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派对:喝醉

“好吧,”Adams说,前后踱着步,就像将军指挥士兵是那一套军方架子一样。“今晚游戏的主题就是‘酒吧巡回’。五家酒吧,五位酒保。了解?”

“了解,”Iris不情愿地说。

Blare给了她一个友好又令人安心的微笑。Chelsa看上去挺紧张,但是充满希望地笑了笑。

“第一步,小队指派,”Adams说。“Chelsa?你是指定司机。你来将我们送到每个酒吧。你也要确保我们摄入足够水分确保不会脱水或是宿醉。鉴于你的角色,你不能喝酒,明白了吗?”

Chelsa松了一口气。“好,这样不错,”她笑着说。

“Blaire,你是妈妈。你和我们一起喝,但是你可以慢慢来,你主要是看着点那帮痴汉和混蛋。以你觉得合适的方法将他们从Iris身边引走。”

“问题,队长,”Blaire说,声音里带着一丝幽默。“我应该用什么武器来对敌呢?”

“武器?”Adams挠了挠头。“嗯。干。我不知道。棍子?胡椒喷雾?也许我们都不该带枪支,除了Chelsa,酒精和枪合不来的。”

“我和枪也合不来,”Chelsa紧张地说。“但是我有胡椒喷雾。”

“那好,不带枪。”Adams说。“任何情况,我就是交际花。我点饮料,我付钱,给Iris介绍她看上去可靠的人。”Adams停下来,想了想。“男人,对吧?是你喜欢的吧?”

“呃,是?”Iris试探着说,“但我不是特别想…”

“那好,不找男人了。就喝酒。女生派对 。美好时光。有问题吗?”

Iris举手。“是的,Iris?”Adams问。

“我干什么?”

“你过生日啊,”Adams说。“你决定你过得怎样,想多待一会,还是走人。说到这里,我们该讨论一下你想去哪里。龌龊且危险?高档且昂贵?时尚还吵闹?”

“呃…我其实不太想去太刺激的地方。”Iris承认。

“挺好。那就安逸舒适。”Adams闭上眼睛,在手上计算着什么。“Blaire,你觉着这样如何:我们从军械库开始,接下来是光谱,然后去诺丁汉,再去狂怒,最后是蓝天鹅。”

“呜哦哦…那的确不错。”Blaire看上去放松了点。最少,不想她上次那样在刀尖上。“是啊,挺好,这些地方对于新手都不吓人。”

“是啊,我觉得也不错。”Chelsa也是,松了口气。Iris莫名地被此安慰了。

“好吧,最后一件事。”Adams说。

她无所谓,开心的态度褪去,她的声音变得十分严肃。“我安排了MTF sigma-4的一队跟着我们,”她说。“要是有任何异常状况的话,他们会通过紧急频道用我们的手机联系我们。听上去是长,固定的音调。就像受到Amber警报1或是紧急天气警报一样。要是发生了,我们就会遵循他们的任何指令,明白了?”

“明白,”Blaire说。

“晓得。”Chelsa点头。

“很好。还有…嗯,我虽然不想说这个…但是,Iris?”

“我要是跑的话,MTF就会‘爆’了我的头,”Iris说。她头骨里的追捕设置(用来代替爆炸颈圈)看上去会这么做。她在多年前安装了这个用以交换‘特权’,就在‘特权’意味偶尔在没有栅栏的区域花上一个下午,还有一名武装警卫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好吧。”Adams说,她阴暗的表情消退了。“但是,只要我们都好好表现,我们就可以忘了它好好玩…哦!等下!最后一件事。”Adams伸进她的外套口袋,将一个小塑料卡给Iris。“祝贺你,你现在合法了。”

Iris看了看她夹在腿间的卡片。这要么是一个正式的身份证件要么就是不错的仿制品。

“以防有人要你出示证件。我是不会用它来订机票的,它还没那么真。我上趟厕所,然后就出发。”

