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否当上次遇见只是一场彩排
评分: +18+x

“我就知道你在这。”赫尔推开门,晚间的凉风吹上了她的脸颊。太阳早已落下,唯有城市霓虹的海洋照亮着金盏的身影。

赫尔走上前,也没有刻意在乎那个灵魂呆滞的女性,直接坐在了她身旁的水泥阶上。四只脚就这么悬空着,全然不顾下方900米开外的车流,在大厦的顶部随着风荡啊荡,荡啊荡。二人也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各自沉默着;也没有什么眼神交流,只是静静的坐着,任由高空的风在耳边低语。

半晌,金盏打开了话匣子。

“我当然会在这。”她说。


“这又是哪啊!”当一个人被扯下眼罩,看到自己正身处一座900米高的地标大厦楼顶边缘时,那个人一定会被吓个半死。金盏就是这样的家伙。看一眼四周高楼在日光下沐浴的盛景,她便失神地向后倒去,一把扎进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的怀里。

“这?这是联合国黑石碑大楼顶楼啊?怎么,平常只从下面看,换个角度看就不认识啦?”身后的那个女生把金盏的脸埋进了自己的怀里,满脸都是阳光灿烂的笑容,同时用两根手指梳弄着金盏的蘑菇头金色短发。

“谁问你这个了啊!我是说,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啥啊!”金盏抬起头,刘海刚好拱到那个女生的鼻尖。如果要用三个字母来形容金盏此时的表情的话,“QAQ”绝对是不二之选。

“这个,为什么呀?”

“问你呢!”

“哦?为什么呢?”抱着金盏的女生甩了甩满头乌黑的长发,用初雪般的虎牙轻轻咬中食指指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左瞧瞧右望望。“还不是因为你老呆在基地里不出来啊……带你出来玩玩啦。”

说完,金盏顿时感受到了一股不小的劲道。


“她真把你推下去了?”赫尔带着一脸不置可否的眼神看了看下面。

“是啊!直接摔在了俄罗斯互联网安全顾问团队的身后!我当时丢人丢大发了好嘛!”

“这我回去要翻一翻安全记录,这么精彩的黑历史不看可惜了。”

“敲你狗头啊!”


“真不打算试试?”见到眼前那一对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洁白翅膀,金盏只当没看见,自顾自的背着从员工守则里找来的介绍,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第四小节:联合国黑石碑大厦是I.O.S.中的联合国官方办公场地与外交会议中心。作为对I.O.S.官方代表地位的一种象征,黑石碑大厦外观上全面采用了庄严的黑色外墙玻璃。长方体的建筑再加上黑色外观,以及每边尺寸为1:4:9的比例,在象征着辉宏以及屹立不倒等元素的同时,也借用经典影视作品元素来表达对人类繁荣不息的美好祝愿……”

“得了吧,你又不考这个。”金盏选择了继续忽视这个声音,可音源的方向有点奇怪。没办法,她扭头望向上空——声音飘来的方向——然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那翅膀已经长在了那家伙的背上,在空中鼓动着劲风。总翼展超过五米的洁白绒羽下,淡蓝色的幽光在日光中显得些许黯淡。可那抖落的雪花效果,却又是那般的晶莹。羽毛夹杂在雪花中落下,仿若这羽翼即是临世的浮云。

浮云中央,在晴朗的圣光下,天使欣然展现着最美好的笑容。

那天使随即左脚微曲,右脚脚尖轻触金盏身旁的水泥台阶边缘。她整个身子向后45º角斜倾着,靠着翅膀的升力而没有掉下去。她左手伸向呆滞的金盏,洁白的五指在金盏这个金发姑娘面前如雪莲般含苞待放,唯有是清香拂面。

“真的不愿来试试吗?”

