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斯伯格之死
评分: +2+x

“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了。好吧,讲得好像有点快,离预订的结束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有人想要提问吗?当然,必须和今天的内容有关。好,第二排那个戴眼镜的。”

“史密斯博士您好,作为亲历者,您能给我们讲一讲1962年的基金会间谍事件吗?克蕾尔·金斯伯格到底是美国人的间谍还是苏联人的间谍?或者是双面间谍?”

“我不会给金斯伯格博士打上间谍或者叛徒的标签,基金会也没有,她和格林特工的墓地至今还在皮诺斯岛那片松林下。她只是浪潮中一个身不由己的悲剧人物罢了。当年的事件事实上还没解密,但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我今天讲讲倒也无妨。”

“这个故事要从更为久远的1934年说起。你们应该都知道,刚刚分崩离析的格鲁乌超心理学部门是1947年在斯大林的授意下成立的。但其实早在1934年谢尔盖·基洛夫被不明势力用超自然手段刺杀后,一个异常事件研究小组就在格鲁乌内成立了,这就是神秘的格鲁乌超心理学部的前身。”

“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这个部门最早的成员除了是所谓超心理学知识,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异常知识的研究专家外,还是斯大林的狂热崇拜者,和斯大林一样对尼采的超人主义深信不疑。所以早期他们非常注重精神、灵能方面的研究,试图帮助领导人获得超人的意志和非凡的领导力。看看斯大林时期苏联人对他疯狂的个人崇拜,就知道超心理学部的早期的研究有多成功了。”

“但是他们也有一个难题一直未解决,那就是如何让斯大林获得不死之身,或者至少让斯大林的精神以某种方式永远存在。到了五十年代,斯大林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超心理学部只好退而求其次,试图找到方法先延长斯大林的生命。也许是狄瓦人超长的寿命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从1950年起,超心理学部开始在苏联境内不遗余力的寻找狄瓦人。讽刺的是,东欧的纯种狄瓦人在此前的肃反运动中几乎被屠灭殆尽,直到1953年才找到了有二分之一狄瓦人血统的医生齐布纳尔·金斯伯格和他的妻子。1953年1月,超心理学部一手捏造了所谓的‘医生案件’,指控齐布纳尔和其他数名医生意图谋害国家领导人。这些医生,包括齐布纳尔在内,都或多或少和异常组织有关系,超心理学部病急乱投医,把他们都抓了起来。”

“那些被捕的医生中有一个叫泰瑞·格林的奇术师是基金会的潜伏人员。泰瑞·格林并不知道齐布纳尔的狄瓦人血统,禁不住齐布纳尔的苦苦哀求,在被基金会特工营救时带走了齐布纳尔13岁的女儿,也就是后来的金斯伯格博士。之后所有人都以为齐布纳尔和她的妻子死在了超心理学部的实验室,泰瑞·格林只好将金斯伯格博士带走抚养。”

“超心理学部最终没有成功,斯大林在1953年3月逝世。超心理学部在其后的政治斗争中站错了队,他们投效的贝利亚很快失势并被处决。在经历了一轮清洗之后,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安格洛夫斯基掌握了超心理学部,他们开始转向赫鲁晓夫。安格洛夫斯基极其神秘,直到前一段时间格鲁乌解散,我们才知道他的全名。此人心狠手辣、雷厉风行,迅速整合了处于混乱之中的超心理学部。1954年2月份的一天,20多具基金会特工的尸体和基金会在俄罗斯大部分联络点的标注地图在半夜被扔在基金会莫斯科秘密联络点的门外。这是安格洛夫斯基对基金会的报复和警告。当时的基金会实在无力承受和美苏同时交恶的后果,权衡之下被迫撤出了苏联。”

“不要着急,马上就讲到正文了。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无疑是基金会最困难的时期,我们除了要对付异常,还要时刻提防美苏之间一触即发的核战争。1959年年底美国在英国和意大利部署了可以携带核弹头的‘雷神’中程导弹。美国人的保密工作做得很足,基金会直到1961年才取得相关情报,奇怪的是一向消息灵通的格鲁乌对此竟然也毫无反应,基金会没有发现任何反制措施。开始我们以为格鲁乌有把握那些导弹打不到苏联,但为了保险起见基金会还是向苏联政府传递了消息。结果第二天苏联政府就炸开了锅,赫鲁晓夫通过全国广播发表了三个小时又臭又长讲话来谴责美国。后来我们才知道格鲁乌包括超心理学部在内爆发了后来被他们称为105号项目的SCP-4848,他们前线人员的情报在收发室躺了快一年。”