Adams带着过度的自信和带着某人去她声称的目的地活力大步迈出屋子在尴尬的沉默后跟着大力关上厕所的门的声音。

“…我们第一次去酒吧浪的时候,”Chelsa说,“Andrea带我们去一个叫‘莫洛托夫 II’的地方,一个胳膊上一大块纹身,脸上还有可笑红印记的男人想要勾搭我。她最后跟他和他朋友打了一架。”

“我们今晚不会去像那样的地方,是吧?”Iris问。

“MD当然不会,要是再那样我就弄死她。”Blaire在沙发上坐下,拍了拍身边的垫子。“那么,你对世界怎么看?”

“…不一样了,”Iris说。“九年变化很多啊。”

“你甚至都不知道一半呢。”Blaire笑着说。

“所有东西现在都那么快。”Iris说。她坐在留给她的位子上,用手掌捋平牛仔裤。“所有人都带着奇怪的手机,电脑更小了,音乐更奇怪了。”

“你迟早会习惯的,”Blaire说。

“我就这么活过来,可我还是不习惯。”Chelsa承认。

“Andrea看上去挺习惯的,”Iris说。

“Andrea可不是什么榜样,”Blaire警告说。

“这更像是个过山车,”Chelsa嘟囔着。她紧张地揉了揉手肘。

从安全屋后面都能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好吧,”Blaire说。“我们看上去要开始了。”她靠近Iris。“不要试着和Andrea拼酒,”她耳语。“别。”

Iris脸色一白。要是Adams喝酒和她买东西一样狠,那她们今晚肯定不好过。

“好啦!”Adams充满自信地冲回客厅,喊道。“我们开始吧!”


1800时

军械库

她们穿过外面繁忙的街头,走进了门进入了几乎空无一人酒吧蓝色的静止之中。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枪械:这有把武士刀,那里有把(希望不能用的)汤普森冲锋枪。吧台上放着什么篮球赛。

一名穿着按扣式衬衫和休闲裤看上去很友好的的男人站在吧台后面,和一名穿着格子呢短裙和中腰衬衫的女士聊天。在四位女士进来的时候他挥着手。“Yo,Dan!”Adams高兴地说。“怎么样啊?”

“嘿!再见到你真高兴,Andy!”酒保回复道。“带着朋友来的吗?”

“是啊,”Adams说。“你记得Blaire和Chelsa,是吧?”她搭着Iris的肩膀,把受惊的小女孩推到前面来。“这是Iris,她在庆祝她21岁生日。”

“Cool!”Dan说。“祝贺你啊,让我看看你的ID?”

Iris紧张地把ID给Dan,他仔细地看了看,眨了一下眼,交回给Iris。“好吧,我确认你是21岁了,”Dan说,“你们要在柜台这里,还是亭子2那里?”

“其实,你介意我们去沙发那里吗?那更舒服点。”

“没问题,”Dan说。“我会带点饮料过去,第一轮我请。”

他给了Iris一个友好的微笑,向她挥了挥手,然后就忙着用他的的调酒器在什么复杂的混合物上施加魔法。

“Dan太厉害了,”说着她瘫进角落里的矮沙发。她把自己穿着高跟鞋的脚搭在了咖啡桌上,手臂抻到了沙发的后面,好像她想占据世界里尽量多的空间一样。“他就开始是个酒保,然后升到了经理,这事很低调,但是他正在和现在的老板谈要买下这里。”

“你经常来这里?”Iris问,在Adams对面坐下。

“Andrea来的太频了,Dan的薪水基本就是她给的,”Blaire说,坐在了Iris旁边,用手掌把Adams的脚拍了下去。“把脚挪下去,Andrea,这不礼貌。”

“你又不是我妈,”Adams反驳,但还是把脚放下了。

“亏了我不是你妈。我要是的话,我肯定能把你养的更正经一点。”

Chelsa,在这时,坐在了一个靠背在墙里的大又舒服的单人沙发里,紧张地看着几乎没有人的酒吧。

“开~~始吧!”Dan说。他带来了一个有着四个小酒杯的托盘,酒杯里装着分着层的绿色白色的混合物。“给生日女孩和她朋友的免费美酒。你们还需要什么吗?晚餐什么的?”

