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火

Spider已经在山路上走了半个小时了,她感觉自己的脚开始疼起来了。她背的大背包对她现在毫无帮助:她曾经在训练中做了长时间的运动,她现在已经进行康复了有一段时间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太好。希望剩下的行程能对她有所帮助。

谢天谢地,她已经可以看到前面的小木屋了。附近的砖和粘土的烤炉散发出的薄薄的烟雾。即使还有一段距离,也能听到里面那高而有着金属感的击打钢铁的声音。

她把背包稍微抬高了一点,从水袋里了喝些水,然后继续前进了。

希望最后证明起水泡是值得的。


“你终于来拜访我了。啊哈?女孩?”

海因里奇·古雷海姆看上去就和一个矮人一样:矮小、强壮、如同一个建筑一般,还有着火腿大小的前臂和小桶大小的拳头。他是个秃顶的中年人,有着整齐的白胡子,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的脸和手臂上有几十处微小而又苍白的烧伤的疤痕。他后退了几步,上下打量了一下Spider,然后大声地笑了出来。“看起来不错。你很适应现在的身体。”

“谢谢”Spider微笑着说,“完全改变身体的话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且考虑到我要为联盟工作一辈子,他们至少会让我在这新的身体里感觉舒服。“

“你已经安顿下来了,现在来找老古雷海姆是为了之前他答应你的那些刀的吧?”老人大声笑了起来。“好吧,女孩,让我们来看看现在我能做些什么。“


Spider打开她背包里的沉重的丝质包裹时海因里奇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嘟哝声“这是真货吗?”

“是,”Spider说道“几年前它掉到了西伯利亚,我已经买了尽可能多的碎片了。”

他拿起其中的一块陨石的碎片,沉思着用手称了称“很高的铁含量”他说道“但你确定它足够做三把刀吗?”

“不一定全用这些,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用普通的铁来代替,共鸣和接触将改变它的性质。”

古雷海姆点点头:“从你给我当学徒时起我就给你留着块好的坚固的铸锭了,这背后有段很长的历史。我们把它和这个东西掺杂在一起的话,它就会很好地发挥它的作用。现在我们来谈谈报酬吧。“

“你不会又提起布里希嘉曼吧,你会吗?”

“你说的,不是我。不过它确实有比得上它历史价值的分量。”海因里奇笑着说。

“和弗雷娅不一样,我有比黄金更好的东西可以交换。” 她打开背包,拿出两个来瓦楞纸纸箱。

“18年的?”海因里奇问道。

“两瓶25年的山崎,一瓶30年的响。“

“。。。这很好。”古雷海姆笑着说,“你知道其实你可以弄12年的。”

“我知道,但我希望在联盟再次召唤我之前尽快完成。从学术上来讲,我现在是在进行‘心理康复’,心理医生认为这样做会帮助我加快康复的过程。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不会让我这样太久。”

“是的,我知道了。”古雷海姆承认道 “很高兴你再次活跃起来。”他把那装着深色琥珀液体的瓶子举到灯前。“为了这个?好吧,我会尽快完成的,但你要帮我。”

“不想再用别的方法了。”


“所以,你想要做全套的东西?”铁匠问道。他在小木屋厨房的一张粗糙的桌子上的包肉纸上勾勒出了三把刀的大致轮廓。“仪式刀,伯莱恩匕首和塞瑟斯皮塔1?”

“对。” Spider坐在他对面说道。

“设计中有什么细节吗?”

“我把这事留给你这个专家来想。”

“嗯,伯莱恩匕首比较容易,你想要把铁钳刀,凹刃,适合砍槲寄生和树枝。然后是仪式刀…直刃,双刃匕首有着宽的血槽,可以方便我们雕刻一些符文。塞瑟斯皮塔是最麻烦的,有些人更喜欢打磨刀尖:使你有着更加锋利的刀尖,但在我看来钝点更好。如果你做了肠占卜,就不太可能需要把肠子切开了。”

“现在没那么多要求。”

“现在没多少人用手工锻造的仪式刀。但你总喜欢传统的方法。”古雷海姆很快用木炭画出了三把刀,并且详细的描述了细节部分。“仪式刀将是体积最大的一把,伯莱恩匕首和塞瑟斯皮塔至少会有一部分锯齿,由唐武兹钢打造。你也需要刀鞘的,没错吧?皮革是用来制作刀鞘的最好材料。“

“它们必须能装在战术袋里,也许我应该看看套装是否能安装OKC-3或其他什么的刀鞘。“

“尼龙使它不那么纯粹,皮革的要更好点。“

“没有证据表明塑料或合成纤维的内部会破坏仪式装置的EVE信号”Spider说道。

“你要我帮忙,还是说现在不需要了?皮革护套。你可以把你的尼龙和其他材料放在一起,但是接触刀的部分必须是皮革的。“

“如果你坚持的话,你有吗?“

“是的,但是给这些刀。。。嗯”古雷海姆靠在椅子上,用一只手摸了摸他的秃头“你现在还会使用弓箭吗?”


