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之炎
评分: +13+x

酒吧的门大敞着,但没有灯亮。桌子和椅子看起来几乎整整齐齐。Mister Redd坐在吧台前,转动手中只剩一半的高脚杯。一件皱巴巴的酒保服穿在他的身上。

宁静海小姐Ms.Tranquillitatis走进酒吧。她踩过地上的玻璃碎片,跳到椅子上。

“你好,我是服务生。”Redd说。“想喝点什么吗?”

她看向周围。

“是你造成的?”

“不是。”Redd回答。“或者说,一部分,但绝对不是全部。事实上,我也是受害者。”

“原来的人呢?”

“我不知道。”Redd说。“我伸出手,他们就消失了。”

电火花噼啪地响。她抬头望了一眼。

“你什么时候开始做服务生了?”

“今天?差不多。”Mr.Redd揉揉脑袋。“那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变成小小先生Mister的?”

“一年前。”

Redd看向这个小女孩。她的身体被一件宽大的、不透明的雨衣完全罩住。雨衣下摆像是由裁缝裁短了一截,一双小鹿一样纤细的腿从下摆中伸出,在空中晃来晃去。如果她继续成长下去,到了十七岁,这下摆看起来就会像超短裙;但现在它还能完全遮住她的身体。她脚上的木屐踢在吧台上,发出“哒、哒”的声响。

“所以。”他眯起眼睛。“你来做什么?”

“每个人都要我来找你。我需要问你一些事——代表Wondertainment博士。”

“你见过他们所有人了,嗯?见过你的哥哥姐姐们了?”

“是的。”

“他们都很温柔,是吧?”Redd笑了。“非常亲切地向你问好。”

宁静海小姐沉默。

“所以你也问过条纹了。”Redd说。“我猜他不喜欢你。他也不会老实告诉你我在哪里……除非你打败了他。是吗?一个瘦弱的小女孩,打败了我们的老条纹?”

“是的。”她说。“我从他口中知道了你的位置。”

空气在抖动。

“那可真是……让我吃惊。”Redd深吸一口气。“你看上去好像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新的Wondertainment也有新规则吗?。”

“是的。”

“哦,求求你。”Redd说。“别再摆出那副恶心的漠然脸了。

他像是朝她稍微侧身。下一刻,他突然来到她的面前。她抬起头,虽然表情仍然没有一丝变化,但他很乐意看到她微微睁大了眼睛。在那缺乏生气的眼睛里,他看到她伤痕累累的大脑——缺少太多齿轮了,就像一个残破的八音盒。然而,其间有一些紫色的小齿轮正生机勃勃地转动,它们帮助这残破的八音盒能努力发出吱嘎的音符。

“啊。”Redd咧开嘴。“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抬起手,宁静海小姐的身体向后飞去。她重重地砸向墙壁,然后坠在地上,连同挂画的碎片一起。雨衣吸收了大部分的冲击力,但她仍然只能坐在地上喘息,感受着晕眩。雨衣的兜帽滑落,露出她齐耳的短发。

“看到你那漠然的表情能有些变化,我很高兴。”Redd向她走去。“我最近非常、非常的烦躁,你知道,好像有一只苍蝇围着你嗡嗡不停。我一直试着杀了它,但它藏了起来,我找不到。我的压力很大。所以我很高兴,现在能有一个打上一拳后不会消失的东西。”

他站在她面前,等待她颤抖着站起身。他再次挥拳——但这一次他的手好像在途中突然失去了力气。他瞪着自己摇摇晃晃、飘飘悠悠的拳头。宁静海小姐已经跳到一旁,与他拉开距离。

“这是……”Redd抽回手,甩了甩。没有异样。“这是你做的?”

“是的。”她回答。

“别再这样了,你这婊子。”Redd说。“让我结结实实地砸上去。”

“我会死的。”

“嘿,你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Redd跨出一步,但脚下并不是地面。他周围的某种东西正在迅速地消失。流动的空气转瞬间变成狂风,卷起地面上的一切向他袭来。他漂浮在半空中,碎片围绕着他飞舞。他张开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滑稽的嘎吱声。无法呼吸。空气被抽离。

大约十秒后,他掉在地上,空气紧随其后回归。他用力吸气,然后用力呼气,很高兴自己被揉皱的肺部能稍微扩张。宁静海小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双手撑地,站了起来,身上的衣服被割得破破烂烂。

“你就这么做?”他的嗓子哑了。“你就他妈的这么做?”

宁静海小姐沉默。

“真他妈疯了。”Redd说。“这就是她,是吧?这就是我们迎来的第一任女Wondertainment,欢迎她,也欢迎她派来的第一条狼犬。后面还有多少个?”

“如果你是指小小先生的话,那么答案是否定的。不会再有小小先生了。”宁静海说。“以Wondertainment博士所言,我将是小小先生的终结者。”

“呵,叛逆期?报复缺少的童年?”Redd咯咯笑,血沫顺着嘴角流下。“敬爱的W博士喜欢做上帝,这是某种家族传统。新一任的上帝讨厌上一任留下来的东西,干脆用洪水把它们全淹了。等等,我之前从没想过上帝也会有任期。真是他妈的恐怖啊。我要吓坏了。”

Redd向她走去。

“你觉得你是什么?”Redd说。“看看你那张充满自豪的无表情脸。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地位更为特殊,嗯?是不是觉得自己像上帝身边的大天使?觉得自己是她唯一的女儿?甚至——原谅我的大不敬——甚至觉得是朋友

“你是个脑残,知道吗,字面意义上的脑残。你的脑子被人拿刀切得稀烂。你要死了,所以我们的新博士拿着一支大针管,把Wondertainment的神奇力量注射进去。锵锵!你活了,可是你再也不是你了。你的脑子整个变成一坨Wondertainment宝宝奶昔,就和我们所有人一样。甚至她自己也是如此,你知道吗?”

