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派员

“这种事一直在发生,”Elaine Wicks博士说。“农场主和伐木工不断地侵蚀丛林。他们不惜用武力赶走丛林的原住民。即使有保护原住民权利的法律,当地政府也对此视而不见。如果你能和你的上级说一声…”

“我可以向他们报告,”名叫Joseph Knight的男人说,“但我不能保证他们会对此有所行动。我来这儿的目的只是来评估这次考古发现的价值而已。”

“当然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只会关心这个,”Wicks博士冷冷地说。“保护遗址才是重要的工作,不是么?”

“联合国当然关注这些原住民的权利,”Knight回应。“但这不在我所管辖的范围内。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会向相关机构上报你的担忧。”

“我要的只有这些,”Wicks博士说。“Yashiwa是一个神奇的族群,如果就为了几个美国佬的汉堡,就毁掉他们的文化和传统,那就太可惜了…”

“我更喜欢墨西哥薄饼,”Knight说。“抱歉女士,我得出去一下。”

他向博士点头示意,走进他的拖车外闷热的亚马逊雨林中。他的衬衫松散地挂在身上,周围尽是昆虫与绚丽飞鸟的叫声。营地不大:就是几个帐篷,一个移动厕所,以及一个装有电脑,卫星天线,和附带太阳能板的汽动发电机。这些建筑都环绕着一座巨大的庙宇:它几百米高,由手工切割的石砖筑成,布满藤蔓的外墙上面刻满了逐渐剥落的浮雕。十三个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来这儿研究本世纪最庞大的考古发现之一,“Yashiwa金字塔”。

Knight和小队的几个成员来这而的理由却大不相同。

他见到James Zhao朝他挥手,也向年轻的美籍华人示意,跑到他的同事身边。“你能确定吗?”他问道。

“还没有,”Zhao严肃地说,“我还在探测这神殿里面到底有什么。”

“该死的,”Knight叹了口气。“你延迟得了他们的考察吗?”

“我尽力说服了他们,在进入殿内前先细细研究外墙,”Zhao说,“但他们迟早会试图打开神殿的大门。我总不见得叫他们不要进庙吧?”

“尽量吧,”Knight说。“请尽全力延迟他们。议会对此可是非常坚持的:当神殿被发现时。里面的东西足以让议会里超过一半的先知们发癫。在我们发现这里面有什么东西之前,绝不能打开大门。如果大门开了后出了什么事…我最担心的是Yashiwa族背上屠杀一群大学生的黑锅。‘杀人狂蛮族’的标题可不好。毕竟他们真人还是不错的呢。“

“Tashika先生,”Knight点头致意。“很高兴见到你。”

“彼此彼此,Knight先生,”那男人回应。他的英语有轻微的低沉口音:Yashiwa语喉音很重。“您的研究进展如何?”

“一切顺利。我们在研究金字塔墙壁上的浮雕,”Knight说。“它们很有意思。你对它们了解多少?”

Tashika笑着摇了摇头。“我真希望我能说这儿是我的族人旧日崇拜的圣地,讲述那些几代人之间流传下来的传说…但我真的啥都不知道。这儿没有河流,土壤贫瘠,猎物稀少,所以Yashiwa族人很少来这儿。”

“这就是有趣的地方,”Knight说。“一般人不会随便找块地方建造楼宇。这么大的楼房一般都造在可以汲取资源的地方,比如河流,土地肥沃的地方,或是高地。而且一般这种神庙旁边都有副楼…”

“副楼?”

“就是环绕着主神庙的楼宇,”Knight:“用作祭司宿舍,农场,作坊和摊贩之类。一般来说他们会环绕在庙宇的周围。像这样在丛林里孤零零一座楼宇是很罕见的。”

“也就是说它可能不是一座神庙?”Tashika建议。

Knight停了停,仔细斟酌他接下来说的话:“但除了神庙,这楼宇还能是什么呢?”他试着使自己的语调平静地说:Tashika似乎已经意识到真相了。“这么大的楼宇还能是什么呢?”

“这我可不知道,”Tashika说。“不过…”他紧张地笑笑。“妈的,我听上去会像个愚昧的土著…”

“你并不愚昧啊,Tashika。告诉我们吧。”

“好吧,”Yhashiwa族人叹了口气。“我们村里有个老太婆,人有点疯疯癫癫的。我们叫她圣母。族人说她能预知未来。虽然那只是传说,但也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

“明白,”Knight说。“很多文化里都有萨满和神婆。”他隐约记得当他和UNESCO小队前来与当地得Yashiwa族人会面时的情景。那个干瘦的老太婆恼怒地瞪着他们,仅剩的一只胳膊拄着拐杖。Zhao告诉他那女人的EVE值,尤其是超感能力值相当高…

