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陛下,”克里斯一边说,一边坐在帐篷的椅子上,内心充满感激地接受了一只穿着绿色羊毛外衣的浣熊给的一杯水。

“汝之言语皆为谎言” 坐在克里斯对面电脑键盘后的红毛狐狸说道。 “否则汝应当愿意从那些捕捉者的奴役中救出朕的臣民。”克里斯对面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这句话。他不知道是谁把卡罗琳王朝小草书体设置为字体的,但他觉得这看起来挺合适的。

“我们与……与绑架你们的人之间达成的协议……只能做到现在这样”克里斯解释道“使他们做出这样的让步都是来之不易的。”

“此等奸邪之人实乃异教徒中卑鄙至极之人”狐狸嘲讽道“若朕有上好的剑和盾牌和再加上四十个英勇的骑士,朕等定会告诉此等异教徒何为基督徒之战斗。不,朕甚至只需要一个人:Rafaelo,最聪明的乌鸦。毫无疑问,他一定会制作出恶魔般的机器或想出巧妙的策略来帮助我们逃脱。但是,在现在我们缺乏勇气和智慧的情况下,朕必须用坚韧的美德来忍受这些的恶毒捕获者给朕和朕的臣民带来的种种屈辱。“欧亨尼奥二世(以神的恩典的名义,是森林之王,平原之主,巨冷杉和矮灌木公爵,沼泽伯爵,██ ███████侯爵,所有大小河流的看守者,人类城市的守护神,信仰保卫者)在打字时停了下来,把他作为帝王的头偏了偏,在他的耳朵后面抓了抓,他现在正担心一只已经缠了他一段时间的跳蚤。

“我们将继续努力,来赎回陛下,把你和你的人民从囚禁中解救出来,”克里斯说了谎“但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谈论这些事情的。”

“好的先生,那就说吧。让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对中国女皇给予怎样的帮助。“

Christopher St. John Smythe-Bromstead内心一紧,和欧亨尼奥二世解释D.C. al Fine(联合国副秘书长)在联盟中的地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于第二任务的要求,他无法说明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本质。他所能做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说服狐狸相信他是外国一个皇后的使者。(他仍不知道狐狸是如何得出他所代表的“遥远的王国”是中国这个结论的,任何时候都这样。)

“女皇陛下帝国的权威现在面临着一个威胁”克里咬牙切齿地说“在你的帮助下,这个难题很容易解决。这一困境与第十三次十字军东征有关。

“那和朕无关”欧亨尼奥二世反驳道,然后把尾巴卷在他有着红毛的身体上。“那是卡斯帕 灌尾爵士自己的行动,他是个勇敢的骑士,但他头脑中还没有受到过多的祝福。 他决定召集他的弟兄们,在他身后没有一个完整的森林支援的的情况下,为夺回圣地而战。”

“他做出这个行动的原因之一是执行陛下你的命令……”

“朕的命令是,军队应该集合起来,以夺回圣地”欧亨尼奥继续反驳道“而不是让卡斯帕 灌尾爵士和他的同族像一个洗衣女工驱使的猫一样,毫无目的进攻。朕常常为这事到遗憾,因为如果有那个勇敢的骑士和他的同伴在朕的身边,朕现在就不会在囚禁中煎熬了。“

…那样的话你会死吧,基金会无法容忍任何逃跑的企图。克里斯想“尽管如此”他说道“公爵和他的同族现在不在陛下的身边,如今他们已经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他们在遥远的土地上建立了一个据点。” 如果在苏格兰的城市可以被认为是遥远的话,那就是遥远的 “他们现在被全方位包围。” 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准确的说法,联盟和基金会正准备烧毁他们那该死的城堡,因为这些狗屎玩意吓到了女孩子,她们发现他们用作的栅栏的长矛上面挂的是老鼠的头。 “他们发誓要战斗到底。我代表女皇陛下来看看能否找到一个方法来拯救这些勇敢的战士们的生命。”如果按我的方式做,我会让那些机动特遣队用火焰喷射器和铝热剂烧掉这座该死的城堡。该死,那位可怕的女士想让我找到一个“中庸”的方法来解决这场血腥的烂摊子。

欧亨尼奥二世,是正义的、花岗岩王座的摄政王和森林之王欧亨尼奥的儿子,他现在沮丧地坐在那里,用前爪托着他的下巴。

“朕很想代表其他人对汝说不”他想了很久后回答道“吾等已经知道了被囚禁的可怕。吾等遭受了这些异教徒对我们造成的暴行。你知道吗他们使……使道格拉斯兄弟和他们的姐姐致残吗?让他们失去了他们的男子气概,而对那位女士做得事情更加过分。这是一种不可能被容忍的暴行!

“我…知道……那些恶行。我想说,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克里斯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敢肯定,即使是基金会也不会再试图阉割这些家伙了,除非他们希望一只物理部门的突击队把这个地方炸成碎片。

“……那么朕照汝说的去做,克里斯托弗爵士。尽管这样朕不愿意这样,但朕决定还是写一封信给卡斯帕 灌尾爵士和他的同伴,敦促他们投降。但作为回报,你必须为吾等做一件事,克里斯托弗爵士。“

哎它终于要开始了,克里斯叹了口气。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终于从气闸门出来,一手拿着一只红色蜡封起来的卷起来的羊皮纸,另一只手里拿着他的折叠式帐篷椅。当他出现时,门边的带着面具的守卫从他手中拿走了这份文件,把它放在一个小塑料管里,然后把它送上一个用气体做能量的管道,送去了未知的地方。

“好了!”克里斯对站在电脑显示器旁的秃顶白衣男子道:“你听到他想要什么了,现在把他需要的给他!“

“我必须先跟我的上级解释清楚情况。之前这一要求已经提出过了,但被拒绝了。“秃顶男子回答道。

“你要让我变成骗子吗?我向他保证了所有的事情,摇了摇他的爪子,向上帝以我所有后代的名誉起誓。你们已经让一个牧师一个月来一次,把他调到这个项目并将之作为他的全部工作了。现在,让他们建造他们那该死的教堂吧!“

“是你做出的承诺,不是我。我能保证的就是我会向我的上司提起这件事。”秃顶男子坚持道。

“那就快去吧,现在!并向他们明确表示,如果不这样做,基金会就不会受到联合国的欢迎!“

“现在你听起来很生气,Bromstead先生。”

“你说得对,我现在很生气!”克里斯喊道,“我花了很多年…甚至十多年…与这些家伙建立了外交关系。”我们几乎要把他们重新安置好了。然后基金会介入了,在我们眼皮底下捉住了他们!现在他们既愤怒又生气。你们现在坐在一个火药桶上。你听到狐狸说的了。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会认为自己已经经受够了并为耶稣牺牲掉自己。而你那该死的领导并没有让你随意地拒绝他们的信仰自由而让这一切变得更容易发生!”

克里斯怒气冲冲地走出了房间,无视了那个人的大声抗议和反驳:他完全也不想去听那个人在说什么。他从守卫手中抓起黑色头罩,把它戴在自己的头上系紧,然后让守卫把他带去车后座上。

他听到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汽车驶向了未知的地方。他还需要一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可能有15分钟的误差,这取决于司机想要在其他地方绕圈绕多久。

"片段"
« 守夜 | 返回GOC中心页 | UHEC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