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属于人类的乐园-The Society of Gensokyo
评分: +47+x






不属于人类的乐园

The Society of Gensokyo



banner-s.png




一、继承于旧日本的历史基础


我们目前已经知道了博丽大结界【The Great Hakurei Border /Barrier】于公元1885年建立,也就是说,幻想乡【Gensokyo】于1885年从现实世界分离开,进行其自己独立的发展与演化(空间模型可以参考之前的文章)。且由于后续演化的过程中有意遏制了科学技术与工业手工业的进一步发展,所以生产力与社会水平总体上依然停滞在日本明治维新之后的一段范围内。

但是,幻想乡内除去人类之外还有另外一股势力,是这些“家伙们”垄断了包括科学、魔法等一系列的高端技术和生产资料,她/他们,便是以妖怪【Presence/Youkai】为首的灵基生物【Magic Based Biological】

单从人类社会的角度来说,人类的聚居地“人间の里”(以下简称人里)的总家庭数维持在数千户左右,人口维持在万人及以下。由于幻想乡特殊的自然环境以及上层妖怪有意的安排,人间之里的出生率和死亡率总体持平,平均寿命也维持在60-70岁左右。

Population.png


与传统的封建社会不同,幻想乡人类居民的家庭结构总体被控制在了一个较小的范围,即不会出现体量和人口都较为庞大的大家族,因此旧杜绝了以血缘为纽带的宗族式社会结构,防止人类以某种方式团结起来。相同的,目前人里的家庭人口总体分布在3-5人的小家庭规模,也保证了拥有充足的劳动力进行生产。

幻想乡继承了明治维新后的社会基础,从而避免了武士等特权阶层对于基层的把控;同时也避免了明治维新后期的进一步资本主义化和后来的军国化。并且,经过上百年的渐进式社会改造,幻想乡内的大地主阶级基本被消除干净,从而使劳动力有足够的生产资料与生产环境供给整个社会,但显而易见的是,人里仍然实行土地私有制【Private Land Ownership】

由于失去了中央的统治,人里社会形成了一种“自治”的组织结构,这一点上也是继承于旧日本社会,即一种乡贤管理制度。这一点上有些类似于早期的共产社会,但区别在于幻想乡的这一套仍然处于私有化的制度之下,并没有实现现代意义上的民主。幻想乡施行这种基层自治的大致过程就是:由民众推举出有见识阅历和德行的“长者”,长者组成一个“议事会”,议事会讨论决策各种大小事务。

这种基层自治制度,有一定的群众性与民主性,但很容易被掌握着较多资源的一方所垄断。但现实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其原因推测可能是妖怪一方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的调控,以及对魔法/灵力、科技、知识等的控制与垄断。

你在一张床上醒来,但是能感受到的只有恶心和头晕。
你感觉喉咙里一阵瘙痒,随手抓起了什么东西,把喉咙里的火山灰咳出来后,感觉轻松了些。

你观察了一下四周,现在大概是早上,你所处的地方是一个非常、非常传统的日式卧室,周围有一些饰品。
现在手上拿的是一块抹布,你得好好感谢一下有谁把你救了起来。
最后的记忆里只有岩浆、爆炸以及逃命……哦,对了,你们的基地在不久前因为岩浆倒灌被毁,碰巧的是你作为一个从日本分部调过来的基层工程师,当时正在室外维修一套过滤器。

你的高温隔离服不见了,手机什么的随身物品在外勤时也没带,身上只有一套平时穿的工作服。
你摸了摸胸口上的口袋,还好身份卡没丢,那上面有一个信号发射器,可以告诉基金会你所处的位置。
现在你打算起————

<门被拉开的声音>

“啊,你醒了呀,稍等一会,我去通知一下阿求小姐”

来者是个穿着朴素但整洁的姑娘,大概十七、八岁,有一点乡下口音,她门都没关就走了。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彩色丝绸和服的少女跟着刚才那位一起走了进来。想必这位就是那个“阿求小姐”?

