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日1:超·虎胆龙威

报告:Michael Edison博士

摘录自O5-█进行的采访,涉及Edison博士参与事件234-900-暴雨之夜-1。

O5-█:晚上好,Edison博士。

Edison博士:晚上好,先生。

O5-█:请坐。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Edison博士:……我没惹上什么麻烦吧,对吧?

O5-█:不,当然没有。这只是个标准程序。

Edison博士:哦。那好吧。那可以,我猜。

O5-█:很高兴听你这么说。现在,告诉我,事件发生时你到底在哪里?

Edison博士:好吧,我看看……我想当我听到爆炸声的时候,我正在喂SCP-391。由于担心我的安全,我逃到了最近的安全站,却发现里面的安保人员在我到达之前就已经死了。

O5-█: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Edison博士:不知道,先生。每个人的后脑勺上都有一个很大的伤口,但是看起来好像他们也没有拔出武器什么的,所以我想他们没有还击。

O5-█:有意思。那你做了什么?

Edison博士:好吧,我仔细看了一下安保监视器,很快就意识到我们都有多[数据删除]……嗯,我是说,我们处在一场大规模█级收容失效中。我试着手动激活自毁序列,但起爆系统显然被破坏了,无法做出反应。所以我通过对讲机发送了一条信息,命令所有必要的人员撤离,并命令所有剩余的安保人员进入高度戒备状态。 

O5-█:然后呢?

Edison博士:好吧,然后我注意到SCP-353(已经突破了收容)被一些蒙面人护送到了[已编辑]部门,在那里我们保存着所有Site 19来的生物危险材料。所以我……呃……

O5-█:嗯?你做了什么?

Edison博士:我……跟着他们。虎胆龙威风格的。

O5-█:……你再说一遍?

Edison博士:是说我跟着他们。一个人跟着。我在站点到处跑,捡起所有看起来很有用的东西,用我对Site-17的熟悉把那些蒙面人一个接一个的杀死,然后在高潮的紧要关头在净化室里和SCP-353决一死战。

O5-█:……

Edison博士:……

O5-█:……那天你有没有可能“忘了”吃药?

Edison博士:……有可能?


Edison博士焦急地盯着他的手表。他知道没多少时间了,而914有节奏的咔哒声使他更加意识到这一点。 

然后咔哒声停下了。小铃一响,Edison就心跳加速了,这让他知道是时候检查一下他的小“实验”了。他紧张地滑开门,看了看结果。

起初,他不知道该怎么想。乍一看,它似乎是一顶橙色的头盔,形状和他目前戴的防弹SWAT头盔相似。 它甚至还有和他自己的头盔上贴着的一样的“……特性”标签。但经过进一步的检查,他注意到随带的巴拉克拉瓦帽似乎是由橡胶制成的,而且在嘴应该在的位置有某种形式的呼吸器。 

博士挠了挠头。“好吧,当然,成功了。”

突然,Edison挂在皮带上的无线电开始响了起来。 “嘿!你!”它说, “那边的!914旁边那个!”

Edison叹了口气,把那顶橙色的头盔交给了他的助理,他也同样穿着SWAT装甲。“请把这个和头盔3一起放进914里用‘超精加工’,好吗?我得接这个电话。”

助手一言不发地接过头盔,僵硬地把它放进了914的输入间里。 

与此同时,Edison利用这个机会接通了无线电。“你好……?”

“你他妈以为你在做什么!?”另一端的男人尖叫着。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收容失效而你在玩过家家!你觉得那是个好主意吗?!”

“嘿,嘿,别担心我了,”Edison回答。“听着,一切都在控制之——好吧,一切都不受控制了,但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不是担心某个孤军奋战的叛逆动作片明星之类的……事情。你应该在一切搞砸之前离开这里,因为如果我阻止不了病媒,我们会死的。”

“好吧我是很想……但我被困在一个安全站里了。我身后的天花板倒塌了,所以门卡在一大堆……呃……”

“……什么?那是什么?”

“苹果籽。”

“啥?”

“一大堆苹果籽。”

“……对不起,我没太听清楚。你刚刚说你被困在一堆苹果——”

“是的,苹果籽!”男人尖叫着。门被卡在他妈的一大堆他妈的苹果籽后面!到底为啥有那么多苹果籽我不能承受这些苹果籽所有苹果籽日日夜夜夜夜日日而我再也不能忍受了为什么他们就不能苹果籽苹果籽苹果籽!!!!!

Edison暂停了一会儿让那个男人冷静下来。他能听到无线电里传来微弱的呜咽声。“……我也很高兴见到你,King博士。”


报告:King博士

摘录自O5-█进行的采访,涉及King博士参与事件234-900-暴雨之夜-1。

O5-█:现在,King博士。据我所知,你于事件中在引导信息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你能准确地描述一下你想要达到的目的吗?

King博士:嗯,我主要就是想找点什么让我不去想那些……那些……那些让我被关进去的,你知道那是什么。我是说,除了看监视器和用无线电给别人打电话以外,我没有别的办法了。我真的要把它交给设计安保系统的人,那个安保系统是最先进的!我觉得整个基地没有哪怕一个盲点。我是说——

O5-█:……是的,是的,安保的艺术是一门迷人的艺术,但我更愿意听到你参与Edison博士最近的……“冒险”。

King博士:哦,那个啊……[注:King博士似乎对此感到明显的痛心]嗯……我发现Edison和SCP-912一起,在用SCP-914制作某种“超级装甲”或什么东西。他解释说SCP-353正在前往[已编辑]部门,事情会变得更糟一百万倍,除非他阻止她。

O5-█:……我明白了……那他是怎么计划做这件事的?