“老样子再加一篮炸红薯。”Adams说,“你呢?”

“我要个大的,”Blaire说。

“我喝水就好,”Chelsa说。

“…我不是很清楚。”Iris承认。“我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

“那我一会再过来,”Dan说。“Cheers。”

“Cheers。”

Adams伸过去拿了一个酒杯。示意其他女性照做。“敬Iris,”她说。“愿此夜成为与朋友一同外出的第一夜。Cheers”

“Cheers,”所有人同意。

Adams一口吞下酒,将杯子重重地砸在桌子上。Iris盯着她,看上去很惊讶。然后到了Blaire,她更慎重地啜了一小口。Chelsa,就碰了一下嘴唇就把酒放了回去,马上就被Adams拿了起来一口喝掉。

别和Adams拼酒。对。Iris啜了一口。尝起来很甜还有气泡感,还有着奇怪而不悦的锋利感,她觉得是酒精。她又多啜了一口,然后决定抛掉小心,把剩下的两口喝掉了。

饮料是凉的,但是下去时却有点火热,最后像温暖的余灰一样落在肚子里。“这里面加了什么啊?”她问。

“我TM怎么知道!”Adams笑道。“Dan的魔法。他是我见过最好的酒保。”

Iris把杯子放回去。她觉得有点不稳,但是她觉得还好。篮球赛进行到了比较激烈的部分,酒吧里一部分人也一样(一个穿着白红色运动衫的男子),激动地叫喊出来,跳到半空中。

她撇了一眼看到了一名亚洲女性坐在柜台,一身黑色衣着。那女性瞪了一眼那个男子,又瞥到了Iris。

她们眼神相遇。

亚洲女性退缩了一下,又专注于她的饮品。

是啊,我知道感觉怎样。

Iris看着鸡尾酒菜单。看上去没什么意义。她终于看到了一个看上去不错的饮料,这时Dan正好带着一篮子颜色奇怪的薯条和三份饮料。“打扰一下,”Iris说。“能跟我说一下这个Moscow Mule吗?”

“哦,是啊,”Dan笑着说。“我就觉得你会喜欢这个。”

电视里发生了什么令人激动的事。那个篮球家伙发出了响亮的哀叹声。Iris看过去,却没有看到那名亚洲女性。

Iris皱眉。

女厕的门开了,亚洲女性回到了她在酒吧里的座位。

Iris放松了。虚惊一场。她倾向前面尝了一个炸红薯。还挺好吃的。


“Moscow Mule劲有点大,是不?”Adams笑着,搭着Iris的肩膀。引着有点摇晃的年轻女子走向她们的车。“好,下一站,光谱!”

Adams像没有骨头似的遛进了Chelsea的Sedan后面,倒在了左侧后门3上。尽管她的动作七倒八歪的,但是他的眼睛确实明亮切警觉的。Blair就不太一样了,她在谨慎地选着Adams边上的座位坐下的时候看着稍远处,把副驾驶位留给了Iris。

Chelsa在退出停车位前看了一遍左右的后视镜,然后进入了堵塞(但还是移动着的)交通流中。“下一站是光谱,对吧?”她问。

“对!就上了高速,然后…干,我记不起来了。就在GPS还是什么的上查一下。”

“我记得怎么到光谱,”Chelsa说。她在红灯处停了下来,把手放在方向盘十和两点处。

Adams,同时,却在跟着无线电里的音乐打着节奏。她闭着眼睛,脸上带着扭曲的专注表情,手在车门,大腿,和Chelsa的座椅靠背上打着节奏。Blaire则把手放在膝盖上,直直地盯着前面,愉快地笑着。

