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的讲座摘要:总结和问答

"现在我们回来进行本次培训的最后一部分。课快上完了。我就剩最后一点要说,然后今晚就能休息了。

"我想强调一件事,昨晚有人问到我了…即,既然统合奇术存在,能将其视为对超常的大统一理论吗?

"我们很希望就是如此…但很不幸,答案是‘不’。统合奇术确实为魔法研究提供了坚实基础:我们相信它也对其他领域有所意义。但仍有某些超常相关领域,在其中此理论开始失效。

"两个大例子就是绿色型现实扭曲者和黑色型、或者机械降神。记得我之前说过,每个奇术进程都有源头,都造成回火;而绿型们把这两条规律都违反了:他们能凭空扭曲现实,它们搞出的扭曲不会引发回火。有很多理论解释为何如此:一个理论是回火被分岔去了平行现实里…也许就是他们要处置的超常现象?另一个理论说回火被绿型的自身意识所吸收。也许这能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发了疯的。不幸的是,我们对此还没有答案。这是学会投入许多资源研究的领域之一。进展,必然是缓慢的,和其他涉及绿色型的一切研究一样。很难收集到有效数据,如果数据本身能被你的测试对象所操控。

“黑色型和机械降神…那就更怪了。它们的影响效应类似奇术和现实扭曲,但它们似乎不遵守我们遇到过的任何奇术定律。它们的能力不会造成形态辐射爆发。它们不能被以太共振成像侦测。其实,半神的这个代号‘黑色型’,就是来自于它们中很多根本不发出以太灵气…抱歉,EVE模式图像…完全没有。我们完全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除了它们非常强大,而且很多时候,敌视人类。

“以及,还有很多你们可能会面对的威胁与形态辐射完全无关。时空异常。神秘生物。疯狂神经电子人。心灵感应者。事实是,我们研究的越多,就觉得比起研究开始之时,这世界越发奇怪和可怕。我们每找到一个答案,就会冒出两个问题。

"但这也是科学探索的本性,到底如此。

"但,如果本次培训有其意义,我希望是:你们离开时能对奇术的本质、奇术师做什么有些基础理解。魔法的恐惧与力量部分来自其神秘性。我们的目标,是剥下部分的神秘,用最强武器来武装你们,你们在对抗奇术威胁时总会有此需要:让你们,作为非奇术师,知道自己并非无助。我的学生曾经送我了一本小说,其中一句话让我很是享受:‘无论巫师有多狡猾,背上插把刀总能压倒他们的伎俩。’

“现在我来回答问题。”

升调降调能和有保护性爱扯上关系吗,或者体外受精?

好吧是的。但实践上,若两个人以繁殖目的进行繁殖行为,那是最有效的。我想如果非要排个座次,可能从低到高依次是体外、自慰、非繁殖性行为、繁殖性性行为,而分娩本身则几乎是排第一。当然,也有强烈倾向于降调的性行为。我这里就不详细说了。我肯定你们能想得到。

为何要用血?需要EVE的话不能去超市找点瓶装牛奶来吗?

你可以,但体液和身体分离越久,效应就越差。死体同样…到一定时候,死体或瓶装牛奶就不是活物了,而是变成了…一个物。虽然我觉得母乳对哺乳期的人来说可能有那么点用…血到底是要更普遍。以及用赛瑟斯皮塔刀割你的手指要比其他方案更显高贵。

有试过和雇用蓝色型一样利用绿色型吗?还是这一直被认作是太过危险?

我不能为联盟代言,但是的,曾有过利用绿色型的尝试。它们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因为绿色型常有自大狂倾向,而且一旦失控就难以控制下来。虽然有流言称有一二成功案例。最著名的两位嫌疑人就是D.C. al Fine及Cornwall Hero。

联盟是不是在利用异常手段对抗超常威胁上太过拘谨了?