“你好啊,新来的外界人,我是……”

Villages.png


由于幻想乡自身的封闭条件,农业占地无法继续扩张,因此在根本上限制住了人口增长的上限,且由于较优越的自然环境,人类基本可以享受到小康及以上的饮食和居住条件。亦由于幻想乡自身的封闭性,人类需要在有限的空间下建立一套完整的与农业所配套的产业体系,这也就意味着有一定人口在从事着非农业工作,所幸的是,明治维新之后的货币体系依然在幻想乡适用。目前已知的是,第一产业(即农业)占据着80%的劳动力份额,第二产业也明显大于第三产业,且人里拥有自己的盐铁糖供应(虽然尚且未知从何而来,可能与妖怪达成了一定协议),文化娱乐场所和消费场所也占据着一定的地位,各种农副产品与牲畜养殖也比较完备。

由于人类高度集中分布于人里这一个村镇之中,人里就需要完成其作为一个人类聚居地的几乎一切职能,这也就意味着,人里本来就应该拥有自己的医疗、教育、制造、服务等基础体系。但或许是在1885年之后近百年的社会变迁的影响之下,人类逐渐和妖怪达成了一套互利的合作关系,例如:一些较高端的制造业是由河童【Kappa】1妖怪承包的;医疗服务是由永远亭【House of Eternity】月人【Lunarian】2所承包的;教育事务也主要是由妖怪与人类合作的寺子屋【Hieda Temple School】所承担的;甚至新闻业也是由妖怪天狗【Tengu】3所开办发展的。

类似于妖怪,神明也为人类提供一定的辅助性服务,以及宗教业务也基本是由灵基生物所垄断的。至于为什么她们会向人类以几乎无偿的方式输出服务,这便关系到一套事关人类与灵基生物共生的体系基础,以及从幻想乡建立起来的双向精神剥削。

你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两个月了,你在刚来的那天就被告知这里是一个被叫作“幻想乡”的与世隔绝的地方,这个村子一般叫作“人间の里”。而且她们警告你,这个地方有“妖怪”,吃人的那种,而且个个都会魔法,没要紧事就不要出村。

听着挺像异世界转生那么回事,但是发生在基金会,倒还蛮合理。
然后你就在那位阿求小姐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工作,在木匠那里当帮手,这还挺专业对口的是吧?

然而,你专业是学的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还有电子工程什么的。这种木工活只得重头开始学起,没少被你师傅骂。
虽然工资非常少,但是工匠学徒都是包吃包住的,这里的伙食有些清淡,至少还过得去。

妖怪是人类的敌人,但是你也看到有一些长得奇形怪状的家伙在村子里走来走去,看起来挺像玩Cosplay的。但是很显然,这个落后的地方没有动漫和二次元,那些家伙是阿求所说的“妖怪”。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传言村子里面出现了可怕的妖怪,搞得人心惶惶。但是你觉得妖怪不就是那些天天在街上走的家伙,有什么好怕的?

你在这段没事的时候把村子以及周边走了个遍,然后发现村里学校(对,这个地方有一所学校,但就是那种私塾一样的学校)的校长,居然是一个半人半妖?!

这让你开始思考这个地方人类与妖怪的关系,真的,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吗?

Map.png


二、妖怪的存在基础


关于妖怪,现在众说纷纭,但目前最广为接受的一种说法是:由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产生了妖怪。类似的,部分神明也是由人类对于事物的“信仰”所物化产生的实体。这也就说明,妖怪和神明,它们都是依靠着人类主观意识所存在的“存在”,如若人类彻底消失,它们也将不复存在。

恐惧【Fear】信仰【Faith】是由人类主观上产生的一种与情感/情绪相关联的认知【Cognition】,具体可以追究到大脑神经元以及灵魂层面的活动。但是,目前无从得知这种认知是如何传递到妖怪一侧,以及在妖怪群体中是如何分配以及转化的。但根据现有的一些观测结果来说,模因诠释【Memetic Interpretation】神性分配【Divinity Allocation】是接受度比较高的两个假说。

这两个学说都是立足于妖怪/神明需要外部的信息确保其稳定存在这一基本观点之上,但是前者从模因学以及传播学的角度,以一种更加唯物的角度去分析妖怪/神明的存在;后者则是假设了一种似乎无法被证伪的,类似于上帝一类的神性机构来收集、管理和分配人类的认知,并确定各个妖怪/神明的能力大小,且定时像分发工资一样传输给它们。显然神性分配假说更加符合唯心的角度,且让很多神学家们感兴趣。

在此我们不会更深入地讨论这两者假说,只需明确:“妖怪/神明依靠认知的信息而存在”即可。至于灵力/魔法的产生以及作用原理,参考《灵力理论》中的观点即可,在此亦不会深入解释。
明确了妖怪的存在基础,接下来我们需要了解为什么妖怪/神明在近代会逐渐消失,甚至在今天的外界几乎无法找到她们的身影。