Spider跪在树下,把箭搭在她的弓弦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清除了她所有的干扰。她能感觉到周围森林凉爽的空气抚摸着她的脸和喉咙,这是让人抚慰的,镇定的,平静的风。

记忆里的童年是在树林里度过的,追随着她父亲的橙色背心在森林里跋涉。听他讲如何跟踪猎物,如何保持完全静止,如何尊重大自然和所有的生物。她第一次射中她的猎物的时候,他眼中充满了骄傲:一发子弹直接穿过心脏,漂亮的击杀。

想起她父亲的眼睛,她想起了更糟糕的日子,愤怒的声音和眯着的眼睛,声音变大,摔门而去。

多年来她没有家人的消息。不是说担心他们会认出她,只是从那以后她变化太大了。

她想知道他们是否会时不时想起她,她想知道他们是否说她已经死了。

她想知道她父亲是否原谅了她。

一根折断的树枝的声音把她从她的思绪中唤醒。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待在她蹲的灌木丛里。

这是一只年老而又强壮的雄鹿,它有着二十角的鹿角,它的嘴和喉咙上长着灰白的皮毛。它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树林,然后低下头,一点点地吃着她在空地上放的浆果和盐。

Spider慢慢地举起弓,把弦拉到她的耳朵后面。

她轻轻地放开了弦,白羽毛的箭矢从弦上飞了出去,发出尖锐的嘶鸣声。

它正中目标同时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插在它肩膀后面。

鹿跳了起来,发出带有痛苦和恐惧声的咆哮。它转身就跑,但没跑几步就倒了下来了,静静地躺在铺满树叶的地上,肚子都在不停地起伏着。

Spider从箭袋里拔出第二支箭,站了起来。她小心谨慎地快速靠近,走到了离它大约十英尺的地方,射出了第二支箭,箭精确地穿过了鹿的心脏。

那只野兽抖了一下,然后躺着不动了。

她从鹿角抓住那只死去的鹿,她用猎刀的刀刃划过它的喉咙。

温暖的血液洒在她的双手上,然后在动物尸体下面汇聚,把落叶染成鲜红色。


她花了一会儿时间从附近的一棵树上剪下一根小枝,然后把它放进鹿的嘴里。她把树枝从树枝上剪下来,把它浸入鹿的血液中,然后插在她自己头发里,作为当天狩猎的纪念品。

之后,她快速地用刀子割开了鹿的喉咙,并在尸体周围画了一个圆圈。

她在想她是否应该做下一步的裸露仪式,最后她决定不这么做:无论仪式有什么意义,在树林里一丝不挂实在是太冷了。

她把箭取了出来放在一旁,其中一支还可以重复使用,另一支在把它翻过来的时候折断了。然后,她把鹿翻了过来,从胸骨开始,用猎刀慢慢地剖开了它的肚子。

肠子流了出来,还是热的,散发着热气流到森林的地面上:她把它们抱在怀里,扔到南边,看起来就像一根长绳子从鹿肚子里拖出来一样。她把肺从肋骨中抽出,看起来像鹰的翅膀一样。她把肝脏和心脏留了下来,把它们放在一边待会儿再用。

这是一场漫长、血腥、劳累的工作,当她终于站起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她带走了毛皮、头部、腿部和大部分肉。剩下的,她留给了狼群和食腐动物让这些回归大地。她擦去脸上的血迹,向着夕阳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跋涉回了古雷海姆的小屋。

古雷海姆把鹿的血和铁、玻璃、沙子和木炭块混在一起装在粘土坩埚里。他把心扔在木炭上,然后关上砖和粘土烤炉,点火。

在Spider洗干净鹿皮,把它放在一个加盐的桶里处理后,晚上他们吃了鹿肉和土豆。他们熬了一晚上,用巨大的风箱把空气吹进烤炉,让火一直烧着。

天亮了,炉子打开了,坩埚也被清理开了。古雷海姆看到炉渣和黏土里发光的钢锭时,他笑了笑“这是好钢。”他说“它可以做出好的刀具的。”

“那将是最好的。”Spider赞同的说道。

他把鹿的肝脏加到他的锻造炉的煤里:当他把铁锭放进烧热的煤里时,它就会燃烧和冒烟。Spider帮他把钢铁打的又长又薄又白,举起沉重的铁锤,猛击而下,一直打到她背上感觉疼痛,胳膊像果冻一样。然后,用凿子和锤子把闪亮的钢铁分成三块。

漫长的一天过去了,古雷海姆致力于加热、敲击和塑造毛坯,Spider则完成了鹿皮的清洁和修复。她还选择了一只鹿角和两根肋骨,把它们留着做刀柄,然后她把剩下的鹿肉腌制成了肉干。

