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爆炸”行动
评分: +44+x

今天属于那种似乎永远也过不完的早晨,时间像是掉进了无尽深渊。

我坐在星巴克二楼的露天坐台,用汤匙有一下没一下地搅拌着咖啡。海风带着咸腥的气味拂过,几只海鸟飞翔在渔港上空啁啾鸣叫,渔船的汽笛没完没了的制造着尖锐噪音。

此时星巴克里人很少,一个穿红色格子衫的程序员顶着黑眼圈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四个西装革履的职场精英坐在平板玻璃墙侧的卡座,桌子上摆放有蓝色文件夹,四人脸上都挂着塑料一样的笑容。

就在这时,老板走进了咖啡厅,就像一个夏日午后的美梦。有那么一个瞬间,时间仿佛都定格在她推门而入的时候。

她穿着黑色的西装,身材修长,湖水般深邃的眸子蕴藏着某种锐气――使人为之颤栗的刀刃一样的锐气――不过淡褐色的齐肩发很好的隐蔽了这股锐气,增添了几分成熟女性的风韵。

看见她抬头注意到了我,我就转开了视线。在听到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后,我又往沙发里缩了缩。

“你来星巴克就只是为了喝杯咖啡?”老板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真像个变态连环杀人魔。”

我轻嗅她身上传来的香味,将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对我来说,闲暇时间来一杯掺青柠汁的威士忌提神比咖啡更好。”

“你跟谁学的喝这种玩意的?英国人?”

“没错,以前在伦敦驻扎的时候认识几个BOS1的光头佬,跟着学会的。”我放下杯子。“不愧是GOC头子,这都知道。”

“行了,客套到此结束。”老板调换了叠架的双腿姿势,黑丝将她的腿形勾勒得匀称诱人。“保密措施?”

我点点头,掏出手机倒扣在桌子上,背面是一个小型的隔音奇术阵。“我可以告诉你外面四辆轿车三白一黑,楼下穿格子衫的人熬夜过度,靠窗的四个人身体状态不是很好,显然经常纵欲。说吧,什么事情。”

“你的队伍要去上海捣毁一个蛇之手的据点。远东分部的两支攻击小组会配合你们的行动。这次行动……比较反常”

“听着呢。”

“简单的说,近一段时间,P2D2的研发部发现了东亚境内的电子概率云密度不正常,违反了已知的量子物理学。”

“研发部那群唯心主义者还在试图用量子叠加态预言未来?”我坐直身子。“他们用M理论框架构建时空背景超引力模型就违背量子力学原理了,得亏玻尔死的早。”

“哦?”老板明显吃了一惊。“我没想到你对量子物理学还有研究。”

我耸耸肩:“略懂,继续吧。”

“就我所知研发部是进行弱观察和间接预测,观察者所引起的量子塌缩非常微小。”老板说。

“那蛇之手又干了什么事?”我夹起杯中的方糖放进嘴里。

“你应该知道波函数的模的平方就是某个粒子在某处出现的概率密度。理论上概率云与整个宇宙一样大,但无论怎么计算,也只能在原子核附近的位置才具备观测的可能性。但是现在观测到的发散电子都呈往原子核中心集中的异常现象,能被直接观测引起塌缩的电子快速增长,毫无规律可言,而且。”说到这里,老板像故事大王讲到剧情高潮时卖关子一样停顿了一下。“就连普通物理实验室里的低频波设备也能较为准确的预估粒子的动量了。”

“在不影响位置的前提下?”

老板严肃的点点头。

“让电子在其他地方被发现也不是不可行,但是需要足够的能量进行物质波共振。当然这也只是不具备充分条件的假设,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意味着……”

“有人在改变现在无法观测的未来,试图将其塌缩成可见的现实。”老板盯着我说道。

我把最后一块半融化的方糖塞进嘴里咬碎。“随时随地为您效命,老板。今天晚上我们就空降过去用CL-203塞满任何看起来不对劲的地方,然后把一切归结为煤气爆炸事故。”

她露出微笑:“那么你们就死定了。”

哦,这该死的甜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