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說

O5-7抵達了位於Site-19地下最底層,被突破的收容單元。主管Bright連同一名收容專家在此久候多時。

“Jack,很高興能再次看見你。”監督者說道。"抱歉要你久等了,根據協議我得從總部遠道而來。讓我們看看我們在這裡做什麼吧。”

站在Bright旁邊的男人遞了一份檔案給她。"謝謝你,黑條博士Dr. Blackbox。"她看了看他的ID牌後說道。"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你一定就是負責這物品的收容專家了。"

“是的女仕。收容在昨天被突破了。我們疏散了所有不參與回收行動的人員。”

“我看見了。讓我們先從收容單元開始調查吧。”

他們走進了宏偉的立方體房間。房間被一層3寸厚的純鈦金屬包圍著。監督者望向檔案,並開始掠過上面的內容。

“Scp-7448:鮮血巨魔 … Keter … 用於獻祭的處女 … 無與倫比的武術天賦 … 斯克蘭頓穩定錨 … 能隨意在設施走動。” 說完之後她頓了一下。 “我想我得到所有必要的資訊了。”

這怎可能會發生在基金會最大的站點裡? 她好奇著,不知不覺間看著最近的牆壁的右上角,就像它能展示出一切關於她憂慮的有效性似般。閃閃發亮,以金屬之王打造的空白牆壁,反盯著她。

“我們要儘快將它回收。你收到嗎,Jack?”

“Oook。” 佔據著一頭靈長類身軀的Bright博士答道。

“如果你要和那頭異界惡魔對抗,你或許想武裝一下自己。”走進房間的男人說道。他穿著一件寫了6位數字的橙色連身衣。"來,拿著這把槍。反正他們給了我兩把。”

“雖然我不覺得在對抗它的時候火器會有什麼用,不過還是謝謝你。” 監督者說著對黑條露出自信的笑容。然後她扣動了扳機。


Bright博士和O5-7沿著毀壞的路徑來到了餐聽。丑陋的巨魔站在大廳的中央,叉著胳膊大笑。地面被桌椅的殘骸,廚具以及MTF Kappa-13("紅恤衫Red Shirts")散落的灰燼所覆蓋。但餐聽的屏幕卻奇跡地逃過一劫。

安全第一

離最近一次收容突破已經過了
23 小時,57 分 45 秒
讓我們攜手維持Site-19的安全!

O5-7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倒在一堆雜物上。“Alto,快吞下它!” 她說著跑向他並給他一顆從標著'500'的膠瓶中拿出來的藥丸。下一刻全身赤裸的Clef就站在巨魔面前,他的肌肉裡充滿力量,他的眼中帶著決心。O5-7抵受不住從他身上輻射出來的男子氣概而昏過去了。

“哦,你又站起來了,我才想我們已經完事了。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人類!”

“這也是你媽說的。”

“你這卑微的廢物,你怎敢嘲笑我!"SCP-7448咆吼著。 “我會用我的終極技巧摧毀你。”

“能有怎樣的終極技巧呢? Clef問道。 “你怎看都不像會有一個阿。”

“愚蠧的凡人!這攻擊是最強的。你知道那個能隨手召喚刀劍的傢伙嗎?我能揮動他!” 他說道。亞伯穿著他那最搶眼的服裝在空中冒出。巨魔抓著他的腿並揮向Clef。

“你以為我對此毫無準備嗎?” Clef說著從…呃,沒人肯定是什麼地方的地方拉出一名帶著金屬手臂的中東人。他用他作為人盾反射著攻擊者的攻勢。隨著這場驚天之戰達到高潮,Bright博士在吃的香蕉也開始變成褐色了。

SCP-7448從他的鼻腔中拉出亞伯的頭,準備揮出下一擊。Clef在他右邊的屏幕顏色開始變化時瞥了一眼 。

安全第一

離最近一次收容突破已經過了
24 小時,0 分 2 秒
讓我們攜手維持Site-19的安全!

“第四票!” 他聲嘶力竭地吼出這話來。SCP-7448就因為 -50分以及四名職員的投票被刪除了。

« | 中心頁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