制的银制子弹。”

“好!”Reder站了起来,“我们说干就干。”


1:00 p.m.

会场里此时正在进行性解放运动,而正当所有人都要到达生命的高潮时,Reder推门而入。

“我想明白了。”他端出两把KR-37式机枪,学着电影里的样子,向着会场里的众人扫射。大约10分钟后,他确定会场里没有一个活着的外星生物——除了他肩上的Lucy。

旋即他无视那些裤子也没穿好的正常人类,向外走去。

“四级研究员人员,Reder,你被捕了!”两架直升飞机,五辆机动警车,在他还没有离开站点前就包围了这里。他毫不犹豫地掏出了银制破片手榴弹,扔向面前的敌人。

“开火!”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无数机枪口对准了Reder并开始扫射,三枚标准反坦克导弹朝他飞来,但——

Lucy巨大化的触手挡住了所有的攻击!

“天哪,老婆,你可真够得劲的!”Reder震惊了。

“那是!”Lucy自豪地说,“我曾经是退伍的特种军人,但被炸断了一条触手。”

“暂时性撤退!对方拥有部分未知力量助战!”他听到对面有人喊到。

“我们或许应该先寻找一个据点……”Reder释放了一枚烟雾弹,然后在烟雾中寻找载具。“嘿,就你了老兄……”他看见自己曾经违规建造的高速摩托,跨了上去,点火、启动,一气呵成。

“如果是平常的话你一定会打死我的!”他兴奋地对Lucy喊到。

“但这不是平常!”她报以同样兴奋的答案。

他和她在战火中驰骋着,风声紧紧掠过他的耳边,肾上腺素的分泌使他神志清醒。他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哦,现实可真他妈的操蛋。他放荡地大笑起来。


6:00 p.m.

SCP基金会从最上层开始瓦解,所有的高权限人类均被处决。管理制度发生转化。


6:45 p.m.

所有基金会人类员工均被监禁。


9:09 p.m.

G170宇宙生命集体向全人类宣战。


10:20 p.m.

人类人口大面积削减,地球支配权发生变动。


11:39 p.m.

“新闻已经不播了。”Reder躺在床上,周围是几具怪物的尸体。

“我们要失败了?”Lucy依偎在他的怀里。

“不,”他用力摇了摇头,“一切才刚刚开始。”

Reder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什么东西?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东西不是圆的

“哦!你从哪里弄到它的!”

“你猜,”Reder神秘一笑,“是变态的上层叙事给我的小礼物。”

Lucy兴奋地挥舞着触手,缠绕上了Reder的身体。

“我想,我们可以渡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了。”

“是的……来吧,我不怕硬。”


6:00 p.m.

“唔……头好痛”

Reder有些难受地睁开了眼。

“哈哈哈哈!你终于醒了!哈哈哈!”

他看见Lucy——人形的——和他的几个好朋友坐在床边上。一旁的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类似VR眼镜的东西。

“怎么样?”Lucy轻轻吻了吻他的脸颊,“还喜欢吗?”

“等等……喜欢什么?”Reder的大脑像馄饨一样混沌。

“愚人节礼物!全新体感!体会与异常生物做爱的快乐!”她指了指一旁的VR眼镜。

哦!操!

Reder猛然清醒过来!自己他妈被坑了!

“我去你妈的!”他轻轻地拍了拍Lucy的头,“你把我给吓死了!”

“嘿嘿。”她眯了眯眼睛。

“不过,说真的,”他点了点头,“跟触手石头做爱的感觉确实有点上头。”

叮的一声,Lucy的手机响了。

“哦,我去接个电话,你跟他们先聊聊吧!”


Lucy走出房间,来到走廊,她从窗子向外望去——一片祥和,春暖花开,就像是此前的每一个春天一样正常。

“老大,已经按你说的做了,90%的人类已经被处决了。那个……你说过的我的报酬……”

“很好,”她微微一笑,嘴角弯起一抹弧度,“……今天晚上,我会去找你的。”

“谢谢老大!”

对方挂断了电话。

春天到了,又到了生物们一年一季的日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