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的讲座摘要:关于应用奇术

“晚安。请就座。你们能在房间后面找到酒、水、面包、盐,如果需要补充一下的话。还有咖啡甜甜圈之类的各种东西。以及喝酒悠着点。我很少能看到物理学特工能在免费酒水面前保持体统。

"在你们补充能量并就坐期间,就让我讲点关于仪式的事情。

“盐和面包是东欧欢迎贵客的传统方式。这也不奇怪:面包被认作是生命之物,盐则是那时候昂贵却必需的补给。依传统客人要撕下一小块面包,沾上盐,吃掉。这个仪式和你们已经遇到过的可否相似呢?啊。我看到这里的新教徒们立即就明白了。对,这和圣餐礼“面包蘸酒”听着很像,撕下一块面包,蘸进普通的高脚杯里,各种元素都齐了。我看到在场的某些天主教徒有点迷糊。毕竟你们成长的环境里圣餐礼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进行。在这两个例子里,仪式不仅象征着欢迎,更是社交。也因此我们将一起“撕面包[break bread/共餐]”当做了一个社交举动。为什么如此多的约会都从进餐开始或包含进餐。

“以及,水。当萨拉丁在哈廷俘虏十字军众头目,其中有个叫沙蒂永的雷诺尔德的人让他无比厌恶。在萨拉丁看来,这个沙蒂永是个不可信的残忍之徒,他违背誓言对安拉的信徒做出背叛之举。当十字军的高层们被带到他的帐篷,萨拉丁为十字军之王——吕西尼昂的居伊送上了水。当然这位国王把水传给了他的朋友雷诺尔德…这时候,萨拉丁非常简明地指出,是居伊未经他允许把水送给了他最憎恶的敌人。送水在这等干旱地区被视作不加害对方的承诺。萨拉丁当然意图杀掉雷诺尔德,所以这里的意思是说,他所做的不被视作违背诺言。

“而今,对因赶来参加培训而错过早餐的来宾,我们送上咖啡和甜甜圈作为礼节,也是确保当你们想补充一下时不需离开此处饮食。但不用多麻烦就能发现,今日看似平凡的招待与过去神圣的仪式间存在着共通的关联。所有这些我还有一段又长又绕的内容要说,既然你们都就座了:欢迎。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你们可以称我为教授。我是国际统合奇术研究中心,ICSUT,马萨诸塞分校的退休教授。我的专业是建构智能。这只猫是我的同伴,午夜。本次讲演意在让你们这些新任物理学特工对统合奇术背后的基础规律有一个工作用理解。别以为上完课之后你们就能施放作品或者召唤界外智能了。但我希望这次简短的讲演能让你们理解到蓝型都能做什么,我们又是如何做到的。

“我们从第一批原理开始。奇术是将魔法原理作为实践科学进行研究。在很多方面,它与物理学类似,除了它脱胎于完全不同的原理。例如,现代物理可能会被说成始于牛顿运动三定律。奇术则始于完全不同的一套基础定律,称作传播律和相似律。可以将其总结为:‘部分影响整体’、‘相似产生相似’。

“你们已经可以看到问题在哪。物理学已经教导我们这两条原理是不成立的:如果我从面包条上撕下一块烧掉,这并不会让其余的面包被烤焦。不管犀牛角看起来是多像阴茎,它磨的粉也治不了阳痿。这就将我们引向了魔法的第三基础原理,原始表述为:“魔法需要有天赋的施展者。”仅有特定的几类人才能施展魔法。为何能以及如何能则从未探明。实践奇术就一直维持在这个状况几百年…直至20世纪早期。

“你们看,直到那个时候,奇术…或者魔法,那时候还是这么叫…陷入了危机。科学与物理学的进步开始挤兑它所依赖的那些灰色领域。施展者们突然开始失去效力。对此提出的理论包括人类扩张改变了世界的魔力流动,以及科学进步令现实变得更为稳定,等等。施展者们甚至要刻意将自身隔绝于现代社会,以免心智被科学发现所污染…直至有个叫海森堡的男人在1927年提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设想。

“海森堡测不准原理指出,对一个粒子而言,越是精准地知晓其位置,就越不能精准知晓其当前位置。这理论本身没有搅动奇术学界,而是其后续结论:观测改变世界。从此魔法第三原理由‘魔法需要有天赋的施展者’被修订成了‘观测改变现实’。或者更简单点….特定的心智可以改变世界运作的方式。

“顺便,现在认为绿色型现实扭曲者们可能是在这方面有特别天赋的人群,所以也有人提出了‘外部观测者’这个替代称呼。事实上,确实有将绿色型现实扭曲者和蓝色型奇术师重新归类、整合到一个单一类别里的动向。我不知道该怎么叫:青色型?水色型?等着看吧。

“随时间流逝,关于量子力学的新理论被提出,魔法社群也开始意识到他们世界里的灰色领域远超预期。几乎一夜之间,魔法师就从遁世的隐居者变成了年轻的科学家,开始了急切地探索。甚至对这片领域的称呼也从古板而迷信的‘魔法’变成了更为科学化的‘奇术’。

"… 接着第七次超自然大战爆发了…我们面对了新科学的结果,就如世界面对核子时代发人深省的后果,并促成了全球超自然联盟形成。但那是另外一次演讲要说的了。


“所以。关于奇术,一位我这样的老巫师能给你们说什么呢?

“首先…记得这三条基本定律:同类产生同类。部分影响整体。观测改变现实。第三原理是整个现代奇术的主要关注点:EVE量子的孤立,生命能量的基础单位,告诉了我们观测如何能改变现实。这是丘脑成像系统背后的指导定理。它已经促成了百年前根本不可想象的新技术。

“比如:你们所有人身上的隐秘处都纹的有胶状银图案。这是抵御奇术攻击的关键防御:我们走到哪都会蜕掉一部分的自己,从皮肤细胞到毛发细胞。若你不受保护,你身上的一根毫毛都可能被用来对你造成巨大伤害。这个防护阻断了你活体和非生命部分间的量子关联,帮你抵御拿着巫毒人偶的敌人。另一方面,我们能利用同样的这条原理获取优势:从目标处得到的毛发或DNA样本就能让GOC奇术师追踪对方,而我们的技术性手段则做不到。当你在现场应该优先考虑。

"再说些更宏观的。有个显形圈。基本上就是一超大的魔法量子传送器:基本上它会劝服你身体的每个粒子应该抓住无限小的概率在远方别处,而非其应当在的方位。它需要大到不可思议的能量…迫使宇宙表达出如此不太可能的状态会造成更多不太可能的事情发生。我们称为回火,这也是为何我们不会随意使用显形:每次这么做,都会发生怪事,我们的任务基本上是阻止怪事发生,而非引发它们。

"是,放下手,我知道这听起来就是糟糕版的道格拉斯•亚当斯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你知道他是被量子物理启发的吗?

"还有个更实际的应用要考虑。给午夜打个招呼吧。午夜在这里是我们称作‘使魔’的东西,现在最好称作建构性智能。把她想成是一片纯粹的智能化作了猫形。这些智能来自何处?呃。有问题对不对?我们还在尝试给出答案。

"因为奇术是一门新兴科学。它曾被研究多年,但都是作为神话和迷信。只是在过去的五十年里真正的研究才开始进行。我们还有很多要学。

"总之,我希望我能帮你们破除一些关于奇术的误解,并给你们这些外行解明一些能为你们所用的部分。现在我会回答问题。”


奇术讲座系列
« 开始 | 返回GOC中心页 | 形态辐射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