那野兽为她献出了生命,她会利用它直到最后一刻。


古雷海姆完成的第一把是仪式刀:长而细,双刃,纤细的护手,有着刻着银色的符文的宽血槽。她做了一把上佳的环绕着黑色雕刻的实心橡木符文手柄,并把银镶嵌在了上面,这是她用来画阵和穿过以太的仪式刀。

第二把是伯莱恩匕首:短且弯曲,有凹边和钝刀尖。她用鹿角做的手柄,把它雕刻磨成一个光滑的柄。这是她用来砍植物和槲寄生的,这是用来完成日常工作的工具。

这两把刀永远不会见血。但第三个是塞瑟斯皮塔,杀人之刀,为了牺牲存在的刀。这个古雷海姆做了坚固的切点和锋利的刀锋。她用鹿的肋骨靠近心脏的骨头做的手柄。

古雷海姆做完第三把刀之后的晚上,她带上刀走进了他的兔子棚里,挑出一把又大又肥的兔子准备吃掉。她把挣扎的兔子放置在橡树树桩上,割断了它的喉咙。

鲜血再一次洒在她的手上,当她把血举到嘴唇上,品尝着死去的兔子的血时,她在颤抖。她用仪式刀画了一个圆圈,把她用伯莱恩匕首切过的鼠尾草烧掉了。那天晚上,她吸着烟,闭上眼睛,睡在星空下,裹着她杀死的鹿的皮,三把刀精准的放在她身体的三个部位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

三把刀,第一把代表伤害,第二把代表收获,第三把代表力量,都是她精心制作的工具。

“你对它们满意吗?”第二天早上海因里奇问道。


他在刀刃上擦上了最后的润滑剂,现在它们躺在一条由柔软的鹿皮制成的毯子上:长又细的仪式刀,短小的鹰状的伯莱恩匕首,宽宽的塞瑟斯皮塔。他们像涟漪的水一样闪耀,有着美丽的波纹。在同一个月光下用同样的钢铁锻造而成,如星星一般闪闪发光。

“它们很完美。”Spider说着,她把它们裹在鹿皮里,用皮革绳捆起来。她会把皮革绳晒成坚硬的皮革,然后把它带到联盟的军械师那里,为她的这些新刀制作刀鞘。

“你找到你要找的东西了吗?”古雷海姆问道。

“……我想是的,找到了。”蜘蛛回答道。

“那接下来祝你好运吧,女孩。”老人说,他向前倾着身子,吻着他的学生的前额。“照顾好你自己。”

“我会的。”Spider小声地说。

眼泪涌上了她的眼睛,她坐下来,默默地抽泣着,身体颤抖着。

古雷海姆坐在她旁边,把胳膊搂在她的肩膀上。他们会那样坐在一起,直到痛楚停下,她可以再一次独自站立为止。


“Spider”

“Bullfrog”她坐在会议桌旁的领队对面,恭敬地向他点头“Kitten,Skunkboy”

他们四个坐在桌子周围,Bullfrog把灯关上,在投影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沿海小镇的地图。

“这是马萨诸塞州的邓维奇,”他说,“这是人类和深海生物之间的一个中立地带,也是这两个物种发生杂交繁殖的为数不多的地方之一。双方在该镇中立了至少有一百年了。上周,这种中立被打破了…”

他仔细说了下了这起事件的细节、不断升级的外交紧张局势、避免了人类和深海居民险些展开全面战争的紧急条约。“我们的任务是查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总结道“我们将被借调到心智部门的调查小组,我们的工作基本上是在他们需要用到有战斗经验的人时进行待命。与此同时,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协助调查,有什么问题吗?“

没人说话。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吧,最后一件事。”他打开灯,灯光充分的照亮了房间,把阴影驱散了。“我们之前受到了打击。”他低沉沙哑地说道“这是我们第一次回到战场上,让这种伤痕变得更严重的是我们中的一员…是我…做了很多错事。但我仍然认为我们的队伍是牢固的,我仍然觉得我们很强大。但是..如果你有想做的事情…想说的事情…可以让我们把伤害抛在脑后,完成工作的话…我在这里,我准备好了。“

一片寂静,只能听见放映机冷却风扇的声音在打破这片寂静。

Spider舔了舔嘴唇,慢慢地吸气,然后又慢慢地呼气。

“Bullfrog?”她说。

那个大个子的嘴抽动了一下。他转过身来,一个多月来第一次正视她的眼睛。

“我会跟着你,不管你带我到哪里。”她说,她的声音有点颤抖,然后她清了清嗓子“即使是下地狱。”

Bullfrog点了点头。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她能看到他眼睛里的水,但他眨了眨眼睛,耸了耸肩膀,他的眼睛又恢复了平常的冷静,平静,像火石一样的冷酷。

“那我们走吧”他说,“18:00点在机库碰头,背包会很重,我们可能会在那边里呆上一段时间。“


"片段"
« Trauma | 返回GOC中心页 | 守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