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Fyodor
评分: +11+x


Fyodor

别名: 狗脸男·乔乔、等待花开的守望者。

概要:Fyodor是一个老实、稳重的P·T巴纳姆畸形秀演员。因为他有遗传自他父亲的多毛症而且只有四五颗牙齿,所以被人们说像是一只凯斯梗,他有时会为此感到烦恼。他在工作时会穿上俄罗斯骑兵服,然后向观众吠叫。他的老板对外宣传Fyodor是猎人意外发现的野人,是人与犬的后代,而且没有智力。他默认了,因为他以此为生。在希腊的一次演出中,他终于忍受不住非议并和他的老板进行对峙,这位残暴的资本家杀害了可怜的Fyodor,为了掩埋真相,巴纳姆宣称他死于肺炎。

可怜的Fyodor拥有着远比常人更加耀眼的相,他不应该就此沉睡。

所以我为他戴上了草帽,为他穿上了崭新的布衣,并用稻草遮住了他的脸庞。他再也不用为此而难过。他告诉我他只想要平静,我便将他立在麦田之间。如同稻草人一般的生活是他想要的平静,我想。

威胁:威胁小。

只希望过着平静生活的Fyodor,又怎会打扰别人呢?我们别打扰他的生活吧。

利益:距离第一次见面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吧——我重新回到这里时,我看见了他,我很高兴他能和鸟儿交上了朋友,至少这不会让他太孤单。有一点不同的是,他的心房被种植了一株兰花,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兰花,我从花的相中看见了“希望”。

“出于火,并终将归于火。”我不知为什么我会想到这句话,我有些恍惚了。

他向我讲述了他这阵子的所见所闻,这使我很快乐,他是一位不错的讲述者。他说他看见了身披野兽外衣的家伙在与背叛了黑夜之人进行着斗争,花儿到处都是,但没有见到希望。孤立的他只有伫立在风中,但还有鸟儿与他作伴。后来,夜里的家伙找到了他,并为他种下了那朵花,我在那花的相中找到了熟悉的味道。

我从他的描述中,看见了命运的痕迹,但很浅。我看见了斗争,不过与我不同,那是能够感受到的强烈的气息。他并非是从我中来的,却与命运作斗争。

地点:可是不知为何,最近我感觉不到了他的存在。他从来都在那儿,不曾离去。我知道他在哪儿,但我很难找到他——是风的缘故?我不知道。我想找他谈谈,或继续听他的故事。

当容貌变得模糊不清时,我感觉到了似曾相识的意味,但我很快就否决了。没有人是一样的。趁着印象还没有散去的时候,我尝试着去找他,但我只记得了鸟儿的声音和心跳,再无其它。我认为他遮蔽住了让人歧视的容貌,同时也模糊了我们之间的痕迹。或许,我应该继续前往寻找下一个有趣的相了。

我或许看不见那花儿的盛开,我为此感到遗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