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解散:全频带阻塞干扰



评分: +30+x

那一天人类回到了普朗克以前的世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文明所占领的地区几乎瞬间失去了所有进行量子实时通信的能力,不仅仅是量子通信,虫洞通信1、中微子通信渠道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原本一片繁华的可观测宇宙,现在如同死一般寂静。现在,人类控制区的大部分地方的综合接收器只能接收到来自130亿年前的背景辐射,大部分时间当地球联邦军人和正在逃难的平民试图接收什么东西的时候,他们只能得到雪花屏和白噪音。

对于正在与基金会舰队交战的地球联邦舰队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失去指挥系统的地球联邦舰队就如同失去了眼睛,但他们相信在宇宙黑幕下神出鬼没的SCP基金会也同样失去了眼睛,现在双方正共享一个黑暗战场。


4857年11月4日

地球联邦控制区各处


那一天,所有正在收看电视上人们都可以看到,十三位西装革履的人类,在地球联邦会议厅前,宣布SCP基金会解散,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事情,异常已解明或已不再存在,人类不再需要基金会,基金会完成了它的使命,千年的帷幕终于被完全揭开,那些曾经被人类所惧怕的事物,那些曾经不可解明的事物,同基金会一道成了过往的云烟。

本来这场战争是不会爆发的,但是随着几位O5议会成员那扑朔迷离的死亡事件和残余反抗吞并站点的摧毁,战争的的导火索再次被点燃,不过这一次基金会不能再像扩张纪元那样站在阳光下,而是像公元纪的基金会那样隐藏在黑暗中。

据地球联邦情报处的报告显示,基金会残部极为分散,但主要分部于银河系,残部成员据不完全统计约一百亿人,已经相当少了,根本无法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更别说对地球联邦造成威胁,只要他们露出踪迹,星际级的杀伤武器会迅速摧毁他们的根据地,地球联邦坚信科技上的优势会压得基金会反抗军抬不起来头。

与其说是战争,不如说是一种变相的搜索与肃清,基金会残部就是藏在建筑物里的武装份子,与地球联邦上演着非对称的斗智斗勇。


5101年2月5日

银河系银心人马座A


很少有人会来这里,自从这里被一系列私人承包商管理后,来这里的人就更少了,即使有人来,也只是想近距离观赏神秘的黑洞或者做一些没什么意义的民间科学研究,那些闯入银心区域的人很大概率会被那些私人承包商的安保人员警告和赶走。

和往常一样,一些巡逻船在银心的吸积盘附近巡逻,搜索“不小心”进入该区域内的平民,然后按照手册上的客套话表现出他们的权力以及他们权力的施行范围,再将他们驱逐出去,每一天都是这样,周而复始,没有人抱怨,因为他们会得到薪水。

大概是因为战争的缘故,光顾银心的不速之客逐渐变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地球联邦的舰队,他们总是来银心提取高温度的尘埃物质作为资源,或者带一大堆入伍新兵来这里宣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这也几乎成了日常,在那些私人承包商看来,最吸引人的是那个大黑洞而不是吸积盘和名义上的圣地。

今天原本也是一个正常的日子,当巡逻组送走最后一批前来宣誓的新兵后,他们便关掉了引擎,随着吸积盘一起绕着银心运动,这也算是一种无聊的消遣方式。但是正当他们认为这枯燥无味的一天要结束时,星航雷达标记出了一个不明物体。

这个不明物体离事件边界非常近,这让巡逻组认为有平民被困在了那里,于是他们展开救援,在事件边界附近将那个被困飞船牵引了出来。

这飞船非常破,而且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型号,里面只有一个座位,在飞船的右侧有一个令他们眼熟的标志:一个圆盾标志,一个环在其中,三个箭头指向中心,下面写着一行小小的字,“SCP基金会制”。

发现对方使用的是老式的激光通信后,巡逻组尝试与被困飞船通信,经过了一段时间对仪器调整,通讯连接上了。

“嘿,有人在吗?喂!”

“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你刚刚差点飞进了黑洞!”

“没事,我能出来。”

巡逻组的人认为他是个醉鬼,于是想把他拖到最近的治安管理区去。

“等等,伙计们,这里是哪里?”

“银河系中心,人马座A。”

“天啊,折腾了这么久又回来了……现在是几几年啊?”

“零一年。”

“四九零一年?”“五一零一年。”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说道:“战争还没结束吗?”