“苏联人有样学样,他们很快决定在古巴秘密建设导弹基地。苏联人的行动要比美国人更危险,因为当时北约的核力量相对于苏联处于优势,美国人绝对不会允许苏联把导弹放到自家后院,他们的反应只会比苏联更加激烈。一旦苏联在古巴的导弹部署完成,后果是我们不敢想象的。基金会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一边暗中迟缓苏联的进度,一边把消息传递给了美国。你可以看到,在超级大国之间,我们像个只会告状的小朋友。”

“当时我、克蕾尔·金斯伯格博士和泰瑞·格林的女儿凯蒂·格林特工都参与了拖延苏联进度的任务。泰瑞·格林是基金会奇术研究方面的巨擘,现在基金会的反奇术教程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她的理论。金斯伯格博士和泰瑞·格林一家相处融洽,泰瑞·格林不仅把金斯伯格博士抚养长大,还把她培养成了奇术大师,金斯伯格博士也就自然而然地加入了基金会。虽然在相处过程中泰瑞·格林已经知道了金斯伯格博士的狄瓦族血统,但为金斯伯格博士考虑她并未通报给基金会。”

“起初我们的任务很顺利,很快渗透到导弹基地附近,不留痕迹地暗中破坏,直到我们遇见了一个老头。那个老头相当厉害,好几次差点发现了我们。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金斯伯格博士变得心事重重。你们可能已经猜到了,那个老头就是他的父亲齐布纳尔,他并没有死,甚至还成了格鲁乌超心理学部的官员,而金斯伯格博士显然认出了他。可惜的是当时我们并没有想那么多。”

“任务开始的第三个星期,我和格林特工一起外出与基金会情报人员接头。我们得到了好消息,美苏暂时达成了和解,苏联在海上的导弹部件将原路返回。我们高高兴兴回到驻地,却发现出事了。除了找不到的金斯伯格博士,小组的其他五个成员都被杀害了。我们猜测金斯伯格博士被掳走,沿着痕迹追踪,并通报给了上级。”

“我和格林特工一路跟到了皮诺斯岛上一片松林深处,那里的情景让我们头皮发麻。我们在松林间看到了狄瓦人的标志和数个导弹发射井,而且导弹已经快要准备就绪了。基金会的支援赶到后,我们发起了强攻。混战中我们发现了金斯伯格博士,但是她的眼神已经变了,不断向我和格林特工开枪。当时我们人不够多,付出惨重代价之后基本控制了局势。金斯伯格博士和齐布纳尔趁乱逃走,想要强行发射导弹,迫不得已之下,格林特工杀了金斯伯格博士。老齐布纳尔却重伤未死。”

“从齐布纳尔那里我们才知道了当年的情形。在超心理学部的实验中齐布纳尔侥幸未死,他的妻子却忍受不了非人的折磨自杀了。斯大林死后研究就停止了,超心理学部在内部清洗之后,就准备放了还活着的人。齐布纳尔却没有走,他展示自己在异常方面的知识,最终被超心理学部门招募。事实上他是准备利用超心理学部报复苏联人,甚至报复人类,并在过程中秘密加入了一个以狄瓦人为主的恐怖组织。得知美国人在英国和意大利部署核弹后。他觉得机会来了。为了阻止情报传递,他在格鲁乌释放了SCP-4848。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美国人迟迟没有行动。于是他又通过超心理学部策动了古巴导弹危机。在我们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也认出了金斯伯格博士。在金斯伯格博士表示不愿意和他一起复仇之后,他掳走了金斯伯格博士,并用异常手段修改了她的记忆。”

“在了解这一切后,格林特工在我们离开皮诺斯岛之前自杀了。她和金斯伯格博士一起长大,她们彼此爱着对方。格林特工是知道金斯伯格博士的狄瓦人血统的,所以她以为金斯伯格博士真的叛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亲手杀了自己的爱人之后,格林特工无法原谅自己。不久之后,泰瑞·格林也在家中自杀了。”

“这就是当年发生的事情,就像我前面说的,基金会从来没有把金斯伯格博士当做间谍。那是一个悲剧,而不是什么阴谋事件。”

“博士,可是很多人说,当年你也是金斯伯格的狂热追求者之一,作为唯一的知情者,是你对基金会美化了金斯伯格的形象。”

“年轻人,我劝你说话小心一点,不要相信那些谣言。我不否认我追求过克蕾尔,就像我说的,她不仅是个好人还是个天才。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她和格林特工在加入基金会之前就在一起了,我很早就放弃了。我看你的名牌,你叫奥康纳·库克是吧,你爸爸是威尔斯·库克对吧,你家的狗屎姓氏就是这么好认,你爸爸才是死缠烂打克蕾尔的那一个,你等下来我办公室一趟。讲座就到这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