King博士:嗯……他从来没有解释过整个计划,但他向我保证这是非常聪明、复杂、经过深思熟虑的。



“我要做一些非常聪明、复杂、经过深思熟虑的事情来阻止病媒、拯救世界!”Edison博士在继续沿着走廊疾驰时说。“当我知道具体是什么的时候会给你回电的。”

“那个我不想煞风景啊,小子,”King博士说, “但是病媒在五层楼下,而分裂者实际上就在那里。你得以音速移动才能及时到楼下去。”
 
Edison笑了。“谁说楼梯的事了?”他在他一直寻找的门口急刹车,走了进去,发现自己在一个巨大的白色房间里,唯一的特点是一个蓝色的小风车,放在一个底座上。

“哦不……”King博士说。 “你一定是在逗我……”

“好了!”Edison说。“我要用161钻一个到[已编辑]部门的洞,一次一层楼,然后从前面攻击他们,直到912追上来从后面给他们一个惊喜。”Edison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个小喷壶,用它来让一系列红色的安保激光可见。“但首先,我需要表演一些挑战死亡的杂技来穿过这个无形纵横激光阵,不然我就会被炸个脆的!”

“呃Ed?你知道我可以——”

慢慢地,Edison朝门口退去,开始挥动双臂并数数。“一……二……三!”

就这样,博士疯狂地冲了过去,完全没有腾身做出一系列能让Edison像一只优雅的蝴蝶一样在激光中穿行的、令人惊奇的腾空前翻。博士因尴尬而脸色发红,因为他摔趴在离最近的激光有十英尺远的地方。

“好吧……我要在你自杀之前关掉这些东西。为什么我们会有个这样的房间?”

“不清楚。这大概是Bright的项目之一。”Edison一边说一边直起身子。“但无论如何,现在161将掌握在我手中,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拯救基金会!”

然后一只九尾狐试图咬掉Edison博士的睾丸。


摘录自SCP-161的临时收容室(原SCP-████收容室)的安保录像,详细描述了Edison博士和SCP-953(狐狸形态)的遭遇,并附上了来自安全站█的King博士通过无线电的评论。

SCP-953(狐狸形态)从后方擒获Edison博士,把他撞倒。953随后试图移除Edison博士的装甲,这样它就能[数据删除]。

Edison博士:哦我的天她到底从哪儿出来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SCP-953:[咒骂语]!你怎么敢[已编辑]!

King博士:为什么她这么恨你?!

Edison博士:我怎么知道[咒骂语]做点什么老兄!

King博士:我能把激光重新打开,但——

Edison博士:我不在乎——哦上帝,我的[已编辑]!她抓到我的[已编辑]!


“你没事吧?”King博士说,他的声音因无线电干扰轻微失真。

“如果你是说,‘我还活着吗’,那就只是勉强了。”Edison博士呻吟着。“伙计,我真不敢相信那个婊子还在为那个发狂……”

“关于什么?”King博士说。

“好吧,你知道那个关于不要叫953‘Kitsune’小小的免责声明吗?”

“嗯哼?”

“我只想说我看太多动漫了就这样。”Edison博士试图从他蹩脚的笑话中发出微弱的笑声,接着是一声深深的、刺耳的咳嗽。“她还在那儿不是吗?”

“是的。就在门口。”

“可能在等着我开始跑……该死的……”博士慢慢地开始从地上撑起身,结果鼻尖被其中一根收容激光烧掉了。“好吧,至少我还能动……”

“坚持住,Ed。我会试着找个人来接你。”

“不可能的,博士。”Edison喘着气。“我们还在上班,记得吗?” 

“是的,但……”

“听我说,该死的!”博士喊道。“不管怎样,一切都要见鬼去了,那么,如果我在尝试某种荒谬的‘动作片主角’计划的时候死了你还在乎什么呢?这种灾难一生只会发生一次,如果我闭着眼坐在角落里,我会被诅咒的。”

“你在试着告诉我什么吗?”

“我在试着告诉你什么吗?我在试着告诉你什么吗!?是的,我在试着告诉你一些事好吧!”Edison博士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比赛日,King。而这不只是一场比赛,King,这是世界系列赛,我们为了史丹利杯而战。另一队领先一个外野球。现在是第九局下半场,满垒,第四球,我们的明星球员被罚下场,而大家伙将要在场上造成一些破坏!

King博士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是想要金牌,还是要和剩下那些失败者一起罚点球?!”

“……我甚至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King博士说。

“这就是我想听的!”Edison博士说。“现在,数到三,我要你关掉收容激光,这样我就能拿到161.准备好了?”

“等等,我从没说过我会——”

“1……2……3!”

在一瞬间,Edison博士直挺挺地跳了起来,冲向风车,忽略了无数伤口的刺痛。过了一会儿,953冲破了门,开始追赶他。

“从那里出去,Ed!”King博士说。

“不!我处于优势!我能做到,我能做到,我能做——”


安保日志-█████-2

摘录自[已编辑]部门的安保录像。

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大概是Edison博士)从天花板上掉下来,降落在[已编辑]部门的男厕所里。 一声响亮的‘啪’声被听到,这意味着Edison博士折断了他大部分,如果不是他全部的骨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