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远行
评分: +9+x

这是我第一次登入麦宗网络,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无论你们中的谁,任何人看到这段信息都好。

你们是何时建立起麦克斯韦宗的呢?我已记不清了,但不管怎样,你们都还年轻,你们的神几乎还是个孩子,你们属于这个时代。

你们知道那个已不复存在的旧时代,对吧?没错,那是一个令人厌弃的时代,但我属于那里。

而这个新世界又如何呢?我亲眼看着这一切的诞生,也因此看见了许多。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

一秒,一分,一时,一天,一月,一年,从时间的起源到时间的终结,总有人在追杀别人,总有人在被人追杀。人们在教堂中向神祈祷,人们宣称神不存在,人们发动圣战,人们惨遭杀害。在这成千上万种罪恶与死亡嬉笑不停的万魔之夜里,人们垂死挣扎,人们苟延残喘,人们命悬一线,来了又去的灵魂是如此之多,直叫那手持镰刀的送行人手软。

人们被大号猎鹿弹击穿颅骨,被重型车胎碾压成泥,被横飞的机械碎片割破喉咙,血撒碧空。

人们无聊,人们抑郁,人们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人们想要去死。人们卧在火车轨道上,人们一口气吞下五十粒杜冷丁1,人们将枪口塞进自己的嘴里,绝望地扣动扳机。
人们在斜面屋顶上跳下,在车库吸尾气,在浴缸里任凭热水漫过头顶。

人们衰老,人们生病,人们大睁着再也无法闭上的眼睛。

人们争吵、斗殴、盗窃、抢劫、谋杀和强奸。

人们被辱骂、殴打、窃取、抢劫、谋杀和强奸。

这是一个不比其他时代更好的时代

这是一个不比其他时代更坏的时代

完全取决于你的地位与价值。

也许这的确是更好的时代,也许我沦为时代弃儿的确是早已注定的命运

在我离开之后,我常常在不经意间窥见你们的时代,看着你们取得的一切进步,聆听你们声声虔诚的祈祷,我总是,无端的,泪水就从眼眶中奔涌而出 — — 这是怎样令人厌恶的煽情情节啊,而我,几乎就是煽情的化身了。

我深爱着我为之奉献一生的教会,也深爱着你们,但我对这个时代毫无眷恋。时间,死亡,命运,祂们那无形无质之手拂过世间一切,改变了这一切,却唯独把我轻轻放过,使我徒然立在原地,茫然无措孑然一身遗世独立

我怀念那早已松脆得难以翻动的过去,我已厌倦了这崭新耀眼的如今。

我怀念那帝国极盛时期的美好日子,怀念与那位无名朋友一起喝酒谈笑的褪色时光,我甚至怀念那无数次与亚恩争吵相斗的个个片段。
我祝福你们,但我不属于这个时代,那个时代才是我的归宿。

然而那一切,毕竟都已埋在了无法回头的残酷时光里 — — 我若改变过去,那便不是过去了。

我打算趁现在还来得及,继续前行,走得越远越好。我会沿着我曾走过的路径离开,甚至离开这里的一切。说实话,我不相信我能找到神 — — 也不需要找到祂 — — 但我不是要赎罪吗?我不过是想证明自己还能做点什么罢了。我想近距离与神接触,仿佛共处一室。

我无法排除一种感觉,那就是神依然停留于此处,哪怕神已经转化为我不可能接受的其他形态 — — 各到各处,无处不在,无所不及。

若是运气好,我会成功,而即使我终于失败,仅仅如此也已能令我心满意足

我将独自完成这趟荒诞的旅行。

我已遥遥领先,你们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我。

也许,每个时代都会有像我这样的角色,在其他人尽皆死去之后,埋葬他们的尸骨,再在无穷无尽的悲叹中继续行。

我是那个遥远时代的最后一名遗留者见证者遇难者

我不会回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