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日部分1:咀嚼,吞咽,呕吐

“真漂亮啊,”Lesley Mause博士如是宣布,放大了在她监视器屏幕上蠕动的细胞。

Drake博士回头看了看,依然带着和过去半个小时一样无聊的表情。“这是呕吐物。” 

房间的另一头,两个头一齐像鹰一样转动,盯着Drake博士。特工Rose和特工Walker,安保人员。 每次Drake博士张嘴时,他们都会这么做,每次都带着近乎兽性的敌意。两名太阳之子的前成员在客观上令人毛骨悚然,她回忆道。你可能会认为他们是双胞胎,但他们长得一点也不像,即使他们的举止几乎相同。Rose(一个男人)面色苍白、中性化,而Walker(一个女人)散发出一种古典的魅力,皮肤黝黑如沥青。她已经和他们一起工作了近两年了,而她对他们的感情就像对两只小猫一样。而且,是两只极其凶残的小猫。 

另外,他们对Drake的恨几乎和她一样深。 

“是的,”她赞同道,“这是呕吐物。但那并不妨碍美啊。” 

她再次放大。Drake指着灰绿色的一滩里的一块组织。“那是根骨头吗?”

“的确,”Mause说。“Alces alces。它们不是我们的绿色朋友唯一吃的东西。我发现了至少三种不同种类的松鼠。和可能是松鼠的东西。但大部分的骨头是Alces alces。”

Drake向后靠在椅子上,把腿架在他面前的桌上。“Alces alces是什么?”

她提前转了转眼珠。“一种鹿科动物,一种狍。在北美,当然,被称为……驼鹿。”

Drake窃笑着。“驼鹿,嗯?”然后再次窃笑。“驼鹿。”

Mause向Rose和Walker眨眨眼。 他们带着同样几乎没有压抑的愤怒神情。Mause,就她而言,只感到轻微的恼火。大多数人都知道不该在Rose和Walker面前说那个笑话,但Mause几乎每隔一天都能听到它。自从她被调动到特别侦查和研究特遣队M-Omega-773——或者说,就像现在被其他基金会成员如此机智地称呼的那样,“致命驼鹿队”,她早就摆脱了该被诅咒的命运。

她已经被和其他人一样从研究小组M03-Gloria抛弃了,当O5们决定他们不想让其他人深入003的时候,她直接被安排到了M-Omega-773,正好赶上那场灾难。在此之中,她——和团队里的每个成员——都跌跌撞撞地穿过Site 19的走廊,疯狂地警告每个人,他们来是为了“提防致命驼鹿”。她自己拿着一把猎枪在食堂里守了两个小时,直到安保人员给她打了镇定剂,然后把她绑在床上直到效果消退。

模因。她恨模因。

“是的,”她说。“事实上,是阿拉斯加驼鹿。A. a. gigas。这和我们捡到它的地方很吻合。当然了。”

“里面没有大脚怪的骨头吗?”

“没有。”她盯着自己的监视器。“我很遗憾地说,我们不太确定这件事是否和1000有任何关系。”

Drake看着视频监视器。“但看看它。看起来像一只绿色的大猩猩。”

“SCP-1000实例有棕色、黑色、红色和白色的,”Mause说。“它们没有绿色的。”

“不过,”Drake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之中有一些联系。继续找。”

Mause忍住了她的叹息。技术上说,Drake的确比她强。加入致命驼鹿队意味着你获得了一些相当重要的SCP的高级权限,但在这些小范围之外,你只剩基本的1级访问权限。以及随之而来的尊重。这无济于事,因为小队的大部分分派听上去都是可以生来可以模仿的。‘血石’。(也被称为幻觉红宝石,尽管它实际上不是红宝石。)被美化的机械食人鱼饵。生物母板。(‘那003能运行孤岛危机吗?’天哪,你会觉得这些人从来没有走出九十年代。)大脚怪,看在上帝的份上。还有,当然,那个该死的驼鹿……之类的。 

现在,那个在监视器画面上的临时收容室里走来走去的怪东西,暂时被归类为异常人形TXCD-R。 

她过去半个小时一直在分析那东西的呕吐物。就在几天前,TXCD-R在阿拉斯加被发现,并屠杀了半数被派去捕获它的特遣队,然后突然变得温顺,让惊慌失措的幸存者们把它装进一张网里转移到Site 17的临时收容辅助设施。

