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新鲜空气:憋气

« 成虫 | BoFA:吸气| BoFA:憋气 | BoFA:呼气 »


音频日志,14:25,2011/██/██,基金会前台组织“阳光海岸制片公司(Sunny Coast Productions)”

M███ S████,接线员感谢您致电阳光海岸制片公司,请问您需要我帮您转接电话吗?

特工Debra Michaels是的,我能和角色选派部的Jackson通话吗?

M███ S████……请稍等。

[MS在联系站点安全主管V████时让特工Michaels暂时等待]

主管V████这里是角色选派部。你是谁?你想要什么?

特工Michaels嗨,Jackson,我是Deb Michaels,其中一个特技替身。我打电话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开始给“黑月是否嚎叫”选角了。

主管V████直到午夜之阳流淌鲜血。你有空谈谈这部电影吗?

特工Michaels嗯,我现在和家人在诊所里,所以可能有些背景噪音。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召集好了临时演员,因为这里有一些漂亮的景色,我觉得采景员们可能会感兴趣的。

主管V████明白了。你在哪儿?你认为应该要多少人来拜访?他们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吗?

特工Michaels我现在在Spring,拜访家人。还有,哦,我想你最多带10到20个人来。带上一些摄像机,你大概能完成一些初步拍摄。不过,有个警告,如果任何人有任何过敏的,他们得带点东西来帮助他们呼吸。我觉得空气里有些东西,就像高浓度的花粉一样,我觉得我已经头痛到精神错乱几个小时了。此外,当地的野生动物也有点兴奋,所以在森林里取景的时候尽量别撞到任何东西。

主管V████哦,我想我们可以对付一些野生动物。你想让我们在进小镇后和你见面吗?还是我们先在这个地区取景?

特工Michaels如果我能离开我的家人们的话我可能会带你们去一些有趣的地方,但你可能会想自己做一些取景的。

主管V████明白了。采景员们会决定是否在他们到达前和你联系的。我们可以通过公司电话联系你吗?

特工Michaels好,我会开震动的。毕竟,不想打扰到这里的任何人。他们人太好了,我不想打扰他们。

主管V████祝你好运,Deb。

特工Michaels谢了,Jackson!也祝你今天愉快。


Debra作为一名电影特技演员的卖点之一就是她可能会陷入一个角色中,以至于几乎不可能把她和她在镜头中替换的女演员区分开来。这个技能无论在摄像机前还是出外勤的时候都帮助了她,但她现在正付出代价。当她十四岁的儿子在她的胸口抽泣,绝望而悲伤地说他“太老了不能长大”的时候,她很难掩饰这种愤怒和恐惧。她丈夫帮不上忙;他正忙着和他哥哥争论,试图找出什么办法让那个……东西重新考虑。

她越过儿子的头顶望着小诊所,一边低语着安慰的话一边保持着脸上同情的表情。会议结束后,他们直接来到这里,表面上是为了治疗她的“偏头痛”。实际上,Debra想要密切关注和那个怪物互动过的其他孩子。对于孩子而言,他们太胖了,而不知怎么的他们的皮肤在脸上显得紧绷。这位医生护送了他们中的三个和他们的父母去了诊所,紧随其后又有两个人出现了。

当Shivaji医生进去看最后一个孩子时她忘记了完全关上门,所以Debra得以听到她和那些父母说话的声音。

“根据成年人对我的期望,Mary看上去很不错。我预计她在本周末前还会增重大约十磅,而且她的体重比其他任何男孩女孩都要重。事实上,她可能在第二天左右就准备好了。我建议你把她带到Marcia Brody在市中心的B&B旅馆去;Brody太太已经同意让孩子们在他们差不多准备好时留在那里。在那里我已经有一些监控设备了,这样成年人到时候进来帮助孩子会更容易。”

一个女人(大概是Mary的母亲)不熟悉的声音回答说,“Brody太太收费了吗?我们已经花了很多钱来满足Mary的饥饿,并不是说我们介意,但在下一次发薪水之前钱有些紧张。我确实希望Mary能得到最好的结果,尤其是如果成年人要亲自来帮助她,但如果成本太高的话我就不知道我们要怎么办了。”

