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TOK

“……最近,” 詹妮说,“我感觉自己的‘龙格’1又增加一点了。”

其他围成一圈坐着的九人点点头,发出同情的声音,同时格里格斯特工抑制住了自己的低吟。

“我一直在攒钱,” 詹妮说,“并且觉得自己贪婪又贪吃。昨天我做了个肉饼……一天之内就把它吃完了。然后最近又一直妄想着睡在一床金币上会怎样……”2

所以你就是在说你是个贪婪的欠操小肥妞? 格里格斯想着。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本来是打算让我的‘龙格’继续发展,但是我又多长了十磅肉,朋友和家里人也觉得我很奇怪……"

那是因为你本来就很怪,你这蠢母牛。

“那么,” 高等精灵军团夏之法庭的头头,劳瑞迪诺(“拉荷亚市的汤姆·史密斯”这个外号更广为人知。)说,“谁有啥点子能帮帮我们的‘小龙女‘吗?”

“我来!” 年轻活泼的霞子(出生于圣地亚哥的瓦内莎克劳斯顿)说到。“詹妮,也许你可以试着扮演一下这个角色? 如果你想绑架一个少女的话,也许你的朋友有愿意被绑起来一小会儿的?”她戴的假狐狸耳朵随着她在椅子里的上蹿下跳而晃动着。

“我不知道有哪个朋友会做这种事,”詹妮笑着说。“而且说实话,‘绑架少女’不是我的菜。暴饮暴食和囤东西对我更有吸引力。”

“夜影?” 劳瑞迪诺对格里格斯说。“你没怎么说话。有什么见解吗?”

“哈? 没有,” 格里格斯说。“抱歉刚才开小差了。”

“哦,是和那些吸血鬼议会的余党有关吗?”劳瑞迪诺同情地问。

更像是和你们这群操蛋的妄想症患者有关。 “你知道我不能说,这是背叛誓约的行为。” 格里格斯缓慢而小心地回答。

圈里的其他人同情地点点头。“那好,”劳瑞迪诺说。"我觉得大家都做得很好。但是要牢记一点:监察者AWTOK3最近又有小动作,我们担心他们会来个“突然袭击”。不要忘了比安卡……"

那个你对天发誓是被政府特工抓走实际上是在康普顿的毒品窝子里嗨上天的那个女愤青?

“……注意安全,这次集会就到这儿了。”

大家站起身来开始收拾东西。“说一句,”詹妮说。“我现在饿了。有谁和我一起去吃汉堡?”

“肉吗?恶心。”劳瑞迪诺打了个寒颤。

“麸质我吃不了。”白爪锋牙说。

“我要去!”霞子笑着说。“夜影你要一起来吗?”

如果可以在你脑袋上开个洞的话,可以。 但格里格斯只能憋出一句:“你不记得我不吃肉吗?”

“啊,对哦。那吼吧4。走啦!哒啦哒!”霞子抓住詹妮的手臂,把她拉出房间。

谢天谢地。 格里格斯叹了一口气。


他足足开了三条街才在停车场停下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监察者AWTOK接线员”的号码,他按下了“拨号键”。

这里是监察者AWTOK 第一轮铃声响过,声音说到。报告。

“他们就是一群幻想着精灵和龙的蠢小屁孩,”格里格斯叹道。“我都花了三个星期去参加他们的集会了。我能不干了吗?”

确认过他们之中有着“转世者”或者是非人类的存在吗?声音问道。

“什么?没有。啥也没找到因为没啥可找!这就是一群中二病青少年胡思乱想罢了!”格里格斯又重复了一遍。

无法接受。把他们抓过来做进一步测试。

“……去你妈的,你逗我吧?”格里格斯呻吟着。“你让我去把一群蠢小孩抓过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有一个两个会真的变成什么魔法师吗?”

执行你的命令,监察者AWTOK下线。

格里格斯呻吟着,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听着忙音。

“操,”他咒骂。“还得租辆面包车。”


“哦,夜影!”劳瑞迪诺笑着打招呼。“今天来的挺早。”

“我在想没准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做吃的啥的。”格里格斯说。“感觉最近和大家没什么交集。”

“可以理解,吸血鬼议会的政治斗争本就如此。霞子在厨房做鳄梨沙拉,去帮帮她怎样?”

“不错。”格里格斯说。食指悄悄摸了一下大衣口袋里的小药瓶。

戴着狐狸耳朵哼着歌的可爱女生正在厨房剥一大堆鳄梨。“夜影!”她扑过去抱住格里格斯,大叫着。“真是太高兴了!”