在这个宇宙,这一个世界并不存在灵力/魔法【Power/Magic】,因此,在科技的发展中就不会出现与魔法相关的事物。在漫长的人类发展中,时间进入到了近代,整个19世纪以及20世纪上半叶的科技革命几乎否定了所有的迷信和魔法,同时也否定了妖怪/神明的存在;而20世纪下半叶与21世纪的科技爆发,更是在牛鬼蛇神们的棺材板上再加上了一圈钉子。以至于到现在,地球上99.9%的事物都可以从既有的科学理论中得到完整的解释,剩下0.1%的未知,则会在未来的科技发展中得到解决,而这一丁点的未知已经不足以支撑妖怪的存在了,即便现在仍然有一部分妖怪/神明在外界苟延残喘。

幻想乡就是建立在这种大背景之下,由于外界和内部近乎完全的信息壁垒【Information Barrier】,内部生存的这几千名人类认知依旧停留在19世纪前后的水平,这就为妖怪/神明的存在保留了恐惧的土壤。

你在今天跟着你的师傅去了东边山上的博丽神社,帮着那里的巫女搭建祭典用的台架。
你看到了巫女和另外几个穿着淡蓝色衣服,戴着绿帽子的女孩在交谈着什么,想着在完工之后找灵梦小姐问问。

中间没有什么意外,你现在对木工活已经得心应手了,之后出去了可以考一个基金会的土木作业证。
然后你在休息时间找了红白巫女问了问那群人是谁。

“哦,她们是河童啊,明天要来这里摆摊的,怎么,你也想做生意吗?先交摊位费哦?”

她随口就说出了这种话,震碎了你建立起来不久的世界观,你不得不开始怀疑起一些东西
你沉默不语,晚些时候便离开了神社。在之后的几天里你去了人里的书店,开始阅读一切有关这个地方的书籍。

你便埋头于阅读之中,然而,更多的信息带来的却是更大的裂隙……


三、信息垄断与精神剥削


在幻想乡处于统治地位的妖怪/神明不需要在物质上对人类进行剥削,而且一般由于其地位,可以享受到比人里的人类更好的物质资料。从这一方面看上去,幻想乡似乎是一个类似于桃花源的世外乌托邦,是一部分人所向往的地方,这也就在物质层面上保障了人里与幻想乡的稳定性。

但是妖怪/神明与人类本质的区别就是依靠认知确定其存在,因此它们需要持续不断地让幻想乡内的居民相信妖怪/神明的存在,而最好的方式就是实行信息封锁,让幻想乡内人类的发展停滞不前。

由于大结界的隔离,外界的各种消息被筛选、过滤,以至于结界内只能根据各种遗落进来的书籍制品得知现界的消息。可能是出于某些原因,先进的经验与知识几乎无法通过任何方式传递到人里,特别是充满着进步色彩的社会性书籍、工业生产经验与魔法/灵力知识。但对于妖怪/神明来说,这样的限制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它们可以某种方式获取到外界的先进经验甚至是技术细节,而且由于其已有的较高的工业实现能力,想要仿制出外界的产品其实并不难,而且可以此从人类手中换取资源。

特别是对于人里的教育以及文化产业,妖怪渗透/操控的程度实际上是非常高的,例如最大的学堂寺子屋就是由妖怪所建成的。暂且不论寺子屋教师的个人目的,其代表的深层利益是妖怪的,这就意味着其教学内容和方法必然对目前幻想乡的稳定有利,也就是说,即便寺子屋拥有外界的知识,绝大部分也不会传递给人类,特别是对人类有思想启蒙和提高生产力的内容。

除此之外,人里社会上层的历史记载者——稗田家族也是被妖怪牢牢把控住的。由于某些历史原因,稗田一系在人类和妖怪之间都有比较高的声望,这也就促成了该家族在人里的组织结构中一直处于管理层的地位。稗田一族主要是负责幻想乡的文史类工作,以及幻想乡特有的历史/博物书《幻想乡缘起》的编纂,有些时候会参与到村镇的具体管理事务上来。因为妖怪的存在依仗于人类的认知,所以控制住了代表“官方认可”的历史记载,也就是稗田家族及其所著史书,是对于妖怪的存在极为有利的记载,而且,该书会普遍性的向人里的居民普及,妖怪就不得不去控制甚至是篡改其记载的内容了。类似的妖怪干涉还存在于人里的各类书籍销售处和书店等地。