“我不知道Brody太太是不是要收费;你得跟她商量一下。但如果你不能带Mary过去,至少在她开始觉得奇怪的时候把她带到这里来。成年人要到这里得花更长时间,但至少这段时间里我应该能让Mary保持稳定。”

Debra脸上带着忧愁的神色,但在心里记下要向同事们推荐一个B&B旅馆,作为拜访的好去处。


Gunnar Deathrage躺在山脊的边缘,拿着双筒望远镜俯视着小镇,不知道他和他的小组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点动静。他们已经按照导师的命令监视了这个小镇一个多星期了,但什么也没发现。没有任何飞人或性感夜光树灵(那些是叫山泽女神还是树精来着?呃,有啥区别呢。和二者上床都会很有趣。)或者汽车爆炸或任何事。只有他们应该监视的一个荒郊小镇里的一些蠢驴小屎蛋,只是因为“我们的一员在那里”。管他的。

“Ralph!”有人在他身后小声说,Gunnar稍稍挪动了一下让自己更舒服一点(他一点也没吓到我。我知道Dave中士一直在我身后。)然后回头看了看。他回答说,“我告诉过你,我现在叫Gunnar Deathrage。如果所有其他怪人都能公开露面,那我就也能。而我的真名是Deathrage,Gunnar Deathrage。还有伙计,你为啥要小声说话?这周围根本没人。”

Dave中士翻了个白眼(傻逼。等我的超能力开始起效我就锤爆你。我只知道我能扔闪电。还有无限弹药的枪。耶。那会很酷的。)然后指向山脊。“好吧,‘Gunnar’,但我小声说话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兄弟的听力有多好,我们可不想把他吓跑。另外,现在是狩猎季,我不想让镇上那些人向我开枪,就因为我发出的声音像鹿或者别的什么。

“还有,我刚刚接到一个电话说狐狸1要来拜访我们。明显她会从解放点附近的观察营过来,我们是相邻的。她最多几个小时就到了,你得回去帮我给她把营地清理干净。我来替你监视这里。”

Gunnar从边沿溜回来,把望远镜递给Dave中士,咕哝着。“管他呢,伙计。反正我也没发现什么刺激的事。嘿,Moonbeam回营地了吗?”(操,那个姑娘真是个美人,即使她是某种迷幻花精小妞儿。我再试一次看能不能在清理之前搞到她的一条内裤。

Dave中士伏身爬到Gunnar刚刚的地方,轻轻把落叶推开,低声回应,“不,她还在镇子另一边,试图找到他们昨天去的地方。她说她能闻到风中的魔力,要去追踪它。”

“酷。”(该死)“那我直接去等你了。对我们的客人来说一切都会很不错的。嘿,你知道这个狐妞是辣妹吗?我听说她超辣的。”

Dave中士轻轻地叹了口气,低声回答,“我肯定我不知道。拜托在她到这里时对她好点。”

Dave Mastromarino中士在Ral-Gunnar开始走回营地时听着,干枯的树叶和树枝每走一步就在他脚下嘎吱作响。他简要地考虑了那个男孩和他在伊拉克的队友之间的区别,并再次思考他是否能被转移到另一个小组。一个对事业更为认真,有更多纪律的小组。Moonbeam的本意是好的,而且她的超自然直觉有时候也是有用的,但那个男孩只是个没用的垃圾。至少“Gunnar”不知道卡车的保险箱里有枪和手榴弹。Mastromarino怀疑那个男孩从没拿过真正的枪,他不想被男孩经常缠着要一支枪。它们只是在镇民干涉或者那些盛气凌人的基金会混蛋出现时最后的努力。

Mastromarino又监视了镇子和附近的树林九十分钟,在光线减弱的时候切换到夜视模式。除了一只鹿和一小群松鼠,他没看到或听到任何异常。镇里甚至都没什么活动,只有几辆车进进出出。大部分是SUV和跟他一样的皮卡,但在黄昏时,有一个四辆板式货车的车队。光线不是很好,但他认为它们带着相同的标志:某种海滩场景。看到这么多车连在一起有点奇怪,但大概只是个巧合。