它真的是很美的呕吐物,充满了她从未见过的、拥有彩虹般色彩的生物。即使是TXCD-R也有它自己的美丽之处。她看着它踱步,一只庞大笨拙、七英尺高、形似一只类人猿的东西,身上覆盖着可能是一种活生生的苔藓, 铁锹一样宽的牙齿从嘴里伸出,就像倒着的象牙。“苔藓”生长的如此之快,如果你有耐心的话就能看到它在动。闪闪发光的小眼睛从苔藓帘下——不只是从它的“头”——向外张望。小小的辅助肢挥舞抽动着,不时伸出来清理不停生长的苔藓。 

在她看着的时候,TXCD-R弯下腰,今天第九次吐了出来。

“又来?”Mause挠了挠头。“到目前为止,它几乎把所有吃过的东西都吐出来了。从我看到的骨头来看,那是它过去一周吃的最后一顿饭。”她又看了看屏幕。“它没有消化任何东西。这里这些东西没有像你想象的在胃酸中呆了几个小时那样被分解。它们有咀嚼的迹象,没有别的了。它是病了还是怎么了?”

“我告诉你了,”Drake说。“它上面到处都是大脚怪的指纹。”

“明天,”Mause说。她把椅子往后推。“我明天再看。”


视频日志节录,观测摄像头6320945(异常人形TXCD-R临时收容室):

0700:TXCD-R继续在收容室内来回踱步。

0756:TXCD-R突然停止踱步并完全静止直到0811

0811:由Site-17主要部分爆炸事件导致的电力波动。TXCD-R开始反复撞击其收容室的墙壁。本地警报器响起。

0813: 特工C. Rose和特工I. Walker打开收容室左右端口,多次用镇静剂飞镖射击TXCD-R。TXCD-R除了撞击收容室端口外未对射击做出反应。

0815:特工Rose和Walker停止射击TXCD-R。TXCD-R继续撞击其收容室墙壁。

0827:外部电源丢失。切换至应急电源。TXCD-R继续撞击其收容室墙壁。


Mause跌跌撞撞地进入主观察室,眼睛昏暗。Rose和Walker正在等她。 

“发生什么了?”她说。

“Site 17收容突破。未知分裂者部队。暴雨之夜情景。助理Adams目前正在协调人员,”Rose说。

“这个辅助站点还没有收容突破。暂时的,”Walker补充道。“TXCD-R将在大约十分钟内突破其收容室的墙壁。”

“Drake博士哪儿去了?”

“去帮助暴雨之夜场景了,”Rose说。 

“分裂者,”Mause说。“暴雨之夜?多久了?”

“三小时十一分钟,”Rose说。

“三小时?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最佳身体机能需要充足的睡眠,”Rose说。

“而且,”Walker说。“我们谁都做不了什么。我们没有装备来组织TXCD-R突破收容。我们奉命只要TXCD-R还在就留在这里。一旦TXCD-R逃跑,我们将试图阻止它。当我们失败后,我们将会追踪它。”

“正如你所见,”Rose说。“在接下来的九分钟里,直到TXCD-R突破收容之前,都没什么好担心的。而且睡眠是很重要的。”

Mause摇摇头,看着异常人形TXCD-R把自己撞在收容室的墙壁上。又一次。然后又一次。

“不过,就目前而言,”Rose补充说,“你应该穿上防弹衣。以防它饿了。”


视频日志节录,观测摄像头6320945(异常人形TXCD-R临时收容室)和观测摄像头6327641(临时收容设施17-K,外部):

1132:TXCD-R突破收容室。

1134:TXCD-R离开临时收容设施17-K并朝Site 17方向前进。

1135:TXCD-R被手持S2-05型猎枪的特工Charles Rose和特工Iola Walker拦住。特工们多次对TXCD-R开火,无效果。TXCD-R通过物理冲击暂时使特工Rose和特工Walker失去了行动能力。 

1136:TXCD-R继续向Site 17前进。

1140:Lesley Mause博士离开临时收容设施17-K,唤醒特工Rose和Walker。Mause、Rose和Walker进入附近的车辆并开车跟随TXCD-R。 