通过控制、篡改等方式在人里建立了信息垄断【Information Monopoly】之后,妖怪的真面目才显露出来。妖怪通过恐吓、杀戮、谣言、制造混乱等方式,在人里不断制造程度较小的恐慌,但不会妨碍总体正常的生产生活,并且依靠各类的记载信息将其存在固定下来,也就是让人类有了具体的恐惧对象。存在了具体的恐惧后,妖怪们又不能频繁露面过多,防止人类习以为常导致的恐惧衰退。妖怪就是这样在幻想乡中不断收割着人类的恐惧,固定人类的认知,这便是精神剥削【Spirit Exploitation】

妖怪的精神剥削是建立在负面情绪上的,我们称为负面精神剥削【Negative Induced Spirit Exploitation, NISE】;对应的,我们便有建立在正面情绪上的精神剥削,称为正面精神剥削【Positive Induced Spirit Exploitation, PISE】

所谓正面精神剥削(以下简称为PISE),是在负面精神剥削(以下简称为NISE)建立过程中,由人类对于另一种灵基生物建立认知和进行信仰,现在我们称之为神明【God/Goddess】神灵【Divine Spirit】,与仙人【Hermit】这些一道统称为神性实体【Divine Entity】

神性实体的精神剥削方式基本上与妖怪相反,它们主要是通过对人类施以恩惠/给予帮助以换取信任、尊重,以至于后来发展成为信仰,即信任、敬仰的意思(有待考证)。现代神性实体面对的问题与妖怪一致,都是所依靠的人类认知在逐渐消亡殆尽,但总的来说,在外界还是有一部分人怀揣着信仰的,虽然外界的大环境已经不能让它们以实体的方式存在并给予人类帮助了。

所以在幻想乡中,神们和曾经的敌人妖怪联合了起来,以上面提到的方式对人类进行精神剥削,妖怪剥削恐惧,神性实体剥削信仰。但神们不再需要像妖怪一样躲躲藏藏,而且,神性实体们甚至可以从妖怪处获取一定量的信仰,这一点是区别于妖怪收割恐惧的。

有意思的一点是,这类神性实体的精神剥削很大一部分是依靠宗教进行的,现在已知存在至少三股宗教势力存在于幻想乡中,分别为:神道教、佛教、道教。不同宗教之间,甚至相同宗教的不同派别间都会有竞争,以获取更多人和妖怪的信仰。

Relation.png


四、人类分化与特权个体


由于生存在高灵力密度的幻想乡之中,就会出现一些人类或多或少的掌握一些魔法/灵力基础与技巧,我们推测在早期的一些时候,妖怪的策略是果断地将这类人抹杀掉,以防止引起人类社区的动荡。但是在后来,这种策略明显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的,这种策略上的变化就直接导致了人类分化出部分能够运用魔法/灵力的个体,并逐渐成为了区别于人类和灵基生物的第三方。

从本质上来说,这个“第三方”依然是人类,或者曾经是人类,但是其所具备的能力不允许他/她们在人里中继续长久生活下去,因为如果妖怪一旦稍有疏忽,势必会导致人类势力的崛起,这是它们所不想见到的。

由此,便诞生了以博丽巫女为代表的一众特权个体。她/他们被允许使用灵力/魔法,享受与妖怪同等的地位,甚至在某些方面上超过了妖怪。但是作为代价,其必须承担一部分维持人-妖平衡【Human-Youkai Balance】的职责,且不允许居住于人里。更有以博丽巫女这样的个体为代表,表面上是为了“退治”妖怪,或者说保护人类而存在的,但实际上是为了维持妖怪的“邪恶”形象以及上面所提到的精神剥削体系,也就是整个幻想乡存在的基础与目的。

作为表面上人类的保护者,博丽巫女是必然会受到人里的人类尊敬的,也因此,巫女也顺应承担了解决村镇部分事务的管理职能,顺势也就成为了人类群体的代言人。所以,博丽巫女基本上不需要自己进行劳动生产,依靠声望、本职工作以及神社的“奉纳”等收入维持基本生活即可。更何况,拥有着妖怪后台的巫女也会收到它们的“补助”,或者说“供养”。

同样非常有趣的是,目前对于博丽巫女的更迭以及来源仍然知之甚少,但必然是得到了妖怪一方的扶植才能顺利担任“博丽巫女”这一职责的。

后面的一个月里,你每天都重复着:干活——去书店——休息,这样的生活模式,铃奈庵书店老板的千金也为你这样的勤奋感到惊讶,但很快你们便熟识,你的科学知识很让她感兴趣,她能认识这么多语言也让你感到意外。

