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角

谈话内容来自█████警察局回收的磁带

“好吧,让我们再来一次。我知道你直接参与,并被记录在案,就让我们假设我不是白痴并且知道你是有罪的。所以让我们简单点怎么样。我想知道的是:你在为谁工作?”

“……”

“……好吧。那么我换个问法。你为之工作的基金会是什么?”

“……”

“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设法恢复了许多文件。你是个无理想主义者,雇用枪手,你接到调遣,任务参数……这看起来非常,非常糟糕,朋友。就像,恐怖分子那么糟糕。你知道这些天恐怖分子都发生了什么吗?我们可以把那称之为一个……运输事故,并把你丢进你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洞里。你从没见……”

“你根本不知道黑洞是什么。”

“真的?那为什么不让我见识一下呢,硬汉?”

“你有没有见过什么人被蒸发?不是被爆炸或其它什么东西弄成浆,而是真正的汽化。仅仅几秒钟就散布在房间里,还想要尖叫?我不得不对和我一起享用午餐的人开枪,对借我火点烟的人开枪,因为他们身体里有一种从内到外把他们的神经系统吃个干净然后把他们变成散播瘟疫的强奸犯的鳗鱼。我在一个接触不到外人的封闭牢房里呆了一周,想知道我的皮肤上是否开始出现肿块,如果出现那么就意味着我会极其缓慢的退化成一些比动物还要低级的东西。如果你想继续吓唬我,你需要把你的游戏从那点娱乐性质的水刑提升些档次。”

“你他妈到底在说什-”

“你们谁都没得到它。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你要放开我。我不是什么随便什么人离开时就能随便丢在地上的玩具。特别是当你拿走了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的时候,Danbury特工,而且是从一个不愿分享它的人那里拿走了。”

“啊,我明白了,在高层有朋友?你不是第一个尝试来……向我哭诉有怎样怎样的关系,靠一个电话就能办到这样或那样的事的人。想知道这会有什么结果吗?我不在乎。你不是在与什么猪操的片警打交道。我不受那些傻逼得行为准则的约束。我的职责就是保护国家安全。这段时间里。所有事都是次要的,包括你的幸福和人道待遇。”

“正如我所说的,你需要进步一点。时间太久了,这意味着他们决定不会干得过于漂亮……你可能要作个选择。”

“你他妈的……想要我把这个关了。坚持住吧小混蛋,我几乎没对你做什么。这里是Danbury特工,你要啊啊嘎嘎嘎。”

“这是……哦该死,那个词叫什么……模因之类的。那是一种声音或图像,能让你的大脑在自己上边拉屎,然后去死。永远不要记住这个名字。你还听得到吗?该死……”

(几声大声的叫嚷,然后是关门声。)

“你们来得都够慢的。”

“抱歉,火头上有比你还糟糕的东西,Grims。”

“你们能先把我解下来么?”

“没时间了。我们冲进临时候审室,把这儿变成了一座真正的疯人院。你供出什么了吗?”

“拜托。谁在乎死人能听到什么?”

“你会惊讶的……噢该死,那个还开着?”

“等一下,我来-”

谈话结束


通过远程音频探头在████████市附近截获的GOC移动通信设备

“我到底在找什么,队长?”

“我们……嗯……其实并不完全确定。这确实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但他真的不适合目前所有的预设情景。我们要扩大搜索范围。”

“为什么他的脑袋上套着个袋子?”

“嗯,对此我们也不确定……我们不能情迫它摘掉,并且通过武力这么做同样会……不顺利。另外它也相当顺从的,所以我们现在要把它留下然后离开。”

“我明白了。那么显然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我在找一个大个的,坐在桌子上而不是躺在板子上的脑袋上套着袋子的怪胎?”

“是的,的确……嗯,就是这样。你瞧,我们跟着一个诱人的狐狸女孩,然后追踪到了一对想要逃离城市的目标。快乐的意外,真的……反正,当我们去拦截时,那个大家伙出现了,然后开始攻击他们。这很奇怪,但是……这个东西,不管它是什么,显然是极其强壮,但是他所做的也只是把他们打伤……然后只是站在那里,等着我们去拦截。我命令Rodriguez在那个家伙的袋子脑袋擢为不止一对力偶,但他失手了。”

“Rodriguez没失手。”

“我知道,先生。他为此真的很伤心。他先是迅速开了两枪,然后迅速换了弹夹。但是所有的子弹都擦着那玩意儿的头发过去了。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那个大家伙看上去并没有动或者做什么。无论如何,我们进入并锁定了现场,试图控制剩下的对象。他保持着举起双手并点着头的姿势。我想他…它应该是在头像。Hopkins试图控制住他。但是为此折了手腕,在那之后,我们决定暂时就跟着他走。”

“那个是基金会遗失的吗?”