那取决于你如何定义异常了。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官方态度是,蓝色型奇术属于“边缘技术”领域,而非异常性的超常威胁。被联盟雇用的我们这些人和你们发过一样的誓言。我们还是人类,我们仍愿保护人类。我们尽自己所能、以全部才智去做到这点。
奇术研究的最终目标,到底是要把魔法理论整合入我们对物理学的现代理解中。一旦这一目标达成,“魔法”的概念不就被最终消灭了么?
除了子弹外,还有其他办法能消灭超常威胁。

如果联盟把自己视作超常威胁,它的威胁级别是多大?它会采取什么来增强威胁级别?

如果联盟的成员组织转而违背人类整体利益,所有使命将立即失败,可能会需要一次拨奏曲级响应。但联盟的存在就是为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然而,设想如果联盟的主要敌人都被消灭或吸纳加入,那就很有意思了。毕竟绝对权力造成绝对腐败。
也许最好是别让某一个组织控制整个超常世界。

如果某些场合奇术和技术(甚至是0+技术)相比低效且不实用,它意义何在?我是说…我想起来之前关于搭巴士和/或大乱交的例子,那明显是不实用的。魔法在重要物质转变上需要超出其价值的投入吗?

很多时候,是的。例如用工厂造步枪就简单于魔法进程。打出租车进城要比显形过去更实用。
奇术的优越性体现在你需要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之时。比如:你需要让突击队从密歇根奔袭西伯利亚…一小时内。靠奇术。你需要进到某人的文档里抹掉他的身份?靠奇术。
说到这我想起来,在有个场合奇术100%强于任何常规技术:我监督过对某位加入联盟的变性女子的身份重置。不管外科手术最好能做到什么程度,你绝对不可能靠变性弄出个有生育能力的成年女人。

情报收集要比现实扭曲更简单更干净吗?我听说有蓝型特工用对象的头发确定其所在地是某个地图上没有的林区。这会有回火吗,或者任何不利后果吗?

在很多方面,所有奇术咒法都是某种形式的探知:记住说到底都是观测者效应,以及你观测得多认真。定位某人是个普通咒法,大多数时候从中产生的回火能通过分流和下水槽轻松处置。只一个的话,这只是非常低密度的应用:要记得回火与原咒法成正比。如果原咒法只用了少许能量,回火也一般微不足道。
当然,这是基于你做的只是交叉或者逆向观看..抱歉。就是看当下或过去。顺向探知…就是说预知未来…则要困难得多,就像骑着山地车上山相比于横行或下山。其实,当前最有效的顺向探知进程就是硅之诺伦…它们需要整两台超级电脑计算并探知当下和过去,这样才能驱动第三台去施展未来预视。

抱歉,先生,我就是想感谢你给我们这么一场神奇的展示,然后问下你…会不会那些围绕奇迹和预兆建立的宗教团体,其实是某些绿型和蓝型建立者的后继人?我们对此有证据吗?

是的,是有可能。是的,我们也有证据。不,我不会告诉你们是谁。

抱歉我觉得几小时前没太对劲。红色型也能扭曲现实吗?

取决于我们所说的是哪个类型的红。他们很多只是能加速治愈。但其他很多,特别是扩展再生器,则是受控奇术能量的产物。记住红色型表示效应,而非源头。

与蓝色事件相关的形态辐射能在环境留存多久?

与密度、音高、色调和织法相关。总体上,以下三个因素会让形态辐射存续时间更长:更大的密度。更低的色调(就是倾向于宝石红或黑檀),更紧密的织法。音高倾向于随时间衰减,朝向中心:它总会来回晃动一下,然后慢慢安定下来,很像钟摆。
但这三者中,织法是决定ARAD寿命长短最重要的因素。织法级别最高叫做“锁固”是有原因的。

如果部分影响整体,能否用某个物体去改变整个宇宙的本质?

是的。但这是个惯性问题。即,宇宙对改变表现出了一种抵抗。你越是尝试改变,就需要更多的能量,也会变得更加困难。比如,用一粒沙改变宇宙引力常数是可能的。为此我们可能需要投入大概十万个银河大小星系的能量产出。

黑色型和机械降神型有什么区别?