“那都是胡说八道,但是…圣母要我们今年早些转移到冬季的栖息地,那儿离我们的村落有三十英里路。我们一般是几个月后才开始动身的,但是…她简称如果我们留在这儿,灾难会发生。她说服了我的父亲今年早些移居。Tashika掩嘴笑了笑。“这都是迷信,但村里的长者对这东西都深信不疑。所以看来我以后帮不到你们什么了。”

“那真是遗憾了,”Knight诚心说道。Tashika对他们的工作是无价之宝:既熟悉Yashiwa族的传统,又受过现代的教育。他在教科文组织与Yashiwa族的沟通上帮了不少忙。我会想念他的,Knight心想。“也许你们明年会到夏季栖息地时,我们还能碰头。”

“如果你们还在的话,”Tashik回应。“也许到那时你们已经研究完毕,动身回家了。”

“也许吧,”Knight说。

“我会代你们向族人致意,”Tashika说。“多谢你们的帮助…和敬重,Knight先生。再见了,Zhao先生。”

“Tashika,”Zhao友好地伸出手。“祝你好运。”

“你也是,Zhao先生。”

年轻人向Knight致意,然后走去和其他科教文组织的人员道别。Knight忧心忡忡地摇了摇头。“Jimmy,你是不是想起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个成语?”

“我也是这么想的。”Zhao答应。


“Knight先生?”

Knight慢慢清醒过来,看到Zhao俯身看着他,脸上写满了担忧。

“Knight先生,出事了。”Zhao说。

“什么情况?”瞬间紧张起来的Knight问道。

“Timothy和Jonas不见了,而且神庙的大门之一打开了。”

“该死的,”Knight低吼。“我以为这些小屁孩会更慎重些的…”

“你最好来看看。他们应该不是自愿进入的。”

Knight一走出帐篷就意识到情况不妙。营地的帐篷连根拔起,摊在地上,支撑它的钢杆断成两端。围绕营地的帆布幕像是被硕大的利爪撕成碎片。地上有一摊像是血迹一样的暗斑。

“还有谁知道?”Knight问道。

“另外两个研究员,Lin和Tamaki。”

“好,”Knight冷静地说,“你去安置他们,跟他们说是熊袭击了营地,我们会去救失踪的人员。我去拿装备。”

Knight快步走入储藏仓库,打开一个自从来到南美洲后就尚未打开过的工具盒。里面有两个头盔,两把M-4卡宾枪,弹药,和一部卫星电话。

他先拿起冲锋枪,查看弹仓里没有子弹,然后将它们放在一边。Knight接下来拿起了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在世上任何电话簿里都找不到的电话号码。

“这是总部,”一个轻柔的女声响起。“报告情况。”

“总部,这是Tasker One,‘Knight说。“核实代码Victor Assegai九二二。”

“Tasker One,总部已核实你的身份。查看你的任务档案中…我们会将你转到负责的人员。请稍等片刻。”

Knight拿起头盔,检查OCULUS器材的电量。电话里正播放旅途乐队的“Wheel in the Sky”。歌还没放完,电话就连上了。

“Tasker One,这里是总部。报告情况。”

“总部,这里是Tasker One。我那边有两名平民失踪,而且神殿的大门打开了。我将和Tasker Two进入殿内。第三任务优先。我将应对等级调至三级。如果我们三小时内没有消息,将危机应对等级提升至四级。请确认。”

“Tasker One,总部确认两名失踪平民,以及神庙大门打开。总部确认你将应对等级调至三级。总部会在当地时间早上六点将应对等级升至四级。完毕。”

“多谢了,总部。Tasker One完毕。”Knight关上电话,将它挂在皮带上。他打开背包,将食物,水,医疗品,还有一部手提电脑装入其中。Zhao很快也来到,Knight帮他装备他的背包。

二人操着冲锋枪,戴着夜视镜从帐篷里走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两名考古人员见到他们打扮得跟特种部队一样走过来,吃了一惊。

“好了,”Knight说。“我们有两名疑似被绑架的失踪人员。Zhao和我现在会去救他们。Lin,如果你到零六——不好意思,早上六点——还没收到我们的消息,将所有人聚集到车上,然后开到美国大使馆,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满头雾水的Lin叫到。

“恐怖分子,”Knight凝重地说。“他们劫持了Tim和Jonas。我们得去找他们。”

“但是…”

“Lin,”Zhao劝到。“如果我们不能即时回来,恐怖分子也会对你们下手。作为考察小队的领队,你有责任保证他们的安全。”

Lin 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你们也多加小心,”她说。

“恐怖分子么?”两人开始向神庙走去时,Zhao轻声说。

“用来解释所有怪事的最佳借口,”Knight解释。


VERITAS视镜里的神庙内墙闪着诡异的绿光,上面布满了血迹和爪痕。两人身边漂浮着绿色的阴冷迷雾。一个骷髅幻象突然无声地尖叫着向Knight冲来,又消失在黑暗中。