“不先生,至少我们没有这个的记录。我们察看了现在的数据库,但是除了在四年前有一个模糊的监控画面外,什么也没有。”

“好吧……所以它高大,强壮,还有点温顺,忽略个人存在问题。还有,为什么之前不用枪或毒气,还有为什么叫我一个人过来?”

“好吧,这里的东西……它不能,或不会,说话。它通过触摸进行交流,而不是手势或身体语言。这……对被触者而言并不好玩……但是他们显然可以看到……一些东西,某种形式的图像或语言或其他的某种信息。这不是直接的解释,而是它的精神的跨越。我们认为它攻击了什么人一会儿,然后他们看起来半死不活的,但-”

“说出来,伙计!”

“他……唔……知道图书馆在哪,先生。”

“……图书馆。就是那个图书馆?就是那个KTE-7909-Alexandria?”

“是的先生。他是个流亡者,或是逃犯,或是其他类似的,我们不能完全确定,但不管它是什么,他被踢出来并且不允许回去。然而,他想要做一些重要的事情,并且它愿意向我们展示如何去那里,如果我们能帮助他回去的话。”

“其实你不打算……”

“哦不先生,不是这样……但至少可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当他向第一批突击队展示了道路后,我们就可以处置他,然后让主力军向老巢开动。不再是蚕食,包抄……直奔心脏,直接冲到真正的核心。”

“干得不错,队长。你用多久能准备好一支队伍?”

“它已经在待命状态了,先生……嗯……可以这么说,我们……只是在等待当地的向导。”

“为什么他只是坐在那儿望天?”

“他说了一些有关太阳的东西。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坚持认为我们要等待。”

“我要每小时进行一次汇报,每小时,明白?让队伍随时做好准备。你们一旦出发,一切行动就都要由你们自己来决定。”

“是,先生。”

“哦,还有一件事,队长。这是你踏入的真正荒野的国家。除了谣言,我们没有获得任何关于图书馆的信息。什么也不指望,做好一切准备。你被授升至五级(Response Five)以供完成任务或组建你的队伍的需要。清楚了吗?”

“是,先生。谢谢你,先生。小伙子们听到这个会非常高兴的。”

“不。这只是因为我们让你们使用激光枪把并不意味着这件事会很容易。你们从这儿直接前往荒野的西部。仅仅为了生存你们就需要所有你们拿到的装备。”


Dark先生以各方面最低痛苦和折磨的方式安顿在他在纽约俱乐部的办公室里。这里缺乏博物馆的特质,但是以温馨的风格、怪异的本耶普水兽暗门挂毯以及奥尔梅克刀,感觉还差不多。

Cheryl给他带来了一叠从一堆全国报纸里搜集的新闻头条,Dark先生喝着浓稠的咖啡
微笑着浏览着。当局正在讨论Boomer制作的恐怖炸弹是否因为事故而流产,或一个隐秘的冰毒实验室因为某人错误的化学101而运行。即使Harken逃脱了,他也一定会找到关键点。最有可能的是他们中的几个……

他接着看下去,关于Boomer的精确画像和描述的“疑犯追踪”。这会是一个问题。Boomer对于从林法则还太过于娇嫩,还不能做到面对任何法律都从容起身。他做了一个简略的笔记,要给他重新分配一个更好位置……假设任何人都能以最小的爆炸来铲除他的话。呸,那是其他人的问题。

至少他已经开始收购。那个控制疾病的女孩被安全地藏在B设施(Facility B)中,Willard已经开始教会她合作的好处。对于任何闯入的婊子,犬类或智人时,她总是能很好地以阳性强化开始。精细的食物,住宿,闪闪发亮的东西,以及令人钦佩的阅兵式小伙子则能获得她友好的精神。现在。他已经很了解她喜欢的类型,她很快就要想要更多,更多……她会得到的。肛门电击探针有惊人的能力来制造戏剧性和快速的态度变化。是的,他本可以这样开始,但是他敬慕于看到人们在支起自己的绞架的同时去关怀他人。