夜幕降临时,Mastromarino决定回到他们的小营地,看看那个男孩把清理工作搞砸的怎么样了。无论如何,他想在狐狸出现之前赶回去。毕竟,作为领导,他需要招待他们的客人。他顺着山脊往下爬,直到他到达城镇看不到的地方,然后慢慢站起来,发出了最小一声噪音。当他转身向后走去时,看到一个漂亮的亚洲女人站在他身后十几英尺的地方,把他吓了一跳。她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他几乎觉得自己要跪在她的脚下。他甚至不确定她穿成什么样;黑暗使她的身形显得有些模糊。

“哦!你吓到我了,小姐。你迷路了吗?”

她像微风中的薄雾一样轻轻向前飘来,用温柔而甜美的声音回答。“什么,不,我没有迷路。你是导师这个小组的领导,不是吗?我是来看看你在寻找那个从基金会的魔爪中逃出来的可怜而不幸的家伙的方面取得了什么进展的。我很想看看它能做什么。”

Mastromarino被她的眼睛迷住了,直到他谦卑地垂下眼以免亵渎她的美。“你一定就是狐狸夫人了。我的确是小组的领导。如果你允许我的护送,夫人,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目前为止发现的情况。”

她用苍白如瓷器的手臂挽住他,低声说,“你真是太好心了。你这么贴心我甚至想把你吃了。请带路吧。”她说这番话时暗地里笑了笑,而Mastromarino很荣幸她能对他开这么个小玩笑。


Shivaji医生把车停在Marcia Brody的地盘上,就在一辆令人印象深刻的黑色轿车后面。尽管她昨天才监督了所有医疗设备的安放,她还是想再检查一次。虽然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对每个人隐瞒这件事,但她对此真的很紧张。即使有成年人在场,她也担心所有可能出问题的事:其中一个孩子可能开始离开安全的地方、其中一个可能在变化期间对静脉输液出现不良反应、一些监控设备可能发生故障……有千百种可能出现的问题,而她尽管不想让成年人失望,但更担心不好的事情发生在孩子们身上。

当她走到门口时,门打开了,几个大块头走了出来。Marcia站在他们身后,正告诉他们,“再一次,抱歉了先生们,我们现在已经订满了。如果你下个月还感兴趣的话我也许可以挤你进来。”

其中一个男人,一个身材矮小、肌肉发达的黑人,回答道,“我们会记住的,Brody女士。我们听说了很多关于这个小镇的有趣的事情,只是想抛开各种烦恼而已。你能给我们推荐个镇里其他能过夜的地方吗?”

“嗯,镇子对面有家华美达。如果你愿意,我能给他们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们要来。”

“谢谢,Brody女士,我们会很感激的。祝你今晚过得愉快,再见!”

Shivaji医生看着他们坐进黑色轿车,然后开车走了。“那是谁,Marcia?”

“哦,那是一些友好的同性恋绅士们来度蜜月或者寻访古玩之类的。有同性恋呆在这里总是那么好;他们总是特别亲切。”Marcia轻轻地笑了笑。“但今晚旅店没有房间了,不是吗?”

Shivaji医生也笑了。“我想没有了。有多少孩子已经到了?”

Marcia招手示意Shivaji医生进来,开始带她上楼。“哦,目前为止只有三个。如果他们不介意两个孩子一个房间的话,我这里还能住进五个孩子。我本来打算在几分钟内给你打个电话的,这样你就能确保所有那些医疗小摆设都连对了位置。”

当她们进入第一间卧室的时候,Shivaji医生的眼神很快就聚焦到了躺在床上的十岁男孩臃肿的身体上。如果他再重一盎司体重就到二百五十磅了,就像即将爆开的成熟番茄一样。“嗯,Donnie看起来进展顺利,状态也很好。我们先确定所有电线都安好了再检查其他的吧。”

Shivaji医生戴上一副手套开始工作,为知道成年人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完美而感到高兴。


« 成虫 | BoFA:吸气 | BoFA:憋气 | BoFA:呼气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