Iris把自己的额头顶在凉爽的汽车玻璃上,盯着人行道。一名全身穿着黑色服装的亚洲女性倚着街灯,在她的手机上鼓捣着些什么。

她们眼神短暂地接触,然后那名女性闪躲了一下,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机。


1930时

光谱原创酒吧烤肉

“座位费是十块4,但是他们会给你两张五块的代金券,”Adams解释。“如果你们饿了,就去拿点吃的,但是我一般都去拿饮料。基本这就是一个确定你会在这花钱的办法。”

“这是问题吗?”Iris问。

“光谱在明人间相当有名,有人来这里就是为了看。”

外面有着长长的队伍,但是Adams穿过了队伍来到了穿着紧身黑色短袖的大个子面前。“嘿,Kurt!”她喊着。

“Andrea!咋样啊,宝贝?”大个子伸出手,Adams和他击掌,给了个友好的拥抱。“和朋友来的?”

“三个。都算我上面。”说着她给了大块头两张二十的。

“嘿!”一个愤怒的穿着灰色西装的人喊着。“她怎么不排队呢?”

“因为我喜欢她,我还不喜欢你。”kurt咆哮着说。“进去吧,宝贝。”

Adams带着三人进了门。爆炸般的光和声迎面而来。从扬声器里迸出响亮的摇滚乐,服务员们穿着紧身的牛仔裤和黑色短袖专业的端着一盘盘的三明治和披萨,穿过人群到红色瑙加海德革的摊位前。装裱好的名人的照片挂在每个墙上,不少都用记号笔或是银色的笔签了名。这里充满着快控制不住的疯狂气氛。

Iris松了口气,然后,当Adams领着她们穿过这一片混乱,走上狭窄的楼梯,进入了楼上安静的休息室。一名金发的年轻人站在黑色皮革吧台的后面,一小群人围在舞台上一名围着羊绒围巾的人,他正在调着他的吉他。

“嘿,Trish,”Adams说。“乐手谁啊?”

“嘿,Andrea。某个本地人。”

“他怎么样?”

“不知道。没听过。”

“那我们今晚就知道了。”Adams坐在了一个高脚凳上,示意另外几人也坐在吧台前。“那么,这是Iris,”她说,拍着年轻女生的肩膀。“她今天21岁生日。”

“酷,”Trish微笑着说。“我能看看你的ID吗?”

Iris把它交了出去。Trish快速瞟了一眼就还了回来。Iris试了好几次才把它放进口袋里。

“所以,要什么呢?”酒保问。

“我不知道…都来肉桂威士忌?”

“我今天不喝。”Chelsa说。

“哦是啊,那就Iris和Blaire一人一杯,我来俩。”

Trish翻了个白眼。她开始把酒杯放到吧台上。

“所以,”Iris尴尬地问。“我知道Adams,但是你们两个为,呃…公司,做什么?”

“哦!”Blaire说。“我猜我从来没说过,我是Tilda的助手。”

“Tilda?”Iris问。几个穿个格呢子衫戴着司机帽子的人上了楼梯站在舞台边。他们开始和舞台上的金发男子谈话。他的朋友?

“Tilda Moose,”Adams打断。“'19'的主管。”她举起盛满的酒杯给Blaire和Iris,把高杯酒留给自己。“Cheers,”她说。

“Cheers!”Blaire重复。

Adams和Blaire一口喝下。Iris小心地啜了一口。尝起来就像是Red Hots糖5和…烧灼感混合。“你在site19?”她问,Trish在吧台另一边上酒。“那里,嗯…不近,是吧?”