“没有。”

对面的人叹了口气,然后说:“好了,谢谢你们把我拉出来,不过我现在必须得走了,后会有期。”

通讯突然中断,当巡逻组再次回过神来时,那艘小飞船,已经消失不见了。


5101年9月21日

仙女座星系旋臂战线某处 地球联邦恒星战舰“波江座-ξ星” 信息中心处指挥官



与总指挥部的失联发生在几天前,一切是那么的突然,以至于让我们以为指挥部已经被敌人摧毁,不过根据前线部队带来的情报来看,敌人可能使用了某种手段使量子通信彻底崩溃了,这让前线的大部分士兵陷入了恐慌之中,由于量子实时通信的崩溃,我们与编队内其他战舰的的通信方式更替为古老的激光通信,不可避免的延迟导致我们不能快速有效地下达命令,仅仅丢失通信的这几天,派向前线的大部分武装力量几乎都是一去不复返,没人知道我方准确的伤亡人数,同样,没人知道基金会伤亡了多少人,信息中心上甚至连K.I.A和M.I.A都不曾冒出一个。

同样,战舰内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首先是纳米机器人可能带来的潜在故障,这几天官兵们正在囤积维生用的补给营养液和抗生素,恐惧消极的心态如同瘟疫般蔓延,基本的秩序已经难以维持,违抗命令和暴力冲突愈发频繁,我们尚未接触基金会舰队,但我们几乎要将自己打败了。

更加严重的是其他战线中发生的友军误伤行为。从仙女座其他战线中调移的星舰中的官兵都曾透露过他们所在的编队屡次被友军误伤,因为量子通信的失效导致舰载雷达无法标记友军和敌人,甚至导致部分能量武器无法开火。

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敌人是一群聪明的人,他们的确找到了现代战争的盲点,并以此与势力强大的地球联邦对阵,并和地球联邦一起陷入黑暗,而他们似乎更加适应黑暗。这让我意识到,如果要打败他们,就必须按他们的思路来。

在这几天的战略撤退中,我开始查阅资料库中一些古老的关于电子战的资料,无意间看到了一本来自三千年前的小说,名字叫《全频带阻塞干扰》,小说的第一页便是:

在战场电磁干扰形式选择上,本手册主张采用对某一特定频率或信道所进行的瞄准式干扰,而不主张同时干扰一个较宽频带的阻塞式干扰,因为后者对已方的电磁通讯和电子支援措施也会产生影响。
摘自1993年美国陆军《电子战手册》

电磁波在现在大部分人来说都是老掉牙的东西,它的安全系数甚至不如引力波通信,放在现在,即使是一个孩子也能制造出接收大部分频带无线电的装置,公元纪人类曾因为防止他们的敌人截获无线电而在无线电加密密码上大费周章,而且无线电不像引力波或者中微子,很容易被干扰而无法识别。

本来我想一笑了之,但是仔细想想,我们现在不正是在小说中描绘的场景之中吗?

我以前一直认为控制量子概率是不可能的,但当我仔细思考,我发现基金会可能真的拥有这样的科技,让他们肆无忌惮地调控不可能事件的概率,不让电子或者其他亚原子粒子同时出现在几个地方,这种想法令我害怕,但无论如何那种可能都是存在的。

是SCP基金会干扰了量子通信?

我必须赶紧报告总指挥部,在局势更加恶劣之前必须找到解决的方法。

不明目标靠近,所有人员进入备战状态,允许对所有可疑目标自由开火。


5101年9月24日

银河系Kewlpe星云 地球联邦指挥部


摘要


由于量子通信频带遭受全面干扰,星系间编队之间的实时指挥系统无法正常运行,为了能够有效实时指挥舰队,墨丘利计划从即日起正式启动,该计划将调动所有空闲小型超光速载具,向地球联邦控制区以及战区发送信息,所有墨丘利计划内的小型载具都应当使用全频带加密引力波发送信息。
此外,由于量子通信频带的影响造成的大型星际级和空间级武器的无法使用,目前无法为前线编队提供有效支援。
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SCP基金会突破了包围圈防线,那么他们将会以黑暗的宇宙作为掩体,那么我们就别指望再找到他们了。

1101年9月24日


5101年9月13日

SCP基金会Theta-c分部 速逃星系Theta-c小行星带粒子加速器处


这个“真”太阳系很少有访客,即使有访客,他们也要走正门进入,但是有这样一位访客,他从天窗翻了进来。

他一出现,便引起了一些近防部队和机动特遣队的注意,但当他们发现眼前这个小飞船有着基金会的标志后,便将它放行,但是他没有飞向第三颗行星,而是飞向了小行星带。

一艘驱逐舰拦截了它,并与它建立连接,与它对话的人是驱逐舰的舰长,一位公元纪机动特遣队队员。

“先生,我们的资料库中没有你的名字。”

