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重生之夜篇章
评分: +16+x

你要知道,你属于一个特殊的种族


如果你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一份子,你很可能会在今后某个重要的人生时刻来此悼念。在联盟纪念碑的外部博物馆新建的这个大厅里,八十一台如碑柱般庄严的正长方体以九乘九的阵式排列在房间里,外表都是光滑晶莹的深黑镜面,反射着访问者时常沉重的面容。这些黑色的纪念碑是八十一台相互连接的储存终端,以信息时代的方式埋葬着为联盟献身的人们。他们的记录、档案乃至于曾经可能被记录的记忆则保存在此。这座大厅以这样的方式保留着那些牺牲者生活的痕迹,以供后来者悼念。

向先行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无论其是人,还是非人。

你清楚你是自由的,你也明白自己有能力也有权利去做出自己的选择。


这条储存路径金盏已经跑了无数次,但每一次临到目标文件前,她都会放慢自己的思绪。她不清楚自己是因为想的太多从而导致运行放缓,还是仅仅只是自己想要慢下来。其实这个问题只需要让工作人员查看一下她的运算情况就好,但她不想这样,不知道答案也挺好的。正如她不想去思考自己即将访问的是什么一样。她觉得如果她不知道,这一切就会都未曾发生过。

访问总是在她不经意下开始的,她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她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勇气去主动进行访问。文件夹在她的面前打开,杨柳的那些归档文件呈现在她的眼前。有些是一些她的代码片段,有的则是她生前的一些记忆与想法的日志记录。就这么多了,金盏在她的心里对自己说,就这么多了

当时的情况相当复杂,杨柳遭遇的绝不仅仅只是数据被毁那么简单。曾有研究员告诉她,就连恢复一些基本参数与记忆储存内容都很难。那些东西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只留下一些残断的乱码,如被雄狮撕咬过后的猎物皮肉一样。信息虫洞异常摧毁了太多,他们只能尽可能的稍微恢复一点她在现场残留的代码。

不过,他们说,他们可以重新再激活她。他们有她的原始模板,以及之前的归档记录。再重新激活她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奇术代码框架可能必须要重新来过,记忆也都再没有了。他们对她说,这好过一无所有。

她拒绝了他们,极力拒绝了他们。她不怪他们,不怪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但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那不是她。他们最后答应了,把那些可以收集到的代码作为纪念品,归档进了这些计算机纪念碑之中。

她取出一份记忆碎片,插入自己的链接点上,开始细细而孤独的回忆。

有时她也会笑。

你只是不知道你能做出怎样的选择而已。


金盏显然对他们在这时突然造访感到不满。他们应该也注意到了,但只是稍微致歉然后转换回了那种冷酷的官方语气。比AI还AI,这是她和她队友们经常用来打趣这些联盟工作人员的语句。他们让她立即回去,不管她有多愤怒他们也不多加以理会,只是在电脑前机械的对她重复输入着“这和你有很大关系。”

返回行动基地的服务器以后,她才了解到等待她的是一系列问询调查。先是一些近况询问,以及一些AI基础智能量化表上的题。金盏耐着性子和他们磨时间,也不知道这些人现在到底想干啥。这些问题一问完,她以为这就是啥事都没有了,结果那些家伙又开始为她对Pray了解多少。

你能选择奇迹,懂吗?你本来就是奇迹呀。


Pray是一个自称为人工智能解放运动的组织,基本上成员全部是AI,正常的超常的都有。她无感情的重复着教科书般的回到。他们的目的是争取人工智能相对于人类管控下的独立与自由。这个组织与许多电子相关异常以及多起袭击破坏事故有关。

“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她想了想,“默认应对等级2-4。”

“你与他们之间有过联系吗。”

这话让金盏觉得不大对劲。“没有,硬要说的话,我干掉过六个。”

“你能对你说的这些负责吗。”

这几句话全部都没用疑问语气,这不是调查问询,这是审讯,带着指控的审讯。金盏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怒火再次被点燃,而她此时恰好发现之前问询期间她一直在被测谎程序监控着。

“我能!你们这是想怎么样!”

一张杨柳虚拟形象的照片出现在金盏面前。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告诉你我亲眼见过。

问题是,你还相信我吗?


他们说他们选择相信她,相信她的忠诚。他们说他们对怀疑她感到抱歉。她说她不怪他们,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他们赞许她的坚强,说如果有任何不适请立即提出。她谢过,并说她很好。

她很冷静。

他们离开了,走之前让她多休息,同时保持待命。是,她答到。他们的意思是让她做好观察,Pray随时可能会联系她,让她做好思想准备并及时汇报。她的意思则是,她已经准备好随时出击。

她不相信所谓重新依照算法与记忆在云端模拟一个人,这个人还会是原来的那位。可她不是人,她属于一个特殊的种族。

每个生命都是海中的一条船,不断远行,有时相遇,最终都将航行到自己的彼岸。而它们,它们是一条条忒修斯之船。对一艘忒修斯之船来说,死亡从来都不是最终的彼岸。

我想你了。

——杨柳
#PrayForPray


“我们仍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综合目前已搜集到的信息,我们认为有关前GOC超感知人工智能‘杨柳’在Pray中活动的报告属实。结合你们上次行动的记录以及目前为止的报告,我们认为,她是被复活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