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

Valley躺在床上,喘息着连接安全主管的无线电。

“我的支援到位了吗?”他气喘吁吁地说道,仍然控制着每一个音节中所带有的威胁。

几秒钟过去。无线电传来一阵滴答声。随后,Mr. Tick说话。

“是的。已经准备好了。先生。”他以自己那种单调的声音说道。

“还有多久。”

又是几秒钟过去。“现在。”


“Beta-23,行动。”

机动特遣队Beta-23的六名成员冲了上去,隐蔽位置并搜寻小屋内他们负责清除的目标。但是,他们没有进去,而是谨慎地留神敌人从小屋窗户中向外射击。

当然,这还不是他们最大的麻烦。指挥官,被他其余的队员所忽视,一株他认为是野草的东西朝他注射了麻痹性毒素,他痛苦地喘息着。他最后才会死,因为Marshall, Carter, and Dark的入侵防御项目现在还不饿。

小队队尾的那个人来回扫视着,检查是否有目标。他慢慢向前移动时踩到了什么。他只低头瞟到了照片一秒,但它需要的仅此而已。他安静而礼貌地跪了下来,切断了自己的喉咙。

其他人听到自己队友倒下最后发出的咯咯声后迅速转身。两个人的步枪如草中的游蛇般在一片荒谬的图像上挥过。两片,三片。当那些碎片覆盖住他们,把他们连到一起,将肺和心脏和大脑揉成一团时,他们一枪没开。

一个不动,一个跑开。

不动的那人往回退了一步,随后畏缩地朝下看去。一个尖东西插在他的右膝上。他哆哆嗦嗦地把它拔出来。那是根刺,它有毒吗?他会慢慢的痛苦死去吗?

他再低下头时,看到两只蛆虫正在修复他的伤口,他知道,自己不会死了。

跑开的那个还在跑着,惊恐地发现自己的体力不够。很快,一个有目的性的四爪着地的沉重声也加入了他疯狂地奔跑。那个东西飞快的朝他跑去。他的身后传来声音,一阵可怕的咆哮声。他不敢回头。

“哈雷拉的阳光,”它说。

他喘着气。他要把它引到空投区吗?

“迈阿密的温暖,”它咆哮道。

他几乎到了边界。坚持住,差不多了?

“伦敦的阴雨!”尖叫的声音,和猎犬扑上来的声音。


“一切顺利,”Mr. Tick说。当然,Valley已经从床前安装的多个屏幕上看到了,但Mr. Tick始终是一个多余的家伙。

Valley笑了。他要死了,当然,但没理由不能快乐。他很快就要再来一次。

“再做一次,”他刺耳的声音传入电台。“这次让他们认为是GOC。”

“好的。先生。”

一个人打开门走了进来。如果你要描述他,你只能说,他只是一个人。他夹克的颜色不合常理,他的瞳孔是锯齿状的,他的徽章上的图像是不可能的。

“你叫我,”那人笑着走了进来。在几秒钟内它的目光从无线电到天空,从天空到桌子,从桌子到Valley。“你要死了吗?”那人好奇地问道,他的声音呆板单调。

“当然是我,”Valley恨恨地说。“Mr. Carter的临别礼物。”

“你叫我,”那人再次说道。“你想要什么?”

Valley不安地在床上翻转,想在那人的眼睛里找到什么。“我是一个生病的老人,朋友。”

“我不是你的朋友。是的,你是。你为什么想见我?”那人耐心地说道,他的语速很快,仿佛他渴望到别的地方。

Valley俯起身子,他的眼中闪着激动的目光。“我想要继续,但我所有的太有限了。我在离开Carter那可爱的俱乐部前设法偷到的那几件产品远远不够。我需要场所,拜托。你一定要帮我完成心愿。”

那人的一只眼睛瞄向天花板。另一只在眼槽中转动。它在沉思。

“我需要四个人。你最好的四个人。”

“那钱呢?”

那人一脸迷茫。“我不需要钱。我就要四个人。再见,Mr. Valley。”它走出去,关上身后的房门。

过了几秒钟。Valley靠在那里,看着昨天还是他手臂的细木桩,哭喊着。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