九尾狐将造成更大的问题。她和她的同伴被发现,他知道她们还不错:那些来自图书馆的大量神话(神秘主义者)人渣。她必须去那……他心不在焉地把芯片放进牙里。也许要一次合乎规程的访问?没有理由不这么做,真的……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而且他还可以检查几个事项。他的喉咙深处笑了起来,踏进本耶普水兽暗门。不论他们在博物馆怎么大发雷霆,都要请他去图书馆。规则就是规则。一想起那些无能的家伙,怒火就有足够的理由翻腾起来,真的。


Percival的目光从他的书转移到坐在椅子上的猫身上。她懒洋洋地舔了舔爪子,针对性地忽略了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她抬起头,慵懒而困乏地对Percival眨了眨眼。“访客。不友好,我认为。”还没等他问,她就迅速蜷缩起来,把头塞到肋下,开始打鼾。

穿着靴子和软底尖头皮鞋的三名男子走了进来。一名矮小,笑嘻嘻的男子由两名武装到牙齿的人形斗牛犬护卫着。矮个子穿着一件某种款式的长大衣,厚实的袖子和衣领有些磨损……或许是某种厚实的皮草。厚厚的袖子和他微微翘起的头总让人联想到某种猛禽。另外两人都是职业的,看起来介于警察和士兵……但都散发出一种纯粹的威胁感。

在任何人说话之前,武器已经被拔了出来。剑,镰刀,水晶棒,机枪和大量的手枪迅速在三男人和图书馆居民的小团体间竖立起来,所有被瞄准的身体部位都是致命的。矮个子的男人虚伪地微笑着,带着像一个递出沾满砒霜的冰淇淋的人那种腻人地自我满足感。

她在屋子后面踌躇着,不知道应该回避,还是大笑。这是她见过的最可笑的对峙,但可能在瞬间变得丑恶;她不知道自己想要看到什么。恐惧和紧张像来自被太阳炙烤的坟冢中西那般辐射着整个团体。除了那个矮个子男人。他身上有香料,油,和苔藓味道……还有一些东西让她的鼻子颤搐,肌腱像钢琴丝般紧绷。

他像赶走一只晨跑是飞来的蝴蝶似的推开离他的鼻子只有几英寸的刀刃。“现在所有人都被召集在这里了吗,宝贝?我只是来更新一下我的借书卡……然后和那个待在点子上的小东西待一会儿。”

他摇动着手指,对着戴眼镜的女孩眨了下眼。她几乎无法决定应该发火还是脸红。她最终两样都做了。

僵局被一声低沉的咳嗽声打破。

“如果我是你们,我会放下那些武器,”Percival说。他站在两个团体之间,将空手伸向两侧,带着一种完全冷静的态度来回看着他们。

“你不能把我们的都拿走!”大个保镖之一咆哮道。

“我没那个打算,”Percival坚定地说。“图书馆会为我这么做。我只是在试着阻止一场悲剧。”

他抬头望向二楼的平台,哪里有大量被黑色所笼罩的人在看着下面的情景。更多的人从阴影中走出来,在现场周围聚集成一个庞大的圆圈……只是等待着。观望着。

一件接一件的武器被放下,一名接一名不知名的图书馆守护者消失在他们来的阴影中。Percival转向三名黑衣男子,点了点头。“你们继续,”他说,“但记住你们在哪儿。”

“当然,”Dark说,“我为我的同伴的粗鲁和短浅道歉,骑士先生。”

“我不是骑士,”Percival轻蔑地说。他转身拿起他靠墙放着的长剑,走回书库。

小个子男人扫去肩膀上的一小块皮绒,然后朝屋子后边的房间走去,在那里,有一个难以形容的,看起来很怯懦的女孩躲在那些比积满尘土的书籍还要古老的书架后面看着他。“我可以坐下吗,亲爱的?”

“如果你愿意,”她用一种像茅膏菜般甜甜的声音回答道。

一个大个子打手为小个子男人拉出一把椅子,后者像一只被盛大的恩典所困扰的苍鹭般坐了下来。“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他说。“我的名字是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的Dark。”

“我从没听说过,”她撒谎。

“好的,”Dark说。“我花费了许多血腥的时光,精力,和金钱来确认情况。而另一方面,我听说了你。最后的九尾狐。你的工作……合约……十分精致。从艺术的角度来讲。”

“那么,你是一名艺术爱好者?”