“我并不在乎,我已被世人遗忘。”

“光靠那个标志可不能证明你是基金会成员,先生,你必须表明你的身份。”

“听着,我可没时间跟你耗,现在的局势很紧张。地球联邦舰队已经包围了这里,但是我可以帮你们。”

“帮我们?怎么帮?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可以为你们争取突破的时间,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使用那个粒子加速器。”

“等等,让我联系一下技术部门……”

一段时间的沉默后,驱逐舰回复道。

“首先,你还是必须要表明你的身份,不然我们不会相信你,如果你拿我们的命运开玩笑的话,我们会对你不客气。”

“好吧,我是‘谢仲原博士’,曾经为地球的月面站点工作。”

“这么说,你也是公元纪的人?”

“三千年过去了,但我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您在这期间一直冬眠?”

“不,我在利用一种你无法理解的力量时间旅行,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什么目的?”

“等你带我去了粒子加速器后你就会知道了。”

“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要跟O5指挥部报告,先生,我们不能完全相信你,即使你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时间已经不多了,我认为我们两个人都不想再次看到基金会的覆灭。再说,如果我不被信任的话,我在入职时人事部门给我打的信任分数也不会那么高,哈哈哈……”

谢仲原博士有气无力地笑着,他已经老了,当苍老的灵魂再次回想起曾经的事情时,仿佛还发生在昨天,他一度认为他会与人类文明永远脱离关系,只能远远看着人类文明不断壮大,现在,他把希望寄托于基金会残部,希望能够发挥自己的剩余价值。

对面静默了许久后,回复说。

“我们刚刚联系O5议会失败,只联系到了位于Theta-C的第三行星上的O5-2,其他O5议会成员下落不明,不过O5-2说,可以试一试。”

“那么,就试一试吧。”

小行星带粒子加速器时常发生事故,今天也不例外,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任何救援队入场,围绕事故发生地的都是些基金会驱逐舰,他们正静静地看着一个位于加速器轨道磁环中央的一个小型飞船,那飞船看起来有一些年头了,而且使用的还是特别破旧的冲压式聚变发动机2,而他的主人,此时已经离开了船舱,穿着防护服,飘在磁环的中心,他向驱逐舰的地方看去,并接通了自己防护服上的通信装置。

“谢仲原博士,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在我被轰击成亚原子粒子之后,我会利用不确定性关系飘散到宇宙各处扰乱实时通信,那时候你们再发起进攻,否则就没有机会了。”

“原来……你可以利用不确定性关系……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可能,我说可能,只是为了某种信念吧……觉得这样就可以让我死而无憾的那种信念。以前我因为信念而背井离乡,而今天我再次因为信念被召唤回来,我希望我的一生能有意义。”

“我也理解,毕竟我们都是流过血的人。”

“启动粒子加速器吧。”

这一句话让舰长颤抖,但他还是命令位于加速器太空站上的基金会成员准备暖机。

“我现在就像做绝死斗争的每一位基金会成员一样,等待着命令。”

通信装置另一边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回答道。

“按照你说的去做吧。”

加速器的另一端,中性粒子流被一起发射了出去,并不断加速,直到加速至1010吉电子伏特,以光速冲向留在磁环上的谢仲原博士。

望着那蓝光逐渐靠近,谢仲原博士从容地张开双臂,轻声说到。

“啊,你们看到了吗,那是我梦想中的世界……”

随着一阵强光,谢仲原博士和他的飞船一道消失了。

那一天人类文明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5101年9月27日

银河系金凤花地带战线指挥部


屏幕和几天前是一个样子,要么是红色的“连接已丢失”,要么是雪花屏和白噪音,很少能接收到墨丘利小船的的信息,可以这么说,那些那些墨丘利小船的乘员都是勇士,他们奋不顾身地冲向情况完全未知的战场,穿过飞船被摧毁后产生的尘埃云寻找地球联邦的军队,以几乎自杀式的方法向各处发送全频带的广播。平均一天能回来的墨丘利小船几乎没有多少,它们中的大部分要么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地球联邦舰队,要么就是被神出鬼没的基金会舰队或者被自己人当做敌人消灭,一些聪明人想到了将可移动的虫洞通道拉到前线来方便通信,并成功地击退了部分基金会舰队的攻击,对他们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是,随着那不确定在何处的舰队的不断推进下,那些人最终还是带着虫洞撤退到了后方防线,地球联邦似乎因为即时通信的崩溃和星际级武器的失效几近溃败,在这场战役爆发前,地球联邦军队几乎都靠星际级或者空间级的武器从超视距处摧毁目标,而这一次,他们失去了几乎所有可靠支援,他们只能靠本能来求生。