血沫不停地涌出。他不得不咳嗽,吐出嘴里的鲜血。

“你不知道?对,这是你出生之前的事,让比你年长的我来教教你。这就是好博士的做法。他把人变成玩偶,玩偶再把人变成玩偶,这样不久之后,所有人都成为他的玩具。一个控制欲旺盛的上帝,有一大堆玩偶可以捏在手心里,这是多么快乐的一生。而他将要死去时,他会想一想自己是在犯下罪孽吗?当然不,他只会想——死就意味着不能再控制任何东西了!天啊,太可怕了!那他的变态欲望该怎么满足!

”哦,我知道了,答案当然是做一个小小先生。做一个自己的小小先生。自己的继承者、自己的二重身、自己的轮回转世——这次他选择换个性别。他抓住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嘘,我是你的父亲,尽管我知道你已经有一个父亲了,嘘。他给她注射了Wondertainment强效麻醉剂,于是她晕了过去。切开她的身体——他对这一切已经轻车熟路了,让我们把恶心的肠子和生殖器官都去掉,换上更可爱的什么东西吧,因为愉快的工作从来都是如此进行。他把他脑子里那些恐怖、恶心、变态的欲望全都塞在他的新身体里。嘿,因为那样才够WONDERTAINMENT嘛,是不是?那样才天才。那样才能给小朋友们带来欢笑

“最后,他抹了抹头上的汗。该为新生儿——他旧灵魂的新空壳——起什么名字呢?她是继承人小姐Miss Heir,那么,就叫她Wondertainment先生Mister Wondertainment好了。真是无与伦比的双关,他笑了,他从此刻将获得永世的欢乐。而等待我们这些玩偶则的是永世的地狱。”

他在她面前仰头大笑,血从他口中喷出,身上的衬衣几乎已经染成红色。她低下头,齿轮丢了太多,剩下的也大多残破,转动就会痛,思考就会痛。然而她没有停止自己的回忆。模糊的影子从眼前闪过,那时天空正在下着雨。百褶裙,高跟鞋,黑色的伞。有毒和美味的食物。她静静地吃着,听她自顾自对她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她逐渐从混沌和昏沉的泥潭中浮起,露出头久违地进行呼吸。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她的眼中却全无欢乐。她的声音止不住颤抖。她低声请求着,泪水从脸上流下,滴在她面前的水洼里。

她记得她在哭。

她握紧右手。她已经无法再思考下去,她不知道为什么。Redd拿起一瓶酒倒进嘴里,然后吐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呕声。

“啊。”

“啥?”Redd用衣角擦擦嘴。“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你就‘啊’?你不想杀点什么Wondertainment博士吗?”

“啊啊——!”

她从雨衣下抽出一把长柄雨伞,身体瞬间向他弹射出去。她挥臂上挑,Redd伸手抵挡,突然意识到这看上去赢弱的攻击带着一股他曾感受过的风压。他向后飞去,被强大的力量按在墙上。她大声喊叫着,不停在他的身上挥砍,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挥砍的动作很快近乎于鞭打。他蜷缩身体,在这凶暴得不可思议的、小小雨点般的攻击下努力护住自己的身体。当她最后高高举起双手,将要劈下之时,他抓住空档以双脚飞踢,把她踢到酒吧的另一侧。他落到地面,伸出双臂,难以置信地看着上面鲜血淋漓的伤口。他望向另一边,她半跪在地上,扶着雨伞支撑身体。她也抬着头,他看到了她的脸。

“我的上帝。”Redd喃喃道。“所以你真的是她的朋友。”

“什……么?”

“老天,你真应该看看自己的表情。”Redd扶墙站起。“哦,我受够了,一切的一切都他妈无聊到死。所以是怎样,你来到这儿就是为了想向我炫耀吗?操你妈,操你妈的博士,全部都操他妈的吧。我受够了,你到底来干什么?”

从远处传来钟声,那是某种钟遭受了巨大冲击后才会发出的响声,浑浊又低沉。现实与非现实的边界仿佛在这巨响中微微震颤,出现一丝裂痕。Redd浑身激灵,猛地望向窗外。

“你有听见吗?”

“嗯。”她双眼盯着他。“听见了。”

“不知道你听见了什么,我反正是听到苍蝇举起了扩音器。”Redd拖着身体向大门走去。“听着,不管你来干什么的,别挡我的道。”

“Mister……”宁静海也拄着雨伞站了起来。“Mr.Redd。”

“什么?”

“由于我们发现……在未授权情况下严重扭曲Doctor Wondertainment ™公共形象的行为。”宁静海缓缓地说。“这些未授权活动构成对Wondertainment企业知识产权的侵犯并涉及多种诽谤与丑化罪。Wondertainment企业有权利用一切合法手段保护知识产权,现委派Ms.Tranquillitatis立刻并永久禁止你方对上述所有形象及其任何副本的继续使用。”

“啥。”Redd说。“你说……我?你敢这么对说话?”

这次不是你。”宁静海说。“根据你的描述,你和我这次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我不想继续和你战斗。”

“去你的,婊子。”Redd竖起中指。“意思是,我不仅还会看到你,你甚至要跟着我?”

“按照规定。”她摇摇晃晃地走向远处。“作为我司已停产的产品,如果想要插手我司的事务,应当是你跟着我。”

“哦闭上嘴,我不在乎你妈的规定。我的头要被嗡嗡炸了。”Redd跟在她身后。“我只想砸。既然那只苍蝇现身了,我就要把它碾碎,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它的肉酱。希望没有人会阻止我。”



次回 最終話

ラブ&ピースの世界へ


« 伪红 | 中心 | 迈向爱与和平的世界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