黑色型就是表现出机械降神型特征的人类。机械降神型倾向于以远超黑色型的级别活动。但功能上,以奇术术语而言,它们差不多是一回事。

除了生命能外还有什么奇术资源吗?

是有的,但EVE是我们目前发现最有效的能量源。以及在很多时候,我们原以为某物是EVE的替代能源,最后却发现那只是EVE的不同形式而已…比如地脉,一度被认为是EVE的替代能量源,之后我们才发现它其实是EVE呈现为我们从未见过的一种音高和色调组合。
当前EVE研究的最前沿是生命力理论整合到大统一理论里。令人兴奋。

有没有谁曾试过利用奇术解决全球性问题,比如战争、饥荒?如果是这样,怎么从来没起效果?

确实有过。我们称之为Cornwall事故:一个黑色型,在一大群蓝色型盟友的支持下,想要尝试一个超大魔法进程来终结人类的痛苦与冲突。其最后结果是威胁到人类灵魂的终结。
你看到了,战争与饥饿都来自于你们对现状的不满足。当你们完全满足于现状,你们就不会有动力去渴望做…任何事。摆脱战争和饥饿和痛苦也需要摆脱嫉妒…摆脱人格。还有人觉得这是值当的牺牲。
若非少数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英勇之举,我们所知的人类就将不复存在。我们还在奋力终结战争和饥饿…毕竟这是联合国的目标所在,维护世界和平。但我们必须做的是一条漫长艰苦的道路。捷径要以好的意图铺就。

当我想象魔法时,我想到的是长袍老者,拿着法杖魔杖之类的。你们有用过这种东西吗?

我有仪式袍、帽子和法杖,放在办公室。有趣的事实:巫师的棍子不仅来源自实用的行路拐杖,也是在古代萨满仪式中记录时间的道具。早期奇术师还发现它们在画法阵上很有用:站着画要比跪着简单多了。至于魔杖的观念,可能来源自在仪式中使用树上折下的活枝条。
我们使用它们的频率,和当今学者穿戴博士帽、使用羽毛笔及墨水池的频率差不多。某些更老的学会和GOC成员组织还会需要它们:和魔导书一个道理。另一方面,用激光和镜面、甚至是高清LCD屏,我能得到更加精准的图案。现代奇术师总体上不太是那种拿法杖的长袍老者了,更多是穿着牛仔裤的年轻人摆弄电脑。
当然,有人说穿着花哨的法袍大帽、手拿法杖会带来仪式感和特定情绪,有助于奇术师施展进程。如果这对你有用,你就有更多的力量。个人来说,我觉得袍子太松垮,而带着法杖走路简直是种痛苦。

变成蓝色型的过程是什么?

如果你弄明白了,请务必发表你的成果。对第一个发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人,有一千万美元的奖金。
因为这真的就是…谁都不知道。我们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能得到魔法能力,而其他人不行。某些情况下这似乎和基因有联系。另一些情况下又与智力,或者靠近魔法效应有关系。但还是一直有‘野路子’法师凭空诞生,不遵照所有已知因素。
我见过最好的类比就是癌症。有很多风险因素关涉到你是不是会得癌症:年龄、基因、环境、暴露于致癌物、如此等等…但到底会不会真的得上癌症,却基本是运气问题。


"我想这就是全部了。我还有最后一点话,之后就可以解散了。
“服食酒精在建立兄弟关系和友谊上是近乎普适的一种办法。你到处都能看到例子,从基督徒的最后晚餐,到狄奥尼索斯的宗教,再到全世界的兄弟会和晚会之夜。我个人是聚会爱好者:类似于中国的饮茶,吃喝相比于餐桌上的社交及对话是次要的。
"我想说的是:培训也许结束了,但没有理由让对话结束。欢迎到兵营俱乐部找我,第一杯我请客。”


奇术讲座系列
« 奇术进程 | 返回GOC 中心页 | 结束»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