坐在指挥系统前的指挥官已经厌倦了一直听嘈杂的噪音,虽然他一直认为这是一个轻松的工作,在通信干扰之前,地球联邦在遇到强敌时,面对着几亿光年外与舰队对峙的外星势力,他只要动一动手,激活几个全息投影模块,待锁定完毕,那些舰队就会因为超光速或者物理层面的打击而灰飞烟灭,然后报告说:“目标已摧毁。”

现在,他必须紧绷着神经,全神贯注地听着,生怕错过如何一个可疑的声音,他几乎要因此崩溃了,他的脑子里一整天都回响着滋滋滋的声音,即使是休息时间,那声音也仍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咚咚咚咚咚咚……”一串像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传来,指挥官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便没有在意,但是,当着咚咚咚的声音持续了一会儿,他居然听到了小号的声音。

远古的音乐已经失传好长一段时间了,现在的音乐形式已经发生了改变,音乐不再是由乐器演奏的了,而是电子合成的,现在电子合成的音乐的清晰度和还原度非常高,几乎与那些传统的乐器无异,而且还不会出现演奏上的错误。

“草原啊草原,辽阔草原一望无边……”

指挥官很喜欢古典的音乐,他选择继续听下去,即使它的声音有些杂,但是也丝毫不妨碍他,一边的纳米机器人正在投影同声翻译的结果,但是指挥官并没有注意。

“英雄们骑马飞过草原,哎嘿,红军战士骑马飞奔向前……”

指挥官是在一个气态行星的太空城上长大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草原,甚至没有见过一大片的绿色植物,马这种动物他只在地球历史博物馆内的画作中见过,是一种四腿生物,曾经是人类的载具,指挥官听说地球联邦为它们在地球上建立了保护地,不过指挥官从来没见过罢了。

“姑娘请观看吧,我们前方大路平坦,看这条道路多么遥远,哎嘿,一路之上歌声不断……”

指挥官不由自主地跟着旋律哼了起来,铿锵有力的鼓点和慷慨激昂的号声与歌声震撼着他的心,他在惊讶是什么样的人能写出这样的乐谱的同时,他随着音乐想象自己正骑着马飞驰在草原上。

“草原啊草原,辽阔草原一望无边,英雄们骑马飞过草原,哎嘿红军战士骑马飞奔向前……”

这时,瘫痪了许久的指挥模块居然奇迹般地重启,显示模块上,前线各处的舰队被投影了出来。

“格尔玛斯指挥部,这里是前线,收到请回复。”

“实时通信已经恢复,我们正在重新列阵,但是我们无法掌握基金会舰队的具体位置,完毕。”

指挥官沉浸在音乐中,没有在意。

“基金会舰队正在密集攻击阵线,我方阵线未完全部署,请求支援。”

“重复,我们需要支援。”

“基金会舰队已突破防线,重复,我们需要支援……”

“指挥部,收到请回复……”

实时通信再次静默,唯一不变的是那激昂的旋律,震撼着他的心,让他对外界的事物无动于衷,他想,如果这首歌有颜色的话,那一定是太阳在草原上空升起时在天边映出的血红色。

“姑娘,请放心吧,我们准备迎接敌人。看,红军骑兵纵马奔腾,哎嘿红军坦克冲锋前进……”

最后,这首歌的声音逐渐变小,就好像一支行军的队伍唱着这首歌走向远方,消失在了白噪音中。

指挥官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向指挥部的休息室,在去那里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位从前线下来的士兵,他看上去很疲惫,手中仍紧紧抓着激光武器,眼神中透露着无限的迷茫。

指挥官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这次他不像往常一样询问战场的情况,而是问他:“你对这场战争有信心吗?”

“不知道,长官。”

“人类和人类之间的内战真的值得吗?”

士兵犹豫了一会说:“不知道,长官……”

指挥官笑了笑,坐在了过道窗前的板凳上,望着窗外的星空,再次哼起了那首歌……

从战场的尘埃后面,恒星时隐时现,给血战中的人类文明投上变幻的光影。

foundation

繁华献给过去,开拓才是实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