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沉默的面包
评分: +19+x
blank.png




剧本:███
原创性:原创
体裁:舞台剧
导演:[未知]

记录者:[未知]


序幕


旁白:我们的故事发生于普普通通的一天。天边的日光依然毫无收敛,也只有制冷剂才能挥挥洒洒的吐出一丝能使人容身的冷气。几乎明确的规矩已化作这座城市的灵魂,并照进了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程式化和仪式感,便是这些市民生命的全部。

(和声)

我们伟大的城市

以秩序为治

希望伴于此

但我们从不冀希望于明日

幕布拉开

旁白:时钟的指针划过6点30分,所有的普通市民们就坐于桌旁,并享用着他们今日的早餐。

但今天的情况并不一样:有这么个男人,今天并没在以往的闹钟声中醒来……

男人坐在斗室中央的饭桌前,望着面前那一碟白面包。他把餐巾仔细的绕在脖子上,举起餐刀,郑重其事。

“感谢祂赐予我…今日的餐食。”他在最后两个字上微微停顿,接着说道。

“看着这么一盘东西…还是与上顿一致的餐食…

已过去了一周,还是更久?难道,放在我面前的不是能入口的食物?

假使‘祂’真的爱我并真的想让我过的更好,那为什么不多加几块黄油呢?”

多么古怪的念头。他犯了恶心。

“我实在是愤愤不平。在旧时我并不能少说半句。可现在怎么却连一个字词无法出口?”

男人的头脑已被这思绪占据。男人的喉咙已被这思绪侵扰。

他想表述自己的想法。

“我的眼光到底望向哪儿?10英尺…20英尺…可曾有过比这更高?”

但他的喉管已被对第二天的恐惧所阻塞。

“我害怕会少说一句话,可我又谨慎到不敢多说一句话。我了解我,我不是会逐字逐句去精雕细琢的人,我没那样心思缜密,以至于我居然说不出漂亮话去挣到第二天涂面包的黄油。”

但这种感觉又从何而来?男人感到惊愕万分。

“哦,我去他妈的!这该死的念头!”

他倒了一杯白开水,想冲淡早餐这不快的旋律。那盘白面包被他全部放进了冰箱中。


面包王国


旁白:而在那寄寓于斗室角落的冰箱里,也有一个属于面包们的王国。这番尴尬的独白全都被那些特殊的住户们听了去。

白面包似乎是从很久前就静静的躺在这冰箱里了。它们围在一处,想商量出新的对策。

“我的兄弟们!那暴徒…那存在于昨日的禽兽…那潜在的罪犯…”半块面包打着哭腔喊叫道,他的身躯还残留着清晰的咬痕,“哦…你们知道吗?他今早再次损害了我们!”

“你怎敢发表如此冒犯之言论?”一块身形硕大的白面包不屑地望着它,“在我这白面包之王面前称兄道弟?你也不先打量打量你自己!”

“物尽其用便是我等的价值。”

众面包间的长者从烤面包机中翻身跃下,它的外皮已微微发黑,这也使得它常常免遭被吞食的命运。

“所以收收那些无用的抱怨吧,你那咬痕便是你还存在于世的证明。”

“那我自然是最没有价值的面包…”一块小小的白面包悲观地低喃着,它刚刚出世不久,过短的烘焙时间使得它愈加不引人注目。

小面包退缩在冰箱的角落,弱弱地发出询问:“想必他已厌倦了我们…”

“只有你这样的弱者才会杞人忧天!”不可一世的“面包王”叫喊道。“你的命运还未开始便已结束,就算是将你置于餐桌中央怕是也不会有人垂怜于你!”

“你这畸形更是令我作呕!明日就会被弃之不顾的残缺者何敢在此摇尾乞怜?你最后的命运必将是垃圾场的余烬或是野狗的口中食!真是可悲…”

大个儿假惺惺地挤出一滴饮用水眼泪。又将矛头转向黑皮面包。

“最后便是你——你这故作理中客的‘老’玩意,我最看不惯的便是你这异端。怎么,你是想活成一块黑面包吗?我呸!你连面包都活不成!”

我甚至不需要通过任何奇技淫巧就能让他乖乖把我送下肚子…一帮可怜虫…它暗自想道。

“现在看看我,看看我是如何行事!我要去拥抱我的黄油兄弟!”

大个儿鄙夷地扫视着它的同胞们,随后推开冰箱门,轻盈地跃到了冰箱的下一层。

幕布半掩

“它说的很对,我显然是不能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缺块儿神经质地附和道。

“我现在就走,去找个僻静的地方等待霉烂掉。”

“你们在这儿待多久都得不到任何结果,你们必须认清楚你们自己。你们觉得自己还算能被咽下?算可口?”

“这和你没关系!”黑皮反驳道。“我们现在就要待在这间困着我们不知几个日月的冰箱中!随你往哪儿去吧!”

它护住了那片青涩的白面包。

缺块儿鄙夷地看着它们,它的内心中有一股无法言说的情感

“你说我要去履行我存在的责任…但你想过吗,我可是被这该死的大他精神所随意遗弃的可怜虫!”

它又能怎么说呢?它们四个曾经聚在一起,如今却分道扬镳。它们一生逆来顺受,而如今它们的命运正伴随着主人的牢骚而泛起波涛。

它又能怎么办呢?它受够了残缺的苦难,现在又该何去何从?

它想到了大个儿的话语,这样的面包,理应就是要去追求更好的口感的,既然它都选择了避开这帮伙伴,那我为什么不呢?难道最好的办法不就是乖乖闭上嘴,然后就这样走开吗?

黑皮站在冰箱的最内侧,也在暗自思索着。

一切的的精心打扮,一切的言行举止都是为了明天…永远在思考着的那个明天。

它转头看着小白面包。

“它们两个都走了…”

“嗯…”

“你肯定看见了打开门后的那处亮光,比这更亮,更温暖…”黑皮比划着。“你不好好想想明天吗?”

“为什么我们有必要去大费周章地思考明天?”


尾声


男人的日常时光已不再平常。他突然惊觉自己的生活再次充满了令他困惑与惊奇的事物。

他似乎已身在异乡。

男人醒来。闹钟缄默不言。

男人洗漱。他不禁萌生出了在进行某种古怪仪式的错觉。他似乎已很久不曾这么做了。

男人端详着自己的早餐。

大个儿兴致勃勃地站在餐盘正中央。它身上沾满了厚重而油腻的黄油,使常人食欲全无,可男人依旧兴致勃勃地望着它。

“今天不试试吃掉我吗?”

男人漫不经心切开了它。似乎并未在意自己的食物突然吐露话语。

“我现在倒是觉得每天吃白面包没什么不好的。”

“难道你能够忍受日复一日的生活也不愿意去尝尝别的滋味?”

“我以前想过,但现在已大不相同。让一个不凡的人掉入庸常的生活来,他断然是受不了的。而要是让庸常的人去体验向上的生活,他自然也受不了。”

“追求?那只是凡者的说辞。你只是不愿意再去做出一些改变!”

“你说的或许也对。”男人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接着面带微笑。

“在我看来,享受平庸未必是坏事。我要是今天吃了黄油,明天想的说不定也是黄油,指不定下辈子就是个黄油虫呢!”

“现在让我们继续早餐吧。我亲爱的白面包。”

然后幕布缓缓落下


我们伟大的城市

以自由为治

明日复明日

我们的旅途将开始于明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