但是每次当你问道为什么幻想乡的妖怪和书上记载的不一样时,她都相当紧张、闪烁其词,嘴唇动着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搬出了那套经典话语:
“妖怪是人类的恐惧,妖怪袭击人类,巫女保护人类。就这样,仅此而已,你不要再问了,我就知道这么多。”

不光是她,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或者说,至少都这样声称。
在某天,阿求小姐出现在了这个书店,貌似这两位姑娘是老相识,她们当时在一起喝下午茶。

然后你也像询问小铃一样询问阿求,但这次,回答不一样了:
“啊,瞧我这记性,你一定没看过这 里幻想鄉人手一本的《幻想乡缘起》吧?待会来我家,我送你一本。”
见你有些犹豫,她便补充道:
“阿加莎克里斯Q的亲笔签名版本哦。”

你便跟着阿求来到了她家的大宅子里。在进书房时,她支走了正在打扫的女孩,然后她拿下一套外皮上有花纹的书,上面写着《幻想乡缘起》五个字。
你接过了书,刚想翻开看一看,但被她一把抽走:
“想知道真相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


五、其它灵基生物


除去人类、神性实体、妖怪之外,幻想乡还有一类智慧生物,同时也属于灵基生物,但它们的地位远低于人类妖怪等,基本上和动物处于同一层级上,这便是妖精【Fairy】(类似于西方神话中的的精灵)。

妖精能够使用较为简单的灵力/魔法,目前推测是由于自然环境和高灵力浓度相互作用所产生的一类生物,妖精的能力也各不相同。目前来看,妖精个体的智力水平和生理水平都维持在类似于人类孩童(10岁及以下)的层次,虽然能够使用灵力/魔法,但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仍然不敌成年人类。

另外,还有代表地狱势力、月球神灵等一系列异界的生物,在此就不多做讨论了,大致认为和妖怪/神性实体一类即可。


六、僵局与未来


幻想乡有一种特别的现象,那便是神隐【Spiriting Away】。神隐简单来说就是外界的人或物穿过结界,进入了幻想乡内。被神隐的对象似乎没有什么规律,唯一可能的共同点是这些人或者事物都有着即将“消亡”的趋势。因此,时不时的会有一些人类因此进入幻想乡,这也就为幻想乡目前的稳定带来了变数,因为外来的人类势必会带来一些人里不存在的技术和思想。

我们无从得知,在幻想乡建立之后,是否经有受到日本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影响?是否有被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波及?是否被二战后日本共产主义思潮所影响?但就目前看来,幻想乡总体处于一个封闭的、稳定的社会环境之下,大结界也保证了自然环境的独立与稳定。

这种桃花源式的世界固然是美好、安宁而祥和的,但是当一种体系已经发展到阻碍它原来所服务的世界进行更进一步发展的时候,那么改变/革新【Revolution】的时刻就到来了。从现在望向幻想乡的未来,如果就此一直平稳地发展下去,幻想乡人类将永无翻身之日,最终会陪葬在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乐园里。

因此,如果想要打破这个僵局,让人类解放自己,甚至解放所有被困于这个牢笼的生物(包括妖怪和神明它们自己),目前可能最有希望的依然是来自于幻想乡之外的力量,不论是现界、天界、地狱还是月都。

在那天与阿求小姐交谈完毕后,你并不因血淋淋的真相而感到震惊,或者说你更担心是的其它人,其他的人类知道真相吗?但是知道了真相又能怎么做呢?
遗憾的是,阿求并不知道你可以干什么。她曾经尝试过反抗,但是,妖怪对人类的控制无孔不入,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妖怪能够出现在人类村庄的大街小巷里吧。

天已经黑了,你不得不回你的住所,你便向阿求小姐道别。
“再见,曾经的外来人,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你在回去的路上碰见了一个打着伞,穿着深色洋装的奇怪女人,她说:
“很好,你光凭自己就知道这里的事情了,那么,你将不再属于这个乐 园Gensokyo。再见。”

火苗熄灭,世界陷入黑暗。



“这便是我在幻想乡的最后一天。”
你写完了这份报告兼回忆录,等着一天之后上交基金会。

当时十分戏剧性的是,那个女人,不,应该是妖怪,把你送到了外界的马路上,得亏司机发现了你,把你送到了医院。然后基金会凭你随身携带的定位器找到了你。
你依然回忆着那段时光,但毕竟都过去了,现在也无能为力,不过基金会总可以搞定一切。

“所以,你还爱着这个幻想乡世 界吗?”









ender-s.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