“劳瑞迪诺刚才在说你在做鳄梨沙拉,需不需要帮忙?” 格里格斯问到。

“不用,我才准备好第二批鳄梨,这样的话等第一批出来了我就可以快一点做第二批了。”霞子笑着。“不如你把碗端到桌上去吧?”

“当然。”格里格斯冷静地把那碗鳄梨沙拉端到桌上。左右确认没人看着后,打开小药瓶,将里面的液体倒入青绿色的沙拉中。他拿着木头大勺子搅拌了一会,然后就是任务的最后一步,把它收回大衣然后……

“那是什么?”霞子冰冷的询问传来。“氟硝西泮5还是γ-羟基丁酸6? ”

格里格斯转过身,霞子的泰瑟枪标正好射中胸口。电流穿体,他倒在地上狂叫着。

“劳瑞!”霞子叫道。

“来了!”劳瑞迪诺回喊道。他跑进房间,手上拿着一个像筛子似的奇怪头饰,上面还连着一大堆线。仍在抽搐的格里格斯的脑袋上戴上了那玩意。

“你们这些混账玩意!”格里格斯怒吼着。“操……我会找到他们,吞噬他们!没有什么能阻拦阿托尺的饥饿!

“快控制不住了!”劳瑞迪诺叫到。“妈的!收容正在失效……”

“执行……操!”霞子喊道,格里格斯双脚悬空并向她扑来,他的嘴张开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露出满是尖牙利齿的喉咙。劳瑞迪诺扑向他,试着把他拉下来,但只被异常强壮的手臂甩到房间的另一边,昏迷在地板上。霞子拼命挣扎,尖叫着试图拿到她的泰瑟枪,但那之前是格里格斯的东西仿佛有怪力一般,掐得霞子的三魂六魄仿佛要挤出来一样,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变得黯然,然后……

然后格里格斯的脑袋消失了,被一个有着厚皮的猩红色巨大蜥蜴一口咬掉脑袋。

格里格斯的无头尸体落下来,那龙把他的头吐在地板上。激起一片灰尘。詹妮·李也跌坐在地板上,血浸满了她的嘴唇和前衣襟。她打了个滚,开始在厨房地板上呕吐。哭声传来。

“操,”霞子呻吟着“真是操蛋……”


“……你觉得它要多久才能找到另一个宿主?”296号评估小队“鹰之盾”特工劳瑞问。

“阿托尺?不知道,有时候要一年,有时一个月,有时候一天就完事了。”特工美子7把手搭在劳瑞的肩上,鼓励似的拍了拍。“我们会找到它的,要向好的一面看,至少这次没人死掉。”

“但我们得搞定那一大堆记忆消除,”劳瑞说,“还有一个PTE8要评估。”

“不如让我来评估如何?”美子说。“你去协助收尾工作。”

“好,”劳瑞叹了口气,但又抬起了头走回房间,和工作人员清理证据。

美子花了一会时间调整自己,然后走向后院,詹妮仍悲伤地坐在石凳上,黑T恤前面还有血液,骨头和呕吐物。美子在她身旁坐下,将一只胳膊环绕在女孩肩膀上,詹妮抖了一下。

“干得漂亮,孩子,”美子抚摸着好姐妹的头发,小声说道。“干得漂亮”
"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啥我只是想过来帮忙然后就看到他在掐着你我太激动了然后我就只知道我有三十英尺高然后一口咬下了他的脑袋……”

……哭泣,尖叫,怒吼,神经质的笑声。花了好一会詹妮才算恢复了一点正常,但至少恢复了。

“……好了,”美子弄乱詹妮的头发,笑道,“我希望你已经伤心够久了。”

“是够久的。”詹妮挤出一个紧张的笑容。

她会好起来的,美子想着,站了起来。“那个,詹妮,我要去帮忙收尾了,”她说。“有一个人会来,就把他当作……处理你这种情况的义工吧……他会帮你开始新生活。你现在是属于‘局外’的‘似个体’,有些额外的玩意儿你得对付。”

“那好吧,”詹妮做了一个深呼吸说。“我们还会再见吗?”

希望不会如此, 美子这么想着,但她给了詹妮一个无力的微笑,起身回屋了。

“美子?”

“嗯?”

“你真的是狐妖吗?还有劳瑞迪诺真的是……”

“精灵王子?”美子笑了。“转世者和外星人灵魂?切,我不信这些个东西。都是假的。”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