Adams,Blaire,Chelsa惊讶的看着彼此,理解逐渐浮现。Adams展出一丝狡猾的笑容。“我告诉她?”她问。

“让她自己弄明白,”Blaire笑着说。“我不敢毁掉一场惊喜。”

Iris盯着自己的饮料。她一口喝下剩下的酒(遵循‘要么不碰,要么到底6’的原则)并在火热感冲向鼻腔,让她咳嗽的时候马上后悔了。
Adams笑起来,拍着Iris的后背。“小心着点,小家伙,”她说,“夜还长着呢。”

在舞台上,安静的金发年轻人对着话筒清了清嗓子。“Hi,”他说。“我是Tom Dylan Porter,这首歌叫‘Your Love Is Like a River’。”

“哦我日。”Adams大声抱怨着。

音乐人怒视她一眼,然后还是开始了弹奏。

它还可以,Iris觉得。Adams可不同意。他表演的时候她一直在喝酒。


插曲:15分钟前

指挥车,激动特遣队Sigma-4(“汪汪7”)

“这估计是目前最无聊的指派了,”harken说。他拿起他的汉堡毫无热情地咬了一口,手放在看上去像是警车的车辆的方向盘上。“好吧,她们的行程是什么?”

“根据路线?一个住宅区的小爱尔兰酒吧,”Mario说。“我们在她们出来前就在这里等着,她们走我们再出发。”他拿起无线电,对着耳机小声而又清脆地说。“Sigma-4,报告。”他说。

“一正常,”无线电中电流音很重的声音回答。“还是没什么有趣的事发生。”

“二。没有状况。教会野餐都比这个活跃。”

“三—”

“打扰一下!?”一位女性喊着。

Mario抬头看了一眼敲打着副驾驶车窗的,穿着黑色皮革夹克戴着报童帽的亚洲女子。Harken瞟了一眼,悄悄把手放到了佩枪上。

Mario手势示意他冷静,摇下车窗。“是的,女士?我能为你做什么?”

“你可以告诉我去光谱的路吗?”女人问,把手搭到车顶上。

“就在对面,”Mario说。

女人翻了个白眼,笑着说“啊,抱歉,谢谢了,警官。”

“不用谢,”Mario说。他摇上了窗户。女人走进了酒吧。一小段时间后,他的手机响了:新文字消息。

他检查了消息,又拿起了无线电。“开始行动,”他说。“一队二队请前往下一站。我们护送目标。”

几处楼顶和黑暗的走廊里有了动静。机动特遣队Sigma-4的外围队伍从他们的监视地点撤离。两人与Mario和Harken会合:其余进入了各自的载具。几分钟内,他们就在路上,前往形成的下一地点。

Harken发动了车,Mario看着光谱的入口,两名枪手准备面对任何形式的问题。“目标出现,”Mario说,四名女性正走出酒吧。“等待…”

Adams差点撞到等候着的某个酒客。除此之外,四人安全地进入了车辆。Mario点头。“好啦,”他说。“保持在视野范围内。但是不要跟太近。”

“明白。”Harken说。

承载着四名机动特遣队Sigma-4队员的警车上了高速路。一个蓝色的符文出现在了黑白色的车顶上,随即褪去。Harken甚至没有发现他们的车左转前往了郊区,而载着目标的深红色车辆则前往了住宅区。


2015时

诺丁汉酒吧餐厅

在四位女士来前这如画的小酒吧前就聚集了一大群人。他们好像在关注着一个站在小舞台上的正在大声地提问着一些常识问题的男人。

一个大腹便便带着圣诞老人胡子的通红面颊男人在她们进来的时候呲牙笑着。“嘿,亲爱的,”他说,有着浓厚的爱尔兰口音。“小问题之夜你迟到了。”

“啊,我日…今天吗?”Adams叫唤着。“抱歉,Sean,我忘了。这是Iris。她在氰…庆祝她的21岁。”

“真的吗?那岂不是棒极了?”Sean说道,他友善地眨了眨眼。“介意我看看你的ID吗,亲爱的?”