“来者不善,”Zhao细语。

“不错。”Knight同意。只有极其严重的身心伤害才能令EVE信号滞留这么久。这里绝对有残杀,以及甚至更可怕的事情发生过。

“Knight,”Zhao轻声叫住他。他指着地上一块VERITA信号集中的地方。Knight蹲下来,用手触碰闪着白色荧光的液滴。他的指尖感到一股粘稠感。

他嗅了嗅手上的血液。

“血还很新鲜,”他说。“顶多是几分钟前溅出的。我们离他们应该很近了。”

这时,Knight听到了呻吟声。

呻吟声轻柔而低沉,还带有一种恶心的湿漉感觉。它来源于神庙一片黑暗的里层。

“如果我们是恐怖片的角色的话,”Zhao试图看玩笑:“这时我肯定会叫大家别跑进神庙里。保命要紧,管他里面有啥吗…”

“是啊,”Knight同意。“可是…”

他举起冲锋枪瞄准前方,向走廊漆黑深处的声音前进。

黑暗中闪烁着成千上万个萤火虫般的黯淡光点。

Knight走进神庙的主殿,差一点没呕出来。主殿中央是一堆高至膝盖的…东西。它的质量稀松,表面布满了小孔。上千只闪着荧光的蛆虫缓缓扭动着,在堆积里钻出更多的孔洞。

堆积上面的脸面像是Jonas的——但已经面目全非。他的眼睛因恐惧瞪大,张开的嘴巴依旧在表达惊讶。一只蛆虫在啃食他的下唇,另外三只正在钻入他的左眼。他的手向Knight伸出,上面的皮肤像融化的蜡烛般剥落。

Knight用武器轻轻捅了捅Jonas的手,在遗骸上留下一道凹痕。就像软蜡一般。

“肥皂,”Zhao轻声说。“他们的身体变成肥皂了…”

“该死的,”Knight回应。他靠近堆积仔细观察,发现Timothy的遗骸就在Jonas旁边,慢慢与同伴融为一体。

“好吧,”Knight说。“我们封上大门,和教科文的人撤吧。这已经超出我们能处理的范围,得叫上攻击小队…”

“先生?”一个轻柔的女声在他们身后响起。“Knight先生?”

Knight快速转过身,举起冲锋枪,只看到Lin站在他们身后。“Knight先生,”Lin说。“Tamaki正在指挥大家撤离,但我想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我的天哪——”

Zhao在华裔女生叫出声来之前把她按倒,紧紧捂住她的嘴。主殿里似乎有动静,于是Knight转身看到…

从Jonas和Tim蜡化的躯体里钻出成千上万只萤光蛆虫,以令人恐惧的飞快速度爬过潮湿而布满青苔的石壁,形成一道朝众人冲来的荧光浪潮。Knight一边叫Lin和Zhao快逃,一边已经开始拼命向前跑…

他听到Zhao的惨叫,Lin的很快也响起。然后他脚一滑,重重倒在地上,眼里冒出金星。

Knight转身举枪。虫群已经围住了他的脚踝,将他拉向主殿中央的恐怖景象。Lin和Zhao已经深陷其中。他们融化的躯体里已经爬满了蛆虫,慢慢地将他们的血肉变成软糊。

他的左臂已经爬满了蛆虫。他扔掉枪支,解下背包,拿出里面的手提电脑紧紧抱在胸前。他的眼睛已被啃食,他得靠感觉找到开关,并在电脑关上时按下五秒。

当炸药引爆时,他早就死了。


“天哪,”Fox轻声惊叹。“我的老天爷哪。”

神庙原来的位置上是一个大坑。三小时前,总部呼叫了“破碎匕首”攻击小队,将他们传送到这片南美雨林里。打击小队的十二名人员以为他们要前往一个考古营地,但他们眼前却只有这个布满了玻璃化碎石的巨大弹坑。

“Jackal,之前有见过这样子的吗?”她询问小队的副官。其他队员正在寻找生还者。

“一次,”Jackal回答。“康沃尔郡那次。”

“该死的康沃尔郡,”Fox同意。

“长官?”Arsegike的声音从对讲机传来。“我找到东西了。”

“这就过来,”Fox说。她站起身来,小步跑过去。她的同僚正看着繁茂草丛中的什么东西。

那是两副发着黯淡光芒的OCULUS头盔。它们的外壳与视镜已经烧的变形了,但里面的记录仪还完好。头盔位于一片草丛里。草丛地上印有焚烧形成的复杂几何图案。

“应该是紧急引爆,”Jackal说。“有人按了按钮。”

“收起来,”Fox说。“我会上报。”

Arsegike从口袋里掏出证据袋,小心翼翼地捡起黑匣,将其放入袋中封好。他的OCULUS视镜已经记录下了发现物件的时间和地点,但为了小心起见他又在袋子上写下信息。

“怎么样?”Jackal问道。“这算任务成功还是失败?”

Fox沉默不语。即使在过了十二小时后,直升机前来在他们回基地时,她依旧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片段"
« "攻击" | 返回GOC中心页 | "远点"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