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的讲座摘要:关于奇术进程

“看来我上次说的小声明让各位都很关注。我们开始了。

"每个奇术进程,无论是靠蝾螈眼还是桌面电脑来进行,都有四个部分:源,塑形者,目标和下水槽。你可以觉得这是枪的部件:源是驱动整个进程的推进火药。塑形者是引导爆炸力的枪筒和火室。目标则是从枪筒发射的子弹,也就是你想施展的那个效应。最后,下水槽则是反冲补偿机制。

"当然,有第五个并不是进程实际部分的部件:施法者。也就是你,那个扣动扳机的手指头。

"我看到你们好像突然之间没兴趣了,所以在这里把注意力集中一下。

"我知道这会让你们集中注意力的。

"你们看到的不只是场荒淫,而是一个奇术进程的源-是的,她的胸部相当显眼,以及- "

<停顿>

"你们注意力集中了吗?谢谢。

"在我说话时候,你们看着的正是一个奇术进程的源头。记得我之前说过形态辐射的音高:升调代表有创造性,降调表示破坏性。某些举动要比繁殖还要有创造性…或是比谋杀更有破坏性。

"…我会给你们点时间。

“好了我们继续。

“刚才的例子是很极端,但也清楚说明了两种极端相异的奇术源。每种情况下,施放者都会试图“波动”他们的能量源向升调或降调变动。你觉得他们会试图施展怎样的进程?

"… 其实,不。在两种情况下,施法者都在尝试执行同一进程:即,创造构建性智能…或者说召唤恶魔,过去是这个说法。在两种情况里,仪式的最终目标都是向升调,或创造剧烈偏移。差异来自于施法者在准备源头时有多耐心。

“记得我说过回火吗?当进程被施放,多余的能量弹到现实架构上,发生回弹…以相反的音高和色调。色调对施法者而言很容易直接从源头塑形出来…难的是塑形幅度。后一进程开始的源头被剧烈转向降调:破坏性。接着能量被导入某个低色调的简单进程:你看到的施法者脚边出现的光圈。剩余能量以相反幅度回火:十足降调且色调相反:高黑檀,非常有创造性,非常露骨。能量被重新捕获,用在最后的咒法中。神秘学家称之为Speckmann回弹。

"让我举个物理学部行动的真实案例好了。一支突击队配备现时代技术进攻某位非法奇术师的家。Alpha到Delta队看守周边,Echo队负责进攻。队伍的核心队员进到进程区域,发现了下列情景:有两人在进行性交,其中一个是蓝色型。在屋子里,有个9级外形体正在成形。同时,墙壁开始发光着火。你就是Echo队的核心队员。你要做什么?

"处决那个蓝型?这是一种选项…但进程已经开始了。有很多游离形态辐射已经被生成。如果你把控制因子给做了…好吧除非你自己就是蓝型,你就站到了一大堆失控EVE的对立面。这可不是好地方。

"处决那个外形体?我说了那是9级对吧?队伍配的是Gen +0技术?这种提议没有胜算。

“Echo队特工做的是处决那个蓝型的性伴侣。特工发现进程源头和目标有一样的音高…即,都是升调,或说创造性。他接着让源头充分转向降调…转向破坏性。最后的结果令还在成形的外形体被打断,进程失效。副作用则是回火产生了一团雾熄灭火焰。另一方面,大部分队员也必须接受蒸汽灼伤治疗。

"是的先生,你有问题?

<停顿。观众哄笑>

"…我其实不觉得这个问题很有趣。其实,这位先生想的很好。若源头是人祭,干扰进程的一种方法就是引入强升调幅度的能量:以及是的,我觉得在源头区域内做爱是有用的。但另一方面,我怀疑有没有任何男人…或者女人,在这个问题上…能英勇到当着一个成形中9级外形体稳住性致…或者技术高到能及时扰乱进程。对此,更好的应对法是去扰乱转变咒术幅度的原进程:Speckmann回弹。消灭充了能的散热片或光源来产生回火。

"另外,你可以把原来的施放者推进到目标区域,在那里把他消灭掉,在回弹后往法阵里激起一股降调形态辐射暴动。我知道至少有一支队伍是负责干这种脏活的。缺点是事后不会留下人来提问。

"当然,实践中,大部分现代奇术偏向于用更不那么音高化的源头完成进程,主要是因为我们施放的大多数进程不需要音高如此波动,但也因为我们已经有技术让音高变动更为精准:它们没有Speckmann回弹有效,但更加可控。今日奇术师最常用的源头,其实就是血而已:血在音高上中性,若来源合适也能提供不少EVE。对更高的能级,有Everhart共振器。电力转换为形态辐射的效率很低,也需要一位奇术师来作为触媒,但即使如此它也还是产生高层级EVE的最便宜方法。

"例如:一个简单的显形进程,比如那个把你们中队传送过来的,会需要三十人的献祭…或者超出一百人参与的一小时狂欢。我觉得这比看着Everhart共振器在几分钟里慢慢开转会更有乐子…但确实不是我们能即刻准备好的。

我们会最后休息一次用晚餐,回来之后,我会回答剩下的问题。"


神秘学讲座
« 形态辐射 | 返回GOC中心页 | 问答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