Adams倚在她的椅子上,灌了一大口岩上双痕,恶意地盯着那些看上去对于小问题很感兴趣的人们。Iris啜了一口看上去很危险的被叫做“粗巧克力”的黑色泡沫状液体。尝起来不怎么像巧克力。

她看着队伍里的其他成员。Chelsa专注于她的樱桃可乐。她要是只猫的话现在颈毛都是竖着的。Blaire在外面:说是要抽根烟,可能也是想离Adams远点。

“嘿,Adams?”

“先等等,亲爱的,我去灭灭火。”

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去了女厕。

Iris叹了口气,闷闷不乐地喝自己的饮料。

“不高兴了?”Chelsa问。

“…算是吧,”Iris承认。“这有点太吵了,有感觉有点头疼。”

“是啊,我明白,”Chelsa耳语说。她看着人群,紧张地咬着下唇。“跟你说,Andrea回来的时候,就跟她说你想在WingDings那就完事。那里更安静:基本上都是情侣8那是个结束今晚的好地方。”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Iris怀疑地说。“我感觉这不是适合我的,不像是适合Andrea那样。”

“Andrea她…”Chelsa无助地摆了摆手。“…比较特别。”

“宇宙里最开放外向的人?”Blaire说。她在Iris对面坐下,挨着Chelsa。

“这么想还是不错的,”Chelsa承认。“有她在身边是挺有趣的,但是她也挺累人。”

“这倒是。”Blaire说。

Iris又啜了一口她的粗巧克力。被苦的脸色难看,然后拿开了饮料。“所以,呃,Chelsa,”她说,试着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干什么的,我也知道Adams。你们具体在,呃…公司是做什么的?”

Chelsa紧张地喝了口饮料。“我是交换来的植物学家9,但是嘛…”她瞟了一眼Blaire。

“她不能告诉你,”Blaire轻声又坚定地说。“至少这不行。”

那就是那种工作了。“和我工作一样?”Iris问。

“以,呃…某种说法讲,“Chelsa紧张地说,她摆弄着她运动衫裙的褶边,拨弄着快开线的纱线。

Iris的视线从明显很有压力的女士身上移开,她感到愧疚。就这时,前门打开了,一名亚洲女性进来了,身上穿着蓝色的按扣衬衫,黑色牛仔裤和红围巾。

Iris突然觉得特别寒冷。

她就是与在军械库库她对视的女人…要是没错的话。她也是Adams在光谱外面差点撞上的那个亚洲女性。衣服不一样,但是脸是一样的。Adrian经常说什么来着?“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巧合,三次…”

“…三次就是敌人了,”Iris低声说。

“啥啊?”Adams说,扑通一声坐在她座位上。

“别转过去,”Iris低声说。“也别直接看她。那个在吧台那边的亚洲女人?”

“…带着红围巾的?”Chelsa问。

“…我觉得我在军械库和光谱都见过她。”Iris说。

Adams挺拔地站了起来,迷离的眼神顿时消失。“你确定,”她冷静地问。

“九成,”Iris说。“她是MTF里的?”

“Sigma-4均为男性。”Adams拿出手机按了几下。“他们没有回复。”她冷酷地说。

“建议?”Blaire问。她放下手里的苹果酒,缓慢地做了个深呼吸。手放入包中,拿出一瓶胡椒喷雾。

“这可能是个巧合,没准是个误会。无论如何,我觉我该结帐并撤离,”Adams说,从她钱包中拿出点钱,对折放在盐瓶下面。“当我给你们信号的时候,我要你们结帐走出酒吧。去车哪里等着。我要是…就说十五分钟后没出来…就直接撤离呼叫重火力支援。”

“那你要干什么?”Iris问。

“Adams对着年轻女生眨了眨眼。她深呼吸后径直走向房间另一边,朝着吧台那边的亚洲女性。

“嘿,”她说,给了陌生人一个最具自信的笑容。“我能请你一杯吗?”


女生派对

« 打扮 | 喝醉 | 捣乱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