“我是一名艺术供应商,”Dark纠正道。“并且我希望能成为你的。”

“有趣。再多告诉我一些,”她说着,靠在她的椅背上把自己的手指挫尖。

“我马上就要说到重点了,甜心。简而言之,我是一个供应商。我为那些有钱,资源和真正懂得欣赏的人提供奇妙的东西。我可以满足任何愿望,解决任何饥渴,而你是我的合作人想要的事物之一。作为交换,我也可以为你做同样的事。你可以活得像一位完美颓废的女王。你所追捕的猎物会超出任何人的想象。你可以为你行令上的满足而杀戮,而不是被诋毁,你将获得赞许。甚至于致敬。”

“而且就像一个妓女,我想,”她说。

他像魔鬼般笑了起来。“有时,是的。但还是那句话,我不认为你能在很大程度上作出一幅正经的样子,是吧,甜心?”

“嗯,很慷慨的出价。但如果我拒绝呢?”

“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会呼叫猎犬把你赶到地面上。但结果都是一样。然而,过程对你来说就算不上愉快了。不过,对我来讲……嗯……我已经很久没有猎狐了。”Dark带着几乎是歉意的微笑说道。

“非常诚实,”她冷冷的说。“我衷心感谢你的好意。我已经有了一份更好的工作。”

“什么,来自那些提拔你的白痴?无足轻重。没用。他们没法帮助或保护你。”

“不是他们,”她说。“是他们的老师。”

“读了太多卡尔马克思的疯子,”Dark淡淡地说道。“你不会从他那里得到帮助。”

“嗯,”她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她表情里的一些东西立刻让Dark产生怀疑。这个女孩太自以为是,不会隐藏……“等一下,”他咆哮着,他失去了玩笑般疏忽的声音就像一间被丢弃的外套。“你知道什么?你有什么没告诉我?”

“孤挺的花朵依旧在极乐世界中绽放吗?”她问道。

当Dark跳起来时椅子腿砰地撞到地板。她满意地看着他那机敏,苍白的眼睛中流露出的震撼。“他还活着?”矮个子男人咬着牙说道。

“尽管你做了最大努力,是的,”她说。

“而且他还想带着它去穿越?”

“当然。”

“我明白了,”Dark先生说。“Simon?”

“是,老板?”

“杀了她。”

Simon本能地做出动作:他还没意识到被赋予的命令,甚至当他瞪大眼睛惊恐的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就已经拔枪在手,然后开火。子弹毫无伤害地穿过面带微笑的女孩,在书架间轰出一堆洞。一会儿,幻象闪烁着消失了,一小片破烂的叶子落到地上。

片刻之后,三个带着黑色兜帽的身影从黑暗中出现,扑向大个子。Simon尖叫着,转身射击,但一名守护者轻易地打断了他的胳膊,然后抓住了他破碎的手腕。而当他的兄弟Johan抓住他的脚时,Simon已经被险恶的披着斗篷的身影拖进阴影,消失了。

“聪明的女孩,”Dark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他没想到它会起作用,但这值得一试。

他转过身,快速而轻易地走出图书馆,忽略掉其他图书馆居民对他投来的凝视和恐惧的目光。“老板,”Johan说。“我们不能丢下Simon!我们不能让它们……”

“你忘了在来这里的路上我跟你说的话了么?如果你的兄弟不是已经死了,那他现在已经是它们中的一员了。图书馆总是在收集……而他们对图书管理员来说总是必需的。我们现在离开。”

“但是老板……”

“你被解雇了,”Dark打断他。“滚蛋去死。”

他朝大个子保镖背过身去,无视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塞到嘴里时惊愕的表情。当枪声在他背后响起时,他打开双重门。一段时间和空间的扭曲后,Dark再次出现在芝加哥的一条后巷里,一辆黑色豪华轿车停在垃圾和涂鸦之间。司机吃惊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耸了耸肩。“Simon和Johan呢?”他问道。

“不再需要他们的服务了,”Dark咆哮道。“现在开车。”

他拿起镀金的车载电话开始拨号。“Willard?我是Dark。快速追踪那条母狗。我要她在明天日落前准备好……什么?然后让她休息!我们最终要把她送回去,我需要她尽快准备好!什么?不,我不会为自己解释,现在就去办!”