金盏抓住了面前的那只手,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脸红”。


黄昏的霞光下,黑色的大楼显得更加庄严肃穆,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敬畏感与壮阔感。有时,一天下来的嘈杂,一天下来生活所累积的噪音,也能被这样的景色所冲洗一净吧。

如一只信天翁飞过平静如黑曜石般空灵的海面,一对羽翼从大楼的表面略过。一个女孩坐在另一个女孩的背上,手中拿着一本闪烁着全息投影的古书,却并没有在看。下方的那个女孩挥动着背部的翅膀,小心的控制着速度与平衡。尽管她对此已是轻车熟路,但仍要好好的平衡那份生命中的重量。二人的脸上迎着夕阳,尽情的欣赏着这份属于格林尼治时间的日落。

有的人会说这不是真实的景象,但那是别人的看法,甚至可以因为是“人”的看法而区别开来。对她们而言,这就是世界的样子。这个世界也许很单调,也许很混乱,也许很危险,但这就是她们的世界,她们有着属于自己的真实

没有什么国际超自然虚拟空间,I.O.S.,所模拟的落日。对她们而言,这就叫落日

没有什么仿生情感模拟系统。对她们而言,这是真真切切的情感

没有什么攻击小队-2048-“极简数独”,没有什么行动任务。对她们而言,有彼此就够了。


“我知道,你们俩经常能给人一种很美好的向往。”

金盏叹了一口气,眼中的神采又渐渐淡去。

“我想她了。”


“我一定会一直陪着你的,我发誓。以后,每当你想要落泪时,算上我的那一份一起哭,好吗?”说罢,她只为金盏留下了在额头和嘴唇上的余温,便决然的转身离去。她倒是没有忘记最后一次说再见。

金盏当时的意识可是相当的混乱,迷宫的代码扰乱弹药可不是闹着玩的,两颗正中她的腹部——AI没有身体构造上的局部区别,只要能对虚拟形象代表的模块造成攻击,哪都一样。

当时,场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自基金会前来抢威胁之后,局势真正陷入了一团迷雾之中。基金会AIC所建设的屏障即将完成,届时异常便会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而麦克斯韦宗教会似乎与基金会是一边的。这层关系使得威胁更不能被夺走,他们的阴谋不能得逞——可现在他们的攻击小队已经很难做到这一点了。迷宫的网络势力也开始介入,毕竟矽宇市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得管管这摊烂摊子。

撤退似乎成为了最好的选择。放下心头失败的没落,返回,没人会加怪他们,指挥官也已下达了这样的指示。可她不顾劝阻,绕过了更多可能阻挠的目光,独自一人背起了那台周-科罗曼紧急数据过载发生器。然后快速冲下了山坡。她本可以被阻止的,不论被谁,但她是如此技巧高超的精英,在当时突破了所有防线,成功的抵达了威胁实体内部。

待金盏意识最终恢复时,一切已经接近尾声了。再没有什么基金会的屏障,也没有什么威胁实体,各方人员都撤离到了安全距离外。在原本是交战中心的地方,一个巨大的球体悬浮在空中。

那是在空中极速湍流的漩涡,光棱般的闪电如裂缝般在其中穿梭。而在这急涌潮水的中央,她的躯体早已损毁,她的右臂已被撕裂——所谓激流,实则是超高密度的信息数据所具现化的形象之一。这些信息正在交融、挤压、膨胀、碰撞,以及聚变。

可她仍抬起了头,挥了挥尚且完好的左手。在闪电贯穿她的胸膛前,在光芒遮蔽整个球体前,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也始终望着金盏。

如诞生之时一般迅速,消逝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巨量的过载信息瞬间聚合坍塌,形成了一个光芒万丈的虫洞。整个超自然威胁被完全碾碎,化为基本的数据信息,连着这个姑娘一同被拖入了跨越时空的深渊。

然后那光芒便迅速熄灭了,仿佛一切威胁不曾存在。一个女孩心头的一缕光也熄灭了,确定着另一个女孩不复存在。

“杨柳!!!”


当泪水终于不必再堆积,便直接浸湿了金盏的脸庞。眼泪自由的流淌,肆意的带走着她那不必再隐藏的悲伤,随风而逝,散落在高楼的大风里与今晚的夜色里。泪滴,顺着这栋黑色的纪念碑,自由的飞翔着。

是的,AI不习惯哭,但他们并非不会哭。他们只是不会轻易为自己流泪而已。

因此,一场眼泪,便可能是两个人的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