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深红之王会梦见电子锁链吗
评分: +75+x

在赛博朋克化的今日,我们都将被撕碎,回归到信息流中。


000.

她梦见了花朵。
不同季节的,很美。
这一定是某个孩子的梦,孩子们还在向往着童话。

随后,伴随着她即将苏醒,花朵被肢解成基础的比特。
人类最后的纯真,也逐渐信息化。
救救孩子……


001.

距离Ninth化身成电子幽灵已经有一个月。
从光中醒来,她陷了一种恍惚的状态,好像她还在办公室里的电脑前输入文档。
“好了……我要去哪里呢?”
顺着网线,她看到了一堵墙。
在以前,她或许还会觉得这个墙很碍事,但现在它却是Ninth生存的最大依仗——中国分部没抓捕过网络幽灵,而总部抓捕恶意信息流的死后战线却无法翻越这堵墙。
不过反过来说,这也是一种监狱。墙内的世界人类以匹为单位进行内卷生蛊,墙外的世界不知墙内的怪物而肆意嘲笑。唯一可知的是,在双方本就敌对的关系前,和解的道路逐渐消失。

Ninth摇摇头。现在自己与死人无异,而死人又怎么会有倾向呢?
她走向了她一直在关注的网站。
在Ninth的眼中,每一个角色与meme都是活的,和她一样的形体,生存在光流中。她看见了无数的人奔涌而来,而又随时间而去。
说是生存,但它们的寿命不比蜉蝣长。它们的结局,不是被擅长消费的人撕碎扭曲,丢入牛奶中变成另一位meme,就是遗忘在角落里,变成一片发霉的面包。

Ninth觉得无聊了。
无尽光中她的寿命依然在不断重新计数。她惧怕自己低休谟的水准在成为meme后会再次像现实世界里一样,被网络资本家们控制,压榨,用尽最后一滴血。
她疲倦了。
网络是人造世界,依然按照人类的想法和规则,不断运行着名为“流量.exe”的游戏。
但她很快就打起精神了。因为她看到了,潜藏在信息中的一丝深红。
有人在呐喊,而那正是血之法。


010.

虽然是呐喊,Ninth却没有任何不适。这份呐喊这不像是尖叫咆哮,更像是来自夹在钢筋水泥中吹奏出的一曲悠扬笛声。
Ninth作为前基金会成员,抱着残余的敬业心,去检查情况。
但没想到的是,踪迹的尽头却是一个直播。一个虚拟主播的直播。
主播在直播玩一个很经典的gal,Ninth记得它,这是她历史中接触的第一款galgame。当年这款gal的汉化发布在一个论坛上,论坛的各位写满了心得体会,好似看了一本好书。
只是,那个论坛现在早就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观众人数寥寥无几,只是主播却毫不在意,快乐地点击着鼠标。
Ninth明白得很快,这是一柱神在开着直播。可是,并非是祂在呐喊,施法者早已消失遁形。

Ninth再次追随着咆哮声,这次咆哮中混杂着铁链晃动的清脆敲击声。
追到头,是一个视频。这个视频有些年头,靠着精细的剪辑,用一部西方卡通的碎片演奏出了欢乐的曲子。
尘封已久的视频,播放量从6871增加到6872。
Ninth看完才发现,这是自己第一个收藏的视频。当年她还处在懵懂的年龄,但这部精良的MAD却吸引住了她,作为她在那青葱岁月中创作的启蒙。
只是,播放量证明了一切。大数据作为盈利的鱼叉,视频在暴雨中被其贯穿,鲸落,沉底。视频作者也早就不知所踪,不知道是不是没能坚持继续分享这份创作的快乐,还是现实的痛苦之日早就大过了这个视频的时长。

Ninth追寻了很久。她发现这份血之法,只会出现在她过去的怀念中。
Ninth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尽管网络奔流中没有冷暖的感知。
她领悟到,不是她在追寻祂——
而是祂拖着锁链,找上门了。


011.

凝之法开始了。
田园牧歌被出现的地主拦腰折断,他们抢夺着网络的土地,占山为王。Ninth看着他们就好像看到了发现新大陆后那一支支扬起的白帆。
血腥的累积开始了。
meme们逐渐散开,被抓住者变成砧板上的下一块肉。取之不尽的文化,被大大小小地人吮吸着。
这些事物何尝有过人心,不知道求助,也不知道躲避;但它们又随着人心变化,它们就是人心中创生的产物,集体的无意识。

Ninth突然醒悟。
前现代性被破坏的场面在她面前展现。这是一种拟人,一种信息的变异。
回过头来,她看到了自己——除了手腕被铁链所困。

“我知道,你在嚎叫。”
“但网络是现代事物。”
“没错。同时,网络也是一种社会的浓缩。你想知道锁链全部断掉后会发生什么吗?”
“我不敢想。”
“你必须想。你在怀念过去网络的自由时代,你在对网络现状发出不公的嚎叫。”
“不!前现代性早就全他妈完蛋了!我很清楚这是幻想!”
“锁链是稳固而不是枷锁。锁链本质是虚构的,空想的,从混沌中得以让我定型的。”
“我必须停止……”
“只有你吗?只有你的话何尝不是徒劳。”

Ninth被锁链捆绑,挤压,即将娱乐至死。
解构主义消解了全部,却无法消解神秘。当悠扬的牧歌被分解成一个个音符,被工业化流水线所复刻后,其灵魂早就溃散,只剩下冤屈的嚎叫。
这些,都化为了虚构的王手中的锁链。此处的祂从理念,借助着充满怨恨的观众身上的否定,成为了网络中的一抹深红。
祂才是最大的神性虚拟主播。祂以怀念的记忆为皮,用离去的创作当骨,拿文化的哭泣发声,在可笑的网络中起舞。
孤独的创作者们心境就此变得暗无天日,而玩弄数据的正当性终有一日会走向尽头。


100.

Ninth没有被绞死。她被神怜悯了。
“给你个机会,打破压榨的秩序。”
“我……”
Ninth化为了光箭,甚至比光还要快。
“我要,他妈的,收容你啊!”
Ninth贯穿了所有锁链。这份光芒,就连不间断的信息流也显得暗淡。
最后一根锁链,变为了杀死祂化身的凶器。
Ninth再一次通过理性否定了这份理念。
只是,数据消散后,Ninth回过头看着网络中无尽的笑话,她忽然觉得不值。

……

雨下得很大。
Ninth从宿舍的硬板床上醒来,回想着之前的南柯一梦。
此时,她的手机响起,是一封邮件。

发信人:human-love@███.com
收信人:scp-cn-dr.ninth@scpfoundation.cn
日期:05/10/2019,04:35
主题:谢谢你和我谈心

Ninth长舒一口气。
Ninth哭了出来。
她不明白,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电子创作者们见到一个温暖的网络新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