他们几乎一路跟随TXCD-R到了Site -17。几座中心建筑冒出了浓烟。TXCD-R停在路中央,就在Site-17的一栋建筑面前,一侧被几次爆炸完全炸毁了。尖叫声从里面传出。 

Walker把车停在一个和生物保持敬而远之的地方。TXCD-R跪在路上,好像在打什么手势。 

“它在干什么?”Mause问。

“它在进食,”Rose说。

Mause盯着那个浅绿色的生物。它的确似乎在吃什么东西,除了……它的嘴里什么也没有,它的手举着什么不存在的东西放进嘴里。

“它在吃什么?”她问。

“一个SCP-870实例,”Rose说。

“那个只有精神分裂症患者才看得到的怪物?”

“是的。”

怎么知道的?”

Rose耸耸肩。

TXCD-R猛地抬起头。闪烁的眼睛在覆盖着它身体的苔藓帘下随处可见。 

然后它起跳了。.穿过被炸毁的墙,跳过碎石,进入Site-17建筑内。 

“好的,”Mause说。“太好了。它现在要去哪里?”

“这不是很明显吗?”Rose说。“它饿了。”


SCP-472收容室的视频/音频记录

1149:异常人形TXCD-R突破收容室。TXCD-R似乎没有受到SCP-472的任何影响。TXCD-R简单查看了SCP-472并将其从底座上移除。

1150:TXCD-R似乎在抓着SCP-472的同时用爪子在空中挥舞。在它的爪子末端,红色的肉出现,喷出血液,显然是从半空中挤压出的。TXCD-R咬下这块肉并拉扯。更多的肉出现,伴随着撕裂声,血溅在收容室的墙壁上。 


当她听到尖叫声时,Mause正站在这个崭新的、还在冒烟的Site-17入口前。一种长而低的、不似人类的尖叫声起起伏伏,仿佛是一种永恒。

“天哪,”她说。“那是什么?”

她能听到她的心跳——咚咚、咚咚——太大声了,在她的脑中—— 

Mause看着Rose和Walker以求确认。她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在想同一件事。

“SCP-472在尖叫,”她说。


SCP-472收容室的视频/音频记录

1151:TXCD-R用它的爪子和牙拉扯、撕裂,直到一块两米长的肉出现,从它[依然不可见]源头分离,然后掉到地上。肉似乎是器官的集合,包括三颗仍在跳动的心脏。
1152:TXCD-R离开收容室,身后拖着那块肉,仍然拿着SCP-472。在离开收容室时,它从肉上撕下一块并吃掉。


视频监控录像记录
地点:检查点摄像头,进出通道H-01

1158:TXCD-R经过摄像头,依然携带SCP-472。肉不再可见。它在进出通道被Carl Drake博士拦住。Drake博士喊叫对TXCD-R发出挑战,告诉它“它不会通过”。Drake博士详细说明了他拥有一个SCP项目。他拿出了一个小金环,后来被鉴定为异常物品56428609[之前由Drake博士分类,除了不寻常的化学成分外没有任何特殊效果]。Drake博士一边高喊着“荆棘王冠,启动!”一边把圆环放在头上。异常物品56428609发出一束炽热的光。

1159:TXCD-R通过攻击性咀嚼咬掉了Drake博士的头顶。TXCD-R吃掉了Drake博士的头顶和异常物品 56428609。TXCD-R从打开的进出通道离开。

1200:没有进一步活动。


“它在吃SCP,”Rose说,一群其他特工带走了Drake博士的尸体。“这就是为什么它杀了一个SCP-870的实例。并带走了SCP-472。它是食物来源。”

“不错的理论,”Mause说。“也许这就是它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的原因……也许它不是为吃东西而建造的……呃,自然的东西,没有更好的词了。当然,它为什么能够控制SCP项目呢?472和870没有任何共同点。又或者那个异常项目。自然的东西之间比异常的东西有更多的相同之处。怎么会有东西进化到吃异常物品呢?”

“也许它没有进化,”Walker说。“也许它是被创造的。”

Mause耸耸肩。“我猜在我们把它抓回来之前我们不会知道的。”

“那我们就开始吧,”Rose说。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