他报复性地砰地挂掉电话,然后赶紧拨打第二个号码。“Marshall,Carter?我是Dark。是的,我知道那边是什么时间,我没有该死的理-不,我不关心你们现在在哪,让他们等着。第四合伙人(Fourth Partner)还活着。”

“是的,”Dark继续说道。“他妈的利他主义者……而且他还在试图开展他那该死的革命。我需要我控制下的所有可用资产……不,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我需要你们该死的资源!你们两个傻瓜继续保证客户的安全。什么?我他妈的不关心。编些理由。”

Dark猛然放下听筒,愤然而安静地盯着电话。盲目的,愚蠢的,无助的乡下佬……现在直接处理一些事情居然要耗费更多的时间,个人层面,一切都是那么的……不舒服。

他拿起装了芯片的牙齿,望着窗外,汽车像装了V-8发动机的毒蛇般在街道上滑行。毫无价值,这一切,这一切都毫无目的,他应该把这一切投入火堆,然后培养更多,而不是去是这控制着所有的一切,通过……

Dark先生愣了几秒钟,然后像黑夜中的一把匕首般,缓慢而敏锐地咧开嘴笑了起来。

当然。当然……小狐狸接触到,尽管她做出一副安全的姿态,但是至于……本质上的援助。疯子过于盲目或一心一意而看不到危险……而通过这种做法,他们还会去推动下一轮吗?当孩子们一直在表演,爸爸最终将开始设置一个头脑……噢天哪,他们现在不再演戏了吗?

他轻轻地笑了,再次舒服的栖身到毛绒座椅中。意想不到的,计划之外的,或许还有危险,是的……不过,他是一个喜欢漂亮,血腥的街头斗争的男人。

如果这只发生在受过良好训练的男性和女性的庞大群体之间,那就更好了。


全球通告
自:O5-9
至:所有O5和4级指挥人员
关于:控制
副本:中央档案,F.O.B.数据集成中心指挥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明白这是一段艰难的时期,至少可以这么说。我们的位置因为改变和攻击已经受到严重的动摇。在以前的情况下,长期的持有会被理解和确保,而不再处于控制。这是问题真正的核心,控制。我们已经失去了它,无数年来的第一次,我们不再处于大多数和实力。

这是我想写下的信的开端,但我不能。我们遭到了当头一棒,是的。我们还在收拾残局,我们被损坏,我们不在一个坚固的位置,等等。

废话。

一个非新兴的组织砸开了我们的大门,其它组织随意取走逃脱的SCP项目,我们仍旧一点能力都没有,而且似乎没人关心这些。更有甚者,那些愚蠢的孩子撕毁了面纱协议(Veil Protocol),而不是去维护它,其他人似乎在公然从他们那里收集线索并进行活动。

我们现在要终结它,该死的。我希望有一个控制的假象,我希望能纠正现在这该死的情况。我希望攻击部队能跟踪并直接抢下SCP项目。我希望驱使敌方的机关和团队撤销他们的行动。我们不是一群穿着白大褂和防暴服的爱发牢骚手足无措的孩子,我们是他妈的基金会。

他们决定要公开地开战吗?我们要提醒他们,为什么他们希望我们呆在阴影里。

所有MTF都在今早八时被调动。特别调查和恐怖组织在全球范围内启动。完全制约媒体的“雪盲”协议已在北美和欧洲颁布。24小时内将在全球范围颁布。为目前所有无收容SCP分配的钦点回收队将在48小时内行动。目前所有4级指挥人员在解决这次危机后将进行完全的听证审核。

目前正在考虑将野外级SCP直接调度并授权至潘多拉之匣协议下。

控制将被恢复。

我们控制,我们收容,我们保护。没什么可以阻止我们。

O5-9


早上,当护士走进病房,她发现床空了。起初,她以为她那棘手的病人只是为了逃离他的医护监禁去食堂要一杯Jell-O果冻或一杯禁止的波旁威士忌。再次。

然而,当她看到字条时,她意识到事情比她想象的更糟。

亲爱的O5贱人们,

考虑下我这封该死的辞职信。

“Alto Clef”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